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定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Carbon taxes and emission trading worldwide
全球排放交易和碳税(2021年)实施情况
  已实施或计划实施碳排放交易
  已征收或计划征收碳税
  碳排放交易或碳税正在考虑之中

碳定价是各国减缓全球变暖的一种方法,该方法通过增加温室气体排放的成本来鼓励污染者减少使用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造成全球变暖的主要来源。这一方法被广泛认可[1]并被认为是有效的。碳定价的目的是解决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排放造成负外部性(排污者无需付费)。

碳价格通常采用碳税碳排放交易的形式。[2][3]

2020年,碳定价产生了530亿美元的收入。[4]2021年,随着中国开始实行国家碳交易计划,碳定价覆盖全球21.7%的温室气体排放量。[5][6]实行碳定价的地区包括大多数欧洲国家和加拿大。另一方面,印度俄罗斯海湾国家和美国许多州等排放大国尚未制定碳定价。澳大利亚也废除了其碳定价计划。

最新的碳社会成本模型计算发现,由于经济反馈和全球GDP增长率下降,每吨二氧化碳排放造成的损失超过3000美元,而政策建议范围在50-200美元之间。[7]许多碳定价计划,包括中国的排放交易体系,定价低于10美元/吨CO2[6]一个例外是欧盟排放交易体系(EU-ETS)2021年的定价超过60欧元/CO2(70.79美元)。[8]

碳税因其简单稳定而在经济上受到普遍青睐,而选择限额与交易通常是出于政治因素。交易计划理论上提供了限制碳预算英语Carbon budget配额的可能性。当前的实施仅旨在满足某些减排目标。

概念[编辑]

碳交易[编辑]

2008年碳交易的配额价格

在碳排放限额与交易的制度设计下,政府设定一个排放上限,例如每年1000吨CO2。然后,政府以政治或行政上确定的方式将配额给予相关主体,或者将配额拍卖给出价最高的人。排放许可发放后,配额可以在民间进行交易。没有按规定限排的主体面临比排放许可价格更高的罚款。理论上,排放量将会被限制在配额上限之内。如果上限太低,排放许可将供不应求,价格将居高不下。

和碳税一样,限额与交易制度根据化石燃料的碳含量设定相应的上限。一般来说,该制度的覆盖范围是局部的,例如可能仅限于电力工业。与碳税不同的是,许可证市场会自发调整碳价格,以确保达到上限,而在碳税制度下,碳价格由政府而不是市场设定。[9][10]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只需认可对方的限额,就可以联系双方的限额与交易市场,其效果是使两个市场的碳定价相等。

在实践中,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结果是碳价格相当高,但这后来被可再生能源政策(非价格政策)和大衰退削弱了。

碳税[编辑]

在碳税制度下,监管机构直接设定碳价格。原则上,所有CO2排放源应按每吨CO2排放的相同税率征税。这可以通过对所有化石燃料按其碳含量比例征税来实现。在实践中,不同的燃料和不同的燃料使用方式可能以不同的税率征税,由此产生的税收仍可称作碳税。

混合设计[编辑]

总量管制与交易制度可以包括有下限和上限的价格稳定条款。[11]这种设计通常被称为混合设计(hybrid design(s))。[12]:47只要价格受到这些限制的控制,就可以认为它是一种税。

碳排放社会成本[编辑]

一吨二氧化碳排放造成的具体的经济损失取决于气候和经济的反馈效应,数值在一定程度上仍不确定。但最新的计算显示出其增长的趋势。相关动态模型包括贴现率。这导致当前状态下其成本更低,而一旦碳预算英语Carbon budget耗尽,成本就会更高。

来源 年份 碳定价/吨CO2 备注
Interagency Working Group(美国政府)[13] 2013 / 2016 $ 42 2020年3%贴现率下中值估计
$ 212 2050年高影响值/3%贴现率/95个百分点
Umweltbundesamt(德国环境局)[14] 2019 $ 212 (€180) 计1%时间偏好英语time preference
$ 755 (€ 640) 不计时间偏好
Kikstra et al.[15] 2021 $ 3372 包括经济反馈

参考文献[编辑]

  1. ^ Hagman, David; Ho, Emily; Loewenstein, George. Nudging out support for a carbon tax. Nature Climate Change. June 2019, 9 (6): 484–489 [2021-09-24]. Bibcode:2019NatCC...9..484H. doi:10.1038/s41558-019-0474-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2. ^ What is a carbon price and why do we need on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May 15,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5). 
  3. ^ Carbon Pricing Dashboard. carbonpricingdashboard.worldbank.org. [2021-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1). 
  4. ^ World Bank 2021
  5. ^ World Bank 2021
  6. ^ 6.0 6.1 Davies, Paul A. China’s National ETS Launches Trading. Latham & Watkins. [7 September 2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3). 
  7. ^ Kikstra 2021
  8. ^ Carbon Price Viewer. EMBER. [2021-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15). 
  9. ^ Robert N. Stavins. A U.S. Cap-and-Trade System to Address Global Climate Change (PDF). The Hamilton Project. 2007 [March 31, 201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1-10). 
  10. ^ EPA. Cap and Trade: Frequent Questions. 2009 [August 3,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November 13, 2014). 
  11. ^ IMF. Factsheet: Climate, Environment, and the IMF (PDF).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2014 [August 2, 20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8-08). 
  12. ^ IPCC. Social, Economic and Ethical Concepts and Methods (PDF). UN. 2014 [August 3, 201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June 29, 2014). 
  13. ^ IWG 2016,第4頁
  14. ^ Matthey, Astrid; Bünger, Björn. Methodological Convention 3.0 for the Assessment of Environmental Costs (PDF). German Environment Agency: 8. 2019-02-11 [2021-09-2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11-10). 
  15. ^ Kikstra 2021,第2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