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思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盧思道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盧思道(535年-586年),字子行,小字释奴[1][2]范阳郡涿县(今河北省涿州市)人,隋朝著名诗人。

生平[编辑]

卢思道出自范阳卢氏北祖大房,父盧道亮是一位隱士。卢思道十六岁時有中山人刘松作碑銘,以示思道,思道讀之,多不解,遂發奮讀書。曾为邢邵学生,常向魏收借書。北齊時,為給事黃門侍郎。

魏收完成《魏书》后,卢斐李庶王松年卢潜都说《魏书》没有秉笔直书而争辩,《魏书》记载王慧龙“自称”太原人,又记载王琼不擅做事,卢同的传记被附带于卢玄的传记后,李庶的祖父李平是梁国蒙县人且家室贫贱,卢斐等人就是因此才表示争辩,他们对杨愔说:“魏收诬陷毁谤一个朝代,按罪该杀。”卢思道也说:“元魏国史的记载特别不客观。”卢斐和李庶等人与魏收当面互相诋毁污辱,无所不至。杨愔偏袒魏收,所以就报告齐文宣帝高洋,魏收也向齐文宣帝报告说:“臣得罪了强大的家族,将会被刺客暗杀。”齐文宣帝大怒,亲自责问卢斐和李庶,卢斐说:“臣的父亲卢同元魏出仕,官至仪同,功业显著,名闻天下,与魏收不沾亲,魏收就不给他立传。博陵崔绰,官位仅仅是本郡的功曹,更没有什么事迹,却是魏收母家的亲属,就位于列传的首位。”齐文宣帝说:“崔绰有什么事迹,你给他立传?”魏收回答说:“崔绰虽然没有官爵,名声与道义值得赞许,司空高允曾经为崔绰作赞,称他有道德,臣所以知道。所以放在多人的传记中。”齐文宣帝说:“司空是个才士,为人作赞,自然应当称颂此人。就好比你为人作文章,说好话的难道都是事实?”魏收无以应答,恐惧起来。齐文宣帝看中魏收的文才,不想加罪与他。高德政因为自己家族的传记写的很好,就对齐文宣帝说:“国史定稿后,应当流传天下,人情怎么可能都考虑到?诽谤者应当定重罪,不然事情无法了结。”齐文宣帝因此将卢斐、李庶、王松年、卢潜、卢思道等人定罪诽谤史书,囚禁起来剃光头发鞭打二百下,发配到制造铠甲的作坊[3][4][5][6]

文宣帝崩,下令朝中文士各作挽歌十首,择善用之。魏收、阳休之祖孝徵等被錄用不過二首,思道被錄用八首。时人称为“八米盧郎”。北周时官至仪同三司。隋初任职武阳太守。后官至散骑侍郎。开皇六年(586年),卢思道在长安去世,虚岁五十二[7]


卢思道的诗承袭齐梁的余风,郑振铎稱其“情思颇为寥落”[8]。作品辑有《卢武阳集》,其中七言诗《从军行》比较著名。

家庭[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卢思演
  • 卢氏,嫁隋朝通州刺史封子绣

夫人[编辑]

儿子[编辑]

  • 卢赤松,唐朝太子率更令、柱国、范阳郡开国公

通婚关系[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隋书·卷五十七·列传第二十二》:从弟思道,小字释奴,宗中俱称英妙。故幽州为之语曰:“卢家千里,释奴、龙子。”
  2.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从弟思道,小字释奴,宗中称英妙,昌衡与之俱被推重。故幽州语曰:“卢家千里,释奴、龙子。”
  3. ^ 《北齐书·卷三十七·列传第二十九》:时论既言收著史不平,文宣诏收于尚书省与诸家子孙共加论讨,前后投诉百有馀人,云“遗其家世职位”,或云“其家不见记录”,或云“妄有非毁”。收皆随状答之。范阳卢斐父同附出族祖玄传下,顿丘李庶家传称其本是梁国蒙人,斐、庶讥议云:“史书不直。”收性急,不胜其愤,启诬其欲加屠害。帝大怒,亲自诘责。斐曰:“臣父仕魏,位至仪同,功业显著,名闻天下,与收无亲,遂不立传。博陵崔绰,位止本郡功曹,更无事迹,是收外亲,乃为传首。”收曰:“绰虽无位,名义可嘉,所以合传。”帝曰:“卿何由知其好人?”收曰:“高允曾为绰赞,称有道德。”帝曰:“司空才士,为人作赞,正应称扬。亦如卿为人作文章,道其好者岂能皆实?”收无以对,战慄而已。但帝先重收才,不欲加罪。时太原王松年亦谤史,及斐、庶并获罪,各被鞭配甲坊,或因以致死,卢思道亦抵罪。
  4. ^ 《北史·卷五十六·列传第四十四》:时论既言收著史不平,文宣诏收于尚书省与诸家子孙共加论讨。前后投诉,百有馀人,云遗其家世职位;或云其家不见记录;或云妄有非毁。收皆随状答之。范阳卢斐父同附出族祖玄传下;顿丘李庶家传,称其本是梁国蒙人。斐、庶讥议,云史书不直。收性急,不胜其愤,启诬其欲加屠害。帝大怒,亲自诘责。斐曰:“臣父仕魏,位至仪同,功业显著,名闻天下,与收无亲,遂不立传。博陵崔绰,位至本郡功曹,更无事迹,是收外亲,乃为传首。”收曰:“绰虽无位,道义可嘉,所以合传。”帝曰:“卿何由知其好人?”收曰:“高允曾为绰赞,称有道德。”帝曰:“司空才士,为人作赞,正应称扬。亦如卿为人作文章,道其好者,岂能皆实?”收无以对,战慄而已。但帝先重收才,不欲加罪。时太原王松年亦谤史,及斐、庶并获罪,各被鞭配甲坊,或因以致死。
  5.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五》:齐中书令魏收撰《魏书》,颇用爱憎为褒贬,每谓人曰:“何物小子,敢与魏收作色!举之则使升天,按之则使入地!”既成,中书舍人卢潜奏:“收诬罔一代,罪当诛!”尚书左丞卢斐、顿丘李庶皆言《魏史》不直。收启齐主云:“臣既结怨强宗,将为刺客所杀。”帝怒,于是斐、庶及尚书郎中王松年皆坐谤史,鞭二百,配甲坊。斐、庶死于狱中,潜亦坐系狱。然时人终不服,谓之“秽史”。潜,度世之曾孙;斐,同之子;松年,遵业之子也。
  6. ^ 《太平御览·卷六百三·文部十九》:又曰:齐主命魏收撰《魏史》,至是未成。常令群臣各言其志,收曰:“臣愿得直笔东观,早出《魏书》。”齐主乃令魏收专在史阁,不知郡事,谓收曰:“当直笔,我终不学魏大武诛史官。”于是广征百官传,总斟酌之。既成,上之,凡十二袟,一百三十卷。尚书陆操谓杨愔曰:“魏收可谓博物宏才,有大功于魏室。”愔曰:“此不刊之书,传之万古。但恨论及诸家,枝叶过为繁碎。”时论收为尔朱荣作传,以荣比韩彭尹霍者,盖由得其子文赂黄金故也。邢邵父兄书事皆优,邵惟笑曰:“《列女传》悉是史官祖母。”尚书左丞卢斐、临漳令李庶、度支郎中王松年、中书舍人卢潜等言曰:“魏收诬罔一代,其罪合诛。”卢思道曰:“东观笔殊不直。”斐、庶等与收面相毁辱,无所不至。齐主大怒,乃亲自诘问。斐曰:“臣父位至仪同,收附於族祖中书郎玄传之下;收之外亲博陵崔绰位止功曹,乃为传首。”齐主问收曰:“崔绰有何事迹,卿为之立传?”收曰:“虽无爵位,而道义可嘉。魏司空高允曾为其赞,称有道德。臣所以知之。”齐王曰:“司空才士,为人作赞,理合称扬,亦如卿为人作文章,道其好者,岂能皆实?”收不能对。以其才名,不欲加罪。高德政其家传甚美,乃言於齐主曰:“国史一定,当流天下,人情何由悉称?谤者当加重罪,不然不止。”齐王於是禁止诸人,各杖二百。斐、庶死於临漳狱中。
  7. ^ 《全唐文·卷二百二十七·齐黄门侍卢思道碑》:有齐黄门侍郎范阳卢公,讳思道,字子行,涿州人也。其先姜姓,世胙东海;别为卢氏,家於北燕。自汉世中郎将植至侍中阳乌徵君之子,禀天灵杰,承家令轨,清明虚受,磊落标奇,言不诡随,行不苟合,游必英俊,门无尘杂。至於求已励学,探道睹奥,思若泉涌,文若春华,精微入虚无,变化合飞动,斯固非学徒竭才仰钻之所逮也。事齐历散骑侍郎,以文翰直中书,中废复进,至给事黄门侍郎,待诏文林馆。武平末,天子总兵御寇,太子监国於晋阳,公留综宫朝,兼典枢密。及皇舆败绩於外,而百寮荡析於内,公节义独存,侍从趣邺,告至行赏,授仪同三司。入周除御正上士,定省归郡,郡人祖英伯作难,公胁在其旅。幽都既平,玉石将燎,赖元帅宇文公举,以旧有令闻引谒,因命草露板立就,骇其丽,异其敏,释於齐斧之下,揖於群士之上,除掌教上士。隋高祖为丞相也。迁武阳太守,以母老乞解职,优诏许之。後复徵为散骑侍郎,奏内史郎事。隋开皇六年,春秋五十有二,终於长安,反葬故里。凡更臣三代,易官十七,再降一免,二去职,八平除,擢迁者四而已。 公处屯安贞,赋诗颓饮,视得失蔑如也。临难无慑,在黜无愠,危不去主,仕不违亲,休明有宾礼之盛,颠覆无沦胥之祸:其大雅者欤?夫礼仪损益,公能言之,故与熊安生详定齐礼;三坟五典,公能读之,故与薛道衡侍学储后。公国华人望,光照邻邦,故所居之朝,应对宾客,修词抗议,允执其中。故青琐黄缣,异代咸掌,大名之下,岂诬也哉?昔仲尼之後,世载文学,鲁有游、夏,楚有屈、宋,汉兴有贾、马、王、扬,後汉有班、张、崔、蔡,魏有曹、王、徐、陈、应、刘,晋有潘、陆、张、左、孙、郭,宋齐有颜、谢、江、鲍,梁陈有任、王、何、刘、沈、谢、徐、庾,而北齐有温、邢、卢、薛:皆应世翰林之秀者也。吟咏性情,纪述事业,润色王道,发挥圣门,天下之人,谓之文伯。於戏!国有校,家有塾,禄位以劝,风雅犹存,然千数百年,群心相尚,竟称者若斯之鲜矣,才难不其然乎?然则飞黄虚骋,百辔遗路,鹪鹏天运,万翼无阶,文士擅名当时,垂声后代,亦云乎才力之绝众故尔。开皇以来百三十余载,天赞唐德,生此多土,公之玄孙曰藏用,济美文馆,重禄黄门,永惟衣冠子孙。邑里多改,先人封树,岁久将平,乃假词菲才,刊石表隧,庶乎涉齐地者,不薪柳惠之陇;过邢山者,无惑子产之墓。至矣乎!卢氏之子,其用心也远矣。铭曰: 彧彧黄门,实天生德,才盖一世,荣闻四国。文王既没,文在人宏。公为宗匠,当朝与能。龙跃春霁,凤鸣朝昇。或颂或变,或雅或承。理以神合,声以妙徵。高视睢涣,与君代兴。人之云亡,十有一纪。斯文未丧,施於孙子。新作丰碑,德音不已。
  8. ^ 郑振铎《插图本中国文学史》
  9. ^ 《北齐书·卷四十二·列传第三十四》:司徒录事参军卢思道私贷库钱四十万聘太原王乂女为妻,而王氏已先纳陆孔文礼聘为定,聿修坐为首僚,又是国之司宪,知而不核,被责免中丞。寻迁祕书监。
  10. ^ 《北史·卷四十七·列传第三十五》:司徒录事参军卢思道私贷库钱三十万,娉太原王乂女为妻,而王氏以先纳陆孔文礼娉为定。
  11. ^ 《北史·卷五十五·列传第四十三》:子琮微有识鉴,颇慕存公。及位望转隆,宿心顿改,擢引非类,公为深交,纵其子弟,不依伦次。又专营婚媾,历选上门,例以官爵许之,旬月便验。顿丘李克、范阳卢思道、陇西李胤伯、李子希、荥阳郑庭坚并其女婿,皆至超迁。
  12. ^ 张, 同利, 《新见北齐李礼之、李倩之墓志及相关问题考论》, 《兰台世界》 (10期), 2016年, (10期): 107–109 [2017-06-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