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封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七封印
7sealpost.jpg.jpg
DVD封面
基本资料
导演英格玛·伯格曼
监制Allan Ekelund
编剧英格玛·伯格曼
原著Wood painting[*]
主演Max von Sydow
Gunnar Björnstrand
Bengt Ekerot
Nils Poppe
摄影Gunnar Fischer
剪辑Lennart Wallén
片长96 min.
语言瑞典语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瑞典 1957年2月16日
美國 1958年8月13日
发行商Svensk Filmindustri
预算$150,000 (估计)

第七封印》(瑞典语Det sjunde inseglet)是一部由英格玛·伯格曼执导的1957年瑞典的一部 存在主义电影,场景设定在黑死病爆发时期的瑞典[1],讲述一位中世纪骑士穿越受瘟疫折磨地区的旅程。最著名的场景是骑士與死神西洋象棋,他的生命取决于比赛结果。这部电影被普遍认为是伯格曼最好的作品之一。[2]

主角名為布羅克,十字軍東征結束後回到故鄉,發現家鄉被瘟疫吞噬,而東征的行動也是一次十足的虛妄之舉。他在海邊向上主祈禱時遭遇了死神,於是提出要和死神下棋。因為感覺到生命的虛空和鬼神的飄渺,自己的性命似乎毫無價值,所以他說:「我要利用這個緩期,做一件最有意義的事。」在之後的旅程中,他和他的隨從遇到了各式各樣的人物:頹廢、墮落、殘忍、憂鬱、 禁慾、狂野、猥褻、神祕、邪惡、虔誠……而死神在他的整個旅程中如影隨形。

电影的开头和结尾参考了《默示录》的段落,开始于:「羔羊揭开第七個印的时候,天上寂静無聲,约半小时。」(《默示录》第八章第一節) "上帝的沉默"是电影的一大主题。[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梗概[编辑]

十四世纪中叶,延续百年之久的黑死病,在欧洲快速漫延,随时夺走人命。死亡不时出现在四周,又不知何时会临到自己身上。

骑士布洛克在参与了十字军东征后归来,发现祖国被瘟疫蹂躏。布洛克在海灘上向天上的神默禱時遇到了死神,他向死神发起了西洋象棋的比賽挑战,他相信只要挑战可以持续下去,他就能活下来。

一天,骑士布洛克和他的侍从琼斯遇到一队演员:乔夫与妻子米娅,他们年幼的儿子米凯尔和演员经理乔纳斯·斯卡特。这天乔夫早早醒来,他看到了玛利亚带领婴儿耶書亞的异像,他将这件事告诉妻子。在這一天 演员们为扮演處掌死亡的神祇作准备。

布罗克和侍从琼斯進入了天主教的一座教堂,那里正在绘制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亡之舞壁画,侍从斥责了艺术家的行为。 在忏悔室中,布洛克看着雕刻了耶穌基督形像的苦像並嘆息,他向神父質疑天主教教義的正確性,不停地質問為何天主不回應他的禱告,並且认为现在的生活毫無意義,因此他想完成“一件有意义的事”。 在向神父展示了可以挽救自己性命的西洋象棋策略后,骑士才发现一直在与之交谈的实际上是死神。 离开教堂后,布洛克与一名因被認為与魔鬼勾结而被处以火刑的年轻女子交谈。 他相信她会告诉他死后的生活,却发现她已經疯掉了。

在一个废弃的村庄里,琼斯救了一个被拉瓦尔强奸的哑女,拉瓦尔是一位神学家,十年前说服骑士加入十字军东征,现在却成为了一个小偷。琼斯发誓,如果他们再次见面,就毁了他的脸。 女仆陪着琼斯进城,那里有演员表演。 在那里,演员经理乔纳斯·斯卡特被铁匠普洛格的妻子丽莎引诱去幽会。 演员的舞台表演被一队由天主教传教士带领的、正在進行苦行的修道士打断,傳教士嘲諷村民不虔敬的舉動,並且大聲斥責他們不知悔改,把瘟疫肆虐解釋為世界的神降下的懲罰,致使教徒們都感到驚惶不安,懇切祈求天主赦免他們所犯下的罪過,只有騎士等人默言無語,在禱告結束後,傳教士便帶領修道士繼續在嚴酷的苦行中向遠方行走。

在镇上的旅馆里,拉瓦尔控制了铁匠普洛格和其他顾客来恐吓乔夫。 琼斯阻止了拉瓦尔的欺凌行为并砍伤了他的脸。 乔夫的家人和忏悔的普洛格加入了骑士和侍从的行列。 布洛克享受着米娅收集的牛奶和草莓的野餐,并宣布:「我将把这段记忆放在我的双手之间,就好像它是一个装满新鲜牛奶的碗......这将是一个充分的标志——它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布洛克邀请铁匠和演员们在他的城堡躲避瘟疫。 当他们在森林中遇到斯卡特和丽莎时,丽莎回到了 铁匠身边,而斯卡特则假装悔恨想要自杀。 随着队伍前进,斯卡特爬上一棵树过夜,但死神出现在下面并砍倒了这棵树,他的一生也因而迎來終結。

騎士等人遇到那位被判死刑的女人,布洛克要求她召唤魔主撒但,这样他就可以向祂询问关于天堂之主的事情。 女孩声称她这样做了,但骑士只看到了她的恐惧,骑士把她放在了柴堆上,並且给了她草药来消除她的痛苦。在行刑的過程中,騎士的旅伴詢問騎士:「現在是誰在庇佑那個孩子呢?是天神?是?是撒但?抑或只是虛無呢?」

最后一幕描绘了可怕的舞蹈。

他们遇到了被瘟疫袭击的拉瓦尔。 琼斯阻止女仆给他送水,拉瓦尔独自死去。 乔夫告诉他的妻子,他可以看到骑士与死神下棋,并决定与家人一起逃跑,而布洛克则故意让死神忙个不停。

当死神说“没有人能逃脱我”這句說話时布洛克打翻了棋盤,但死神将它们瞬間恢复原状並繼續進行比賽且赢了棋局,隨即宣布下次他们再见时将是所有人最后一次见面。 死神问布洛克是否完成了他所希望做到的“有意义的事”,骑士回答说他做到了。

布洛克与他的妻子重聚,一行人共享了最后的晚餐,並且在過程中誦讀了《聖經·默示錄》中關於末世的預言,但被死神的到来打断了。 其余的人在把死神誤認為是貴族的情況下進行自我介绍,而滿懷恐懼的布洛克則向上主進行了他人生中的最後一次禱告。

乔夫和他的家人在他们的大篷车中躲避猛烈的风暴,他将其解释为司管死亡的天使经过所引致的災害。 早上,乔夫的第二眼让他看到了骑士和他的同伴在狂野的死亡之舞中被带上山坡。

電影的結尾是喬夫和他的妻子面帶歡慰的笑容,在天空之神的注視下攜同他們年幼的孩子漫步在雨後的海岸上,與電影開始時騎士在海灘上渡步的場景形成首尾呼應的效果。整部電影的故事最後在平和的背景音樂中宣告結束。

与死神下棋,来自 Täby Church,Albertus Pictor 的壁画

影响[编辑]

《第七封印》极大地帮助了伯格曼获得世界级导演的地位。 当这部电影在 1957 年戛纳电影节上获得评审团特别奖时[3],它引起的关注使伯格曼和他的明星马克斯·冯·西多和比比·安德森为人们所熟知。 欧洲电影界以及《电影手册》的评论家和读者等通过这部电影发掘了他。 在此之后的五年内,他成为了瑞典电影史上的第一位真正的导演。《第七封印》具有一种象征意义,“对于当时刚刚开始发现电影‘艺术’的人来说,它很快就成为了一种主要的象征。 它与文学课程……与好莱坞的“电影”不同,《第七封印》显然了解精英艺术文化,因此很容易受到知识分子的欣赏。”[4][4]

参考文献[编辑]

  1. ^ Raw, Laurence. The Ridley Scott encyclopedia. Lanham: Scarecrow Press https://www.worldcat.org/oclc/665834182. 2009. ISBN 978-0-8108-6952-3. OCLC 665834182.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2. ^ TSPDT - 1,000 Greatest Films (Full List). TSPDT. [2021-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1) (英语). 
  3. ^ The Seventh Seal. Wikipedia. 2021-09-06 [2021-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0) (英语). 
  4. ^ 4.0 4.1 Poster Annual 2017 - Graphis. www.graphis.com. [2021-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7). 

参考书目[编辑]

  • Ingmar Bergman and the Rituals of Art by Paisley Livingston. 康乃尔大学出版社,1982.

參見[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