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社会信用体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社会信用体系是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了提高全社会的诚信意识和信用水平而提出的规划,源于2014年由中国国务院印发的《国务院关于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的通知》。

到2020年之前,中国政府希望建成以法律、法规、标准和契约为依据,以健全覆盖社会成员的信用记录和信用基础设施网络为基础,以信用信息合规应用和信用服务体系为支撑,以树立诚信文化理念、弘扬诚信传统美德为内在要求,以守信激励和失信约束为奖惩机制的社会信用体系。[1]

历史[编辑]

2019年6月1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2]

2019年7月5日,廣東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公布《廣東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提到「加快社會信用體系和市場監管體系建設」和「探索依法對大灣區內企業聯動實施信用激勵和失信懲戒」。[3]

2019年7月22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信息服务严重失信主体信用信息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表示将对纳入失信黑名单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依法依规实施限制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网上行为限制、行业禁入等惩戒措施。[4]

内容[编辑]

根据新华社报道,该体系将推动4个重点领域的诚信建设,包括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和司法公信。[5]

目前,尚不明确该体系具体会怎样被实施。但根据现有的文件,该体系应该被分为两个部分,而不是一个统一的系统。一方面,传统的信贷机构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给借款人的信用评分(如芝麻信用腾讯信用等)。另一方面,政府部门、行业协会等还有一个基于红名单和黑名单的系统,它的数据处理过程透明,没有采用大数据分析。前者是市场导向的信用评分,有人也称之为金融信用系统。而后者旨在规范公共行为,是“社会信用”系统。[6]

中国提出的体系与传统理解不同,通常外国仅有用于信贷的金融信用评分,而没有类似的“社会信用”。[6]

金融信用数据来自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第三方征信机构等。根据中国国务院意见,征信机构的数据除了影响商业贷款,还可以被政府使用,包括影响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市场准入、资质审核等。[7]

“社会信用”数据主要由政府部门、社会组织等在监管和服务的过程中得到。根据国务院意见,奖惩措施包括通过设立红名单和黑名单。信用差的组织或个人可能将面临不公平的严格监管,信用好的组织将可以获得行政审批“绿色通道”。对严重失信的组织或个人,由各政府部门采用各自分开的标准,将其监管的组织或个人列入各自的黑名单。而被列入黑名单后,将面临多个部门的“联合惩戒”。目前已知的惩戒措施包括将乘坐高铁吸烟的旅客列入黑名单,而被纳入黑名单的旅客将在几个月内无法乘坐高铁。此外,贷款逾期不仅会影响下次贷款,个人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将无法乘坐高铁和飞机。[8]阿里巴巴还和最高人民法院合作,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在淘宝上购买奢侈品。[9]

目前,国务院文件仅提到“依法建立失信联合惩戒措施清单”,尚不清楚未来具体会出台何种“联合惩戒”措施[8];没有证据表明第三方征信机构的数据会直接变成“社会信用”数据,但国务院文件也表示,鼓励征信机构等将产生的“红名单”和“黑名单”信息提供给政府部门参考使用[8];尚不清楚“社会信用”的定量评分是否会被全国使用。

其他[编辑]

与港澳的关系[编辑]

在國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旗下網站「信用中國」有港澳台的預留位置,令港澳媒体質疑社會信用體系將會在這三地實施。2019年7月9日,香港政府發出新聞稿,指香港不會施行社會信用體系[10]。澳門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也在7月12日作出回應,指澳門不會實施內地社會信用評價體系。[11]7月13日,該網已移除港澳台的預留位置。[12]國家發改委指香港與內地無信用共享政策,內地與港澳實行不同法律制度,社会信用体系不適用於港澳,如港澳地區建設信用體系,需符合《基本法》的相關要求。[13][14]儘管社会信用体系不會於港澳實施,但仍然適用於內地營運、工作的企業及個人[15]

争议[编辑]

赞同派[编辑]

有观点认为由社会企业推动的金融个人征信系统与政府主导的社会信用体系有所差异[16]。而且2018年中国政府已经不允许私人企业开展个人征信评估业务,使其失去作为信用评级业务的功能[17]柏林自由大学在2018年8月发表了一篇研究,意见认为是“一种提高生活质量、缩小(政府和企业/市民间)体制和监管差距的工具,从而引导人们更加注重诚实守法的社会行为。”[18][19]2019年德國《南德意志报》發布一篇分析報導,[20]有93%的网站运营企业会与第三方共享用户信息,尤其是谷歌和脸书等科技巨头,纷纷通过所谓的“跟踪器”軟體来评估用户行为。而之後這些資料大量被政府與金融體系進行資料挖掘分析,所以西方版的社會信用體系早已運作多年,且惡劣的在無宣傳的秘密情況下運轉,所以指责中国即將建立的信用系統这种做法纯属“伪善”。其引用《卫报》一篇报道透露,谷歌和亚马逊的虚拟助手背后不仅仅是演算规则,而且还有各种服务提供商的员工在做一種等同「窃听」的大工程。有電腦高手分析大數據發現美国信贷体系中有一種效應,[21]如果用户在社交媒体上对电吉他感兴趣,那么他的信誉评价就不会很高,早已形同一種「社会达尔文主义」参数。

质疑派[编辑]

德国之声認為其评估指标与国家评估体系非常不透明,而大量私人数据搜集有机会侵害隐私权,可能成为国家全面监控、侵犯公民权利的工具[22]人权观察認為,这是中國大陸當局的大規模監控計劃中的一部分[23][24]。台湾《自由时报》认为,這些紀錄存在社会信用体系等,如果有相關言論如批評當局領導人或是議論政治等行為,將會扣除個人的信用評等,導致個人無法使用購票、坐車等基本服務,被批評是用來控制社會如審查制度的工具而非增進民眾福祉而設計的[25]英国广播公司认为,中国大陸當局正在监测芝麻信用等第三方中国信用评级系统。[26]一些报告指出,评级可能会收集使用中国大陸公民在线行为信息[27]香港眾志創建人羅冠聰認為,其顯示了數位極權(digital authoritarianism)的興起,認為這個以「規訓」為中心的「馴化」國民的系統,在不使用實質暴力、減低政權的正當性之下,可以做出比暴力鎮壓同樣、甚至更強大的維穩功能[28]

中立观察派[编辑]

牛津大学比較媒体法和政策项目博士后Rogier Creemers[29]翻译了《国务院关于发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的通知》[1][30],此大纲成为西方国家检视此议题使用的参考文件。有西方学者认为截止2016年9月,这一系统尚未完全公开建立,且较少有关于该系统如何具体实践的公开信息[31]

参见[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引用[编辑]

  1. ^ 1.0 1.1 国务院关于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的通知. 中国政府网. [2014-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3) (中文(简体)‎). 
  2. ^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部署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构建相适应的市场监管新机制等. 中国政府网. [2019-06-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9) (中文(简体)‎). 
  3. ^ 粵推大灣區3年計劃 聚焦創科吸港青 加強粵港澳警務合作 加快建社會信用系統. 明報新聞網. [2019-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6) (中文(繁體)‎). 
  4. ^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关于《互联网信息服务严重失信主体信用信息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2017-07-22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5. ^ China outlines its first social credit system. 2014-06-27 [2015-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3). 
  6. ^ 6.0 6.1 中国的社会信用评分与传统信用评分. 源点credit. 2018-11-19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7.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的指导意见.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2019-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6). 
  8. ^ 8.0 8.1 8.2 国务院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2019-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6). 
  9. ^ 徐隽. 最高法首次联手芝麻信用共享被执行人信息. 人民日报. 2016-01-04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6). 
  10. ^ 香港不會施行社會信用體系. 香港政府新聞網. [2019-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03) (中文(繁體)‎). 
  11. ^ 澳門特區政府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就“大灣區社會信用體系”是否在澳實施作出回應. 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 [2019-07-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2). 
  12. ^ 官網「信用中國」 撤台港澳預留連結. 明報. 2019-07-14 [2019-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3) (中文(繁體)‎). 
  13. ^ 發改委:香港與內地無信用共享政策. 蘋果日報. 2019-07-20 [2019-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0) (中文(繁體)‎). 
  14. ^ 發改委:不適用於港澳 但對大灣區港人「一視同仁」. 蘋果日報. 2019-07-18 [2019-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0) (中文(繁體)‎). 
  15. ^ 國家發改委:內地社會信用體系制度只適用於內地 - RTHK. news.rthk.hk. [2019-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0) (中文(繁體)‎). 
  16. ^ 中国正在形成“社会信用”体系,人民达成五点共识,态度倾于积极. baijiahao.baidu.com. [2019-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2). 
  17. ^ 芝麻信用评分有用吗?. www.or123.top. 2019-05-08 [2019-05-08] (中文(中国大陆)‎). 
  18. ^ 源点credit | 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与公众舆论-征信宝. www.zhengxinbao.com. [2019-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8). 
  19. ^ Kostka, Genia. China’s Social Credit Systems and Public Opinion: Explaining High Levels of Approval (ID 3215138). Rochester, NY. 2018-07-23 (英语). 
  20. ^ 德媒:欧洲纯属伪善. [2019-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6). 
  21. ^ 德媒:欧洲指责中国是“窃听者” 纯属伪善. [2019-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6). 
  22. ^ 专访:社会信用体系成"国家全面监控"?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德国之声 2017-12-26
  23. ^ 中国大规模监控. Human Rights Watch. [2018-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2) (中文(简体)‎). 
  24. ^ Xu, Vicky Xiuzhong. 【聚焦】中国社会信用系统致力于为公民打分并改造社会行为. abc.net.au. 2018-03-31 [2018-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4) (中文(中国大陆)‎). 
  25. ^ 中國推「社會信用」評等 箝制反政府人士. 2018-01-08 [2019-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8). 
  26. ^ Hatton, Celia. China 'social credit': Beijing sets up huge system. [2015-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25). 
  27. ^ China rates its own citizens - including online behaviour. 25 April 2015 [2015-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25). 
  28. ^ 社會信用評分:人類自我馴化計劃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立場新聞 2019-07-13
  29. ^ China Copyright and Media, About. [2016-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7). 
  30. ^ 2015-04-25, 2014-06-14. Planning Outline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a Social Credit System (2014-2020). [2016-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09). 
  31. ^ Hsu, Sara. China’s New Social Credit System. May 10, 2015 [2015-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