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彥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符彥卿
昵称 符第四
出生 陳州宛丘(今河南省淮陽縣
国籍 漢族
效命 後唐李存勗李嗣源
後晉石敬瑭石重貴
北宋趙匡胤
军种 戎服騎兵
军衔 親從指揮使、
散員指揮使、
龍武都虞候、
吉州刺史
耀州團練使、
慶州刺史
易州刺史
同州節度使
左右羽林統軍
鄜延節度使
武寧節度使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侍中
中書令
太保
大名尹、
天雄節度使
太傅
太尉
太師
鳳翔節度使
部队 北方騎軍、左右羽林軍
统率 張彥澤皇甫遇
参与战争 嘉山之役大破契丹
获得勋章 祁國公、魏國公、淮陽王衛王魏王

符彥卿(898年-975年),字冠侯陳州宛丘人(今河南淮陽縣),是中國五代時期的將領及北宋初年朝中大臣,曾經多次與北方遼朝交戰,並且於嘉山及陽城等戰役中大破契丹,令遼人畏懼。他自幼習武,善騎射,與父符存審及兄弟數人皆為各據一方的軍事勢力[1],憑軍功先後擔任鳳翔節度使太尉太師等職,加封魏王,三位女兒也相繼成為後周世宗柴榮及宋太宗趙匡義的皇后,於北宋立國初年成為朝中巨擘。

生平[编辑]

出身[编辑]

符彥卿祖籍陳州宛丘,其父符存審亦是軍事將領,於唐末亂世效力晉王「獨眼龍」李克用,乃是「十三太保」之一,從軍資歷完整,官至宣武節度使、蕃漢馬步軍總管及中書令,是後唐立國的砥柱中流。符彦卿是符存審的第四子,故稱「符第四」[2],他繼承父親的軍事天份,年僅十三歲時,已懂騎馬射箭[3],年少起並在太原為李克用之子李存勗(後來的莊宗)帳中效命,因辦事謹慎、誠實為人所著稱,深得李存勗賞識,跟隨軍旅侍奉左右,等年紀稍長後,便啟用他為親從指揮使[4]

早年戰績[编辑]

同光元年(923年),晉王李存勗消滅朱溫篡唐而立的後梁,同年攻入汴梁(今河南開封)稱帝,國號大唐(史稱後唐),是為莊宗,乃以早年唐朝御賜姓為李的合法繼承人身份,打起中興唐朝的旗號,此時符彥卿也獲得升遷為散員指揮使[5]。因莊宗立國及定都洛陽後漸變貪逸,終日與戲班伶人為伍,遂荒廢朝政,又派伶人宦官搶民女入宮,導致民眾怨聲四起。

同光四年(926),魏博軍被莊宗發配貝州(今河北省南宮市屯田,不能歸鄉,軍心大亂,一個士兵皇甫暉鼓動兵變,是為鄴城之變,殺主帥楊仁晸,立偏將趙在禮留後,李克用義子李嗣源前去讨伐,却被部下士兵劫持,与邺城乱兵合作,聽從女婿石敬瑭之言反攻洛陽,莊宗由於久疏軍務而無力招架,更於回師洛陽之時,遭到抱有私仇的伶人郭從謙背叛,從謙引兵作亂,火焚興教門,史稱興教門之變,由於莊宗素來吝嗇銀錢,不撫恤士卒,故隨從大部份都已經捨他而去,紛紛各自逃命,僅得符彦卿及王全斌等少數將領,仍然選擇效忠,而符彦卿在奮力血戰中,獨力射殺十多名敵軍,直至莊宗在絳霄殿一片混亂之際,被流箭擊斃而亡,此時符彦卿方才悲慟地飲泣離開[6]

不久,李嗣源入洛陽殺盡宦官、伶人等逆臣,並且對莊宗保持大禮,厚葬其屍骨於雍陵,故仍受到眾臣擁護之下繼位為後唐明宗。此時,由於符家兄弟眾人(符存審生九子)皆擁兵馬,李嗣源為拉攏他們繼續向後唐效力,便派符彥卿出使太原,遊說掌握了當地軍政實權的長兄北京巡檢符彥超,而對方亦接受朝廷招撫,確保符氏一族在當時繼續獲得明宗重用。

嘉山之役[编辑]

天成三年 (928年),符彥卿獲授龍武都虞候以及吉州刺史,領兵出征定州(今河北省定州市),以討伐勾結契丹遼太宗耶律德光的義武軍節度使王都,旋即於嘉山大破契丹軍隊[7]。次年攻陷定州城,加授耀州團練使,隨後改任慶州刺史[8],旋即又奉詔在北烏侖山山口築堡修渠,以招攬安置党項族[9]清泰初年(934年),長兄符彥超因故遇害身亡,符彥卿移任易州刺史,兼領後唐的北方騎軍,並獲明宗御賜戎服、甲胄及戰馬[10]

入晉[编辑]

彼時,石敬瑭再叛後唐,更以割讓燕雲十六州、歲納三十萬匹和自貶「兒皇帝」為條件向契丹耶律德光借兵,終於又攻入洛陽,使到後唐覆亡。天福元年(936年),石氏建立後晉稱帝,由於干戈戰禍剛止,不得不倚重符彥卿之力,故授以同州節度使,另外對其二兄符彥饒亦授滑州節度使[11]。惟不久後,符彥饒因部下擅自殺害昭信節度使白奉進,連正式審訊也未及,便被官署下令於驛館處決。至此,雖然石敬瑭下令不再追究,符彥卿了解自己屬前朝的後唐重臣,深受石敬瑭猜忌,便上表說明待罪之身,請求歸隱田野,但都被石敬瑭拒絕[12],反而多次加贈其職權以冰釋前嫌,使符彥卿逐步掌領御前禁衛軍,先是出任左羽林統軍,隨即又兼領右羽林軍,稍後加封鄜延節度使[13]

石敬瑭歿後,由侄子石重貴繼任,是為後晉出帝,他與符彥卿識於微時,而且矢志改變對契丹的恭順政策,因此甫一即位,馬上就召符彥卿上朝,委以坐鎮河陽三城的要務[14]。其後,後晉宣布不再向遼朝稱臣,觸發遼人大舉南侵,符彥卿奉詔率領麾下於澶州迎戰,當時對手擁契丹騎兵合共數萬人,兵勢一時無兩,並已把高行周包圍於鐵丘一帶,軍中諸將為避其鋒芒,都不敢自薦擔任先鋒,符彥卿惟有採取奇襲策略,率領數百騎兵出陣突擊,契丹軍隊在出乎意料下損失慘重,混亂間,遼兵紛紛脫離戰線逃亡,最終成功解救高行周於苦戰之中[15]。符彥卿隨後再與另一大將李守貞合軍出征青州,擊破勾結契丹的平盧節度使楊光遠,憑此戰功而移任許州,晉封祁國公[16]

陽城突圍退契丹[编辑]

開運二年(945年),中原受遼朝屢次進犯,形勢愈趨險峻,後晉雖派符彥卿與杜重威、李守貞三人共同鎮守北境[17],出帝更企圖發動北伐,但遼太宗耶律德光堅決不退讓,親自統率十多萬大軍南下,把符彥卿旗下晉軍困於陽城(今山西省陽城縣)。

歐陽修撰寫的《新五代史》記載,大軍圍城日久,令城內乾涸缺水情況嚴重,城兵飢渴不堪,所有水井都被開鑿得輒壞,人們只好爭相挖泥吸吮解渴,無論人和馬都因渴而死[18]。當時城內晉軍士氣低落,儘管面對敵軍隨時進攻,城兵甚至都沒有舉起弓弩防守。故此,耶律德光戰前把握十足,安坐戰車中對遼軍呼籲「後晉兵馬已經全數投入此戰,只要我們生擒對手,自然就可以平定天下了」[19]

天有不測,當夜深宵刮起翻天大風,符彥卿見機不可失,便號召手下張彥澤皇甫遇說:「與其束手就擒,這刻倒不如拚死一戰,或者尚可以闖出重圍」[20],張彥澤等皆應允。符彥卿遂趁著夜色,率領晉軍潛伏於契丹軍隊後方,並藉順風之勢奮死反擊,契丹大敗,耶律德光被打得陣腳大亂,匆忙間拾棄戰車改騎駱駝落荒而逃,結果,戰後晉軍沿途拾獲契丹兵器甲冑、旗仗數以萬計,身在朝廷的出帝也對戰況逆轉大喜,下旨加封符彥卿武寧節度使,兼授以如同宰相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21]

另外,據說耶律德光一路逃至幽州,對意外大敗仍然深深不忿,當即把軍中旗下多名首領大將,各施罰笞刑數百鞭。

后汉、后周、北宋时期[编辑]

刘知远进入汴梁为帝后,符彦卿自徐州来朝见,被改任镇守兖州,加兼侍中乾祐年中,加兼中书令,封魏国公,拜守太保,移镇青州(青州节度使、检校太师、守太保、兼中书令、魏国公)。

后周太祖即位后,封符彦卿为淮阳王。诛杀刘铢后,以其京城第宅赐符彦卿。兖州慕容彦超被平定后,符彦卿移镇郓州。广顺三年(953年)十二月,鄴都留守、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王殷被削夺官爵,长流登州,不久赐死于北郊。符彦卿被任命为大名尹、天雄军节度使,进封卫王

显德元年(954年),周世宗继位后,北汉与契丹联军南侵,世宗领军亲征。符彦卿被派遣领兵自磁州固镇路赴潞州先行抵御,周军在高平之战中获胜后驻军潞州,并准备进行北伐,五月,周军包围北汉都城太原,符彦卿与郭从义向训白重赞史彦超率万骑屯忻口(忻州以北25公里处),以防御契丹援军。忻口之战中周军大将史彦超的二千骑被击败,史彦超战死,导致周军士气不振,世宗无奈班师回朝。符彦卿被赐予缯彩、鞍勒马后,遣归本镇。七月世宗回到京城,拜符彦卿太傅,改封魏王。恭帝即位,加守太尉。

宋太祖即位,符彦卿加守太师。建隆四年春,来朝,赐袭衣、玉带。宴射于金凤园,太祖七发皆中的,符彦卿贡名马称贺。

开宝二年六月,移凤翔节度,病中的符彦卿坐着肩舆赴任,至西京洛阳时,因病请假停留洛阳医治,假期满后滞留洛阳被御史弹劾,被免去节度使之职。开宝八年六月,卒,年七十八。谥号“魏忠宣王”。

逸事[编辑]

  • 精於野獵 符彥卿自小學習騎射,擅於引弓,在軍帳中亦熱衷打獵活動,曾經在遂城的鹽臺澱之地,一日之內射下等四十二匹,在場旁觀者無不嘖嘖稱奇[22]
  • 名震契丹 彥卿為將門子弟,除勇略有謀、善用兵外,對麾下亦毫不吝嗇,他前後獲朝廷賞賜百萬,都悉數分予帳下,故軍中士卒皆樂於為他拚死效力[23],而遼人自陽城之戰敗於符彥卿以後,對他尤其畏懼,乃至遇上馬匹生病不飲不嚼,便會唾咒「莫非符王作怪?」[24]。符彥卿因故曾短暫留遼,但不肯效力契丹,一次後晉與契丹交戰後,遼太宗耶律德光之母、皇太后述律平向朝臣探問:「彥卿是否安在?」,朝臣說他已返回徐州,皇太后嘆謂「繼續留此人在中原,實在何其失策!」,可見其在契丹中威名遠播[25]

家族[编辑]

參考文獻及注腳[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符彥卿字冠侯,陳州宛丘人。父存審,後唐宣武軍節度、蕃漢為步軍都總管中書令。
  2. ^ 存審之第四子,軍中謂之“符第四”。
  3. ^ 彥卿年十三,能騎射。
  4. ^ 事莊宗於太原,以謹願稱,出入臥內,及長,以為親從指揮使。
  5. ^ 入汴,遷散員指揮使。
  6. ^ 郭從謙之亂,莊宗左右皆引去,惟彥卿力戰,射殺十數人,俄矢集乘輿,遂慟哭而去。
  7. ^ 天成三年,以龍武都虞候、吉州刺史討王都於定州,大破契丹於嘉山。
  8. ^ 明年克其城,授耀州團練使。改慶州刺史。
  9. ^ 奉詔築堡方渠北烏侖山口,以招黨項。
  10. ^ 清泰初,改易州,兼領北面騎軍,賜戎服、介胄、戰馬。
  11. ^ 晉天福初,授同州節度。兄彥饒亦鎮滑臺。
  12. ^ 俄而彥饒叛,彥卿上表待罪,乞田里,晉祖釋不問。
  13. ^ 改左羽林統軍,俄兼領右羽林,改鎮鄜延。
  14. ^ 少帝幼與彥卿狎,即位,召還,出鎮河陽三城。
  15. ^ 遼人南侵,詔彥卿率所部拒戰澶州。契丹騎兵數萬圍高行周於鐵丘,諸將莫敢當其鋒,彥卿獨引數百騎擊之,遼人遁去,行周得免。
  16. ^ 又副李守貞討平青州楊光遠,移鎮許州,封祁國公。
  17. ^ 開花運二年,與杜重威、李守貞經略北鄙。契丹主率眾十餘萬圍晉於陽城。
  18. ^ 晉軍饑渴,鑿井輒壞,絞泥汁而飲。
  19. ^ 德光坐奚車中,呼其眾曰:「晉軍盡在此矣,可生擒之,然後平定天下。」
  20. ^ 彥卿謂張彥澤、皇甫遇曰:“與其束手就擒,曷若死戰,然未必死。”
  21. ^ 彥澤等然之。遂潛兵尾其後,順風擊之,契丹大敗,其主乘橐駝以遁,獲其器甲、旗仗數萬以。少帝嘉之,改武寧軍節度、同平章事。
  22. ^ 嘗射獵遂城鹽臺澱,一日射獐、彘、狼、狐、兔四十二,觀者神之。
  23. ^ 彥卿將家子,勇略有謀,善用兵。前後賞賜鉅萬,悉分給帳下,故士卒樂為效死。
  24. ^ 遼人自陽城之敗,尤畏彥卿,或馬病不飲龁,必唾而咒曰:“此中豈有符王邪?。
  25. ^ 晉少主既陷契丹,德光之母問左右曰:“彥卿安在?”或對曰:“聞其已遣歸徐州矣。”德光母曰:“留此人中原,何失策之甚!”其威名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