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竺可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竺可桢
出生(1890-03-07)1890年3月7日
 大清帝國浙江省绍兴府
逝世1974年2月7日(1974歲—02—07)(83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国籍 大清帝國(1890年 - 1911年)
 中華民國(1912年 - 1928年)
 中華民國(1928年 - 1949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 - 1974年)
政党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配偶張俠魂、陳汲
经历
學術背景
教育程度气象学博士
母校复旦公学
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学士)
哈佛大学(博士)
论文A New Classification of Typhoons of the Far East(1924)
博士導師罗伯特·德库西·沃德英语Robert DeCourcy Ward
(Robert DeCourcy Ward)
學術工作
著名作品

竺可桢(英語:Chu Kochen,1890年3月7日—1974年2月7日),藕舫,又名紹榮烈祖兆熊,男,浙江绍兴人,中国气象学家、地理学家和教育家,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2]

生平

[编辑]

早年

[编辑]

竺可桢是浙江省紹興縣東關鎮(今绍兴市上虞区东关街道)人。1905年进入复旦公学中学部学习。1909年进入唐山路矿学堂预科土木工程系学习。1910年,凭庚子赔款奖学金赴美留学[3]1913年畢業于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农学院;夏,入哈佛大学读博士,导师为罗伯特·德库西·沃德英语Robert DeCourcy Ward(Robert DeCourcy Ward)。[3]1918年獲博士學位,论文课题为《远东台风的新分类》。[4]同年回國任教于国立武昌高等师范学校

中年

[编辑]

1920年到1925年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国立东南大学地学系主任。1925年,因东南大学派系斗争,竺可桢转任商务出版社编辑。1926年8月,竺可桢到天津,被张伯苓聘为私立南开大学教授,讲授地学、气象学[5]。1929年到1936年任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所长。

1936年4月赴杭州就任国立浙江大学校长时,并未作长久计,“家”还在南京,這也導致了後來一部分日記的遺失。1937年1月13日,遠東氣象會議香港開幕,到會代表20餘人,中國派竺可楨出席,會期7天[6]:5339。4月4日,中國地理學會在南京開第四屆年會,會上宣讀論文25篇,大會由竺可楨主持[6]:5397。在此期間,養成优良學風,廣攬名師,特別是延攬了衆多中國科學社和前學衡社的成員,使浙江大學迅速崛起成爲世界一流大學,時人稱浙大爲“東方劍橋”。在浙大的发展历程中,担任校长达13年之久的竺可桢先生可谓厥功至伟。他被公认为“浙大学术事业的奠基人,浙大“求是”精神的典范,浙大的灵魂”[7]。校训“求是”即是由他提出,校歌亦是他请著名国学家马一浮作词、音乐家应尚能谱曲作成。

1945年国民党六大召开前夕,列入朱家骅与陈立夫联名向蒋介石推荐的98名“最优秀教授党员”之一[8]。1948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第一屆院士。1949年,蒋中正撤離上海,從舟山蔣經國到上海去請當時浙江大學校長竺可楨到台灣遭拒[9]:276。10月16日,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筹建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

晚年

[编辑]
1963年的竺可桢

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文革期間,竺可楨雖未受到較大衝擊,但每日如履薄冰、提心吊膽。1974年2月7日,因肺病北京逝世[10]。现今,竺可楨学术声誉被公認為中國氣象、地理學界的「一代宗師」[11]

家庭

[编辑]

竺可楨夫人張俠魂自幼努力學習,不僅愛好繪畫,還寫得一手勢如劈玉的好字。本世紀20年代的中國始有飛機,男子尚且望而生畏,可勇敢好奇的張俠魂竟毫不猶豫,自報奮勇,一定要坐一坐,此舉便使她成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乘坐飛機的女性。竺可楨非常欣賞張俠魂的性格。就在張俠魂坐飛機的那段時間裡,他寫了一篇《空中航行之歷史》的文章。這大概同張俠魂坐飛機一事不無關係。張俠魂與竺可楨於1920年在上海結婚。他們共同生活了十八年。據竺可楨的日記記錄,張俠魂染上痢疾之後,他心急如焚,每天記錄著妻子病情的發展情況,悉心照料,盼望妻子早日康復。可是病魔終於將愛妻從他的身邊奪去,使他一人在孤獨中彷徨。喪妻的痛苦折磨著竺可楨,俠魂的一切用品都在引起他對愛妻的懷念。一份手稿,件件衣物,觸景生情,俠魂的音容笑貌在夢中陪伴著他。 經人介紹在1939年陳汲與竺可楨相識,並於1939年9月21日與他正式訂婚。[12]

與第一任妻子張俠魂育有三子二女:竺津(長子,妻孫祥清在竺津於石佛寺管教所病故後改嫁,兩人育有一女竺明芝)、竺梅(長女)、竺衡(次子,死於痢疾)、竺安(三子)、竺寧(次女)。1940年3月15日再婚第二任妻子陳汲,育有一女竺松(三女),妻舅陳源(筆名陳西瀅)。

重要著作

[编辑]

纪念

[编辑]

参考文献

[编辑]
  1. ^ 1.0 1.1 24卷《竺可桢全集》出齐 16卷日记最受关注. [2021-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6). 
  2. ^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编; 刘东生主编; 吴传钧副主编; 吕东明; 高庄; 梁珊. 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略 • 理学编 地学卷 一. 石家庄: 河北教育出版社. 1996: 53–75 [2021-10-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2). 
  3. ^ 3.0 3.1 Frank, Mark E. National climate: Zhu Kezhen and the framing of the atmosphere in modern China. History of Science. 2023-03-29: 007327532311574. ISSN 0073-2753. PMID 36988139. S2CID 257803502. doi:10.1177/00732753231157453 (英语). 
  4. ^ Chu, Coching. A New Classification of Typhoons of the Far East. Monthly Weather Review. 1924, 52 (12): 570-579. 
  5. ^ 竺可桢与新中国的科学史研究事业 —基于档案和日记的新考察 (PDF). [2021-04-2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04-24). 
  6. ^ 6.0 6.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 ISBN 9787101079982. 
  7. ^ 苏步青. 怀念竺可桢先生. 浙江大学网站. [2011-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13). 
  8. ^ 45年国民党“最优秀教授党员”:华罗庚陈寅恪冯友兰. [2018-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5). 
  9.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ISBN 9578506074. 這個人(竺可楨)和我(蔣經國)私交不錯,當找到他的時候,我轉達了領袖(蔣介石)請他到台灣的意思之後,他想了想說:「謝謝領袖的好意,我看不必了。詢以原因,他說:「大勢已去,台灣將維持多久,頂多半年?一年?」我說:「時局決非如此!」後來無法再說下去,他反而跟我說:「你不必到台灣去了。」當時我憤怒的說:「人各有志。」最後便不歡而散。 
  10. ^ 1974年2月7日 我国气象学家竺可桢逝世-搜狐新闻. news.sohu.com. [2021-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4). 
  11. ^ 竺可桢--科技--人民网. scitech.people.com.cn. [2021-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1). 
  12. ^ 《中外名人情侶辭典》,1988
  13. ^ 竺可桢. 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 考古学报. 1972, (01). ISSN 0453-2902. Wikidata Q63478388 (中文). Wikidata Q63478388

外部链接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