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正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盧正案,即詹春子命案,其嫌疑犯盧正(1969年6月15日-2000年9月7日),在2000年9月7日晚間8點20分,在臺南看守所被槍決死亡,唯本案的主要證據為盧正的自白,盧正生前聲稱自白係遭刑求的產物。本案其他證據存有疑點,前保安警察盧正的家人對此案的判決無法信服,認為是一起司法冤案。

介紹[编辑]

1997年12月18日,臺灣臺南市發生婦人詹春子遭綁架撕票案,死者屍體被棄置於龍崎鄉的偏僻小徑,頭臉覆繞膠帶,頸部有明顯勒痕,法醫鑑定係窒息而死。然而現場發現之指紋、毛髮證據,均不足以找出涉案對象。案情膠著一個月後,曾任保安警察、且與死者夫婦熟識的盧正,因座車曾於命案前一日,出現於死者公司前,經警方以協助辦案名義進行約談。原先盧正否認涉案,不過在台南市第五分局留置36小時後,盧正簽下了認罪的自白

本案隨後移送至地檢署偵辦,惟在移送檢方訊問兩次後,盧正開始翻供,指控警方以疲勞轟炸、威脅利誘等方式逼他認罪。然而,檢察官法官並未採信其說法,其後一、二、三審相繼判決死刑定讞。但是因為本案欠缺盧正犯案的直接證據,唯一物證是在盧正車內發現,被鑑定為「可符合推定兇器」的鞋帶兩條,因此盧正家屬因而不斷尋求再審非常上訴機會[1]。然而最高法院就其所提出的再審和兩次非常上訴均快速遭到駁回。

2000年8月,司法改革基金會就偵審過程發生的各項瑕疵,聲請監察院調查執法人員有無違失。關於本案,司法改革基金會列出了下列的疑點:

  1. 本案台南市第五分局承辦員警林正斌、刑事組長李進義等人將盧正留置長達36小時,已經違反憲法第8條之規定,構成違法羈押。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56條,違法羈押獲得的自白,不得作為證據,但各審法官蔡崇義等人卻忽略不談。
  2. 從盧正自白之錄影帶及錄音帶內容顯示,全程由潘敏捷擬就之紙條教導盧正回答問題,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錄音內容顯示訊問全程出於脅迫、利誘、欺騙等不法;且未依法全程連續錄音、錄影。(違法違反刑事訴訟法第98、100-1、100-2、245條之規定)
  3. 凶器認定之認定違反科學辦案及證據法則,而對於被告有利之證據卻不採。(證人潘敏捷、蔡素霞均有利於盧正,但均為法院所不採)
  4. 有關勒贖電話,被害人之夫曾某稱係一「陌生男子」操「標準國語」,但盧正與曾某乃十餘年同學、友人,時有往返,彼此熟稔,豈可能認不出盧正之聲音。足見兇嫌另有其人。
  5. 再審聲請中,被告提出新證人為盧正之外甥女,證明12月18日晚9時30分,盧正曾幫其簽「家庭聯絡簿」,並共同觀賞電視節目,證明當時盧正不可能在約15分鐘車程外之公共電話向曾重憲打勒贖電話。

然而就在監察院法務部調卷展開調查之際,前法務部長陳定南卻突然於2000年9月7日批准盧正的死刑執行令,盧正因此被執行死刑,至死仍喊冤不已,而盧正的家屬至今對於本案的判決仍然無法信服。

本案於2001年時,由公視製作為「島國殺人紀事2」一片以作為記錄,並藉此審思並探討台灣的司法人權還需要改進之處。

2002年,監察院質疑臺南市警察局及所屬第五分局,顯有疏失[2],依法糾正。[3]

参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书籍[编辑]

  •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正義的陰影》,2002年,商周出版。ISBN 957-469-942-0

网页[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