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分工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社会分工论》法语De La Division Du Travail Social),为法国社会学家爱米尔·涂尔干的博士论文,该著作于1893年出版,是社会学的重要著作。

该书中主要阐述社会团结与社会整合为一种社会事实,该事实独立存在于个人之外,并具有独特特征[1],而分工的真正功能是在兩個人或者更多人之間創造出一種連帶感,即集体意识(Collective Consciousness)[2]

集体意识[编辑]

集体意识是社会事实的“运动状态”。

  1. 通篇貫穿分工論的關鍵概念就是「集體意識[2]。有機連帶社會並非集體意識共同性降低,應該認識為,構成新的集體意識與社會連帶關係(有別於機械連帶),所以像道德並非不重要,而是出現新的道德。
  2. 分工類型的轉變僅是組成方式的不同,由過去較為分立(小團體易於林立)的方式,轉而向更細密分工,但是社會各部分更需要緊密合作的有機連帶方式,一如身體器官,各司其職,機能各自不同。
  3. 延續1與2點,突顯有機社會其實更需要集體意識,因為單部分分工者,無法完成自身所有需求,唯有統合在更大的集體意識下,才能完整的構成社會,這一點,在機械社會裡面,集體意識需求的規模並不需要這麼高。

机械团结与有机团结[编辑]

在《社会分工论》裡,涂爾幹认为只有社会成员间存在一定的向心力,即“团结”(或稱「連帶」),作为成员集合体的社会才能存在。他进一步将社会团结分成“机械”与“有机”二种[3]

機械社會是一種較為初始的狀態。在這樣的社會中,人們有共同的價值、信仰、規範,彼此共享的集體意識十分強烈,集體意識與個人意識沒有很大的差異。而由于社会分工较为原始,成员个体间的職業也多半或少有非常相似的性質,這樣在每個人之間的“同質性”造成了集體情感共享的源頭[4] 。高度同质化的社会意识,犹如强大的机械力将社会成员固定在相对恒定的位置,維持着社会的穩定。在机械社会中,懲罰主要针对破坏或挑战社会同质性的行为,故大多是殘酷的鎮壓性刑罰,如教会法。中世纪的欧洲和传统的儒家社会,就是机械团结的典型[5]

涂爾幹认为,道德是集体意识的反应,而法律则是社會藉由道德的实体化而維持團結的一種努力。機械社會之後,文明不斷擴張,社會職能也日益扩大,人口的增加導致物質(每平方公里人口數)跟道德(社會交往頻率)密度增加,產生競爭生存物資的狀態,如果不用戰爭去解決競爭壓力,只能透過社會分工維持社會穩定。日趋复杂精密的社会分工,将各集團的人們納入其中。透過分工,不同集團的人亦逐渐相互依賴。依照涂爾幹自己的比喻,人们就像身體的各個器官一樣相互依賴,社会也因而转入“有机团结”。集体意识逐渐现实化、世俗化,个人价值凸显。法律亦由镇制性转为赔偿性,民法、商法等得到了发展。

在由机械社会向有机社会的转型中,传统集体意识的淡化影响了部分社会成员的人生定位,从而导致了“失範(anomie)”的产生。涂爾幹认为,机械团结到有機团结是歷史的必然趨勢,而分工事實上增進了人的團結與幸福。

延伸推理[编辑]

安東尼·紀登斯(Anthony Giddens,1972)指出,這兩種社會中的集體意識可以區分成四個面向[6][7]

  • 數量(volume):指的是被集體意識所涵蓋的人的數量。
  • 強度(intensity):個體感受到集體意識的深刻程度。
  • 硬度(rigidity):集體意識被定義的明確度。
  • 內容(content):集體意識於兩種社會類型中所採取的形態。

參考文獻[编辑]

  1. ^ 宋承先. 西方社會學名著提要(上). 知書房出版集團. 2000: 44. ISBN 9570336277 (繁体中文). 
  2. ^ 2.0 2.1 Durkheim, Émile. The Division of Labour in Society. 1893. 
  3. ^ 宋承先. 西方社會學名著提要(上). 知書房出版集團. 2000: 46. ISBN 9570336277 (繁体中文). 
  4. ^ Rock, Paul. Sociological Theories of Crime//In Maguire, Mike, Rod Morgan, Robert Reiner. The Oxford Handbook of Criminolog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5. ^ 宋承先. 西方社會學名著提要(上). 知書房出版集團. 2000: 47. ISBN 9570336277 (繁体中文). 
  6. ^ 宋承先. 西方社會學名著提要(上). 知書房出版集團. 2000: 50. ISBN 9570336277 (繁体中文). 
  7. ^ George Ritzer、Douglas Goodman著、柯朝欽、鄭祖邦譯,《社會學理論》,台北:麥格羅希爾,2004年。頁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