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清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福清話
福清話 / Hók-chiăng-uâ
发音 [huʔ˥ tsʰiaŋ˥˥ ŋuɑ˦˨]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華人民共和國福清市大部、平潭縣長樂市南部的部分鄉村、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新加坡日本美國的以福清籍華人為主的社區
母语使用人数 一百萬以上(日期不详)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3
ISO 639-6 fuqi

福清話閩東語福清話平話字Hók-chiăng-uâ實際讀音/huʔ˥ tsʰiaŋ˥˥ ŋuɑ˦˨/英语:Hokchia)是使用在福建省東部沿海的一種閩語,屬閩東語侯官片。福清話保留不少中古乃至上古的漢字讀音和詞彙[1],音韻系統有著豐富多樣的變化。福清話內部有一些差別,但學界均以福清城區的融城話作為福清話的代表。雖然福清話在聽感上和福州市區的福州話明顯不同,但是兩者在音韻、詞彙以及文法等方面大同小異[1],兩者同屬福州方言的範疇。

福清話隨著移民流播到海外,成為在海外比較有影響力的漢語之一。

語言系屬[编辑]

福清話是福州方言的一個地方話,它同福州十邑其它縣市的地方話是共源且平行的關係,都擁有閩東語及福州方言所特有的語言特徵,在音韻、詞彙和文法上僅有少量的差異。福清人同周邊縣市說福州方言的人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後,多數可以用各自的地方話交流。

福州方言是漢藏語系漢語族閩語支閩東語的一個分支,因此福清話同閩南語、潮語等閩語支的語言也存在著同源關係,但無法通話。福清話在音韻及詞彙上帶有一些閩南語的特徵,這是福州方言其它地方話所沒有的。

使用範圍及現狀[编辑]

福建省的平潭縣全境和福清市大部分鄉鎮都使用福清話(福清市西北部的一都鎮說永泰話,南部新厝鎮大部分鄉村以及江陰鎮部分鄉村說莆田話)。另外,長樂市南部松下鎮的松下村也使用福清話。近現代不少福清人向海外移民,福清話也傳播到了印尼、新加坡、日本和美國等二十多個國家。[2]

由於中國的語言政策規定普通話是課堂用語[1],學生們在課堂上難以學得本地話的漢字讀音。現在福清的年輕人對漢字的福清話讀音不甚熟練,已不能流利準確的用福清話讀完一篇短文。[3]

2003年,北京電影學院學生翁首鳴在福建拍攝了十八分鐘的DV短片《茉莉花海灣》,全片僅有少量普通話,演員對白均以福清話為主,[2]成為一部少見的福清話影片。近年來,中國網路盛行歌曲翻唱,一些網民在網上發佈了不少用福清話的翻唱的歌曲。在平潭縣也有部分公交車採用了普通話、福清話的雙語報站。

隨著中國各地方電視臺紛紛開播本地話的電視節目,福清廣播電視局也開始策劃製作福清話電視節目,並於2009年9月8日在其網站張貼公告,招聘福清話節目的播音主持人[4],但福清話電視節目一直未開播[3][5]

內部差異[编辑]

按照音韻系統的差異,福清話可以分做三個小片[6]

融城片 包括玉屏街道、龍山街道、龍江街道、音西街道、宏路街道、石竹街道、陽下街道、東張鎮、鏡洋鎮、漁溪鎮、上逕鎮、海口鎮、城頭鎮、南嶺鎮、龍田鎮、江鏡鎮和新厝鎮的部分鄉村。該片的音韻特徵是:有寬窄韻現象,秋韻和燒韻趨向合併。原融城鎮(今玉屏街道)的融城話也有新舊派之分。在韻母體系上,部分韻母在新派口音中已合併,而在舊派口音中則依然保持對立。在變調上,舊派口音中,部分聲調的變調規則有別於周邊的鄉鎮,自成一派,新派的變調規則已完全趨同於周邊的鄉鎮。[7]

高山片 包括港頭鎮、三山鎮、沙埔鎮、高山鎮和東瀚鎮五個鎮。該片的音韻特徵是:寬窄韻現象不明顯,秋韻和燒韻保持對立。

江陰片 僅有江陰鎮。該片的音韻特徵是:部分濁聲母入聲字在上述兩片脫落喉塞韻尾,而該片則沒有脫落喉塞韻尾,例如「藥」在融城片讀 [yo53],江陰話則讀 [yoʔ55]

雖然三片存在差別,但相互之間可以同話。融城片原融城鎮的融城話(今玉屏街道)在全縣都可以通行。

音韻[编辑]

福清話有十五個聲母,四十六個韻母及七個聲調,大體上同福州方言韻書《戚林八音》中的音系相近。

聲母[编辑]

包括零聲母在內,福清話有十五聲母,即所謂的十五音。在口語音變中會出現兩個濁聲母 [β][ʒ]

福清話聲母表
  雙唇音 齒齦音 齒間音 邊音 軟齶音 喉音
塞音 無氣清音 [p]

邊 (b)

[t]

低 (d)

[k]

求 (g)

[ʔ]

有氣清音 [pʰ]

波 (p)

[tʰ]

他 (t)

[kʰ]

氣 (k)

鼻音 [m]

蒙 (m)

[n]

日 (n)

[ŋ]

語 (ng)

擦音 清音 [θ]

時 (s)

[h]

非/喜 (h)

濁音 [β] [ʒ]
塞擦音 無氣清音 [ts]

曾 (c)

有氣清音 [tsʰ]

出 (ch)

邊通音 [l]

柳 (l)

(漢字為戚林八音中的聲母代表字,拉丁字母為該聲母在平話字中的寫法)

[θ]為齒間清擦音,有些人讀為 [s][8]

[ts][tsʰ][s]在撮口呼韻母前([y] [yo/yɔ] [yoŋ/yɔŋ][yoʔ/yɔʔ])會顎化為[tɕ][tɕʰ][ɕ][9]

韻母[编辑]

包括自成韻母的聲母 [ŋ] 在內,福清話共有四十六個韻母。除 [ŋ] [iau] 之外,每個韻母都有寬韻及窄韻之分。


韻母表
陰聲韻 陽聲韻 入聲韻
母音韻尾 介音韻尾 鼻音韻尾 入声韻尾
開口呼 [a/ɑ]

(a, ah[10])

[au/ɑu]

(au)

[aŋ/ɑŋ]

(ang)

[aʔ/ɑʔ]

(ak)

[ai/ɑi]

(ai)

[o/ɔ]

(o̤, o̤h)

[oi/ɔi]

(oi/o̤i)

[oŋ/ɔŋ]

(ong/aung)

[oʔ/ɔʔ]

(ok/auk)

[ɛ/æ]

西 (a̤)

[eu/ɛu]

(eu)

[ɛŋ/æŋ]

(eng/aing)

[ɛʔ/æʔ]

(ek/aik)

[ø/œ]

(e̤/ae̤)

[øŋ/œŋ]

(e̤ng/ae̤ng)

[øʔ/œʔ]

(e̤k/ae̤k)

[ŋ]

(ng)

齊齒呼 [ia/iɑ]

(ia, iah)

[iau]

-- (--)

[iaŋ/iɑŋ]

(iang)

[iaʔ/iɑʔ]

(iak)

[i/e]

(i/e, ih/eh)

[iu/ieu]

(iu/eu)

[iŋ/eŋ]

(ing/eng)

[iʔ/eʔ]

(ik/ek)

[ie/iɛ]

(ie)

[ieu/iɐu]

(ieu)

[ieŋ/iɛŋ]

(ieng)

[ieʔ/iɛʔ]

(iek)

合口呼 [u/o]

(u/o)

[ui/uoi]

(ui/oi)

[uŋ/oŋ]

(ung/ong)

[uʔ/oʔ]

(uk/ok)

[ua/uɑ]

(ua, uah)

[uaŋ/uɑŋ]

(uang)

[uaʔ/uɑʔ]

(uak)

[uo/uɔ]

(uo, uoh)

[uoi/uɐi]

(uoi)

[uoŋ/uɔŋ]

(uong)

[uoʔ/uɔʔ]

(uok)

撮口呼 [y/ø]

(ṳ/e̤ṳ)

[yŋ/øŋ]

(ṳng/e̤ṳng)

[yʔ/øʔ]

(ṳk/e̤ṳk)

[yo/yɔ]

(io, ioh)

[yoŋ/yɔŋ]

(iong)

[yoʔ/yɔʔ]

(iok)

(斜線之前的韻母為窄韻母,之後的韻母為寬韻母。漢字為《戚林八音》的韻部代表字,在《戚林八音》中入聲韻歸入相對陽聲韻部中,故入聲韻的韻部代表字同於陽聲韻的韻部代表字。括號內的拉丁字母為該韻母在平話字中的對應寫法。)

韻母 [iau] 僅有一個音 [ŋiau] ,不見於韻書《戚林八音》,平話字也未為該韻設置拼寫方法。

在新派融城話中,韻母 [iu/ieu] 已混入韻母 [ieu/iɐu] 中不能區分。

在新派融城話中,韻母 [ui/uoi] 已混入韻母 [uoi/uɐi] 中不能區分。

韻母 [ŋ] 在新派融城話中讀為 [iŋ],有些資料未將其列入韻母表中。[11]

聲調[编辑]

福清話有七個聲調,「平」、「去」、「入」各分陰陽。七個聲調的名稱及順序依傳統韻書《戚林八音》的記載排列如下表:

傳統 上平 上聲 上去 上入 下平 下去 下入
通用[12] 陰平 上聲 陰去 陰入 陽平 陽去 陽入
調值 ˥˧ (53) ˧˨ (32) ˨˩ (21) ʔ˩˨ (ʔ12) ˥˥ (55) ˦˨ (42) ʔ˥ (ʔ5)
平話字

(以a為例)

ă ā á ák à â ăk

陰平調的降勢最強,陽去調雖然也是高降調,但是降勢並不明顯。 此外,福清話在口語中還有輕聲,在變調中會產生一個中昇調([˧˥ (35)])的新調型。[13][14]

寬窄韻現象[编辑]

「寬窄韻現象」(也叫「鬆、緊韻現象」或「本韻、變韻現象」)[15]是福州方言的一種音韻現象,多數福州十邑縣市的地方話都有這種現象,但諸如古田話和羅源話等地方話則沒有此種現象。福清話同福州市區的福州話一樣,也有這種音韻現象。

原本韻書《戚林八音》中每個韻部下的韻母拼各個聲調時,韻腹都不會變,但在福清話中,韻母拼兩個「去聲」和「陰入」這3個聲調的時候,韻腹變成另外一個母音(這個時候的韻母稱作「寬韻」),而拼兩個「平聲」、「上聲」以及「陽入」四個聲調的時候,韻腹則不會(這個時候的韻母就叫「窄韻」)。在福清話中,除了 [ŋ][iau] 之外,所有的韻母都有寬窄韻兩種形式。

以韻書《戚林八音》中的「春」韻部為例,該韻部下有兩個韻母 [uŋ][uk]。在古田話中,這兩個韻母拼任何一個聲調時,韻腹都保持不變,均是 [u]。但在福清話中, [uŋ] 拼「陰去」和「陽去」兩個聲調時,變成了寬韻 [oŋ],韻腹從 [u] 轉為 [o]。同樣的,[uʔ] 拼「上入」時,變成了寬韻 [oʔ] ,韻腹也發生了改變。

調名 陰平 上聲 陰去 陰入 陽平 陽去 陽入
漢字
福清話 tuŋ tuŋ toŋ toʔ tuŋ toŋ tuʔ
古田話 tuŋ tuŋ tuŋ tuk tuŋ tuŋ tuk

在福清話裡,寬韻母的韻腹母音總比窄韻的韻腹母音開一度(或曰低一度)。譬如「知」讀 [ti],韻母是窄韻,韻腹是閉元音 [i]。同韻部不同調(陽去)的「地」則讀為 [te],韻母是寬韻,韻腹是半閉元音 [e],比窄韻的 [i] 開了一度。所有的窄韻都是按這個規則變成寬韻的:

寬窄韻韻腹變化圖
θy - 士 θø
te - 遞
tøŋ - 動 tœŋ
kɛŋ - 縣 kæŋ
hu - 婦 ho
to - 道
pa - 罷

音變[编辑]

福清話有豐富多樣的音變現象,漢字讀音在一定的條件下會發生聲母、韻母及聲調的變化,以「兄弟哥(兄弟)」這個詞為例:

hiaŋ˥˧
tiɛ˦˨
ko˥˧
兄弟哥 hiaŋ˥˥ nie˥˥ o˥˧

在「兄弟哥」一詞中,「兄」的聲調都發生了改變,「哥」的聲母脫落,而「弟」的聲韻調則全都變了。詞彙或語意群內部,聲、韻、調這三者經常同時生變。在福清話口語中這類情況很常見,但在漢語中卻是少見的。

聲母類化[编辑]

福清話口語中,詞彙內漢字的聲母在一定的條件下會發生變化,近現代第一本詳細研究福州話音韻的著述《閩音研究》在介紹這種變化時,提出了「聲母類化」這個術語,後來該術語被沿用至今。[16][17]。福清話僅有的兩個濁聲母就是在聲母類化中產生的。

福清話的聲母類化現象發生在多字詞彙(字數為兩個或兩個以上)及語意群內。一般情況下,詞彙或語意群內,除首字之外,其後面的所有漢字都會發生聲母類化。後字聲母若是鼻音或 [l] ,則不發生聲母類化。

發生聲母類化的漢字稱為「後字」,在其前面的漢字稱做「前字」。福清話的聲母類化有三類型:「濁化」、「鼻音化」及「脫落」。前字的韻母決定後字聲母發生類化的類型。

前字韻母類型 後字聲母變化類型 語例
入聲韻 不變 hoʔ tsʰiaŋ > huʔ tsʰiaŋ (福清)
陽聲韻 鼻音化 hiaŋ tiɛ > hiaŋ n (兄弟)
陰聲韻 濁化

或脫落

θɛ pœʔ > θɛ βœʔ (西北)

ŋo kæŋ > ŋu æŋ (五縣)

後字聲母轉化成何種濁聲母(或鼻聲母)或者脫落,都取決於該聲母的發音部位。

聲母發音部位 同類聲母 例字 鼻音化 濁化 脫落
p, pʰ [piɛ] kieŋ m

(肩臂)

tsʰiu β

(手臂)

--
k, kʰ, h, ʔ [hoʔ] θoŋ ŋ

(算學)

-- θu oʔ

(數學)

齒(甲) t, tʰ, θ [tʰau] tsieŋ nau

(枕頭)

ŋia lau

(額頭)

--
齒(乙) ts, tsʰ [tsiɑ] kaŋ n

(甘蔗)

huʔ tsiu ʒ

(福州蔗)

--

齒甲濁化後的聲母並不是標準的 [l] ,舌頭微捲。[18]

聲調變化[编辑]

同大多數南方漢語一樣 ,福清話口語中也存在著聲調變化。福清話聲調變化現象有一整套的規律可循,但依然很複雜,同一個聲調在不同的聲調前往往會有不同的變化。以陽入調為例,它在陰去調之前變作 ˩˩ (11) ,在上聲前變作 ˥˥ (55) ,在陰入調前又變作 ˨˩ (21)

「實(陽入調)」字變調例表
原字 後字聲調 變調後的調值 詞例
θiʔ˥ 陰去 ˩˩ (11) θiʔ˩˩ tsiɛ˨˩ (實際)
θiʔ˥ 上聲 ˥˥ (55) θiʔ˥˥ tsieŋ˧˨ (實踐)
θiʔ˥ 陰入 ˨˩ (21) θiʔ˨˩ tseʔ˩˨ (實質)

在福州方言多數地方話裡,詞彙末字的聲調是不發生變化,但福清話則不然,在某些情況下,詞彙末字會發生變調。

小: θieu˧˨
禮:lɛ˧˨
小禮: θieu˨˩ lɛ˥˧
綠:luo˥˧
色:θæʔ˩˨
綠色:luo˨˩ θæʔ˨˩

除了雙字詞彙之外,三字詞也會發生聲調變化。

福:hoʔ˩˨
清:tsʰiaŋ˥˧
話:uɑ˦˨
福清話:huʔ˥ tsʰiaŋ˥˥ ŋuɑ˦˨

韻母變化[编辑]

多字詞彙(兩個及兩個以上)或語意群內的漢字,若讀去聲(即陰去調與陽去調)或陰入,其韻母會發生變化,但若是末字則會不變化。韻母變化現象同寬窄韻緊密相關,因為這三個聲調的漢字其韻母為寬韻,變韻的時候,只要將寬韻變成對應的窄韻即可。

首字 中字 末字 詞彙
福清音 h (福) tsʰiaŋ (清) kæŋ (縣) h tsʰiaŋ ŋæŋ
古田音 huk (福) tsʰiaŋ (清) keiŋ (縣) huk tsʰiaŋ ŋeiŋ

「清」讀陰平調,韻母是窄韻,因此它雖然位於詞彙內,但韻母沒有變化。「福」讀陰入調,「縣」讀陽去調,兩個字的韻母都是寬韻,「福」處在詞彙內,韻母發生變化,「縣」是詞彙末字,韻母不發生變化。

漢字讀音[编辑]

福清話的漢字系統已經沒有濁音,鼻韻尾及入聲韻尾也僅存一套,但福清話還是保留了很多古漢語的讀音,此外福清話入聲字的面貌與中古漢語大體相當,僅有白讀層次的已消失入聲。

概述[编辑]

古漢語有不少濁音,這些濁音尚保留在蘇州話等吳語中,但在福清話裡早已全部清化,變成了清聲母。

聲母對比[19]
漢字
蘇州音 [bã] [dɤ] [dʑin] [ziəʔ] [ɦoŋ] [ɡɑ]
福清音 [pɛŋ] [tɑu] [køŋ] [tsuoʔ] [huŋ] [kɛ]

福清話也有兩個濁音,但是它們是在口語流中產生的,不被列入聲母體系中。

古漢語中的疑母字在今日多數漢語中都沒有完整的保存下來。在普通話中,聲母 [ŋ] 全部脫落,個別字還混入聲母 [n] 中(例如:牛、虐、擬等字)。在吳語粵語客家話中,聲母 [ŋ] 拼細音時,或是脫落(和影母相混)或是變為其它聲母。但在福清話中,疑母字不論拼細音還是拼洪音,聲母均是 [ŋ],僅有個別字變讀為 [m]。在部分北方漢語以及粵語中,洪音的影母字會自動增加一個聲母 [ŋ](例如安讀為 [ŋan] ),但在福清話中,影母均讀零聲母。

疑母字讀音對比[20]
漢字
福清音 ŋa ŋɑi ŋɔ ŋoʔ ŋua ŋuɔ ŋi ŋiʔ ŋy ŋyoʔ ŋyŋ muɑ
廣州音 ŋa ŋɔi ŋɔ ŋɔk ŋɔ ŋ̍ ji jik jy jœk ŋɐn ŋa

古漢語非組字在福清話中不讀 [f],而讀 [p][pʰ][h]。例如:「發」讀 [puɔʔ]、「蜂」讀 [pʰuŋ]、「非」讀 [hi]

古漢語知組字在福清話讀 [t][tʰ],不讀捲舌音。例如:「知」讀 [ti]、「竹」讀 [tøʔ]、「重」讀 [tʰyŋ]

古漢語的三套鼻韻尾在福清話中已全部併入鼻韻尾 [ŋ]。古漢語的三套入聲韻尾在福清話也併入舌根塞韻尾 [k],繼而弱化成喉塞韻尾 [ʔ][21]

韻尾對比[22][23]
韻尾 -m -n -ng -p -t -k
漢字
周寧音 [nan] [tin] [kiɛŋ] [tʰɛk] [θut] [pok]
寧德音 [nam] [tiŋ] [kiaŋ] [tʰɛp] [suk] [pok]
福清音 [naŋ] [tiɛŋ] [kiaŋ] [tʰæʔ] [θuɔʔ] [poʔ]

福清話只有一個上聲,即「陰上」。古音的全濁「陽上」已混入「陽去」,次濁陽上調的漢字文讀是「陰上」調,白讀是「陽上」調,[24]例如「老 [lo32 / lɑu42] 」、「雨 [y32 / huɔ42]」、「有 [iu32 / ou42]」等。

韻書《戚林八音》中陰聲韻部下(花、嘉、歌、之、過、橋、奇等韻部)設有入聲韻,這些韻在福清話裡面全部脫落喉塞韻尾,混入「陰去」或「陽平」(在福州話中依然讀「入聲」)。這些韻部的讀音都是入聲字的白讀音,入聲字的文讀音依然讀入聲韻,即福清話漢字白讀音系統中已無入聲,而漢字文讀音系統仍然保留入聲。

漢字
福清音(白讀) ua˥˧ kɑ˨˩ θɔ˨˩ ti˥˧ kʰuɔ˨˩ θyo˥˧ tia˥˧
福州音(白讀) uaʔ˥ kɑʔ˨˦ sɔʔ˨˦ tiʔ˥ kʰuɔʔ˨˦ suoʔ˥ tieʔ˥

文白異讀[编辑]

福清話有豐富的文白異讀現象,聲母、韻母及聲調均有。福清話的文白異讀現象可以分為七種類型:

聲母存在異讀:富([po˨˩] / [ho˨˩]
韻母存在異讀:清([tsʰiaŋ˥˧] / [tsʰiŋ˥˧]
聲調存在異讀:利([le˨˩] / [le˦˨]
聲母和韻母異讀:夫([puo˥˧] / [hu˥˧]
聲母和聲調異讀:遠([huɔŋ˦˨] / [uoŋ˧˨]
韻母和聲調異讀:兩([lɑŋ˦˨] / [lyoŋ˧˨]
聲韻調均異讀:網([mœŋ˦˨] / [uoŋ˧˨]

漢字若有文白兩類讀音,一般要用文音讀,而口語詞則要用白讀,兩者不能錯用。白讀主要集中在口語常用的字詞、主要姓氏、本地地名中。例如常用動詞「聽」在口語中唸作 [tʰiaŋ˥˧],姓氏「劉」唸做 [lau˦˦],「清」在福州十邑內的「閩清」和「福清」兩個地名中唸 [tsʰiaŋ˥˧],在十邑外的地名「清流縣」中讀文音。文音主要在讀書或詩詞時候使用,有些漢字的文音只用在詩詞中。另外,新詞一般也用文音來讀。

詞彙[编辑]

福清歷史上經歷多次移民,各歷史時期及各地的移民帶來詞彙疊加在一起,使得福清話的詞彙體系有多種層次及多方面的來源。福清話詞彙底層是古閩越語[25],今日福清話中有一些古閩越詞的沉積,[26]這些詞在口語很常用,多數沒有漢字可寫。

上古詞有兩類,第一類是三國時期遷閩的吳人和楚人帶來的古吳語(古江東話)或古楚語詞彙,[27]這類詞彙有的已在今日的吳地和楚地消失,但卻在閩語中得以保留。[28]第二類上古詞彙是魏晉以前遷閩的中原移民帶來的。上古詞在口語中也很常用。中古漢語詞彙既有福州方言定型時期的唐五代中原漢語詞彙,亦有後來的宋代中原漢語詞彙 。

詞彙來源例表[29]
層次 來源 福清音 漢字寫法 含義 註釋
閩越底層 古越語 ŋɔŋ˦˨ 一般寫作「戇」或「歞」 武鳴壯語為 ŋɔŋ
loʔ˩˨ -- 脫落 武鳴壯語為 lo:t
piŋ˧˨ 竹編床板。用於「竹箳」一詞。 武鳴壯語為 pin
上古漢語 古吳語 pʰieu˥˧ 浮萍。 《揚子.方言》江東謂浮萍為薸。
uoŋ˧˨ 袖子 《集韻》委遠切,音宛。《玉篇》襪也。又《方言.郭註》江東呼衣褾曰䘼。
kie˦˦ 鹽醃製的小魚 《集韻》戸佳切……,吳人謂魚菜總稱。
古楚語 θyo˥˧ 數詞「一」 《方言》(揚雄所著),卷十二:一,蜀也,南楚謂之蜀。
tsʰeŋ˨˩ 《說文》冷寒也。楚人謂冷曰㵾。
tsʰa˥˧ 病情好轉 《玉篇》疾愈也。《方言》,卷三:南楚病癒者謂之差。(後作「瘥」)
中原漢語 tiaŋ˧˨
toŋ˥˧ 熱水
tsʰuoi˨˩
sɔ˨˩ 吮吸
中古漢語 中原漢語 tyo˥˧
ko˨˩ 還、尚
tɑu˨˩ 競相

近代官話詞彙以新詞或書面語的形式進入福清話,有些詞彙的字音如在福清話不常用,則用本土常用的字音取代,例如「骹踏車(腳踏車)」。在和對外交流中,亦有少量外語譯詞出現在福清話中,例如「加蘇林(gasoline, 石油)」、「馬臘加(Malacca, 馬六甲)」。到了現代,新事物或新概念多直接引用普通話詞彙,即使某些字音不常用,也直接用福清音讀,而不再替換成常用字音,例如「夜校」不說「暝晡校」。

文法[编辑]

福清話同其它漢語族的語言一樣,是孤立語。福清話的句序有三種,詞彙沒有詞型變化,時態通過添加字詞來表達。

句序[编辑]

福清話的句序以「主謂賓」為主,「主賓謂」和「賓主謂」的句序也很常見,但主語從來不會置於謂語之後。

主謂賓:吾會講福清話。 -我會說福清話。

主賓謂:吾飯故未食。 -我還沒吃飯。

賓主謂:《論語》伊有讀過。 -他讀過論語。

時態[编辑]

福清話動詞沒有時態的變化,文句的時態通過時間狀語或時態詞來表達。

現在時和普通話一樣,不需要添加任何時間狀語或「時態詞」。

福清是福州十邑其蜀部份。 -福清是福州十邑的一部份。

過去時一般在用「有(…過)」的句式來表達,亦可以通過添加時間狀語或時態詞來表達。

福清我有去過。 -我去過福清。
本當福清是縣。 -以前,福清是縣。

將來時一般在動詞前添加「卜 [poʔ˩˨]」來表達。

伊正好卜行。 -他正要走。

進行時在動詞前添加「𡅏 [lɛ˧˨]」、「𡅏着」等時態詞來表達。

𡅏寫字。 -我在寫字。
𡅏着共朋友講話。 -他正和朋友說話。

完成時一般在動詞後添加時態詞「了」來表達。

飯食了。 -吃過飯了

和其他語言一樣,上述時態在也能按需要組成複合時態。

語態[编辑]

主動語態不需要添加任何字詞,就可以表達。

被動語態一般在動詞前添加「乞」或「共」來實現。

書乞我弟借去了。 -書被我弟弟借去了。
錢共伊使澈了。 -錢被他用光了。

在普通話中,被動態的施動者一般會省略,但在福清話中,施動者是不能省略的,即使施動者不明,亦要加「儂」來補足施動者。

數據被輸入電腦。 -數據乞儂拍遘電腦去。

使動態一般在動詞前添加「吼」或「讓」來實現。

吼伊自家做。 -讓他自己去做。

語氣[编辑]

陳述語氣一般不需要添加任何字詞,就可以表達。

表示命令的祈使語氣在動詞前添加「著」字詞。表示否定的祈使語氣則需要添加「呣」或「呣通」。

汝著共伊講。 -你必須和他說。
呣通共他仈傳。 -不要被他知道。

虛擬語氣則要在動詞前添加「儷[la˦˨]」。

我儷有閒,我就去。 -我若是有空,我就去。

研究情況及出版物[编辑]

福州十邑地區的福州方言研究一般都集中在福州市區的福州話上面,較少關注福州市區之外的其它縣市的語言。福清話不論是音韻還是詞彙文法,它在福州系的語言中都是獨樹一幟,與福州市區的福州話判然有別。福州話業已停用的詞彙、消失的音韻或文法現象在福清話中仍有所保留或反映,因此福清話引起學者們的重視,將之作為研究對象,以幫助並深化福州話的研究[30],而一些研究閩語或閩東語的論文著作也常會提及福清話。因此,在福州十邑其它縣市的方言研究相對薄弱的情況下,福清話仍有一定的研究成果,並有一定數量的著述出版。

福清的旅外僑胞較多,海外福清人常以鄉音聯繫鄉情,這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福清話研學。2004年,新加坡福清會館委託福清市文體局拍攝了的電視教育片《學講福清話》(共12課),並製作了光碟出版發行。[31][32]福清也有人編寫了福清話啟蒙讀本《福清話入門》一書,供人學習福清話。 [33]

福清話相關的書籍

  • 馮愛珍:《福清方言研究》,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3年
  • 林秋明、郭成敏:《福清俗語》,香港,中國戲劇出版社,2004年
  • 陳則東:《福清方言詞典》香港,中華金孔雀出版集團,2007年(原《福清話八音字典》[4],此詞典實為「漢字福清音字典」,詞典僅收錄少量福清話詞彙。)
  • 鄭衛建、陳則東:《福清方言熟語》,香港,中華金孔雀出版集團,2007年

涉及福清話研究的書籍

  • 梁東漢等:第二屆閩方言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1992年:福清話與福州話的入聲(58-64)
  • 福清市志編纂委員會:《福清市志》,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1994年:卷三十.方言
  • 林寒生:《閩東方言詞彙語法研究》,昆明,雲南大學出版社,2002年
  • 包智明、侍冿軍、許德寶:《生成音系學理論及其應用》,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7年 :福清話的鼻音節(62-66)、福清話的韻母和聲調(66-73)、福清話唇音的分布(73-77)、福清話的音節結構(89-94)

福清話相關的期刊論文

  • 馮愛珍. 福建省福清方言的語音系統. 方言. 1988年4期:287-300
  • 馮愛珍. 福清方言聲母與《廣韻》聲母比較. 方言. 1990年2期:109-116
  • 馮愛珍. 福清方言韻母與《廣韻》韻母的比較. 方言. 1990年4期:249-261
  • 梁玉璋. 福清方言. 福建師範大學學報(哲社版). 1990年2期:84-92
  • 馮愛珍. 福清話名詞性後綴囝. 中國語文. 1990年6期:440-444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1.0 1.1 福清市志編纂委員會:《福清市志》,1994年,廈門大學出版社,《卷三十.方言》。
  2. ^ 同上。
  3. ^ 陳則東:《福清方言詞典》,2007年,中華金孔雀出版集團,前言部分。
  4. ^ 關於公開招聘電視福清話節目播音主持人的公告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10-02.
  5. ^ 福清電視台方言欄目《講世事》今日開播. [2010-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1). 
  6. ^ 馮愛珍:《福清方言研究》,1993年,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3頁。 一都鎮歷史上一直屬永泰縣管轄,一九五零年代才歸入福清管轄,從一都話的音韻特徵來看,一都話該屬永泰話而不是福清話。
  7. ^ 馮愛珍:《福清方言研究》,1993年,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5頁。
  8. ^ 馮愛珍:《福清方言研究》,1993年,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8頁。由於 [θ] 是福清話的特色之一,且是主流讀法,因此 [s] 不列入聲母表。
  9. ^ 同上
  10. ^ 平話字韻尾拼為「h」的入聲字在福清話中已脫落韻尾,混入陰聲韻。
  11. ^ 福清市志編纂委員會:《福清市志》,1994年,廈門大學出版社,《卷三十.方言》
  12. ^ 通用調名是指當今漢語學術界研究漢語時所使用的調名,普通話也採用此命名系統,本文從之。
  13. ^ 馮愛珍:《福清方言研究》,1993年,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35頁
  14. ^ 福清市志編纂委員會:《福清市志》,1994年,廈門大學出版社,《卷三十.方言》
  15. ^ 王建華等:連江縣國民小學鄉土語言教材-福州語 第一冊(教師手冊),連江縣政府,民國九十年:8頁。本文採用該套教科書中的術語。
  16. ^ 陳澤平:閩語新探索,上海,上海遠東出版社,2003年:25頁。
  17. ^ 陶燠民:閩音研究,北京,科學出版社,1956年,15頁:「二字連語,而有文法上密切之關係,則發生類化現象,其變則隨上字韻母之陰陽,下字聲母之組別而異……。」
  18. ^ 袁家驊:漢語方言概要,北京,語文出版社,2003年:289頁
  19. ^ 葉祥苓:《蘇州方言詞典》,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一九九三年。漢字蘇州音取自該詞典。
  20. ^ 漢字廣州音取自粵語審音配詞字庫
  21. ^ 李如龍、王昇魁:戚林八音校注,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1年:前言 12頁。
  22. ^ 周寧縣地方志編委會,周寧縣志,北京,中國科技出版社,1993年:第三十四篇.方言。漢字周寧音取自該卷同音字表。
  23. ^ 沙平. 福建省寧德方言同音字彙. 方言. 1999年4期:282-295.
  24. ^ 馮愛珍:《福清方言研究》,1993年,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24頁
  25. ^ 梁玉璋、李如龍:福州方言志,福州,海風出版社,2001年:出版說明。
  26. ^ 福建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福建省志·方言志,北京,方志出版社出版,1998年:1頁。
  27. ^ 福建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福建省志·方言志,北京,方志出版社出版,1998年:1頁。
  28. ^ 李如龍:福建方言志,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97年:24頁。
  29. ^ 本表依《福建方言》、《福建省志.方言志》和《福清市志.方言卷》中的相關記述所編。
  30. ^ 馮愛珍:《福清方言研究》,1993年,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第一章 導論。
  31. ^ 《学讲福清话》VCD电教片出版[永久失效連結]
  32. ^ 学讲福清话 增进故园情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6-07.
  33. ^ 《福清话入门》即将面世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8-10.

參考文獻[编辑]

  • 馮愛珍:《福清方言研究》,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3年,ISBN 7-80050-390-9
  • 福清市志編纂委員會:《福清市志》,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1994年:卷三十.方言,ISBN 7-5615-0840-9
  • 梁玉璋、李如龍:福州方言志,福州,海風出版社,2001年,ISBN 7-80597-361-X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