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疏广
西汉政治家、經學家
广
姓名 疏廣
仲翁
族裔 汉族
出生 不詳
东海兰陵
逝世 不詳
东海兰陵

疏广(?-?),仲翁西汉东海郡兰陵(今山东省枣庄东南)人,西漢太子太傅

生平[编辑]

疏廣年少時好學,從孟卿學習《春秋》、《[1],為董仲舒之三傳第子。學成後在家聚徒授業,學生不遠千里而來。後徵召為博士太中大夫

宣帝地節三年(前67年)四月戊申,立皇子劉奭為皇太子,任丙吉太子太傅,疏廣為太子少傅[2]六月壬辰,丙吉被升為御史大夫,疏廣為太子太傅,疏廣兄長之子疏受為太子少傅[3]。太子少傅許廣漢宣帝請求使中郎將許舜監護東宮。宣帝問疏廣意見,疏廣回答說:「太子國儲副君,師友必於天下英俊,不宜獨親外家許氏。且太子自有太傅、少傅。官屬已備,今復使舜護太子家,視陋,非所以廣太子德於天下也。」宣帝嘉許其言論,向丞相魏相說此事,魏相脫下,推辭說:「此非臣等所能及。」疏廣於是被器重[4],數次受到宣帝賞賜。太子每次上朝,被進見時,疏廣在前,疏受在後。皆為太子師傅朝廷皆以此為榮。

元康三年(前63年)四月丙子,太子劉奭已十二歲,通習《論語》、《孝經》。疏廣對疏受說:「吾聞『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功遂身退,天之道』也。今仕官至二千石,宦成名立,如此不去,懼有後悔,豈如父子相隨出關,歸老故鄉,以壽命終,不亦善乎?」疏受磕頭說:「從大人議。」當日叔姪兩俱上書言病而辭官。滿三月後被令歸家治病,疏廣接著稱病,上書請求因老退職。宣帝因其叔姪年老,准许其請求,加賜黃金二十斤,太子贈再贈五十斤。公卿大夫故友鄉人為其祭祀路神,在東都門外設帳,送行的車有數百輛。疏廣堅決地告詞離去。道路兩旁觀看的人都說:「賢哉二大夫!」為之嘆息甚至哭泣[5]

疏廣回鄉後,每天讓家人陳設食具,擺上酒食,邀请族人故友賓客,一起娛樂。疏廣多次詢問家中还剩多少金子,催促賣掉来供設酒食。過了一年多,疏廣的子孫私下對他兄弟辈中所喜爱信任的老人说:「子孫幾及君時頗立產業基址,今日飲食,費且盡。宜從丈人所,勸說君買田宅。」老人就在閒暇的时候對疏廣說了這些打算,疏廣說:「吾凱老悖不念子孫哉?顧自有舊田廬,令子孫勤力其中,足以共衣食,與凡人齊。今復增益之以為贏余,但教子孫怠惰耳。賢而多財,則捐其志;愚而多財,則益其過。且夫富者,眾人之怨也;吾既亡以教化子孫,不欲益其過而生怨。又此金者,聖主所以惠養老臣也,故樂與鄉黨宗族共饗其賜,以盡吾餘日,不亦可乎!」於是族人心悅誠服。疏廣也以此終老[6]

家庭[编辑]

[编辑]

後代[编辑]

評價[编辑]

  • 班固:「疏廣行止足之計,免辱殆之累,亦其次也。」
  • 張協:「昔在西京時,朝野多歡娛。藹藹東門外,群公祖二疏。朱軒曜京城,供帳臨長衢。達人知止足,遺榮忽如無。抽簪解朝衣,散發歸海隅。行人為隕涕,賢哉此丈夫!揮金樂當年,歲暮不留儲。顧謂四座賓,多財為累愚。清風激萬代,名與天壤俱。咄此蟬冕客,君紳宜見書。」
  • 陶潛:「大象轉四時,功成者自去。借問衰周來,幾人得其趣?遊目漢廷中,二疏復此舉。高嘯返舊居,長揖儲君傅。餞送傾皇朝,華軒盈道路。離別情所悲,餘榮何足顧。事勝感行人,賢哉豈常譽。厭厭閭裏歡,所營非近務。促席延故老,揮觴道平素。問金終寄心,清言曉未悟。放意樂餘年,遑恤身後慮。誰雲其人亡,久而道彌著!」
  • 王績:「疏廣豈不懷,策杖還故鄉。」
  • 李嶠:「疏廣遺榮去,於公待駟來。」
  • 盧綸:「金印垂鞍白馬肥,不同疏廣老方歸。」
  • 韓愈:「昔疏廣、受二子以年老,一朝辭位而去,於時公卿設供張,祖道都門外,車數百兩,道路觀者多歎息泣下,共言其賢。漢史既傳其事,而後世工畫者又圖其跡,至今照人耳目,赫赫若前日事。」
  • 白居易:「漢擇名儒,任先疏廣。」

参考資料[编辑]

  1. ^ 漢書·儒林傳》:孟喜字長卿,東海蘭陵人也。父號孟卿,善為《禮》、《春秋》,授後蒼、疏廣。
  2. ^ 資治通鑑·漢紀》:夏,四月,戊申,立子奭為皇太子,以丙吉為太傅,太中大夫疏廣為少傅。
  3. ^ 《資治通鑑·漢紀》:六月,壬辰,以魏相為丞相。辛丑,丙吉為御史大夫,疏廣為太子太傅,廣兄子受為少傅。
  4. ^ 《資治通鑑·漢紀》:太子外祖父平恩侯許伯,以為太子少,白使其弟中郎將舜監護太子家。上以問廣,廣對曰:「太子,國儲副君,師友必於天下英俊,不宜獨親外家許氏。且太子自有太傅、少傅,官屬已備,今復使舜護太子家,示陋,非所以廣太子德於天下也。」上善其言,以語魏相,相免冠謝曰:「此非臣等所能及。」廣由是見器重。
  5. ^ 《資治通鑑·漢紀》:夏,四月,丙子,立皇子欽為淮陽王。皇太子年十二,通《論語》、《孝經》。太傅疏廣謂少傅受曰:「吾聞『知足不辱,知止不殆。』今仕宦至二千石,官成名立,如此不去,懼有後悔。」即日,父子俱移病,上疏乞骸骨。上皆許之,加賜黃金二十斤,皇太子贈以五十斤。公卿故人設祖道供張東都門外,送者車數百兩。道路觀者皆曰:「賢哉二大夫!」或歎息為之下泣。
  6. ^ 《漢書·雋疏於薛平彭傳》:廣、受歸鄉里,日令其家賣金共具,請族人、故舊、賓客,與相娛樂。或勸廣以其金為子孫頗立產業者,廣曰:「吾豈老悖不念子孫哉!顧自有舊田廬,令子孫勤力其中,足以共衣食,與凡人齊。今復增益之以為贏餘,但教子孫怠墮耳。賢而多財,則損其志;愚而多財,則益其過。且夫富者眾之怨也,吾既無以教化子孫,不欲益其過而生怨。又此金者,聖主所以惠養老臣也,故樂與鄉黨、宗族共饗其賜,以盡吾餘日,不亦可乎!」於是族人悅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