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景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秦景公
别称 秦僖公
谥号 景公
时代 春秋
国家 秦国
身份 秦国君主
逝世日期 前537年
在位年代 前576年—前537年
秦桓公
子女 秦哀公
太子 秦哀公
都城 雍城
居所 高寝宫
墓葬 丘里南

秦景公(?-前537年),《春秋分纪》记载名,《世本》误记载名后伯车[註 1],《史记·秦始皇本纪》作秦僖公[註 2]春秋时期秦国君主。秦桓公之子,在位40年。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前577年,秦桓公去世,其子秦景公继位。[2]

前564年,秦景公派士雃楚国请求援军攻打晋国子囊以晋强秦弱为由劝说楚共王不要出兵,楚共王不听。同年秋,楚共王驻兵在武城(今河南省南阳市北)作为秦国的援军,秦国随后攻打晋国,晋国国内正遭受饥荒,无力反击。[3]作为报复,晋悼公于次年派荀罃攻打秦国。[4]

栎之战[编辑]

前562年,楚共王率军攻打郑国,并派子囊向秦国求援,秦景公派右大夫詹率军救援,郑简公背弃与晋国的同盟,与楚国结盟。同年,楚国与郑国派兵攻打晋国的盟国宋国,晋国为救援宋国率领诸侯联军讨伐郑国。[5][6]秦景公派庶长鲍、庶长武率兵救援郑国。庶长鲍先进入晋国国境,晋军守将士鲂因为秦军人少而放松警惕。庶长武从辅氏(今陕西省大荔县)渡过黄河,同庶长鲍夹击晋军,秦军与晋军在栎地(今山西省永济市西南)交战,晋军大败。[7]

为报复晋国攻打郑国,前561年,楚国派子囊,秦国派庶长无地在杨梁(今河南省商丘市东南)会师,攻打宋国。同年,楚共王派司马子庚到秦国聘问,以感谢秦景公将女儿嫁给楚国。[8]

迁延之役[编辑]

为报栎之战战败之仇,前559年,晋悼公荀偃率领鲁国叔孙豹齐国崔杼、宋国华阅仲江卫国北宫括、郑国公孙虿曹国莒国邾国滕国薛国杞国郳国攻打秦国。[9][10]诸侯联军到达泾河后却不肯渡河,叔向会见叔孙豹后,鲁国、莒国先率军渡河。在公孙虿和北宫括的劝说下,诸侯联军渡过泾河后驻扎。秦国人在泾河上游放置毒药,诸侯联军死伤惨重。在公孙虿的激励下,晋军主将荀偃下令填平取水的井,拆毁做饭的炉灶,诸侯联军到达棫林(今陕西省华县东)后撤军。晋国将领栾鍼士鞅冲入秦军营中,栾鍼战死,栾黡因其弟栾鍼之死迁怒于士鞅,士鞅被迫出奔秦国。[11]

秦景公向士鞅询问晋国的大夫谁会先灭亡,士鞅回答说是栾氏。秦景公说:“是因为栾黡骄横的缘故吗?”士鞅回答说:“是的,栾黡太骄横了,但祸患恐怕要降落在栾盈身上。”秦景公为他为何,士鞅回答说:“栾书的恩德还留在百姓中间,而栾黡积累了太多的怨恨。到了栾盈一代,栾盈的恩德还没能积累,栾书一代的恩德早就消耗完了,所以栾氏灭亡应该在栾盈一代。”秦景公认为士鞅说的话很有见地,就让士鞅返回晋国,并请求晋悼公恢复了他原来的职位。[12]

诸侯和谈[编辑]

晋悼公死后,秦晋两国都想结束战争,于是两国开始和谈。为此,前549年,晋平公韩起到秦国结盟,秦景公也派后子鍼到晋国结盟,但双方存在分歧,同意罢兵休战而未结盟。[註 3][13]前547年,秦国再派后子鍼到晋国重新结盟。[14]同年夏,楚国、秦国联合攻打吴国,到达雩娄(今河南省商城县东北),得知吴国早有防备后退兵。秦楚联军趁机攻打郑国,击败郑国军队,一直打到城麇。楚国俘虏了皇颉印堇父,楚国押送皇颉回国,将印堇父交给秦军。子太叔按照子产的吩咐,用礼品赎回了印堇父。[15]

前546年,宋国大夫向戌召集诸侯举行弭兵之盟,派使者通报秦国,但秦国没有派使者参加会盟。[16]

前541年,秦景公的同母弟弟后子鍼因为有人说坏话诬陷他,他害怕被杀,于是逃奔到晋国,逃走时带着锱重车上千辆。晋平公说:“您这样富有,为什么还要逃亡呢?”后子鍼回答说:“秦君无道,我害怕被杀害,想等到他的继承人继位后再回去。”[17]

去世[编辑]

前537年,秦景公去世,葬于丘里南,其子秦哀公继位。同年,后子针回到秦国。[18][19]

墓葬[编辑]

秦景公墓葬位于陕西省凤翔县南指挥镇南指挥村,从1977年开始发掘,1986年发掘完毕,是凤翔县秦公陵园区43座墓葬中首次发掘的最大墓葬,故称秦公一号大墓。大墓平面呈“中”字型,有东、西墓道和墓室。东墓道长156.1米,西墓道长84.5米,墓室长59.4米,宽38.8米,深24.5米,四壁有三层台阶,呈倒金字塔状。

秦公一号大墓占据了中国考古史上的五个之最:一是迄今中国发掘的最大墓葬;二是墓内186具人殉是自西周以来人殉最多的墓葬;三是椁室的柏木“黄肠题凑”椁具是中国迄今发掘出周秦时代最高等级的葬具;四是椁室两壁外侧的木碑是中国墓葬史上最早的墓碑实物例证;五是大墓内出土的石磬是中国发现最早刻有铭文的石磬,文字多达180多个,字形为籀文,酷似石鼓文[20]

注释[编辑]

  1. ^ 伯车是秦景公同母弟后子鍼的字,《世本》误将秦景公之名作后伯车,而《史记索隐·秦始皇本纪》、《史记集解·秦本纪》引用《世本》此记载同样错误。
  2. ^ 梁玉绳所著《史记志疑》认为此记载有误,见梁所著《史记志疑》第134页。[1]史记索隐·秦始皇本纪》记载景公一作僖公
  3. ^ 此事《左传》记载于鲁襄公二十五年,杜注认为应为鲁襄公二十四年之事,鲁襄公二十四年应为秦景公二十八年,而《史记·卷五·秦本纪》和《史记·卷十四·十二诸侯年表》记载均有误。

参考资料[编辑]

  1. ^ 梁玉绳. 《史记志疑》. 中华书局. 1981年4月. ISBN 978-7-101-05109-4. 
  2. ^ 史记·卷五·秦本纪》:桓公立二十七年(应为二十八年)卒,子景公立。
  3. ^ 左传·襄公九年》:秦景公使士雃乞师于楚,将以伐晋,楚子许之…秋,楚子师于武城以为秦援。秦人侵晋,晋饥,弗能报也。
  4. ^ 《左传·襄公十年》:晋荀罃伐秦,报其侵也。
  5. ^ 左传·襄公十一年》:楚子囊乞旅于秦,秦右大夫詹帅师从楚子,将以伐郑。郑伯逆之。丙子,伐宋。
  6. ^ 史记·卷十四·十二诸侯年表》:(郑简公)四年,与楚伐宋,晋率诸侯伐我,秦来救。
  7. ^ 左传·襄公十一年》:秦庶长鲍、庶长武帅师伐晋以救郑。鲍先入晋地,士鲂御之,少秦师而弗设备。壬午,武济自辅氏,与鲍交伐晋师。己丑,秦、晋战于栎,晋师败绩,易秦故也。
  8. ^ 《左传·襄公十二年》:冬,楚子囊、秦庶长无地伐宋,师于扬梁,以报晋之取郑也…秦嬴归于楚。楚司马子庚聘于秦,为夫人宁,礼也。
  9. ^ 《春秋·襄公十四年》:夏四月,叔孙豹会晋荀偃、齐人、宋人、卫北宫括、郑公孙虿、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伐秦。
  10. ^ 《左传·襄公十四年》:于是,齐崔杼、宋华阅、仲江会伐秦,不书,惰也。
  11. ^ 《左传·襄公十四年》:夏,诸侯之大夫从晋侯伐秦,以报栎之役也…及泾,不济。叔向见叔孙穆子…叔向退而具舟,鲁人、莒人先济。郑子蟜见卫北宫懿子曰:「与人而不固,取恶莫甚焉!若社稷何?」懿子说。二子见诸侯之师而劝之济,济泾而次。秦人毒泾上流,师人多死。郑司马子蟜帅郑师以进,师皆从之,至于棫林,不获成焉。荀偃令曰:「鸡鸣而驾,塞井夷灶,唯余马首是瞻!」…栾鍼与士鞅驰秦师,死焉。士鞅反,栾黡谓士匄曰:「余弟不欲住,而子召之。余弟死,而子来,是而子杀余之弟也。弗逐,余亦将杀之。」士鞅奔秦。
  12. ^ 《左传·襄公十四年》:秦伯问于士鞅曰:「晋大夫其谁先亡?」对曰:「其栾氏乎!」秦伯曰:「以其汰乎?」对曰:「然。栾黡汰虐已甚,犹可以免。其在盈乎!」秦伯曰:「何故?」对曰:「武子之德在民,如周人之思召公焉,爱其甘棠,况其子乎?栾黡死,盈之善未能及人,武子所施没矣,而黡之怨实章,将于是乎在。」秦伯以为知言,为之请于晋而复之。
  13. ^ 《左传·襄公二十五年》:(应为襄公二十四年)其五月,秦、晋为成。晋韩起如秦莅盟,秦伯车如晋莅盟,成而不结。
  14. ^ 《左传·襄公二十六年》:春,秦伯之弟鍼如晋修成。
  15. ^ 《左传·襄公二十六年》:楚子、秦人侵吴,及雩娄,闻吴有备而还。遂侵郑,五月,至于城麇…楚人以皇颉归。印堇父与皇颉戍城麇,楚人囚之,以献于秦…秦人不予。更币,从子产而后获之。
  16. ^ 《左传·襄公二十七年》:宋向戌善于赵文子,又善于令尹子木,欲弭诸侯之兵以为名…告于秦,秦亦许之…释齐、秦,他国请相见也。
  17. ^ 《史记·卷五·秦本纪》:(秦景公)三十六年,景公母弟后子针有宠,景公母弟富,或谮之,恐诛,乃奔晋,车重千乘。晋平公曰:“后子富如此,何以自亡?”对曰:“秦公无道,畏诛,欲待其后世乃归。”
  18. ^ 《史记·卷五·秦本纪》:景公立四十年卒,子哀公立。后子针复来归秦。
  19. ^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景公享国四十年。居雍高寝,葬丘里南。生毕公。
  20. ^ 宝鸡市地方志办公室. 秦公一号大墓. 宝鸡地情网. 2011年6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7月14日) (中文(简体)‎). 
前任:
秦桓公
秦國君主
前576年—前537年
繼任:
秦哀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