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制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禁制令(injunction;緊急處分)是以法庭判令作出的一種衡平法補救措施,要求當事人停止去開始或停止做某種事宜。任何牽涉的一方無法遵從禁制令,將會以民事刑事起訴刑罰,必需付出賠償金或受到法庭制裁。某些違反禁制令者會被當作嚴重的刑事罪行,犯罪者會因此即被逮捕和入獄。

历史上,禁制令仅仅被用于合同纠纷,土地纠纷和公共/个人滋扰(public/private nuisance)[1],后来开始被使用到了很多领域,发展成了多种形式的禁制令,比如冻结令,超级禁制令,和通知令,也被制定法[2]用于反社会行为(anti-social behaviour),骚扰,街头帮派,等等。还可以被用于劳动合同,比如禁止为竞争对手工作[3],有时候,禁制令甚至可以可以被用来强制被告执行某种合同,与特定履行的效力相当。

特定履行一样,禁制令也是衡平法下的一种补偿措施,是法庭的一种自由裁量权

种类[编辑]

强制性禁制令和禁止性禁制令: 禁止性禁制令要求某人停止和避免错误行为。强制性禁制令是错误已经发生过后,通过强制某人履行修正错误的行为。[4]
永久禁制令,过渡性禁制令(Interlocutory Injunctions),和临时禁制令: 永久禁制令在法庭聆讯全部结束后,给予的一种最终禁制令。中间禁制令是在审理过程中为了保护实际状况,而发出的禁制令,而临时禁制令是在经济情况下发出的,不许要聆讯和审理。
单方面禁制令: 单方面禁制令,或者无通知禁制令(Injunction without notice),是紧急情况下,由原告申请的禁制令。
Quia Timet禁制令: Quia Timet是拉丁文“某人害怕”的意思,用于防治还没有发生但是有维修的侵权行为
超级禁制令(superinjunction): 超级禁制令用于防止透露某些信息,同时,也不允许透露此超级禁制令的存在。通常用于保护隐私。

禁制令涉及的领域[编辑]

入侵(trespass), 滋扰(Nuisance), 废物(waste), 违反合同(Breach of Contract), 停止诉讼(Anti-suit), 劳动关系, 土地合约履行, 违反信托, 知识产权, 专业协会会员争执, 司法复议, 家庭关系, 骚扰, 规划许可, 隐私保护, 名誉权,

永久性禁制令的使用原则[编辑]

永久禁制令在法庭聆讯全部结束后,给予的一种最终禁制令。
1,如果普通法下的补偿不是合适的补偿方式,永久性禁制令才可以被使用[5]
2,如果原告的普通法和衡平法权利被侵犯,永久性禁制令才可以被使用。[6]
3,永久性禁制令的目标的条件必须清楚,不能留下模糊空间。[7]
4,永久性禁制令是法庭的自由裁量权。使用完全由法庭根据实际情况确定。[8]
5,永久性禁制令在可以被有效执行的情况下,才可能被使用。[9]
6,永久性禁制令不能用到侵权行为被默认的情况下。[10]
7,原告不能不履行义务。[11]
8,法庭可能会暂停不能立即执行的永久性禁制令。[12]
9,法庭可以宣布被告方,在特定的情况情况下,不能申请永久性禁制令。[13]

过渡性禁制令的使用原则[编辑]

过渡性禁制令(Interlocutory Injunctions),用于保留审判结束前,原告和被告方的权利和义务关系的现状的禁制令。用于防止某一方利用审判时间牟[14]
1,过渡性禁制令是法庭的自由裁量权,不是使用完全由法庭根据实际情况确定。
2,过渡性禁制令是非常有弹性的,没有固定的法律去限制。
3,过渡性禁制令通常用事实来衡量而不是法律。
4,过渡性禁制令通常需要考虑的因素主要有:损害程度和赔偿能力,执行的难易程度,保存现状,和确定可以得出预期的结果。
5,过渡性禁制令很难会手术成功,除非有法律错误。 7,过渡性禁制令一般要求原告方提供货币保证


Amaerican Cyanamid关于过渡性禁制令的使用指导:
首先,需要必须有必须审判的案情,
第二,考虑方便性平衡(balance of convenience),如果被告方足以承担普通法下的货币补偿,过渡性禁制令不应该被使用,同时,假设原告方不能成功,原告方有能力提供普通法下的货币补偿,过渡性禁制令不应该被使用。

参考文献[编辑]

  1. ^ Watson v croft promo sport ltd 2009 ewca civ 15
  2. ^ house act 1996 s 12
  3. ^ Dyson v Pellerey 2016
  4. ^ Lawson and Rudden (1982) the Law of Property, Clarendon press
  5. ^ London and Blackwall rly co v cross 1886 31 ch d 354
  6. ^ Day v Brownrigg 1878 10 ch d 294
  7. ^ Opo v Rhodes 2015
  8. ^ HTC v Nnokia 2013
  9. ^ Secretary of state for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 v meier 2009
  10. ^ Shaw v applegate 2009
  11. ^ argyll v argyll
  12. ^ Waverley Borough Council v hilden 1988
  13. ^ greenwich healthcare national health service turst v london and quadrant 1998
  14. ^ Amaerican Cyanamid co v Ethicon Ltd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