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程婴(?-?),氏,名春秋时期晋国人,是藏匿并抚养赵氏孤儿赵武的著名义士。

搜孤救孤[编辑]

前597年,晋国司寇屠岸贾赵盾参与杀害晋灵公为由,不请示晋景公,便与和将领们在下宫攻袭赵氏,杀死了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灭绝了赵氏全族。[1]

赵朔的妻子赵庄姬晋成公的姐姐,怀有赵朔的遗腹子,她逃到晋景公宫里躲藏起来。赵朔的门客公孙杵臼对程婴说:“你为什么不死?”程婴答道:“赵朔的妻子怀着孩子,如果有幸生下男孩,我就奉养他;如果生下女孩,我再死不晚。”过了不久,赵庄姬生下了男孩。屠岸贾听到消息后,到宫中去搜查,没搜到婴儿。[2]

暂时脱离危险以后,程婴对公孙杵臼说:“今天这一次搜查没有找到,以后一定还会再来搜,该怎么办?”公孙杵臼问程婴:“扶立遗孤和死哪件事更难?”程婴说:“死容易,扶立遗孤很难。”公孙杵臼便说:“赵氏先君待您不薄,您就勉力去做那件难事;我去做那件容易的,让我先死吧!”[3]

程婴和公孙杵臼便想办法得到别人家的婴儿,包上漂亮的小花被,背着他藏匿到山中。程婴从山里出来,假装去告密,对将军们说:“我程婴没出息,不能扶立赵氏孤儿,谁能给我千金,我就告诉他赵氏孤儿的藏身之处。”诸位将军都很高兴,答应了程婴,派兵跟着他去攻杀公孙杵臼。公孙杵臼假装愤怒的说:“程婴小人!当初下宫之难你不能去死,与我谋划隐藏赵氏孤儿,如今你却出卖了我。即使你不能扶立遗孤,怎么可以忍心出卖他!”公孙杵臼抱着婴儿大声呼喊:“天啊天啊!赵氏孤儿有什么罪?请让他活下来,只杀我公孙杵臼吧。”诸位将军不答应,杀了公孙杵臼和孤儿。将军们以为赵氏孤儿确实已死,都很高兴,程婴则与真的赵氏孤儿一起藏匿到山里。[4]

复仇[编辑]

前583年,晋景公生了病,进行占卜,占卜的结果说是大业的子孙后代不顺利,因而做怪。晋景公向韩厥询问,韩厥知道赵氏孤儿还在世,告诉晋景公赵氏就是大业的后代,而他们如今已在晋国断绝了祭祀,赵氏的祖先从中衍开始,辅佐天子都有美好的德行;叔带以下侍奉历代晋国国君,世世代代都建立了功业,从未断绝过祭祀。如今只有晋景公灭了赵氏宗族,晋国人都为他们悲哀,所以在占卜时就显示出来了,希望国君考虑一下。晋景公问赵氏还有后代子孙吗?韩厥就把实情完全告诉了晋景公。[5]

于是晋景公就与韩厥商量立赵氏孤儿赵武继承家业,他们先把赵武找来藏在宫中,等到诸位将军进宫探问晋景公的病情,晋景公依靠韩厥的随从迫使诸位将军同赵武见面。诸位将军不得已,只好说当初下宫之难屠岸贾假传君命发动的,如果不是晋景公有病,现在本来就要请立赵氏的后代了。如今晋景公的这个命令,正是群臣的心愿。晋景公便让赵武、程婴拜谢诸位将军,将军们又反过来与程婴、赵武进攻屠岸贾,诛灭了他的家族,晋景公把原本属于赵氏的封地重新赐给赵武。[6]

自杀[编辑]

赵武行了冠礼,已是成人了,程婴就拜别了各位大夫,然后对赵武说:“当初下宫之难的时候,人人都能死难。我并不是不能去死,我是想扶立赵氏的后代继承家业。如今赵武已经承袭祖业,长大成人,恢复了原来的爵位,我要到地下去报告赵盾公孙杵臼。”赵武哭泣着叩头,坚持请求说:“我宁可使自己筋骨受苦,也要一直报答您到您去世之时,难道您忍心离开我去死吗?”程婴说:“不行。公孙杵臼认为我能完成大事,所以比我先死;如果现在我不去复命,他会以为我的事情没有成功。”程婴随后便就自杀了,赵武为他守孝三年,替他安排了祭祀用的封邑,春秋两季祭祀,世世代代不绝。[7]

辩疑[编辑]

自唐以后,众多的历史学家对《史记》记载的下宫之难事件产生了质疑,而梁玉绳更认为屠岸贾、程婴、公孙杵臼三人根本不存在。[8]白国红则认为程婴和公孙杵臼的存在并非全无可能。[9]

墓地[编辑]

程婴和公孙杵臼的墓地所在有四说,分别是陕西同州、山西忻州、山西平阳、直隶广平。郑德坤称之为“传说跟着人民而迁移”。 [10]

纪念[编辑]

  • 唐代河东赵氏立祠祭祀先祖时,还要另建一祠祭祀程婴和公孙杵臼。[11]
  • 宋神宗元丰四年(1081年)五月,于绛州太平县赵村立祚德庙,封程婴为成信侯[12][13]
  • 宋高宗绍兴十六年(1146年),于临安府修建祚德庙,六月,进封程婴为忠节成信侯[12][14][13]
  • 宋高宗绍兴二十二年(1152年)七月,进封程婴为强济公,祭祀升为中祀[15][13][16][17]
  • 宋理宗淳佑二年(1242年),进封程婴为忠济王[18][19]

后世诗赞[编辑]

  • 文天祥 《无锡》:“夜读程婴存赵事,一回惆怅一沾巾。”
  • 文天祥 《使北》:“程婴存赵真公志,赖有忠良壮此行。”
  • 文天祥 《自叹》:“祖逖关河志,程婴社稷功。”

参考资料[编辑]

  1. ^ 《史记·赵世家》:晋景公之三年,大夫屠岸贾欲诛赵氏。……屠岸贾者,始有宠于灵公,及至于景公而贾为司寇,将作难,乃治灵公之贼以致赵盾,遍告诸将曰:“盾虽不知,犹为贼首。以臣弑君,子孙在朝,何以惩罪?请诛之。”……贾不请而擅与诸将攻赵氏于下宫,杀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皆灭其族。
  2. ^ 《史记·赵世家》:赵朔妻,成公姊,有遗腹,走公宫匿。赵朔客曰公孙杵臼,杵臼谓朔友人程婴曰:“胡不死?”程婴曰:“朔之妇有遗腹,若幸而男,吾奉之;即女也,吾徐死耳。”居无何,而朔妇免身,生男,屠岸贾闻之,索于宫中。夫人置儿绔中,祝曰:“赵宗灭乎,若号;即不灭,若无声。”及索,儿竟无声。
  3. ^ 《史记·赵世家》:已脱,程婴谓公孙臼曰:“今一索不得,后必且复索之,奈何?”公孙杵臼曰:“立与死孰难?”程婴曰:“死易,立孤难耳。”公孙杵臼曰:“赵氏先君遇子厚,子强为其难者,吾为其易者,请先死。”
  4. ^ 《史记·赵世家》:乃二人谋取他人婴儿负之,衣以文葆,匿山中。程婴出,谬谓诸将军曰:“婴不肖,不能立赵孤。谁能与我千金,吾告赵氏孤处。”诸将皆喜,许之,发师随程婴攻公孙杵臼。杵臼谬曰:“小人哉程婴!昔下宫之难不能死,与我谋匿赵氏孤儿,今又卖我。纵不能立,而忍卖之乎!”抱儿呼曰:“天乎天乎!赵氏孤儿何罪?请活之,独杀杵臼可也。”诸将不许,遂杀杵臼与孤儿。诸将以为赵氏孤儿良已死,皆喜。然赵氏真孤乃反在,程婴卒与俱匿山中。
  5. ^ 《史记·赵世家》:居十五年,晋景公疾,卜之,大业之后不遂者为祟。景公问韩厥,厥知赵孤在,乃曰:“大业之后在晋绝祀者,其赵氏乎?夫自中衍者皆嬴姓也。中衍人面鸟噣,降佐殷帝大戊,及周天子,皆有明德。下及幽厉无道,而叔带去周适晋,事先君文侯,至于成公,世有立功,未尝绝祀。今吾君独灭赵宗,国人哀之,故见龟策。唯君图之。”景公问:“赵尚有后子孙乎?”韩厥具以实告。
  6. ^ 《史记·赵世家》:于是景公乃至韩厥谋立赵孤儿,召而匿之宫中。诸将入问疾,景公因韩厥之众以胁诸将而见赵孤。赵孤名曰武。诸将不得已,乃曰:“昔下宫之难,屠岸贾为之,矫以君命,并命群臣。非然,孰敢作难!微君之疾,群臣固且请立赵后。今君有命,群臣之愿也。”于是召赵武、程婴遍拜诸将,遂反与程婴、赵武攻屠岸贾,灭其族。复与赵武田邑如故。
  7. ^ 《史记·赵世家》:及赵武冠,为成人,程婴乃辞诸大夫,谓赵武曰:“昔下宫之难,皆能死。我非不能死,我思立赵氏之后。今赵武既立,为成人,复故位,我将下报赵宣孟与公孙杵臼。”赵武啼泣顿首固请,曰:“武愿苦盘骨以报子至死,而子忍去我死乎!”程婴曰:“不可。彼以我为能成事,故先我死;今我不报,是以我事为不成。”遂自杀。赵武服齐衰三年,为之祭邑,春秋祠之,世世勿绝。
  8. ^ 《史记志疑·卷二十三》:“匿孤报德、视死如归,乃战国侠士刺客所为,春秋之世无此风俗,则斯事固妄诞不可信,而所谓屠岸贾、程婴、杵臼,恐亦无其人也。”
  9. ^ 白国红《春秋晋国赵氏研究》中华书局,2007年 ISBN 7-101-05655-5 118页
  10. ^ 郑德坤《中国历史地理论文集》联经出版社 民国70年 226页
  11. ^ 《史记正义·赵世家》:正义今河东赵氏祠先人,犹别舒一座祭二士矣。
  12. ^ 12.0 12.1 《宋史·卷一○五·礼志八》:初,绍兴二年,驾部员外郎李愿奏:“程婴、公孙杵臼于赵最为功臣,神宗皇嗣未建,封婴为成信侯,杵臼为忠智侯,命绛州立庙,岁时奉祀,其后皇嗣众多。今庙宇隔绝,祭亦弗举,宜于行在所设位望祭。”从之。十一年,中书舍人朱翌言:“谨按晋国屠岸贾之乱,韩厥正言以拒之,而婴、杵臼皆以死匿其孤,卒立赵武,而赵祀不绝,厥之功也。宜载之祀典,与婴、杵臼并享春秋之祀,亦足为忠义无穷之劝。”礼寺亦言:“崇宁间已封厥义成侯,今宜依旧立祚德庙致祭。”十六年,加婴忠节成信侯,杵臼通勇忠智侯,厥忠定义成侯。后改封婴疆济公,杵臼英略公,厥启侑公,升为中祀。
  13. ^ 13.0 13.1 13.2 《宋会要辑稿·礼二○之二七》:程婴、公孙杵臼、韩厥祠在太平县。神宗元丰四年五月,婴封成信侯,杵臼封忠智侯,仍赐额祚德,载祀典。哲宗元符三年五月,臣僚言:窃详《史记》所载,韩厥之功不在公孙杵臼、程婴之下,乞兴立庙。诏於祚德庙设位从祀韩厥。徽宗崇宁三年,以吴处厚言,婴、杵臼全赵氏孤,最为忠义,乞访墓庙,特加封厥义成侯。光尧皇帝绍兴十一年八月,建庙於临安府,本在绛州太平县赵村。先是,以道未通,权於行在春秋设位望祭。至是,从臣寮请,别建庙。十六年六月,信成侯程婴加封忠节信成侯,忠智侯公孙杵臼加封通勇忠智侯,义成侯韩厥加封忠定义成侯,别建庙於仁和县之西。二十二年七月,加封婴曰强济公,杵臼曰英略公,厥曰启佑公。又重以净戒院地别建庙,每岁春秋二仲,依中祀礼备祭歌乐,行三献礼。
  14. ^ 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五五》:(绍兴十六年四月)癸卯,用前荆湖等路抚谕司干办公事胡骏请,立祚德庙於临安府。寻加封程婴为忠节成信侯,公孙杵臼为通勇忠智侯,韩厥为忠定义成侯。婴等封在六月丁巳今并书。
  15. ^ 《续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二十九》:先是毁其庙以为大理寺,而大鼐言:“三人者有大功德于圣朝,今神灵不妥,土庶悲嗟,宜进爵加奖。”寻进封程婴为强济公,公孙杵臼为英略公,韩厥为启佑公,升为中祀。
  16. ^ 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六三》:(绍兴二十二年二月壬午)诏建祚德庙於临安府,用殿中侍御史林大鼐请也。先是,毁其庙以为大理寺,而大鼐言,三人者有大功德於圣朝,今神灵不妥,士庶悲嗟,宜进爵加奖。寻进封程婴为强济公,公孙杵臼为英略公,韩厥为启佑公,升为中祀。三神进封在七月甲午。
  17. ^ 《文献通考·卷一○三·宗庙考十三》:(绍兴)二十二年,又改封婴疆济公、杵臼英略公、厥启佑公,命两浙漕臣建庙宇,升为中祀。庙在净戒院故址,太一宫之南。
  18. ^ 《咸淳临安志·卷十三·祠庙》:祚德庙在车桥西,青莲寺南。……庆元初益封,淳佑二年又升婴为忠济王、杵臼忠佑王、厥忠利王,且增辟庙貌,益宏整云。
  19. ^ 吴自牧 《梦粱录·卷十四·忠节祠》:祚德庙,在车桥西青莲寺南,其神忠义,有祠墓俱在绛州太平县赵村, 因以本州沦陷之久,庙庭存废不可知,降旨就杭建庙,赐额加美号,升三侯为王爵,以表忠节:程婴封忠济王,杵臼封忠佑王,韩厥封忠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