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纳吉布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
نجيب الله
Mohammad Najibullah.png
阿富汗阿富汗人民民主黨第4任中央委員會總書記
任期
1986年11月24日-1992年4月16日
前任巴布拉克·卡尔迈勒
继任末任
阿富汗阿富汗民主共和国第4任總統
(1988年5月前任革命委員會主席團主席)
任期
1986年11月24日-1992年4月16日
前任巴布拉克·卡尔迈勒
继任阿卜杜勒·拉希姆·哈蒂夫(代理)
个人资料
出生1947年8月6日
 阿富汗王國加德兹
逝世1996年9月28日(1996-09-28)(49歲)
Flag of Taliban.svg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喀布爾
政党阿富汗人民民主黨
宗教信仰伊斯兰教
军事背景
效忠阿富汗 阿富汗民主共和国
服役时间1965-1992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阿赫马德扎伊普什圖語ډاکټر نجیب ﷲ احمدزۍ‎,英語:Mohammed Najibullah Ahmadzai,1947年8月6日-1996年9月28日),阿富汗政治家、共产主义者,出生在喀布尔。他在1986年至1992年期间担任苏联傀儡政权阿富汗民主共和国最高领导人,阿富汗人民民主党总书记。1992年,反政府军攻入喀布尔,纳吉布拉被迫下台,躲藏在联合国驻喀布尔办事处避难。1996年塔利班攻入喀布尔之后,将纳吉布拉酷刑处死。

经历[编辑]

纳吉布拉是普什图人,出生在喀布尔,其祖父是部族长老,父亲是驻巴基斯坦白沙瓦的领事。幼年时随父亲在白沙瓦居住12年,50年代回国上学。1965年加入阿富汗人民民主党。1975年毕业于喀布尔大学医学院。1977年任党中央委员,成为该党的干部。翌年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发动政变,推翻总统穆罕默德·达乌德汗,他成为领导人之一,但由于在政治斗争中站错队伍而失势,贬为驻伊朗大使。他短暂地在德黑兰供职之后,便流亡欧洲。

1979年,苏联侵略阿富汗,杀害人民民主党总书记哈菲佐拉·阿明。纳吉布拉回到阿富汗,被苏联人扶植为国家情报总局局长(KHAD),掌管国家安全机构。在此期间,他奉苏联之命,模仿苏联克格勃的模式,逮捕、审问和杀害了数万阿富汗人民,血债累累,深受阿富汗人民痛恨,呼为“屠夫”。1981年升官任人民民主党中央政治局委员。1983年晋升为中将。1985年,中央书记巴布拉克·卡尔迈勒失势,他继任中央书记。1986年1月,任革命委员会主席团委员,5月出任人民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成为最高领导人,12月出任革命委员会主席团主席,兼任国家元首。

苏联军队自1989年从阿富汗撤军,阿富汗随即爆发内战,失去靠山的共产政权统治岌岌可危。苏联陷入政局动荡中,无暇顾及阿富汗,切断了对阿富汗共产政权的支持。此时圣战者的势力逼近喀布尔,他于1992年4月16日宣布向圣战者投降,并辞去总统职务。他试图逃离喀布尔,但遭到阿布都·拉希德·杜斯塔姆将军的阻挠,最终逃进联合国驻喀布尔办事处避难。

逝世[编辑]

1996年9月26日,信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塔利班攻入喀布尔,取得了政权。雖然納吉布拉和從小就結識的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是政敵,但馬蘇德仍兩次提供機會幫纳吉布拉逃离喀布尔。纳吉布拉因相信塔利班会饶他一命,不会杀害他而拒绝了这个提议。1996年9月27日,塔利班士兵闖入联合国驻喀布尔办事处,将纳吉布拉从里面拖出来,指责他信奉无神论、背弃伊斯兰教、违反神的意愿、使阿富汗陷入混乱,将他当众阉割[1]然后被拴在一辆卡车后面拖着游街示众直至死去,年仅49岁。他的血腥的尸体被悬挂在红绿灯上示众以昭示“一个新时代的来临”,他的嘴里被塞满了钞票,所有手指都被砍掉,塔利班士兵将雪茄插在他手指的位置。[2] 他的兄弟沙赫普尔·艾哈迈迪扎伊英语Shahpur Ahmadzai遭到同样的酷刑。[3]据俄罗斯东方主义者五世·普拉斯通英语V. Plastun的介绍,他亲自认识了纳吉布拉和他的对手,他是阿富汗的老兵,当塔利班进入首都的迫在眉睫时,圣战者领袖艾哈迈德·萨赫·马苏德英语Ahmad Sah Masud为纳吉提供了离开数千阿富汗人的可能性。 逃离塔利班,但纳吉布拉拒绝了,他的兄弟留下来了。 普拉斯敦说,纳吉和他的兄弟被绑架后,被带到一家依靠巴基斯坦的房屋,在那里他们向他提供了新政权的总统职位,以换取签署承认阿富汗南部边界的条约,即杜兰德线。 阿富汗人不承认这是合法边界,并表示该条约将是严重的背叛。 纳吉拒绝了,因此遭到了他的恶毒折磨和死亡。[4] 起初纳吉布拉和艾哈迈迪扎伊因为他们的“罪行”,不允许举行伊斯兰葬礼,后来尸体通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被交给帕克蒂亚省自己的部落安葬[3]

国际社会,特别是穆斯林世界,对此酷刑进行了广泛谴责。联合国发表声明,处死纳吉布拉加以谴责,并声称谋杀将进一步破坏阿富汗的稳定。塔利班的回应是宣布对阿布都·拉希德·杜斯塔姆,马苏德和布尔汉努丁·拉巴尼的死刑宣判[3]印度一直支持纳吉布拉,此时强烈谴责对他的公开处死,并开始支持马苏德的拯救阿富汗全国统一伊斯兰阵线,试图遏制塔利班的崛起[5]

参考资料[编辑]

  1. ^ Naughton, Philippe; Costello, Miles. President of hell: Hamid Karzai's battle to govern post-war, post-Taliban Afghanistan. The Times. 
  2. ^ Flashback: When the Taliban took Kabul. BBC. October 15, 2001 [2014-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12). 
  3. ^ 3.0 3.1 3.2 Rashid, Ahmed. Taliban: Islam, Oil and the New Great Game in Central Asia. I.B. Tauris & Company. 2002: 49. ISBN 978-1845117887. 
  4. ^ 存档副本.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9). 
  5. ^ Pigott, Peter. Canada in Afghanistan: The War So Far.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oronto: Dundurn Press Ltd, 2007. ISBN 978-1-55002-674-0, ISBN 978-1-55002-674-0. P.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