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百濮,或稱為中国古代南方的民族

先秦[编辑]

逸周書·王會》记载:「正南甌鄧、桂國、損子、產里、百濮、九菌,請令以珠璣、玳瑁、象齒、文犀、翠羽、菌鶴、短狗為獻。」後人解為商朝濮人曾入贡,“商、产里、百濮以象齿、文犀、翠羽为献”。

孔安国古文尚书传》说濮在江汉之南。张守节史记正义》说濮在楚西南。

史記·楚世家》记载:“熊霜元年,周宣王初立。熊霜六年,卒,三弟爭立。仲雪死;叔堪亡,避難於濮;而少弟季徇立,是為熊徇。熊徇十六年,鄭桓公初封於鄭。二十二年,熊徇卒,子熊咢立。熊咢九年,卒,子熊儀立,是為若敖。”

“三十五年,楚伐隨。是也。隨曰:「我無罪。」楚曰:「我蠻夷也。今諸侯皆為叛相侵,或相殺。我有敝甲,欲以觀中國之政,請王室尊吾號。」隨人為之周,請尊楚,王室不聽,還報楚。三十七年,楚熊通怒曰:「吾先鬻熊,文王之師也,蚤終。成王舉我先公,乃以子男田令居楚,蠻夷皆率服,而王不加位,我自尊耳。」乃自立為武王,與隨人盟而去。於是始開濮地而有之。”

國語·鄭語》记载:“幽王八年而桓公為司徒,九年而王室始騷,十一年而斃。及平王之末,而秦、晉、齊、楚代興,秦景、襄于是乎取周土,晉文侯于是乎定天子,齊莊、僖于是乎小伯,楚蚠冒于是乎始啟濮。”

杜預《春秋釋例》记载:“建宁郡南有濮夷,濮夷无君长总统,各以邑落自聚,故称百濮也。”後人解為:春秋战国时的濮人,主要居住于楚国西南部。

《尚書·牧誓》记载:“時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王左杖黃鉞,右秉白旄以麾,曰:‘逖矣西土之人。’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師氏、千夫長、百夫長及庸、蜀、羌、髳、微、盧、彭、濮人。稱爾戈,比爾干,立爾矛,予其誓。’”後人解為:周武王牧野誓师时提到庸、蜀、羌、髳、微、卢、彭、濮八族。

濮族人数多,而且分布地域广阔,长期处于分散的部落状态,故有百濮的称号。濮人建立的濮国原在江、汉一带,与楚国为邻,后为楚吞并。

华阳国志·卷3·蜀志》记载:“《志》云‘白木江’(布濮水)会天社山下,《注》则谓布仆水入文井江后‘又东迳江原县’。甚至谓‘其一水南迳越嶲邛都县西,东南至云南之青蛉县入濮。地文舛谬以极。’”

“会无县‘路通宁州。渡泸得住狼县’廖本注:住,‘当作堂。’狼,‘当作螂。《南中志》作螂’。今按:此十字,当倒在末,以故濮人邑句上承县。故濮人邑也。今有濮人冢,冢不闭户,闭字宋明旧本皆作开。”

临邛县有布濮水(河名,在今四川邛崃县西南);“濮(地名,在蜀郡)出好枣”。布濮水流经处和濮都住有濮人。“滇濮”指以滇池为居住中心的滇人,滇人为百濮的一支。

漢代[编辑]

漢代相關史籍中並未見濮,但對包括濮在內的西南夷族系則有“皆氐類也”的明確記錄。

西南夷君長以什數,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屬以什數,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長以什數,邛都最大:此皆魋結,耕田,有邑聚。其外西自同師以東,北至楪榆,名為巂、昆明,皆編發,隨畜遷徙,毋常處,毋君長,地方可數千里。自巂以東北,君長以什數,徙、筰都最大;自筰以東北,君長以什數,厓駹最大。其俗或士箸,或移徙,在蜀之西。自厓駹以東北,君長以什數,白馬最大,皆氐類也。此皆巴蜀西南外蠻夷也。[1]

魏晉及以後[编辑]

魏晉時的“濮”多聚於寧州,為辮髮左衽的氐類牧人。《華陽國志》記載:「泰始六年 寧州,晉泰始六年初置,蜀之南中諸郡,庲降都督治也。南中在昔,蓋夷越之地,滇、濮 、句町、夜郎、葉榆、桐師、嶲唐,侯王國以十數,編髮左衽隨畜遷徙。」[2]

可見包括濮人在內的西南夷和之前漢朝的西南夷或者今天的彝、哈尼大都是辮髮左衽的氐類牧人。西南地區和巴蜀秦隴一帶的人口交流頻繁,其中也多是氐羌。现在佤族布朗族也是濮人后人。

百越的关系[编辑]

百濮與百越是否為同一民族,不同學者有不同的意見。

今人所著《壮族通史》推論:“百濮卽百越”[3]

李輝先生任職於復旦大學現代人類學研究中心,他在論文《走向遠東的兩個現代人種》推論:「百濮與百越不同,百濮是南亞語系民族,百越是侗台語系民族」[4]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史記·卷116
  2. ^ 華陽國志
  3. ^ 《壮族通史》
  4. ^ 《走向遠東的兩個現代人種》,李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