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反法同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次反法同盟戰爭
法蘭西大革命戰爭聯盟戰爭法语Coalition Wars的一部分
Valmy Battle painting.jpg
瓦爾密戰役是法蘭西革命軍的決定性勝利。
日期: 1792–1797
地点: 法蘭西,中歐,意大利,比利時,荷蘭,西班牙,西印度群島
結果: 法蘭西獲勝; 巴塞爾和約法语Peace of Basel, 坎波福爾米奧條約
參戰方
第一次聯盟:

 神聖羅馬帝國[1]

 大不列顛王國

法蘭西王國 孔代親王流亡軍英语Army of Condé
西班牙 西班牙帝國 (至1795年)[3]
 葡萄牙
 撒丁王国 (至1796年)[4]
 那不勒斯 西西里王國
和一些義大利國家[5]
 荷蘭共和國 (至1795年)[6]

指揮官和领导者

第一次反法同盟戰爭(1792年至1797年)是歐洲的君主制王朝第一次嘗試打敗法蘭西第一共和國。1792年4月20日法蘭西對 哈布斯堡君主國奧地利 宣戰,隨後幾個星期普魯士王國加入了奧地利參戰。

這些武力由陸地和海上入侵法蘭西,奧地利從奧地利尼德蘭英语Austrian Netherlands進攻,普魯士由萊茵河攻擊,而大不列顛王國支持法蘭西各省級的反叛並在地中海圍攻南邊的土倫港。1793年3月18日,法蘭西在內爾溫登戰役英语Battle of Neerwinden (1793)遭到挫敗以及內部旺代地區叛亂的紛爭,只能以嚴厲戰爭法的措施回應。 1793年4月6日組建公共安全委員會構成以及1793年8月的大規模徵兵英语Levée en masse 徵招所有18至25歲身強力壯的男子。 新的法蘭西軍隊反擊,擊退侵略者並進擊超越法蘭西邊境。

1795年5月,法蘭西建立了巴達維亞共和國作為姐妹共和國英语sister republic並以巴塞爾和約英语Peace of Basel獲得普魯士的萊茵蘭。隨著坎波福爾米奧條約神聖羅馬帝國割讓奧地利尼德蘭英语Austrian Netherlands給法蘭西,意大利北部建立了幾個法蘭西姐妹共和國英语sister republic。與西班牙單獨簽訂的第二個巴塞爾和約英语Peace of Basel,隨後的督政府實施征服更多 神聖羅馬帝國日耳曼奧地利)的計劃。

1796年,在阿爾卑斯山北部卡爾大公扭轉局勢,但1796年4月12日剛上任的拿破崙蒙坦諾提戰役英语Battle of Montenotte獲勝,全面進攻皮埃蒙特大區,接續在許多戰役獲勝,最終在1797年1月15日的里沃利會戰的決定性勝利,最終簽訂在1797年4月18日萊奧本條約英语Treaty of Leoben 和1797年10月的坎波福爾米奧條約。第一次的反法聯盟聯合崩解了,只剩大不列顛對法蘭西作戰。

背景[编辑]

法蘭西的革命暴力[编辑]

早在1791年歐洲其他君主制王朝就驚恐的注視法蘭西情勢的發展,並考慮他們是否應該介入,既是支持路易十六或利用法蘭西的混亂獲取利益。主要的角色,神聖羅馬帝國皇帝 利奧波德二世,法蘭西皇后瑪麗·安托瓦內特的哥哥,最初很冷靜注視著法蘭西革命。 隨著革命變得更加激進,他變得越來越不安,他仍然希望能夠避免戰爭。 1791年8月27日,利奧波德和普魯士王國的國王腓特烈·威廉二世,在和外逃流亡的法蘭西貴族協商後,發佈了皮爾尼茨宣言,宣稱路易士和他的家人的福祉是歐洲君主王室的利益,並含糊的威脅,如國他們有任何的差錯,會有嚴厲的後果。 雖然利奧波德認為皮爾尼茨宣言,只是一個反應聲明,這將使他免於對法蘭西有任何實際的行動,至少在那個時刻是如此,巴黎認為宣言是一個嚴重的威脅,革命領袖譴責它。[10]

除了法蘭西和歐洲的君主權力之間的意識形態分歧,爭議延續到皇家在亞爾薩斯莊園的歸屬,[10]以及法蘭西當局開始關注流亡國外貴族的鼓動,特別是在奧地利尼德蘭英语Austrian Netherlands和日耳曼的小國家。 終於在1792年4月20日,國民公會投票支持開戰,由新任命的外交部長查爾斯·弗朗索瓦·呂穆矣發表一長串抱怨的演講後,法蘭西首先向奧地利宣戰。[11]

前奏[编辑]

法蘭西早期的挫敗[编辑]

呂穆矣準備入侵奧地利尼德蘭英语Austrian Netherlands,在那裡,他預計當地居民會奮起反抗奧地利統治的。然而,革命已經徹底瓦解了法蘭西軍隊,它沒有足夠力量入侵。他們的士兵在戰役的第一標誌是逃跑,一個案例是謀殺西奧博爾·德狄龍Théobald Dillon英语將軍後,集體逃跑。[11]

正當革命政府狂亂的招募生力軍和重組軍隊,在卡爾·威廉·斐迪南公爵率領的同盟軍聚集在萊茵河濱的科布倫茲。1792年7月開始入侵。不倫瑞克的軍隊,主要是普魯士老兵組成,奪取隆維凡爾登 堡壘。[12] 1792年7月25日,公爵隨後發表了布倫瑞克宣言, 它是路易十六的堂兄孔代親王起草的,宣布布倫瑞克的意圖 : 恢復法蘭西國王以及他所有的權力,任何人或城鎮反對他的將被視為叛亂,將會以戒嚴法處死。[11] 這促使革命軍隊和政府以任何必要的手段反對普魯士的侵略者,[11],而且幾乎立即導致群眾攻佔杜樂麗宮推翻國王的統治。[13]

形勢轉向法蘭西的方向[编辑]

入侵者繼續前進,但在1792年9月20日,瓦爾密戰役 他們對抗呂穆矣和凱勒曼到達了僵持,其中專業性很強的法蘭西砲兵戰功卓著。雖然戰鬥是一個戰術平局,這極大的鼓舞了法蘭西的士氣。此外,普魯士人,面對戰爭期的延長,以及比預期高昂貴的費用,對成本和持續戰鬥風險的考量,而決定從法蘭西撤軍以保存他們的軍隊。. [14]

同時,法蘭西已經有其他幾個方面的成功,在意大利佔領了薩伏依尼斯,而亞當·菲力浦,居斯蒂納伯爵英语Adam Philippe, Comte de Custine將軍入侵德耳曼,奪取沿著萊茵河的施派爾沃爾姆斯以及美茵茨,並正在前往美茵河畔法蘭克福。1792年11月6日,呂穆矣進攻比利時,再次 於傑瑪佩斯戰役擊敗奧地利軍隊贏得勝利,在冬天來臨前佔據了整個國家。[14]

戰爭[编辑]

1793[编辑]

1793年12月大不列顛撤離土倫

1793年1月21日,革命政府在審判後處決了路易十六。 [15] 這個行動團結了歐洲各國政府,包括西班牙,那不勒斯王國和荷蘭反對革命。1793年2月1日,法蘭西對大不列顛王國和荷蘭宣戰,而不久也對西班牙宣戰。 1793年在神聖羅馬帝國的引導下,葡萄牙、那不勒斯和托斯卡納大公國的國王對法蘭西宣戰。 因此,第一次反法聯盟成立。[16]

法蘭西推出”全民徵兵”徵集了數十萬的青年入伍,法蘭西開始使用大量徵兵制的政策,部署了比其他國家能運用的更多人力,[14]用於進攻剩餘的人力,這些大規模軍隊可以從他們敵人的領土徵用戰爭物資。 法蘭西政府派愛德蒙·查爾斯·熱內英语Edmond-Charles Genêt出使美國鼓勵他們為加入法蘭西的陣營。 這個新成立的國家拒絕了,並在整個衝突過程保持中立。

1794[编辑]

1794年6月1日,英法雙方都宣稱獲勝的六月的第一次輝煌英语Glorious First of June

1794年革命的軍隊迎來的日益增加的成功。雖然入侵皮埃蒙特失敗,但跨過了比利牛斯山入侵西班牙拿下 聖塞巴斯提安,而且法蘭西在弗勒呂斯戰役英语Battle of Fleurus (1794)贏得勝利,佔領整個比利時和所有的萊茵蘭[14]

戰爭行動擴展到了法蘭西 西印度群島的殖民地。一支英國艦隊成功抓獲馬提尼克島,聖露西亞島和瓜德羅普島,法蘭西艦隊一年後抵達收回了後者。[17]

1795[编辑]

在冬季突擊進攻奪取低地國後,法蘭西成立了巴達維亞共和國作為一個傀儡政權。甚至於在1794年底的普魯士國王在戰爭中不再積極,並於1795年4月5日,法蘭西簽訂巴塞爾和約英语Peace of Basel,承認法蘭西對萊茵河左岸的佔領。新建立的法蘭西統治的荷蘭政府割讓河流南方的領土換得和平。在二月托斯卡納大公國已經達成協議。隨後在四月,法蘭西和西班牙之間簽訂和平條約。因此,聯盟陷入崩解,此後許多年法蘭西真正的免於入侵。 [18]

不列顛試圖以法蘭西保皇黨軍隊在屈伊伯龍登陸增援旺代省的叛軍,但這個被稱為1795年入侵發蘭西英语Invasion of France (1795)的戰役失敗了,[19]而且所支持保皇黨發動的葡月13日反叛英语13 Vendémiaire也被拿破崙·波拿巴領導的守衛部隊挫敗了,暫時穩住督政府的執政,但在此之後,巴黎被迫完全抑制在軍事強人拿破崙·波拿巴的指示之下。[20] [21]

在萊茵河邊境,讓-夏爾·皮什格魯將軍,與流亡 保皇黨談判,背叛了他的軍隊,導致讓-巴普蒂斯·儒爾當美因茲戰役戰敗,被迫撤離曼海姆[22]

1796[编辑]

1796年歐洲的戰略態勢

法蘭西準備在三個戰線獲得更大的進展,由讓-巴普蒂斯·儒爾當讓·維克多·莫羅在萊茵河以及拿破崙·波拿巴在意大利。三個軍隊將在提洛邦會合,然後向維也納行進。

1796年萊茵河戰役英语Rhine Campaign of 1796,儒爾當和莫羅越過萊茵河並進入日耳曼。儒爾當已經在八月下旬進軍遠至安貝格,而當時莫羅達到達巴伐利亞,九月提洛邦的邊境。然而,儒爾當被擊敗卡爾大公和兩支軍隊被迫退回萊茵河左岸。 [22][23]

在另一方面,拿破崙,成功大膽的入侵意大利。在蒙坦諾提戰役英语Montenotte Campaign,他迫使薩丁尼亞王國簽訂巴黎條約(1796)英语Treaty of Paris (1796) ,退出哈布斯堡奧地利主導的反法聯盟,然後,再反過來擊敗奧地利。 在此之後,他的軍隊攻下米蘭,開始了曼圖亞的圍攻英语Siege of Mantua (1796–97)。波拿巴陸續的擊敗派來救援,在約翰·彼得·蟠龍英语Johann Peter Beaulieu達戈貝爾·西格蒙德·馮·烏姆瑟爾英语Dagobert Sigmund von Wurmser和的糾瑟夫·阿爾文齊英语József Alvinczi率領對他進攻的奧地利軍隊,同時繼續圍攻。

1796年旺代的叛亂被拉扎爾·喔戌英语Lazare Hoche鎮壓下去。[23] 喔戌的後續嘗試在芒斯特省登陸入侵軍隊幫助聯合愛爾蘭人會,但是不成功的。[17]

1797[编辑]

1797年 1月14日,拿破崙在里沃利會戰

1797年2月2日,拿破崙終於攻獲曼圖亞[24] 18000奧地利軍隊投降。奧地利的卡爾大公無法阻止拿破崙入侵蒂羅爾侯縣英语County of Tyrol和奧地利政府在四月請求和平。同時法蘭西的莫羅和喔戌將發動對日耳曼新的入侵戰役。[24]

2月22日,法蘭西1400人的囚犯軍團英语La Legion Noire 入侵部隊由愛爾蘭裔美國人上校威廉·塔特英语William Tate (soldier)指揮發動在威爾斯菲什加德附近登陸的菲什加德戰役英语Battle of Fishguard 。他們很快就遭遇一群大約500名由約翰·坎貝爾,考德第一男爵英语John Campbell, 1st Baron Cawdor 指揮的不列顛後備 民兵和水手。 2月23日與主考德的當地平民和部隊短暫衝突後,泰特被迫在2月24日無條件投降

奧地利在十月簽署了坎波福爾米奧條約[24] 割讓比利時給法蘭西並承認法蘭西控制萊茵蘭及尊重在意大利的利益。[23] 古老的威尼斯共和國被奧地利和法蘭西瓜分了。 雖然大不列顛和法蘭西繼續在戰爭,但第一次的反法聯盟戰爭基本上是結束了。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神聖羅馬帝國主導, 奧地利尼德蘭英语Austrian Netherlands和and the 米蘭公國都直接受奧地利統治。此外包括其他許多哈布斯堡王朝的義大利國家,如托斯卡納大公國列支敦斯登
  2. ^ 在與法蘭西簽訂巴塞爾和約英语Peace of Basel後,脫離第一次反法聯盟
  3. ^ 在與法蘭西簽訂巴塞爾和約英语Peace of Basel後,脫離第一次反法聯盟
  4. ^ 在與法蘭西簽訂巴黎條約 (1796)英语Treaty of Paris (1796) 後,脫離第一次反法聯盟
  5. ^ 幾乎所有的義大利國家,包括中立的 教皇國威尼斯共和國,都在1796年拿破崙 入侵後被征服,成為法蘭西的衛星國
  6. ^ 法蘭西革命軍推翻荷蘭共和國建立巴達維亞共和國成為傀儡政權
  7. ^ 在與法蘭西簽訂第二次聖方索條約英语Second Treaty of San Ildefonso後再次加入,成為法蘭西的盟國
  8. ^ 法蘭西革命軍推翻荷蘭共和國建立巴達維亞共和國成為傀儡政權
  9. ^ 1795年第三次瓜分波蘭英语Third Partition of Poland,取消了波蘭立陶宛聯邦 後,在1797年和義大利成為法蘭西盟國
  10. ^ 10.0 10.1 Holland 1911,The king and the nonjurors.
  11. ^ 11.0 11.1 11.2 11.3 Holland 1911,War declared against Austria.
  12. ^ Holland 1911,The revolutionary Commune of Paris.
  13. ^ Holland 1911,Rising of the 10th of August.
  14. ^ 14.0 14.1 14.2 14.3 Holland 1911,Battle of Valmy.
  15. ^ Holland 1911,Trial and execution of Louis XVI.
  16. ^ One of more of the preceding sentences text from a publication now in the public domain: Holland 1911,Battle of Valmy
  17. ^ 17.0 17.1 Hannay 1911, p. 204.
  18. ^ One of more of the preceding sentences text from a publication now in the public domain: Holland 1911,Progress of the war
  19. ^ Holland 1911,Progress of the war.
  20. ^ Holland 1911,Insurrection of 13 Vendémiaire.
  21. ^ Holland 1911,Character of the Directory.
  22. ^ 22.0 22.1 Hannay 1911, p. 182.
  23. ^ 23.0 23.1 23.2 Holland 1911,Military triumphs under the Directory. Bonaparte.
  24. ^ 24.0 24.1 24.2 Hannay 1911, p. 193.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反法同盟
第一次(1793-1797)
第二次(1799-1802)
第三次(1805-1806)
第四次(1806-1807)
第五次(1809)
第六次(1812-1814)
第七次(1815)


第一次反法同盟戰爭英语Category:War of the First Coal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