畲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畲语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國
区域 廣東省博罗增城惠东海丰
族群 畲族
母语使用人数 约1000(2000年)[1]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3 shx
Glottolog shee1238[2]
本条目包含国际音标符号。部分操作系统浏览器需要特殊字母与符号支持才能正確显示,否则可能显示为乱码、问号、空格等其它符号。

畲语「畲」,拼音shē注音ㄕㄜ,音同「赊」)是畲族的本民族语言,属于苗瑶语苗语支,目前仅有中国广东省境内的极少数畲族使用。畲语没有文字[3]

分布[编辑]

广东博罗增城惠东海丰县区,有约1000(2000年[1])畲族人,自称“活聂”(22 ne53,“山人”),仍使用属于苗瑶语的畲语。[4]:5这部分人口只占70万畲族(2010年[5])的0.2%左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列为“严重濒危”(critically endangered),即濒危语言中最接近灭绝的一级。[1]

历史[编辑]

之际,畲族先民聚居在今天的三省交界地带。从唐至,大批汉族先民进入这一地区,他们使用的语言即今天汉语客家方言的先祖。汉族先民的经济文化教育程度比较发达,数量上也占据优势,畲族先民则杂居、散居在汉族先民之中。久而久之,畲族的语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量吸收了早期客家方言的借词,同时畲语的使用范围不断缩小,最终几乎完全为客家方言(“畲话”)所替代。[4]:3

畲话虽然属于汉语客家方言,也还保留一定的畲语色彩,如在语音上,鼻音声母时带有同部位塞音成分;在词汇中,个别词语的说法与其他客家话/汉语方言相去甚远,而跟畲语/其他苗瑶语相近,如称蜈蚣为kʰiu33(畲语kʰɔ6),称臭虫为kun33 pi22(畲语kɔn3 pʲi3)。[4]:4《潮州府志》记载,当地畲族人将称为“桃花溜溜”(畲语tʰɔ4),将称为“拐㶶”(畲语kwei6[6],说明当时潮州的畲族人也保留了一些畲语词汇。

系属[编辑]

一般认为,畲语属于苗瑶语苗语支,中国国家民委[7][4]:5和大部分辞书[3][8][9]都采用这一说法。

但在语言学界,对畲语在苗瑶语中的地位还存在争议,可分为三类看法:

邓晓华、王士元指出,畲语的表层结构(语音语法)比较接近瑶语,在受汉语影响的过程方面与瑶语相似;而深层结构(基本词汇)则比较接近苗语支。在他们的苗瑶语言树形图中,畲语属于苗语支大簇,同时又是苗语支大簇中相对独立的一枝。他们还补充说,如果添加古代汉语的数据,则其他语言之间的关系不变,唯有畲语会归入瑶语支大簇。这反映了畲语的地位恰处于苗、瑶语之间。[14]

语音[编辑]

声母[编辑]

畲语(惠东)的声母表如下[4]:11-13

  塞音 塞擦音 鼻音 擦音
不送气 送气 不送气 送气 浊音 清音 浊音 清音
唇音 一般 p m v f
腭音化 pʰʲ
齿龈音 一般 t ts tsʰ n z s
腭音化 tʰʲ tsʲ tsʰʲ
软腭音

声门音
一般 k ŋ ŋ̊ h
腭音化 kʰʲ ŋʲ
唇音化 kʰʷ
  • 浊鼻音声母mnŋ后带有同部位的塞音成分,实际音值为mpntŋk
  • 声母n有自由变体l自由变体
  • 声母kʰʲŋʲ的音值接近cɲ
  • 元音(尤其是高元音)开头的音节,实际带有喉塞音声母ʔ
  • 声母ŋ̊只出现在音节ŋ̊ŋ̍中:原音节huŋ的韵母简化为ŋ̍,声母同化为ŋ̊。因此也有学者[15]:356ŋ̊视为h的变体,而非独立声母。

韵母[编辑]

畲语(惠东)的韵母表如下[4]:10、13、14

i iu in it
e ei eu en et
a ai au an at ak
ɔ ɔi ɔn ɔŋ ɔk
ɤ
u ui un ut uk
ŋ̍
  • 韵母i有两个条件变体,在腭音化声母后读i,在非腭音化声母后读ɪ
  • 塞音韵尾-t-k唯闭音。带塞音韵尾的韵母只出现在汉语借词中。
  • 韵母ŋ̍只见于ŋ̍ŋ̊ŋ̍音节中。

声调[编辑]

畲语(惠东)的声调表如下[4]:14、15

调号 调值 来源
苗瑶语调类 汉语借词调类
舒声调 1 22 第1调
2 53 第2调
3 33 第3调 阴平
4 42 第4调和第6调
5 31 第5调
6 35 第7调和第8调 阳平、上声、去声
促声调 7 21 入声
8 54 入声

词汇[编辑]

畲语的词汇系统主要有三个来源[4]:17,21-24

方言[编辑]

畲语可以分为两个方言:惠东海丰两地的畲语为莲花方言,博罗增城两地为罗浮方言。互相之间可以自由交谈,内部一致性比较大。[4]:86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世界濒危语言地图.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英语).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She.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3.0 3.1 畲语. 中国大百科全书 第二版. 北京: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2009. ISBN 978-7-5000-7958-3.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毛宗武,蒙朝吉. 畲语简志. 国家民委民族问题五种丛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简志丛书. 北京: 民族出版社. 1986. CSBN 9049·52. 
  5. ^ 中国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 国家统计局. 
  6. ^ “輋人謂火曰桃花溜溜,謂飯曰拐燶”乾隆潮州府志 卷十二
  7. ^ 畲族. 国家民委. 
  8. ^ 畲语. 语言学名词.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1. ISBN 9787100068710. 
  9. ^ 9.0 9.1 畲语. 中国的语言.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7. ISBN 7-100-04363-8. 
  10. ^ 毛宗武,蒙朝吉. 博罗畲语概述. 民族语文. 1982, (1): 64–80. 
  11. ^ 毛宗武,李云兵. 巴哼语. 上海: 上海远东出版社. 1997. ISBN 7-80613-371-2. 
  12. ^ 陈其光. 畲语在苗瑶语族中的地位. 语言研究. 1984, (1): 200–214. 
  13. ^ 王辅世,毛宗武. 苗瑶语古音构拟.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5. ISBN 7-5004-1383-1. 
  14. ^ 邓晓华,王士元. 苗瑶语族语言亲缘关系的计量研究——词源统计分析方法. 中国语文. 2003, (3): 253–263. 
  15. ^ 陈其光. 苗瑶语文. 北京: 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2013. ISBN 978-7-5660-03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