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姓制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種姓制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来自1916年一本书的插图,一群巴蘇爾正在编织竹筐。“巴苏尔”是印度北方邦的一种印度教种姓。

种姓英语:Caste,有时也被称为卡斯特)是一种社会阶层制度,其特点是通过內婚制、继承的方式传承某一特定阶层的生活方式(通常包括职业、阶级、沟通交流习惯、禁忌等)。[1][2]虽然说许多不同的宗教中都有种姓制度,但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印度——种姓将印度社会的人们严格地划分成不同的组别,这一习俗从古时一直流传至今。[3]然而,由于城市化肯定性行动活动的进一步推广,印度种姓制度在经济活动上的重要性已经大大降低。印度种姓制度也被许多学者用来研究印度之外类似于种姓的社会分级系统。种姓一词有时也用来描述蜜蜂、蚂蚁等非人类动物的社会习惯。[4]

南亚[编辑]

印度[编辑]

当代印度的种姓制度基于人称“迦提英语jāti”的社会组别以及理论上的瓦爾那应运而生。“瓦尔纳”制度早在公元前1000年就已经出现在印度教的若干文献中,将社会构想为由四个阶层组建出的结构:婆罗门(教师、学者、牧师)、 刹帝利(战士、贵族)、吠舍(农民、商人、手艺人)以及首陀罗(劳务者)。这些文献并没有提及在瓦尔纳制度中有任何隔离、不可接触的种姓类别。学者们认为,瓦尔纳系统是婆罗门构想出来的理论社会阶级制度,但并没有真的在社会当中成功运作过。社会运行的模式是一直基于迦提(出身)的,并没有特别依照某些规则进行区分,但因种族、职业等原因而异。不同迦提之间是可以相互通婚的,但因长久以来的生活方式、社会地位、经济实力的原因,人们会对不同的阶级的地位产生模糊的高低贵贱的概念。实际上,迦提的制度可能与瓦尔纳的制度并不互通。许多重要的迦提,比如贾特亚达夫,就横跨了两个瓦尔纳等级(刹帝利和吠舍),瓦尔纳和迦提之间的关系也模棱两可。

尼泊尔[编辑]

尼泊尔的种姓制度和印度的迦提制度很像,有着若干的迦提分类,并用瓦尔纳制度大致将二者等同。但社会、文化的不同自然也使得种姓制度有所不同,他們的武士種姓(切特里)人口最多(2011年)。[5]有铭文显示,在尼波羅國时期就已经出现了种姓制度。贾亚斯提提·马拉(Jayasthiti Malla,尼泊尔国王,1382年 - 1395年期间在位)就将尼瓦尔人分成了64个种姓[6];马亨德拉·马拉在位期间(Mahindra Malla,1506年-1575年期间在位)也做出了类似的举动。后来,拉姆·沙阿(1603年 - 1636年期间在位)在廓尔喀设立了印度的社会制度。

在19世紀中,拉傑普特人忠格·巴哈杜爾·拉納出任首相後,尼泊爾正式成為印度教王國。

巴基斯坦[编辑]

巴基斯坦某些地区,宗教、历史、社会文化因素确定了当地穆斯林社会的互相通婚范围。一般来说,宗教、教派、种族、家族部落等各种因素形成的社会组别内部更倾向于通婚,从而形成了一种像家族一样的社会结构。其中,宗教倾向本身又可细分下去,从穆斯林开始可以继续细化,比如教派(什叶派还是逊尼派),以及教派内部的宗教取向(Isnashari、伊斯玛仪派阿赫迈底亚等)。[來源請求]

对于巴基斯坦人来说,所属种族(普什圖人信德族俾路支人旁遮普人)和所属的biraderis或者zaat/quoms都是社会身份的一部分,[7]在由此衍生出来的通婚制之下容易形成近亲结合的小团体。McKim Marriott称,这种社会层级分明的结构十分盛行(尤其是在巴基斯坦西部地区);Frederik Barth则在他一篇有关巴基斯坦社会结构的总结中指出,这些其实就是种姓制度。[8][9][10]

斯里兰卡[编辑]

斯里兰卡的种姓制度受到印度的迦提系统和《varnas》的影响,将社会逐级分层[11]。古斯里兰卡的有关文献,如《普贾婆利耶》(Pujavaliya)、《Sadharmaratnavaliya》、《Yogaratnakaraya》等文字记载表明,这种分层系统在整个封建时期都十分盛行。这种种姓制度结构甚至近在18世纪都有出现,也在英国/康提时期的Kadayimpoth - Boundary的书中有出现过。这暗示着,种姓制度这一传统一直延续至斯里兰卡的君主制结束。

南亚以外的类种姓系统[编辑]

东南亚[编辑]

巴厘岛的一名首陀罗种姓男子。摄于1870年,出自荷兰熱帶博物館

印度尼西亚[编辑]

在20世纪早期,就已经有欧洲的文献对巴厘岛人的种姓结构有所记载,认为该结构基于三个不同的分类:三生(triwangsa,即贵族)、二生(dwijāti,即平民),以及与之相对的一生(ekajāti,即贱民)。另外,社会研究学习还确认了四种社会身份,和印度的种姓拼法又有所不同:[12]

  • 婆罗门(Brahmanas) - 祭司
  • 刹地利(Satrias) - 战士
  • 吠舍(Wesias) - 商人
  • 首陀罗(Sudras) - 雜役

荷兰的人类学家又进一步将婆罗门种姓进行细划,分为Siwa和Buda这两个子类,其中Siwa又进一步分为Kemenuh、Keniten、Mas、Manuba和Petapan这五种。这一额外的分类方法是为了区分较高种姓的婆罗门男子与其他较低种姓的女子之间的通婚。这些19世纪至20世纪早期的人类学家也有给其他几个种姓依照职业、内外婚或一夫多妻制等多种因素分过类似的子类,有点类似于西班牙殖民地(如墨西哥)的“castas”,以及英国殖民地(如印度)的种姓系统的分类方法。[12]

东亚[编辑]

中国与蒙古[编辑]

元朝期间,忽必烈曾推行过一种阶级系统,将人划分为四种阶级,制定了种姓制度的法律。这四种阶级的顺序如下:

一些学者指出,这种系统暗示着越早向元人投降,其社会地位也会越高。这四种阶级的人们在政治、法律、军事方面待遇各不相同。[13][14]元代不但把人按民族劃分,也把人民按職業分為不同戶計,各有不同的義務而且職業世襲。

有多方认为,中国古代的户籍制度,以及由其衍生的现代户口制度,也在某种程度上与种姓制度具有相似性。[15][16][17]

西藏[编辑]

海蒂·费耶尔德(Heidi Fjeld)认为,在1950年之前,整个西藏社会的运作方式本质上就是一种种姓制度,而不是如之前一些学者认为的、西藏社会阶级系统与欧洲封建自制制度相类似,也不是和一些西方非学术人士一直想要浪漫化的古西藏社会实行的“平均主义”制度。[18]

日本[编辑]

日本地位较高的与其仆从。

在日本的历史当中,社会的阶层并非依靠个人的职业、婚姻等划分,而是由亲子一代代继承下来。这一被称为“身份制”的系统非常严苛、形式化。位处该系统顶尖的是公家,以及将军大名。在其之下则分为四等阶级(包括相撲力士)、农民、手艺人以及商人(源于中国的“士、农、工、商”)。其中,只有侍可以携带武器,并有权任意处决任何他认为对其有所冒犯的农民、手艺人、商人(切捨御免)。商人之所以为最低的种姓,是因为他们并没有制造任何产品出来。这些种姓也有进一步划分;比如说,农民中有的人也被别人呼作“furiuri”、“tanagari'”、“mizunomi-byakusho”。这些种姓、次种姓都隶属于同一种族、宗教、文化,就像欧洲那样。大卫·荷威尔(David L. Howell)在一篇对日本社会的回顾文章中写道,倘若有西方国家在19世纪期间在日本殖民,那么他们很可能会发现这一四民系统,并在日本强制执行严苛的种姓政策。[19]

德福斯(De Vos)和我妻浩史发现,日本社会有着非常广泛且系统化的种姓系统。他们认为,虽然种姓不纯(caste impurity)与所谓的劣等种族(racial inferiority)看起来似乎是两回事,但这些都只是浮在表面上的,究其深层行为则都是由同一种心理过程所引起,在日本各界乃至世界各处其实都有着类似的思维过程。[20]

此外,种姓内部之间互相通婚的现象也很常见,因为跨种姓结婚通常不为社会所接受。[20][21]

日本也有着自己的贱民阶层,历史上曾称之为“非人”、“秽多”,现在则称为“部落民”,这一阶层为社会所排挤。[22]虽然说现代政府已经颁布法律取消了这种社会分级制度,但有报道显示,对部落民阶层的歧视仍在继续,[23]该种姓也被仍认为是“被排斥者”(ostracised)。[24]

朝鲜半岛[编辑]

1904年,两班家庭中的常见景象。在1800年代至1970年代期间,尹氏(Yoon Family)在朝鲜政界有着深远的影响。

在朝鲜半岛地区,白丁백정)是一个“不可触碰”的贱民种姓,如今该词指的是屠夫。这一叫法起源于11世纪的高丽与契丹之战,当时战败投降的契丹人被安置在高丽的一个偏远的区域以防叛乱再起。他们善于打猎、放牧、屠宰、制革,掌握这些游牧民族常用的技巧。结果,他们的人种起源被渐渐地遗忘了,但却演化成了朝鲜社会的最底层。

1392年儒家李氏朝鲜成立后,朝鲜正式确立了自己的种姓系统。在该制度下,最顶层的两级为官员阶级“兩班”,由信仰朱子學的学者(文班)与武官(武班)组成,其中学者阶级的社会地位优势远高于武官阶级。在其之下则有中人阶级,这一阶级的人会从事一些特殊的职业,如医药、记账、翻译、地方官员等。再往下则是常民阶级,即在自己的土地上劳作的农民。朝鲜也曾实行农奴制,其农奴阶层被称为“奴婢”。奴婢阶层一度曾占到总人口数量的三分之一,但平均下来一般只为总人口的10%上下。[25]1801年,政府废制了一大批奴婢的农奴身份[26],到了1858年时奴婢的人口数量大约占韩国总人数的1.5%左右。[27]世袭制奴婢最终在1886年-1887年前后被政府正式废止,而奴婢制度的剩下的部分则随着1894年的甲午更张被废止[27],但直到1930年,奴婢制度仍然有迹可循。

19世纪晚期,朝鲜后许可来自海外的基督教进行传教,使得白丁人口的地位有所抬升。然而,在基督教中并非人人平等,但即便如此,传教士在试图拉拢白丁参加礼拜活动时仍然遭到了些反对,因为非白丁们认为这一举动与传统的社会阶级优势的概念不合。[來源請求]与此同时,白丁开始了对社会歧视的抗争。[28]他们主要针对社会、经济上的区别待遇问题,希望能够创建一个平等主義朝鲜社会。为此,他们就上层阶级、官僚、常民作出的社会歧视,以及公立学校中教育中使用的贬义性词汇问题进行了反击。[29]

随着1896年的甲午更张,朝鲜正式废止了阶级系统。开化党倒台后,新内阁(后在大韩帝国建立后成为光武政府)确立了一系列废止传统的种姓制度的量化指标。其中一项指标是新的家庭登记系统,这个系统反映了爱国党内阁确立的平等原則目标。旧的家庭登记系统是依照家庭成员的社会地位进行整理,而新系统则使用的是个人职业。[30]虽然那时候大部分朝鲜人都有姓氏甚至祖籍,但仍然有大批贱民英语cheonmin(大多为农奴、奴隶以及不可触碰者)没有这些。依照新的登记系统要求,要想登记为新家庭,他们必须填写姓氏。有些贱民没有自创姓氏,而是直接挪用了其主人的姓氏,或者取用当地最常见的姓氏和祖籍来登记。 借此,朝鲜政府体制内外的活动家们注意到了公民权这一概念下,政府与其子民之间的新关系,并由此衍生出了“人民”、“公民”这两个词。[30]

朝鲜[编辑]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权委员会报告写道,“每一位朝鲜公民都会有一个依照子嗣传承得来的阶级,以及一个社会政治等级。这些社会出身与生俱来并伴随终生。”[31]芭芭拉·德米克看来,这一被称作“出身成分”的概念就是亲子继承种姓制度的一个变种,是儒教与斯大林主义的集合体。[32]她说,一个人若家庭出身不好,就会被认定体内流着“污血”。依照法律规定,“污血”这一认定持续三代。[33]

西亚[编辑]

雅兹迪较为社会结构化。其中,世俗领导者是世袭的埃米爾或者王子,而宗教的部分则由谢赫领导。雅兹迪人严格实行内婚制——也就是说,雅兹迪的三个种姓:穆里德英语murid、谢赫和辟尔英语Islam Pir只能在其种姓内部互相结婚。

伊朗[编辑]

伊斯兰教统治前的萨珊王朝社会结构十分复杂,整个社会由多个不同的组织、依照不同的系统进行统治。[34]历史学家认为,社会由四种[35][36][37] 社会阶级构成:

  1. 祭司(波斯語Asravan‎‎)
  2. 战士(波斯語Arteshtaran‎‎)
  3. 大臣(波斯語Dabiran‎‎)
  4. 平民(波斯語Vastryoshan‎‎)

也门[编辑]

也门有着世袭的种姓——阿哈丹,长期被用来作清潔工人。也门人口约2200万,其中大约350万人左右处于该境地。[38]

非洲[编辑]

有诸多社会学家已经报告称在非洲发现了种姓社会制度。[39][40][41]虽然非洲具体的制度则因种族、文化差异而有所区别,但以下几个特征大同小异——系统多为封闭社会阶级系统;社会地位可以继承;种姓有等级区分;一部分种姓被排斥,而其他种姓只是实行普通的内婚制,具有排外性。[42]在一些案例中,对于出身决定“纯洁”、“不纯”的概念在非洲十分流行。在另一些案例中(比如尼日利亚努佩人英语Nupe people东非贝尼阿梅尔人英语Beni-Amer people苏丹提拉人英语Tira people),排外原则是由社会因素的演化而衍生出来的。[43]

西非[编辑]

一位史官歌者英语Griot。该种姓是西非的一个内族通婚种姓,以口述故事、历史文化保护为专长。有时人们也称其为诗人种姓。

奥宾纳(Obinna)发现,在奈及利亞伊格博人之中(特别是该国的埃努古州阿南布拉州伊莫州阿比亚州埃邦伊州埃多州以及三角州),奥苏种姓系统英语Osu caste system自始至终都是重要的社会问题。一个人,无论其日后信仰如何,其奥苏种姓是由出生时的家庭所决定的。奈及利亞人一旦成为了奥苏,不论其品行如何,都会被排挤、隔离,很难为整个社会所接受。奥宾纳也探讨了这一种姓系统是如何在政府、教会、本土社区内部运作的。[39]奈及利亞和南喀麦隆的奥苏种姓源自本土的宗教信仰,人们歧视、排斥奥苏并称其为“神的财产”。

桑海社会的经济体系依然是基于种姓系统发展而来的:最常见的有金属加工工人渔民木匠这三种。较低的种姓大部分都是非农场职业的移民,他们有时候会被赋予特权,并在社会中保持较高的地位。最高种姓大部分是贵族以及原桑海人的直系后代,在他们之下是自由人(freemen)和商人。[44]

在一份回顾非洲社会阶级系统的报告中,李希特(Richter)报告说,美、法两国学者用“种姓”一词指代了多组不同的西非工匠,这组被认为是次等、剥夺一切政治权利的人有着一些特殊的职业,通常为世袭传承,有时候被其他人鄙视。他展示了科特迪瓦的种姓系统,该系统下有六个种姓子类。和世界上其他地方不尽相同的是,子类种姓之间可互相流通(但仍然在同个种姓范围之内)。一些子种姓比其他的更受人歧视。比如说,木匠家庭的女子很少能有外婚的。[45]

类似的是,冈比亚加纳几内亚科特迪瓦利比里亚塞内加尔塞拉利昂这七个国家的曼德英语Mandé peoples社会都有着通过人种区分的社会阶级系统。其中,人们认为“jonow”是奴隶,是个次等种姓。塞内加尔的沃洛夫人也被分为三个主要的种姓:“geer”(自由人、贵族)、“jaam”(奴隶以及其子嗣)和次等的“neeno”。在西非的许多地方,富拉尼人社会也存在着社会阶级,被分为“Griots”、“Forgerons”、“Cordonniers”这三种。

西非在逐渐发展的过程中,人们会有职位变化、职业细分之类变动,由此衍生出了子种姓的概念。在同一种(或者同一组)种姓之间,通婚还是一个很常见的行为,但依照塔马里(Tamari)所言,这并没有造成人口的不流通。社会身份会依照亲子身份自动继承,但这种继承是父系继承——如果高种姓男子和低种姓女子结合,其后代则会取得父方的高种姓。[41]

中非[编辑]

1960年,埃塞尔·M·阿尔伯特(Ethel M. Albert)称,非洲中部的社会是由像种姓一样的社会阶级系统所构成的。[46]类似地,1961年,马奎特(Maquet)指出,卢旺达蒲隆地的社会也可视作种姓社会。[47]马奎特指出,图西族自认为优势民族,并认为胡图族(人口最多)和特瓦族(人口最少)在卢旺达社会中分列第二、第三。这些种姓内部互相通婚,具有排外性,种姓间流动性也很差。[48]

非洲之角[编辑]

馬迪班擅长制皮。他们和图麦(Tumal)、伊比尔英语Yibir一道被认为是“低级种姓”(sab)。[49]

1977年出版的一份学术回顾中,托德(Todd)指出,已经有众多学者发现了在非洲大陆各处散布的社会阶级系统,或多或少地和种姓制度都十分相像。举例来说的话,埃塞俄比亚古拉格人孔索人英语Konso people就实行着类似种姓制度的社会系统。随后,托德指出,埃塞俄比亚西南部的戴姆人(Dime)就在实行着种姓系统。戴姆人有七个不同的种姓,人口数量各异。每个种姓都是依照“纯种”、“非纯”、“不纯”的概念来分层的,并利用污秽的概念将高、低种姓隔离开,以此保持高种姓的纯洁性。这些种姓分类具有排外性,实行内婚、身份亲子继承制度。[50]

咖法英语Kingdom of Kafa也同样存在着一些可视为种姓的制度。“那些在德格政府(Derg)掌权前进行的研究似乎都预设了该地存在着一种类似于种姓系统的社会结构。位在该结构之巅的是卡法(Kafa),其下则有依照职业来划分的铁匠(Qemmo)、织工(Shammano)、诗人(Shatto)和皮匠(Manno)。在这一社会结构下,猎人(Manjo)是最低等级的,其地位和奴隶相等。”[51]位处非洲之角的南埃塞俄比亚也有着社会阶级系统,其中由猎人组成的种姓瓦塔(Wata)仍然是最低等级的。虽然现如今瓦塔使用的是奧羅莫語,他们传统上曾经使用过另外一种语言。[52]

以游牧为传统的索馬里人被分为若干家族。其中,拉汉温英语Rahanweyn是农牧家族,而诸如馬迪班等以职业划分的家族则传统上为社会所排挤。[53]作为职业种姓(Gabboye),马迪班同图麦(Tumal)和伊比尔英语Yibir一道被合称为“低级种姓”(sab)。随着城市中心不断扩大,他们的社会地位逐渐得到了改善,并在索马里的政坛取得一席之地。[49]

馬達加斯加[编辑]

馬達加斯加中央高地的伊默里納王國梅里納人分為貴族、平民、農奴三個等級,職業世襲,互不通婚。

欧洲[编辑]

中世纪欧洲的社会阶级制度和印度的种姓制度很像,也分成

  1. 贵族、皇家
  2. 骑士、地主、神职人员
  3. 手工艺者
  4. 农民、农奴

法国与西班牙[编辑]

几个世纪以来,大部分人都认为居于法国西部和西班牙北部的卡格特英语Cagot是次等种姓,不可接触。虽然他们和其他人一样都有着同样的肤色、同样的信仰,在教堂中他们都得用分开的大门进出,使用分隔开的容器饮水,使用木制长勺末端来接受圣餐礼。卡格特这一为社会所隔绝的种姓实行内婚制,种姓终身不可变更。[54][55]

英国[编辑]

2013年7月,英國政府公布了《2010年平权法案英语Equality Act 2010》的修订计划,“在種族歧視法框架內,對種姓立法,包括種姓規定的任何必要例外”等。 [56]《2010年平权法案》第9(5)條規定,“部長可以通過命令修改对‘種族’一词的法定定義來将種姓的概念包括在内,並可規定該法案中的例外情況適用或不適用於種姓”。

参见[编辑]

脚注[编辑]

  1. ^ Scott & Marshall 2005, p. 66.
  2. ^ Winthrop 1991, pp. 27–30.
  3. ^ Béteille 2002, p. 66.
  4. ^ Wilson, E. O. The Evolution of Caste Systems in Social Insects. Proceedings of the Ame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 1979, 123 (4): 204–210. JSTOR 986579. 
  5. ^ Nepal Census 2011 (PDF). 
  6. ^ Bindloss, Joe; Holden, Trent; Mayhew, Bradley. (2009). Nepal. Lonely Planet.
  7. ^ Barth, Fredrik. E. R. Leach, 编. The System Of Social Stratification In Swat, North Pakistan (Aspects of Caste in South India, Ceylon, and North-West Pakista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62: 113. 
  8. ^ Fredrick Barth. Ecologic Relationships of Ethnic Groups in Swat, North Pakistan. American Anthropologist. December 1956, 58 (6): 1079–1089. doi:10.1525/aa.1956.58.6.02a00080. 
  9. ^ Zeyauddin Ahmed. The New Wind: Changing Identities in South Asia (Editor: Kenneth David). Aldine Publishing Company. 1977: 337–354. ISBN 90-279-7959-6. 
  10. ^ McKim Marriott. Caste ranking and community structure in five regions of India and Pakistan. 1960. 
  11. ^ John Rogers. Caste as a social category and identity in colonial Lanka. Indian Economic Social History Review. February 2004, 41 (1): 51–77. doi:10.1177/001946460404100104. 
  12. ^ 12.0 12.1 James Boon. The Anthropological Romance of Bali 1597-1972: Dynamic Perspectives in Marriage and Caste, Politics and Religion. 1977. ISBN 0-521-21398-3. 
  13. ^ 'Four-Class System' of Yuan Dynasty. Travelchinaguide.com. [2013-11-30]. 
  14. ^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lume 6, Alien Regimes and Border States, 710-1368", by Denis C. Twitchett, Herbert Franke, John King Fairbank, p. 610
  15. ^ "Chinese Society: Change, Conflict and Resistance", by Elizabeth J. Perry, Mark Selden, page 90
  16. ^ "China's New Confucianism: Politics and Everyday Life in a Changing Society", p. 86, by Daniel A. Bell
  17. ^ "Trust and Distrust: Sociocultural Perspectives", p. 63, by Ivana Marková, Alex Gillespie
  18. ^ Heidi Fjeld. Hereditary Divisions in Tibet (PDF). NiAS Press. [2017-10-17]. 
  19. ^ David L. Howell. Geographies of identity in nineteenth-century Japa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5. ISBN 0-520-24085-5. 
  20. ^ 20.0 20.1 George De Vos and Hiroshi Wagatsuma. Japan's invisible race: caste in culture and personalit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66. ISBN 978-0-520-00306-4. 
  21. ^ Toby Slade. Japanese Fashion: A Cultural History. Berg. 2009. ISBN 978-1-84788-252-3. 
  22. ^ 日本“贱民”:屠夫和送葬者. m.jiemian.com. [2017-10-08]. 
  23. ^ Class, Ethnicity and Nationality: Japan Finds Plenty of Space for Discrimination. Hrdc.net. 2001-06-18 [2013-11-30]. 
  24. ^ William H. Newell. 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Caste in India and Japan. Asian Survey. December 1961, 1 (10): 3–10. JSTOR 3023467. doi:10.1525/as.1961.1.10.01p15082. 
  25. ^ Rodriguez, Junius P. The Historical Encyclopedia of World Slavery. ABC-CLIO. : 392 [2017-02-14]. ISBN 9780874368857 (英语). 
  26. ^ Kim, Youngmin; Pettid, Michael J. Women and Confucianism in Choson Korea: New Perspectives. SUNY Press. : 141 [2017-02-14]. ISBN 9781438437774 (英语). 
  27. ^ 27.0 27.1 Campbell, Gwyn. Structure of Slavery in Indian Ocean Africa and Asia. Routledge. : 163 [2017-02-14]. ISBN 9781135759179 (英语). 
  28. ^ Kim, Joong-Seop. In Search of Human Rights: The Paekchŏng Movement in Colonial Korea. (编) Gi-Wook Shin and Michael Robinson. Colonial Modernity in Korea. 1999: 326. ISBN 0-674-00594-5. 
  29. ^ Kim, Joong-Seop. The Korean Paekjŏng under Japanese rule: the quest for 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 2003: 147. 
  30. ^ 30.0 30.1 Hwang, Kyung Moon (2004),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Citizenship, Social Equality and Government Reform: Changes in the Household Registration System in Korea, 1894-1910
  31. ^ 06 Jun 2012. North Korea caste system 'underpins human rights abuses'. Telegraph.co.uk. 2012-06-06 [2013-11-30]. 
  32. ^ Barbara Demick, Nothing to Envy: Love, Life and Death in North Korea, Fourth Estate, London, 2010, pp 26-27.
  33. ^ Demick, pp 28, 197, 202.
  34. ^ Nicolle, p. 11
  35. ^ These four are the three common "Indo-Euoropean" social tripartition英语Trifunctional hypothesis common among ancient Iranian, Indian and Romans with one extra Iranian element (from Yashna xix/17). cf. Frye, p. 54.
  36. ^ Amir Taheri. The Persian Night: Iran under the Khomeinist Revolution. Encounter books. : 1982. 
  37. ^ Kāẓim ʻAlamdārī. Why the Middle East Lagged Behind: The Case of Iran.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 72. 
  38. ^ Yemen’s Al-Akhdam face brutal oppression
  39. ^ 39.0 39.1 Elijah Obinna. Contesting identity: the Osu caste system among Igbo of Nigeria. African Identities. 2012, 10 (1): 111–121. doi:10.1080/14725843.2011.614412. 
  40. ^ James B. Watson. Caste as a Form of Acculturation. Southwestern Journal of Anthropology. Winter 1963, 19 (4): 356–379. 
  41. ^ 41.0 41.1 Tal Tamari. The Development of Caste Systems in West Africa. The Journal of African History. 1991, 32 (2): 221–250. doi:10.1017/S0021853700025718. 
  42. ^ Leo Igwe. Caste discrimination in Africa. International Humanist and Ethical Union. 2009-08-21. 
  43. ^ SF Nadel. Caste and government in primitive society. Journal of Anthropological Society. 1954, 8: 9–22. 
  44. ^ African Kingdoms Songhai Class System
  45. ^ Dolores Richter. Further considerations of caste in West Africa: The Senufo. Africa. January 1980, 50: 37–54. JSTOR 1158641. doi:10.2307/1158641. 
  46. ^ Ethel M. Albert. Socio-Political Organization and Receptivity to Change: Some Differences between Ruanda and Urundi. Southwestern Journal of Anthropology. Spring 1960, 16 (1): 46–74. 
  47. ^ Jacques J. Maquet. The Premise of Inequality in Ruanda: A Study of Political Relations in a Central African Kingdo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London. 1962: 135–171. ISBN 978-0-19-823168-4. 
  48. ^ Helen Codere. Power in Ruanda. Anthropologica. 1962, 4 (1): 45–85. JSTOR 25604523. 
  49. ^ 49.0 49.1 Lewis, I.M. Understanding Somalia and Somaliland: Culture, History, Society.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8: 8. ISBN 0231700849. 
  50. ^ D. M. Todd. LA CASTE EN AFRIQUE? (Caste in Africa?). Africa. October 1977, 47 (4): 398–412. JSTOR 1158345. doi:10.2307/1158345. 
  51. ^ p. 299. Sayuri Yoshida. Why did the Manjo convert to Protestant? Social Discrimination and Coexistence in Kafa, Southwest Ethiopia? Proceedings of the 16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Ethiopian Studies, ed. by Svein Ege, Harald Aspen, Birhanu Teferra and Shiferaw Bekele, Trondheim 2009. p. 299-309.
  52. ^ Diedrich Westermann, Edwin William Smith, Cyril Daryll Forde. Afric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1: 853. 
  53. ^ I. M. Lewis, A pastoral democracy: a study of pastoralism and politics among the Northern Somali of the Horn of Africa, (LIT Verlag Berlin-Hamburg-Münster: 1999), pp.13-14
  54. ^ Sean Thomas. The last untouchable in Europe. London: The Independent, United Kingdom. 2008-07-28. 
  55. ^ Anders Hansson. Chinese Outcasts: Discrimination and Emancipation in Late Imperial China. BRILL. 1996: 15–16. ISBN 978-90-04-10596-6. 
  56. ^ Government Equalities Office, Caste legislation introduction – programme and timetable [2016-06-02]

参考资料[编辑]

拓展阅读[编辑]

  • Spectres of Agrarian Territory by David Ludden 11 December 2001
  • "Early Evidence for Caste in South India", p. 467-492 in Dimensions of Social Life: Essays in honor of David G. Mandelbaum, Edited by Paul Hockings and Mouton de Gruyter, Berlin, New York, Amsterdam, 1987.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