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流川之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神流川之戰,發生於戰國時代天正10年6月16日(1582年7月5日)至6月19日(同7月8日),織田信長本能寺遇害後,織田家的將領瀧川一益北條家當主北條氏直發生的戰鬥,是戰國時代以來關東地方發生過最大型的野戰。

背景[编辑]

武田征伐

關東大名後北條氏在1580年左右,透過當主氏直織田信長之女的聯姻形成同盟。由於武田勝賴北條氏政妹夫,使北條在一開始親武田,然而勝賴卻在上杉御館之亂中背叛了北條氏政之弟上杉景虎,因而使第二次甲相同盟破滅,之後北條轉而向織田家靠攏,並與之聯手攻擊武田家。

天正10年(1582年)2月,織田信忠在北條軍與信長本隊到達之前即將武田消滅,從此兩軍為了戰後的利益分配各自盤算,一方面維持著友好關係,但又為了自身利益而互相干擾。

戰意旺盛的北條軍對究竟要經東海道進入駿河,或經甲州街道進入甲斐,還是要攻略上野感到舉棋不定,因此雖然在驅逐駿河東部的武田勢力上獲得一些成果,實際上並未得到太多收穫,領土也未增加。一無所獲的北條家開始對織田家生出不信任之感。

本能寺之變前夕

武田征伐終了後,織田方將家臣瀧川一益派駐在上野信濃佐久郡,統治服從織田的關東諸侯。一益將據點設於上野廄橋城,更自稱關東管領

瀧川家除了與簡稱「南方」的北條家繼續保持友好關係外,更得到廄橋城週邊的上野、信濃國,以及下野武藏等國的城主相繼拜訪,此外,也試圖與北條家週邊大名里見義賴伊達輝宗蘆名盛隆等人接觸,更在5月上旬召開大茶會,邀請關東諸侯出席,使友好的關係更進一層。

然而,一益自稱關東管領一事卻也使一直希望得到此職的北條家極為不滿,特別是在看到織田在上野的建樹後,北條家內部逐漸浮現出焦急以及對織田的不信任感,然而這些情緒直到本能寺之變為止都未爆發出來。

北條軍的上野侵略[编辑]

本能寺之變的消息相繼傳到瀧川以及北條陣營後,起初北條仍擺出友好瀧川並支持其盡快上洛的姿態。然而隨著織田信長、信忠父子遇害一事明朗化,北條家也迅速改變立場,並開始入侵上野。由於在攻略武田並未遭遇太大損失,使北條軍得以在短時間內動員一支大軍,由北條氏直以及北條氏邦率領5萬6千大軍進攻上野。而統治上野僅三個月、軍備尚未充足的瀧川一益則打出「弔唁信長之戰」的名號,勉強湊出2萬殘兵應戰。

神流川之戰[编辑]

北條氏直隊在6月16日襲擊倉賀野,瀧川一益軍則在金窪武藏國兒玉郡上里週邊)迎擊,期間發生了兩次主要的戰鬥。

第一次合戰

6月18日的第一次合戰中,瀧川軍進攻北条氏邦部下齊藤光透及弟弟齊藤基盛防守的金窪城(武藏國兒玉郡)及川井城,並將之攻陷。後來於金窪原再度決戰,以信玄及勝賴舊臣為主的上州眾及瀧川軍,與北条氏邦的鉢形眾5000人戰鬥,北条方的石山大學、保坂大炊介陣亡,上州眾則有佐伯伊賀守陣亡,瀧川軍趁勝追擊北條的先遣部隊。

第二次合戰

6月19日的第二次合戰,北条方在神流川聚集大軍對瀧川軍發起總攻,但仍久攻不下。然而一益急於趕回京都,終不慎中了北条的詐敗之計,因過度深入敵陣而受到包圍,導致部下篠岡、津田、太田、栗田等5百騎,及上州眾木部貞朝、倉賀野秀景的兒子(五郎太、六彌太)等近4000人戰死。同日,一益經倉賀野城逃往廄橋城,於城下長昌寺供養戰死者,隨後於6月21日又越過碓冰嶺,6月28日經小諸逃往伊勢長島城,抵達時為7月1日。

影響[编辑]

瀧川一益在逃亡前,於6月20日釋放上州眾包括北条高廣的次子在內的人質,當晚於箕輪城邀集上州眾舉行餞別酒宴,一益親自打鼓(羅生門曲目),並由倉賀野淡路守秀景唱和(源氏供養曲目),互相餞別。一益將太刀、長刀、金銀及秘藏寶物贈與上州勢,上洲眾在與一益離別時皆忍不住落淚,後來聽從一益的建議投降了北条家。

由於瀧川一益在此戰中的敗蹟,使羽柴秀吉在後來的清洲會議中得以“敵前逃亡”的理由禁止他出席,同時一益在織田家中的地位急速下滑。之後於小牧長久手之戰加入羽柴方,但失利降伏於德川家康織田信雄方,戰後被秀吉流放到越前大野,在那裡渡過落魄的餘生,於天正14年(1586年)9月9日病故。

北條大軍因追擊一益越過碓冰峠,6月26日佐久郡國人眾降服,7月9日經上野進入信濃小諸城,真田氏依田信蕃等國人依續降伏,並頒發木曾義昌及諏訪賴忠安堵狀。實力大增的北条氏,開始了與德川家康上杉景勝在此地的三強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