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窦武(?-168年),字游平右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东汉末外戚及大臣,窦融的玄孙。因企圖政變誅除宦官,兵敗自殺。

生平[编辑]

長女入宮[编辑]

汉桓帝延熹八年(165年),竇武长女窦妙被立为皇后,遂从郎中迁越骑校尉,封槐里侯,轄五千戶。次年(165年),又拜城门校尉。在位期間提拔許多名士,清身嫉惡;家中衣食也僅足需要,不加矯飾。後來羌族入寇,穀物歉收。竇武將皇太后和皇帝的賞賜,全數交予太學生,濟施貧民。[1]

黨錮之禍[编辑]

永康元年(167年),党锢为司隶校尉李膺太仆杜密上书抨擊朝政,李杜幸得赦免。同年冬,桓帝崩,窦武拜大将军,封闻喜侯;兒子竇機封渭陽侯;姪兒竇紹封鄠侯,遷步兵校尉;竇紹的弟弟封靖西鄉侯,為侍中,監羽林左騎,与太傅陈蕃共同管理朝政。[1]

竇武掌權後,一直很想翦除朝廷中的宦官勢力,太傅陈蕃也一直有此想法,時常與竇武談論。有一次竇武在陳蕃在朝堂上相會,陳蕃告訴竇武:「中常侍曹節王甫等人,從先帝時期便操弄國政,使百姓不得安寧,今天如果不將他誅殺,以後等他們力量強大起來,再來行事就難了。」竇武相當認同陳蕃的說法,用尹勋为尚书令,刘瑜为侍中,冯述为屯骑校尉。後又進用之前被罷黜的前司隸李膺太僕杜密宗正刘猛陳寔等人。又請前越巂太守荀翌擔任中郎。當時全國天下的名士知道竇武大舉進用賢才,無不希望能盡一己之力,為國效勞。《續漢志》中提到,當時京城有童謠道:「游平賣印自有評,不避賢豪及大姓。」[1]

167年5月(農曆),發生日食,陳蕃告訴竇武:「以前有一個宦官石顯做了錯事,御史大夫蕭望之將他關了起來。後來元帝時,石顯任中書令,詆毀蕭望之,令其自殺。但你看看最近黨錮之禍禍及的人數,這些宦官已經比石顯可惡幾十倍了!我雖然八十歲了,仍希望位將軍您除害。今天可以藉口發生日食,斥罷宦官。另外趙嬈(漢靈帝的乳母)和女尚書們也時常迷惑太后,也需要儘早斥退他們。」竇武告訴太后:「以前,黃門、常侍僅能處理內務,管理門戶。今天你把權力交給他們,使他們收結黨羽,蠻橫專權。天下如今不得安寧,就是因為這一夥人,最好全數殺光,以清朝廷。」太后說:「宦官制度從以前就有了,有罪的當然要殺,但是可以完全廢掉嗎?」當時竇武立刻先殺掉中常侍管霸蘇康等人,又打算再殺曹節。太后相當猶豫不捨,因此遲遲未作決斷。[1]

8月,金星(太白)從西方升起。劉瑜善於觀測天象,上書太后碩此天向代表姦人在側,要小心提防。建寧元年(168年),竇武策謀除宦官。但宦官[[朱瑀]得知消息,偷看竇武的奏章,大罵;「犯錯的宦官,殺之有理。但我們又沒犯錯,為什麼要殺我們?」於是大呼:「陳蕃、竇武要太后廢帝,此為大逆!」於是和長樂從官史共普張亮等十七名較健壯的宦官,歃血共謀誅殺竇武。曹節聽到聲音驚醒,挾持靈帝至御德陽前殿,乳母趙嬈等擁衛左右,關閉宮門。曹節以刀脅迫尚書官作詔書。拜王甫為黃門令。收捕尹勛山冰等人。山冰懷疑這並不是皇帝的詔書,不肯受詔,於是被殺。宦官們接著脅持太后,奪璽書。宦官做假詔想要逮捕竇武,竇武不接受,逃到步兵營,與竇紹一同殺了使者。召會北軍五校士數千人屯都亭下,告訴軍士:「黃門常侍謀反,盡力者封侯重賞。 」[1]

於是此時宦官又以少府周靖車騎將軍,與護匈奴中郎將張奐率五營士討伐竇武。王甫調度虎賁、羽林、廄騶、都候、劍戟士,合千餘人,與張奐會合。王甫的軍力逐漸壯盛,於是便對竇武的軍隊勸降:「竇武謀反,你們這些禁軍,應該保衛宮室才對,怎麼可以跟著叛徒作亂?先降有賞!」於是竇武的軍隊逐漸歸降。竇武、竇紹見狀,趕緊逃跑,後來被各路軍隊包圍,兩人自殺。[1]

後來竇武被梟首示眾,劉瑜、馮述、竇武、陳蕃等人的宗親、賓客、姻屬,全數遭逮捕殺害。竇武只有妻子免死,流放比景,竇太后則被流放雲台。當時沒有人敢為竇武殮屍,僅有窦武府掾桂阳胡腾獨自殯斂行喪,結果也被禁錮。[1]

窦武的孙子窦辅时年才二岁,被胡腾及令史南阳张敞(太尉张温弟)带到零陵界,诈称已死。胡腾养窦辅为己子,为其婚娶。窦辅后举桂阳孝廉,建安中被荆州刘表辟为从事,恢复窦姓。刘表死后,荆州为曹操所得,窦辅和宗人迁于邺城。后随曹操征马超,被流矢射杀。[1]

軼事[编辑]

  • 竇武的侄兒竇紹虎賁中郎將,但個性奢侈。竇武屢勸不聽,上書皇帝要求剝奪竇紹的官位,又說自己沒有做好教導的責任,應該先受罰,從此竇紹更加注意自己的行為規範。[2]

家族[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後漢書·竇何列傳第五十九》
  2. ^ 《後漢書·竇何列傳第五十九》:「兄子紹,為虎賁中郎將,性疏簡奢侈。武每數切厲相戒,猶不覺悟,乃上書求退紹位,又自責不能訓導,當先受罪。由是紹更遵節,大小莫敢違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