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白話文,亦稱語體文,是指以各漢語分支的現代口語為基礎,經過加工的書面語,以區别文言文(為春秋時期至20世紀初的寫作規範)。[1]

歷史[编辑]

古代寫作規範起源自中國春秋戰國時期的漢語口語。據學者胡適考證,至中國漢代,文言文已經脫離了日常口語,而當時的書面語(即文言文)已經開始向復古和口語兩個方向發展。 [2]中國時期,漢語口語與先秦時期口語差異愈加明顯,此時,有三種書面語。一種書面語模仿上古漢文書面文獻,如唐宋八大家散文,即古文運動的作品[2];另一種是在兩漢至魏晉南北朝漢語基礎上所形成的書面語,即今日的漢文,如西漢史記》、東漢佛經翻譯、 南北朝劉義慶的《世說新語[2];第三種則是各種白話文的源頭,如唐代的變文 、宋代的話本等。到了近世時期,情況與中古時期類似,既有模仿上古的書面語,如桐城派的散文,亦有今日所謂的文言(如明史清史稿),又有所謂的近代白話,比如《水滸傳》、《西遊記》等。由於文言文並不是一時一地的一種語言,因此不同時代或地區的文獻,在語法詞彙上會有差異。

辛亥革命之後,中國普遍有著各種改革舊有文化的思想;知識分子陳獨秀胡適等除了大力引進各種西方學說,標榜科學與民主外,因鑑於文言文有礙於表情達意,也鼓勵白話文。他們積極提倡以近口語的白話文代替文言文,強調「我手寫我口」,競相出版刊物,如《新青年》等,為文學帶來一片新思潮。隨著1919年所發生的五四運動,當時全中國瀰漫著一片反傳統、求革新的呼聲,進一步推助了白話文運動的發展。

新文學運動之後,白話文運動取得成功,以符合官話口語詞彙、語法的白話文逐漸取代了與口語脫離的文言文。與此同時,中國各地語言都相繼出現了各自的口語書面化嘗試和努力。但在台灣中國大陸,政府強制推廣基於官話制定的官方標準語(「國語」或「普通話」)及相應的現代漢語白話文,令各地一度出現的口語書面化運動無疾而終。然而在英國殖民地香港和以粵語人群為主的海外華人社區,語言沒有受到限制。粵語在相對自由寬鬆的環境中發展,符合粵語口語詞彙、語法的粵語白話文也得以延續並在民間廣泛使用。臺灣解嚴後,一度受壓抑的臺語白話文最近有復甦跡象。

規範[编辑]

官話[编辑]

粵語[编辑]

由於欠缺政府採納和支持,又缺乏專門的規範機構,人們書寫粵語白話文經常出現錯別字,或者乾脆拿同音字及英文字母)代替,使得書寫頗爲混亂。儘管如此,約定俗成的「標準」還是存在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由於當時的粵劇是少數把粵語寫出來的文字紀錄,這些粵劇劇本戲院的介紹成為了非官方的規範標準,得到大眾的依從。而自國共內戰後,兩地長期分隔,令兩地粵語白話文使用者選字各有不同,譬如廣州粵語白話文用「嗯、噶、系、咯」,而香港用「唔、嗰/果、係、囉/咯」,但除新造字外,大多用字有根有據,約定俗成。

臺語[编辑]

與粵語白話文相同,由於欠缺政府採納和支持,又缺乏專門的規範機構,多數閩南裔台灣人於書寫臺語白話文時,皆以國語中音義相似的字詞或者注音符號來代替書寫,導致民間的台語文用字十分混亂,但基本的「約定俗成」還是存在。2009年,台灣教育部公佈700個臺灣閩南語推薦用字並架設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供大眾學習參考使用。雖然這批推薦用字的準確性時有爭議,但它卻為台語文的標準化提供了重大的突破,台語文的規範亦因此愈漸統一。[來源請求]

吳語[编辑]

客語[编辑]

參閱[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The centuries-old three-way opposition between classical written Chinese, vernacular written Chinese, and vernacular spoken Chinese represents an instance of diglossia."(Jacob Mey, Concise encyclopedia of pragmatics, Elsevier, 1998:221. ISBN 978-0-08-042992-2.)
  2. ^ 2.0 2.1 2.2 胡適. 白話文學史. 百花文藝出版社. ISBN 7530632493. 
中國文學流變
時代 先秦 兩漢 魏晉南北朝 近代
韻文 詩經楚辭 辭賦古體詩樂府 古體詩駢賦 近體詩律賦 近體詩戲曲 新詩現代歌詞
非韻文 散文 駢文 傳奇駢文 古文 -- 章回小说 白話文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