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祢衡
祢衡
《三国演义》中的祢衡像
時代 东汉末年
主君 曹操刘表黄祖
姓名 祢衡
正平
籍貫 平原郡般县(今山东德州临邑县
出生 173年
逝世 198年(26岁)
江夏郡夏口
《鹦鹉赋》 《吊张衡文》等

禰衡(173年-198年),字正平三国平原郡般县(今山东德州临邑县)人,东汉末年文学家。頗有才氣,但性情狷狭、不能容物。與孔融交好,被孔融推薦去投效曹操。後因羞辱曹操,被曹操遣送去劉表處。後又因對劉表口出惡言,被劉表遣送到黃祖處。黃祖性情急躁,加之彌衡在宴席上言行失態,遂將禰衡绞杀

生平[编辑]

早年交游[编辑]

兴平年间,祢衡到荆州避难。[參 1]

建安元年(196年),禰衡北遊到許都。当时许都初建,正是天下名士显贵云集之处。祢衡也写了一封名刺带在身上,但直至字迹都磨掉了也未投奔任何人。有人问他:「為何不結交陈长文(陳群)、司马伯达(司馬朗)呢?」禰衡說:「怎麼要使我去結交這些殺豬卖酒的小兒!」那人再問:「覺得曹公(曹操),荀令君(荀彧),趙蕩寇(趙融[註 1])怎樣?」禰衡仇視曹操,亦怕曹操手下相害而不評論,见荀彧仪表堂堂,赵融大腹便便,就说:「文若可借他的脸给人吊丧(吊丧一般派有姿貌的人去,意为荀彧虚有其表),稚长可让他管理廚房膳食(讽刺赵融爱吃肉)。」这种傑傲不遜的作风使得众人都不喜欢他。[參 1][註 2]

禰衡唯独与孔融杨修交好,常常称:「除大兒孔文舉,小兒楊德祖外,別無人物[註 3]。」孔融也欣赏其才华,与小自己20岁的祢衡结为忘年之交,互相称对方为“仲尼不死”、“颜渊复生”[註 4]。建安元年(196年),孔融作《薦禰衡表》向漢獻帝劉協推介他。[參 1]

投效曹操[编辑]

孔融幾次向曹操推介祢衡,曹操很想見他。禰衡因鄙視曹操而借口有狂疾不見,並對曹操口出狂言。曹操對此頗為不悅,碍于其才名浮世不加杀害,于是任其为鼓史(掌鼓的官吏[註 5],試圖羞辱禰衡。建安二年(197年)八月的宴會上,各位鼓史都要脫掉原本的穿著換成鼓史服。轮到禰衡了,他击鼓奏《漁陽》,容貌姿態與眾不同,節奏動聽悲壮,聽到的人無不感慨。因為其不換衣服而被下吏呵斥,禰衡就来到曹操面前,脫去衣物,赤裸站着,慢条斯理地换上鼓史服之後,又擊鼓離開,面不改色。曹操大笑說:「孤本想羞辱禰衡,反让禰衡羞辱了孤。」[參 1]

孔融因此責備禰衡,並說曹操對其誠意,禰衡同意向曹操賠罪。同年(197年)十月,孔融拜見曹操,說禰衡求見。曹操大喜,等禰衡到很晚。祢衡穿着布单衣、粗布鞋帽来了,坐在曹操營門外,持大杖捶地,大罵曹操。曹操急呼人准备三匹良馬和两个骑兵,對孔融說:「禰衡這個小子,居然敢來上前侮辱!孤殺其如雀鼠,但這個人有虛名,遠近皆知,今日殺了禰衡的話,众人会覺得孤不能容人,不如遣送去劉表處,你覺得怎樣?」孔融無奈。於是曹操命令兩個騎兵扶送祢衡至南陽[參 1][註 6]

出發之前,眾人於城南为其设宴送行,为了报复禰衡的屢次無禮,彼此说好準備視彌衡如無物來作弄他。後來禰衡到了,众人都坐在席位上,一個也不起來迎接他。禰衡号啕大哭,眾人都問其原因,禰衡說:「我走在尸柩之间,怎能不悲哀?」(我都走在靈柩之間了,怎麼能不悲傷呢?)此舉當場令眾人哭笑不得。[註 2]

投效劉表[编辑]

因佩服禰衡的才氣名聲,劉表和荆州的士大夫们起初对祢衡以上宾之禮相待,不管是文书还是议论常常由他定夺。一次劉表和眾文人起草奏章,竭尽才思。禰衡当时外出不在,回來见到这份草奏,打开后还没仔细看就扯坏丟在地上。面对驚骇的刘表,禰衡要来纸笔,片刻即写就奏章,文筆和文义相当精妙。劉表很高興,愈加器重他。[參 1][註 7]

然而祢衡后来又侮辱怠慢刘表。劉表感到羞憤,不能容忍,因知道江夏太守黄祖性急,就将祢衡送给他(以借其手杀之[註 8])。(亦有记载称,祢衡是因得罪刘表的近臣而受誣陷,劉表因此逐漸疏遠并驱逐禰衡。[註 9]

投效黄祖[编辑]

禰衡到了黃祖處之後,黄祖待他很好。祢衡为他撰写文书,轻重疏密全都安排得当。黄祖拉着他的手说:“处士[註 10],这正合我的意思,和我心里想说的话一样。”黃祖的長子黃射更是與其相善。有次黃射跟禰衡出遊時,一起讀蔡邕所作的石碑文,黃射愛其文辞,回去后很遗憾当时没能抄录,禰衡說:「我虽然只看了一遍,还是能记住的,唯有石碑破损处的两个字不明。」于是把碑文写了出来。黃射派人去抄下碑文,回来查对,与祢衡写的一模一样,當時的人無不驚嘆佩服。黄射曾大宴宾客,有人向他献上鹦鹉,黃射对祢衡举起酒杯说:“希望先生以鹦鹉作一篇赋,讓賓客们高興。”祢衡提笔便写,中間無更動,文采頗為华美。[參 1]

杀身之祸[编辑]

建安三年(198年),黄祖在蒙衝船上大宴宾客,彌衡舉止怪异,出言不逊,黄祖觉得难堪而呵斥他,禰衡瞪着他罵道:「死老頭說甚麼話!」黃祖大怒,令卒役把他拉出去,准备施以笞刑。彌衡又大罵不止,黃祖氣得叫人绞杀他。黄祖的主簿一向忌恨祢衡,当即就把他杀了。當時黃射聽到消息之後,打著赤腳衝過來相救,可惜來不及。爾後黄祖对杀祢衡一事感到后悔,便将其加以厚葬。[參 1][註 11]

祢衡被杀之时,年止26岁。為天下所嘲笑,文章亦大多散佚。

性格[编辑]

禰衡擅長於文章、擊鼓、議論,以天下名士自居。惟其性情狷狭、少忠言、多偏見、好記恨、不能容物,常看輕別人,言行無禮。也因為私交稱讚孔融和楊修兩人才華,但仍以大兒、小兒輕蔑稱之。(而孔融對此並不以為意,反而賞識其才華,將其引薦於曹操門下。)最終亦死於其狷狭、狂妄的個性。

作品[编辑]

祢衡的作品在南北朝时已大多散佚。[註 12]隋书·经籍志》有《祢衡集》2卷,今佚。

现存作品[註 13]

鹦鹉赋》。托物言志,为汉赋代表作之一。鹦鹉洲即由此得名。李白在诗中称赞其“锵锵振金玉,句句欲飞鸣”[參 8]

  • 吊文

《吊张衡文》。南朝文学评论家刘勰认为其“缛丽而轻清”[參 9]

  • 碑文
    • 《鲁夫子碑》
    • 《颜子碑》。
  • 书信

仅存一残句:“训夷皓之风。”

相关典故[编辑]

文无加点、文不加点[编辑]

祢衡写《鹦鹉赋》时,中间未作任何更改。后用“文无加点”、“文不加点”来形容写文章才思敏捷,一气呵成。《后汉书·祢衡传》:“衡攬筆而作,文無加點,辭采甚麗。[參 1]”《<鹦鹉赋>序》:“衡因为赋,笔不停缀,文不加点。”

酒瓮饭囊[编辑]

祢衡讥讽人无能的尖刻之语。一作“饭囊酒瓮”、“酒囊饭袋”、“饭坑酒囊”。《抱朴子·弹祢》:“荀彧猶強可與語,過此以住,皆木梗泥偶,似人而無人氣,皆酒甕飯囊耳。[參 3]”《顏氏家訓·誡兵》:“今世士大夫,但不讀書,即稱武夫兒,乃飯囊酒甕也。[參 10]陸游《效蜀人煎茶戲作長句》:“飯囊酒甕紛紛是,誰賞蒙山紫筍香。”

评价[编辑]

  • 曹操:“孤杀之无异於雀鼠,……顾此人素有虚名,远近所闻”。[參 2]
  • 孔融:“颜渊复生”[參 5]。“淑质贞亮,英才卓砾。……目所一见,辄诵于口;耳所瞥闻,不忘于心。性与道合,思若有神。……忠果正直,志怀霜雪。见善若惊,疾恶若仇。[參 11]”“正平大雅,固当尔邪?[註 14][參 1]
  • 傅玄:“衡以交绝于刘表,智穷于黄祖,身死名灭,为天下笑者,谮之者有形也。”[註 15]
  • 葛洪:“雖言行輕人,寧願榮顯,是以高遊鳳林,不能幽翳蒿萊,然修己駁刺,迷而不覺,故開口見憎,舉足蹈禍。賫如此之伎倆,亦何理容於天下而得其死哉?猶梟鳴狐嚾,從皆不喜,音響不改,易處何益。許下,人物之海也。文舉為之主任,荷之足以至到,於此不安,已可知矣。猶必死之病,俞附越人,所無如何。朽木鉛鋌,班輸歐冶所不能匠也。而復走投荊楚間,終陷極害,此乃衡懵蔽之效也。蓋欲之而不能得,非能得而弗用者矣。於戲才士,可勿戒哉!”[參 3]
  • 李白:“魏帝營八極,蟻觀一禰衡。黃祖斗筲人,殺之受惡名。吳江賦鸚鵡,落筆超羣英。鏘鏘振金玉,句句欲飛鳴。鷙鶚啄孤鳳,千春傷我情。五嶽起方寸,隱然詎可平。才高竟何施,寡識冒天刑。至今芳洲上,蘭蕙不忍生。”[參 8]
  • 王补:“祢衡徒以侮辱曹操取快一时,操……以雀鼠视祢衡,一再假手,毙于黄祖,奸雄意忌,自古所叹。然解衵裸立,果大雅所当尔邪?适以长后进轻獧之焰,而授杀士者以口实也。……无行才士率厕兹传文人之目,遂为世诟,流宕忘返,君子惧旃。刘挚尝言‘士当以器识为先,一命为文人,无足观矣’,叶适亦谓‘文不足关世教,虽工无益’,士之学古而负才俊者,尚鉴于斯。”[參 12]
  • 黄山[註 16]:“祢衡诚不幸,亦视所遘何时,所不屈者何人耳。固非濡忍苟贱,求合当世,以弋富贵者也。不得中行,必也狂狷乎? ”[參 13]

后世创作与民间形象[编辑]

《三国演义》绣像对于祢衡裸衣击鼓的描绘

小说[编辑]

三國演義》中禰衡於二十三回“禰正平裸衣罵賊 吉太醫下毒遭刑”中出場。故事敘述其於199年受孔融推薦而投奔曹操[註 17]。曹操有介紹很多文臣武將給禰衡聽,禰衡羞辱了所有人。因此張遼非常生氣,欲殺禰衡,受曹操阻止。 禰衡評論這些人的用途如下:[參 14]

為鼓史(演義改寫為鼓吏)的情節与史实基本一致,另有敘述禰衡裸衣罵曹操:「汝不識賢愚,是眼濁也;不讀詩書,是口濁也;不納忠言,是耳濁也;不通古今,是身濁也;不容諸侯,是腹濁也;常懷篡逆,是心濁也!吾乃天下名士,用為鼓吏,是猶陽貨仲尼臧倉孟子耳!欲成王霸之業,而如此輕人耶?」因此曹操借让祢衡去荆州劝降刘表之名,强行派兩騎兵以馬送走禰衡,又让手下文武在东门为其饯行。荀彧交代众人不可起身,祢衡因此骂他们都是死尸,眾人憤怒,想殺死禰衡,受荀彧阻止。[參 14]

刘表也不喜欢祢衡,但知道曹操欲借其手而杀之,使其背上害贤的骂名,故又将祢衡转送给黄祖,向曹操显示自己有见地。祢衡辱罵黃祖如同是被祭拜的神“雖受祭示,恨無靈驗”。黃祖怒道:“汝視我為土木偶人耶?”而将其斩杀。臨刑之前,彌衡仍大罵不止。劉表听到其死讯后叹息不已,将其安葬於鸚鵡洲邊。曹操聽到後大笑說:「腐儒舌劍,反自殺矣!」[參 14]

羅貫中记述後人有詩說禰衡:「黃祖才非長者儔,禰衡喪首此江頭。今來鸚鵡洲邊過,惟有無情碧水流。」[參 14]

戏剧曲艺[编辑]

《狂鼓史渔阳三弄》插图
  • 明代剧作家徐渭著有杂剧《狂鼓史渔阳三弄》,与其他三部杂剧一同收入《四声猿》。剧本描绘祢衡死后,在阴间判官的要求下与曹操重演击鼓骂曹一事。祢衡认为“小生骂座之时,那曹瞒罪恶尚未如此之多,骂将来冷淡寂寥,不甚好听。今日要骂呵,须直捣到铜雀台分香卖履,方痛快人心。”最后祢衡受玉帝征召升天为官,曹操留在阴司之中。由于徐渭曾将自己比作祢衡[註 19],也曾将被陷害至死的好友沈錬比作祢衡,将严嵩比作曹操[註 20],有学者认为该剧是一部影射、讽刺现实之作。
  • 京剧著名传统剧目《击鼓骂曹》以祢衡为主角,情节改编自《三国演义》,讲述祢衡羞辱曹营众人,裸衣击鼓大骂曹操,最后被曹操派去荆州说降刘表的故事。剧中的祢衡不畏权贵、嫉恶如仇,与曹操的阴险毒辣、虚伪矫饰形成鲜明对比。[參 15]}该角色由老生饰演,擅演者有汪桂芬谭鑫培余叔岩杨宝森等。另,川剧、汉剧、徽剧、滇剧、秦腔、同州梆子、河北梆子均有此剧目。[參 16]
  • 京韵大鼓《击鼓骂曹》,情节改编自《三国演义》,白凤鸣骆玉笙等擅演该曲目。

注释与引用[编辑]

  1. ^ 赵融,字稚长,与曹操同为西园八校尉之一,曾任蕩寇將軍。
  2. ^ 2.0 2.1 《三国志·荀彧传》裴注引《衡别传》[參 2]
  3. ^ 据《抱朴子·弹祢》,祢衡还提到了荀彧,虽然认为其只是比其他人强,并不能与孔融、杨修相提并论:“衡……呼孔融為大兒,呼楊修為小兒。荀彧猶強可與語,過此以住,皆木梗泥偶,似人而無人氣,皆酒甕飯囊耳。”[參 3]《金楼子·立言》中也有相似的记载:“祢衡云:‘荀彧強可與語,餘人皆酒甕飯囊。’”[參 4]
  4. ^ 《三国志·王粲传》裴注引《典略》:(路粹奏孔融罪)又云:“……衡与融更相赞扬。衡谓融曰:‘仲尼不死也。’融答曰:‘颜渊复生。’”[參 5]
  5. ^ 周礼·地官司徒》〕:鼓人,中士六人,府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6. ^ 《三国志·荀彧传》裴注引《文士传》[參 2]
  7. ^ 《抱朴子·弹祢》称祢衡为刘表起草的文件是与孙权的书信:“表欲作書與孫權,討逆於時已全據江東,帶甲百萬,欲結輔車之援,與共距中國,使諸文士立草,盡思而不得表意。乃示衡。衡省之曰:‘但欲使孫左右持刀兒視之者,此可用爾,儻令張子布見此,大辱人也。’即摧壞投地,表悵然有怪色,謂衡曰:‘為了不中蕓鋤乎?惜之也。’衡索紙筆,便更書之,眾所作有十余通,衡凡一歷視之而已,暗記書之,畢以還表。表以還主,或有錄所作之本也,以比校之,無一字錯,乃各大驚。表乃請衡更作,衡即作成,手不停輟,表甚以以為佳而施用焉。”[參 3]
  8. ^ 《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二》胡三省注:表怒衡而送與祖,知祖性急,必不能容衡,是直欲寘之死地耳。[參 6]
  9. ^ 《三國志·荀彧传》裴注引《傅子》:衡称表之美盈口,而论表左右不费绳墨。于是左右因形而谮之,曰:“衡稱將軍之仁,西伯不過也,唯以為不能斷;終不濟者,必由此也。”是言实指表智短,而非衡所言也。表不详察,遂疏衡而逐之。[參 2]
  10. ^ 古时对有才华而隐居不愿做官的人的称谓
  11. ^ 有关祢衡之死更详细的叙述见《太平御览·卷八百三十三》引《衡别传》,其载祢衡死于十月,被黄祖绞杀:十月朝黄祖,在艨冲舟上,宾客皆会,作黍臛。既至,先在衡前,衡得便饱食,初不顾左右。既毕,复搏弄以戏。时江夏有张伯云亦在座,调之曰:“礼教云何而食此?”正平不答,弄黍如故。祖曰:“处士不当答之也?”衡谓祖曰:“君子宁闻车前马屁?”祖呵之,衡熟视祖骂曰:“死锻锡公!”祖大怒,令五伯将出,欲杖之,而骂不止,遂令绞杀。黄射来救,无所复及,凄怆流涕曰:“此有异才。曹操及刘荆州不杀,大人奈何杀之?”祖曰:“人骂汝父作锻锡公,奈何不杀?”[參 7]
  12. ^ 《后汉书·祢衡传》:其文章多亡云。[參 1]
  13. ^ 散见于《文选》、《艺文类聚》、《太平御览》等,辑于《全后汉文·卷八十七》。
  14. ^ 针对祢衡裸衣一事
  15. ^ 《三国志·荀彧传》裴注引《傅子》[參 2]
  16. ^ 黄山:王先谦弟子,曾整理、校补《后汉书集解》。
  17. ^ 按正史,199年時,禰衡已亡。
  18. ^ 正史禰衡評論陳群司馬朗
  19. ^ 徐渭在悲叹胡宗宪之死而作的《十白赋·鹦鹉》中写道“我则祢衡,赋罢陨涕”。
  20. ^ 徐渭《与诸士友祭沈君文》:“而公之死也,诋权奸而不已,致假借于他人,岂非激裸于三弄,大有类于掴鼓之祢衡耶?”《哀沈参军青霞》:“参军青云士,直节凌邃古。伏阙两上书,裸衣三弄鼓。万乘急宵衣,当庭策强虏。借剑师傅惊,骂座丞相怒。遗国辱帅臣,筹边著辞赋。截身东市头,名成死谁顾。”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后汉书·卷八十下·文苑列传第七十下·祢衡传》,范晔著。
  2. ^ 2.0 2.1 2.2 2.3 2.4 三国志·卷十·魏书十·荀彧传》,陈寿著,裴松之注。
  3. ^ 3.0 3.1 3.2 3.3 抱朴子外篇·卷四十七·弹祢》,葛洪著。
  4. ^ 金楼子·卷四·立言篇》,萧绎著。
  5. ^ 5.0 5.1 三国志·卷二十一·魏书二十一·王粲传》,陈寿著,裴松之著。
  6. ^ 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二·汉纪五十四》,司马光著,胡三省注。
  7. ^ 太平御览·卷八百三十三》,李昉等编。
  8. ^ 8.0 8.1 李白望鸚鵡洲懷禰衡
  9. ^ 文心雕龙·哀吊》,刘勰著。
  10. ^ 颜氏家训·卷第五·诫兵》,颜之推著。
  11. ^ 孔融薦禰衡表
  12. ^ 《后汉书集解》,王先谦撰。
  13. ^ 《三国志集解》,卢弼撰。
  14. ^ 14.0 14.1 14.2 14.3 三国演义·第二十三回》,罗贯中著。
  15. ^ 胡世铎. 智能人格与权势人格的冲撞:京剧《击鼓骂曹》赏析. 中国戏剧. 1993, (09): 46–49. 
  16. ^ 京剧剧目考略·击鼓骂曹. 2006-01-14 [2016-03-01]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