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女十八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瘋女十八年》(英語:Mad Woman))(閩南語:痟女十八年 Siáu-lú Tsa̍p-peh-nî,是講述臺灣臺南西港的一名黃姓女子因故精神異常,被送入佛寺,最後被囚禁於籠內長達十八載的悲慘故事。這個事件是臺灣人耳熟能詳的民間故事,有時與「清末臺灣四大奇案」合稱「臺灣五大奇案」[1]

故事原型[2][编辑]

故事原型來自臺南縣西港鄉(今臺南市西港區)地區,最早是被《中華日報》記者披露,指一名已婚女子黃藏(「藏」,即的異體字,有時被寫為黃𣮤),因丈夫拋棄而發瘋,被關在佛寺內受虐。

十八年人間地獄—記一位可憐的女人

【本報記者 衛蕾】臺南縣西港鄉西港國校的對面,有一座廟宇,叫做信和寺,這幾天正是烟香嬝嬝,善男信女絡繹不絕。但誰也沒注意到在信和寺後園中,囚禁著一個女人,她所過的是令人不忍卒覩的活地獄生活。

信和寺的後園,是一片綠油油的菜園,種植著各種扁豆蔬菜,靠園的東北角,搭著一個高約二公尺,長寬各一公尺的竹柵草棚,這些竹柵圍起來正像動物園裡關閉野獸的籠子,從寺廟遙望那個竹棚,你會以為那裏是一所最下級的豬欄,你絕不會想像到就在這豬欄不如的地方,卻有一個女人十八年來一直被囚禁在裡面,這個女人在十八年前原是一位聰明活潑的時代女性。

這故事要遠溯到四十五年以前了。話說臺南縣永樂村有一家以耕田為業的黃老夫婦,膝下有個女兒名叫黃𣮤,生得聰明伶俐活潑可愛,那時候正還流行著童養媳制度,於是好多人便來說媒,黃𣮤在三歲的時候便被張家要去作童養媳,與她的小丈夫張吉,兩小無猜,生活也過得蠻愉快。張吉的父母因為喜愛她,特地讓她去念書,由於她的努力和聰明,在學校裏成績總是名列前茅,黃𣮤對讀書極有興趣,所以當她在公學校六年畢業後,便要求繼續升學,但張家兩老看小媳婦出落得如此漂亮,便急急於命令與兒子張吉成婚,左鄰右舍都知道黃𣮤的賢慧,所以在成婚後,黃𣮤料理家務,侍奉翁姑,頗得家庭之樂,許多人都羨慕著張吉的喆福,但卻好景不常。

張吉在當時總算家裡還有一點錢,飽暖之餘,便不免涉足花叢,不久即移情別戀,交上一位酒家女侍。開始的時候,張吉對家裡還略隱瞞,但過後即公開把新歡迎娶進門,這對黃𣮤自然是絕大的打擊。黃𣮤是一位內向的賢慧婦人,她對丈夫的作為不敢作聲,而且表面上還得被迫處處敷衍丈夫的新歡,這在內心的苦楚是難以形容的。她在廿三歲的時候,生了個孩子名叫阿丁,但仍不能挽回丈夫的愛情,此種積蓄在內心的抑鬱,使她的健康逐漸轉壞,那時阿丁才四歲。她在病中曾對她丈夫的新歡說:「我的兒子還小,希望你好好照顧他」,這是她當時心碎的話,其後由於刺激加深,便逐漸神經錯亂。

這一頁的傷心淚史,便是這位「瘋女」的由來,但誰會想她「發瘋」之後,還要遭受這種苦刑,十八年了,這漫長的歲月便一直伴著這豬欄也似的竹柵,連走動一步都不能,只要去信和寺後園參觀過的人,恐怕沒有人不為她一掬同情之淚。據說在她開始神經錯亂的時候,鄰人曾為她請「神明」來趕鬼,趕了幾天沒有見效,於是「神明」說這是前生註定的,無可醫治,也於是她被送上信和寺,來領受這「註定」的折磨。

𣮤的丈夫和新歡現在仍舊住在臺南市,阿丁今年已經廿三歲了,在臺南市場幹賣魚的生意,也討了太太,生了三個孩子,可是也沒什麼錢。 「瘋女」關在竹柵裏,算是靜得像一塊石塊,她內在的賢慧個性仍然沒有改變,她不太肯說,祇是有時還會喃喃著一句話:「我要去繼續念書!」這是她在結婚前的一個志願,十八年的囚禁生活還沒有使她忘卻。你說她算瘋了嗎?當她的兒子阿丁偶而去探望她的時候,她卻認得清清楚楚,臉上也依稀會露出一絲笑意。

「瘋女」!她犯了罪嗎?不,但是她現在卻受盡苦難,被剝奪了人類最低限度的生存條件,而且這種苦獄還要繼續忍受到死神的光臨,這實在是不人道的,有關慈善和救濟的機關難道不應該出來作適當處理,讓她也享受一點人間的溫暖嗎?

——中華日報,1956年5月4日星期五,第四版


2011年,黃藏的妹妹黃烟接受中國時報專訪,說黃藏是張家的童養媳,後來嫁予張姓丈夫(外號蚯蚓),蚯蚓娶了側室後,黃藏離家修道,但並無發瘋,由於黃藏父親黃前是西港區「信和寺」的住持,因此將女兒黃藏留在寺內。黃烟說,「我與姊姊很投緣,經常一起談心,那時姊姊還很正常,從未抒發對夫家的不滿。」

後來黃藏精神異常,還對別人有攻擊行為,佛寺只好對黃女行為約束,以便不傷及附近鄰居,一開始將她關在竹籠內,但後因各種電影放映後,寺方承受壓力,再改建成磚瓦屋,讓黃女住在裡面。

黃烟並談到黃藏「雖然一生坎坷,但生性樂觀,從未對夫家有怨言,跟電影演的有出入」。黃藏修道之後,受邀到民家施法驅魔,據傳那個邪靈很凶惡,有人勸阻黃藏,但黃藏執意前往,回來兩、三天就發病,開始無法認人、不時傻笑,頭髮蓬鬆,甚至會攻擊別人,看了好幾家醫院都無效。黃烟與照顧黃藏數十年的「信和寺」老師父皆認為「黃女是因幫人施法驅魔,自己反而中邪,因此發瘋」。

當時社會輿論風傳「棄婦發瘋,遭夫婿禁錮於佛寺」,有兩位軍人到寺廟內查看,真的看見黃藏被禁錮,回報第一夫人蔣宋美齡,蔣宋美齡下令地方政府調查此事,還找來多位美國神父幫忙祝禱,並資助了黃家五百元。

黃藏唯一的兒子張阿濱早已因中風往生,而黃女的子孫還曾到西港尋根,並在「信和寺」內找到黃藏的骨灰與靈位。

1957年電影版[编辑]

瘋女十八年
痟女十八年
Mad Woman
基本资料
导演白克
制片杜雲之
编剧白克
原著〈十八年人間地獄〉
主演小艷秋
邱清光
鍾英
謝愛金
产地 臺灣
语言台語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 1957年 (1957)

為1957年由白克導演攝製的知名台語電影,演員則是後來因此片走紅的小艷秋,當時是全台語發音的黑白片。因為極為賣座,至今《瘋女十八年》在隨後常被翻拍重拍,並常被引用於精神方面疾病解釋[3]

第一次將它搬上銀幕的白克導演表示:「《瘋女十八年》的素材,得自今年 (1956年) 五月四日南部中華日報的一篇新聞特寫:「十八年人間地獄」這篇報導寫的極為出色,而更可貴的是全篇充滿著人情味,試想:一個廿三歲的少婦在木籠中櫛風沐雨,蟒蛇相侵而得以不死,整整被囚十八年,甯非慘絕人寰的悲劇?奇怪的是:在報紙沒有發表以前,有人看見過這個瘋婦,卻好像司空見慣,並未當做回事,及至照片和新聞大字刊載在報端的時候,才忽然「轟動」起來;後來,這個瘋婦終於被救出來了,一位仁慈的救濟院長接她住院治療,許多「小人物」如下女,三輪車伕之流也都紛紛自動捐款慰問;這個社會是多麼冷酷,同時又多麼富有人情味,電影原是反映人生,這個可憐的瘋女,不是最現實的電影故事嗎? 」[4]

1979年電影版[编辑]

瘋女十八年
The Mad Woman's 18 Years
基本资料
导演徐天榮
监制陳文森
制片何美京
编剧谷原
原著〈十八年人間地獄〉
主演歐陽玲瓏
李道洪
張冰玉
李小霜
吳燕
产地 臺灣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 1979年6月30日 (1979-06-30)

《瘋女十八年》(英語:The Mad Woman's 18 Years),1979年電影,由徐天榮導演攝製,這時原來的當事人即當年報載被關在佛寺的婦人,已過世一年。但在1979年6月底發行前夕,當事人的兒子張阿濱以存證信函告知導演,要求中止拍攝與上映,存證信函中表示,當年她母親的遭遇見諸報端之後,給予他們家相當大的困擾,當時他感覺非常痛苦,現在事過廿多年,他本已時過境遷,痛苦稍淡,現在知道又有人要將故事拍攝電影上映,對現已兒女成群的他,成了新的打擊,因此要求電影導演停拍或另改片名。徐天榮導演數度溝通無效之後,決定更改故事內容和所有角色姓名,但仍保留原片名《瘋女十八年》,電影如期在當年六月卅日上映。

此外,本片乃是由後來以「抗議天王」聞名的柯賜海投資拍攝,他共投資了一千萬台幣。

1988年電影版[编辑]

媽媽再愛我一次
My Beloved
基本资料
导演陳朱煌
制片施政義
编剧陳朱煌
柳松柏
原著〈十八年人間地獄〉
主演楊貴媚
謝小魚
文英
李小飛
陳淑芳
孫亞東
制片商富祥電影事業有限公司
片长87 分鐘
产地 臺灣
语言國語、台語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 1988年 (1988)

《媽媽再愛我一次》(英語:My Beloved),1988年電影,由陳朱煌導演攝製,楊貴媚謝小魚李小飛主演。

1988年電視版[编辑]

1988年,《瘋女十八年》再度改編成影視作品,但這次是以電視連續劇的形式,於8月31日~10月4日在華視播映,當時製作人宋文仲表示,為了避免影響當事人的後裔,故戲裡的演變情節由編劇自由編撰,劇本也較容易自由發揮。

1995年電視版[编辑]

1995年,《瘋女十八年》再度改編成電視連續劇《驚世媳婦》,於5月30日~9月4日在華視播映,製作人同為宋文仲,本劇初期是以《瘋女十八年》為藍本,後來因收視率極佳,電視台決定無限期延長集數,因故事原型內容不足無法再按照原本劇情延續,製作單位為此更改劇情走向,自行添加新編內容,導致後期劇情偏離《瘋女十八年》的故事原型。

2002年電視版[编辑]

2002年,第一劇場再度改編電視連續劇,於7月14日播映。

2014年電視版[编辑]

2014年,戲說台灣再度改編電視連續劇,於3月17~21日播映。


注釋[编辑]

  1. ^ 【特別企畫_推理 feat.驚悚電影】 「紅衣小女孩」如何來,如何去?. [2019-1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1). 
  2. ^ 《瘋女十八年》劇情翻轉 不是夫家拋棄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時電子報,2011年10月15日
  3. ^ 瘋女十八年 何時下檔?. [2008-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26). 
  4. ^ (白克(1956.12.30),《「瘋女十八年」幕前獻語》,聯合報,第六版聯合副刊。)

外部連結[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