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号钢琴奏鸣曲 (肖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Piano Sonata No. 2
肖邦作品
Chopin, by Wodzinska.JPG
肖邦像,1836年
調性降b小调
作品号Op. 35
曲式钢琴奏鸣曲
创作1837–1839
出版1840
时长大约21-25分钟
樂章4

降b小調第二号鋼琴奏鳴曲Op. 35,是肖邦创作的一首钢琴奏鸣曲,全曲分四个乐章,演奏时长在21至25分钟之间。1839年创作这首曲子的时候,肖邦正住在诺昂维克乔治·桑家。

这首奏鸣曲的第三个乐章是一首葬礼进行曲,也是肖邦的标志性作品之一。它在1837年左右就写好了,当时肖邦甚至还没构思出剩下的乐章。

它甫一发表便受到听众的欢迎,其中的葬礼进行曲也在肖邦自己的葬礼上演奏。但20世纪以前音乐家和评论家们中还是批评意见居多。罗伯特·舒曼说这首曲子结构上有缺陷,他认为肖邦根本就写不好奏鸣曲。

背景[编辑]

这首奏鸣曲写成的时候奏鸣曲本身已经不流行了。虽然贝多芬和莫扎特写过很多奏鸣曲,但浪漫主义时期的作曲家似乎不怎么中意这种曲式。弗朗兹·李斯特就写过两首奏鸣曲,舒曼写过8首,门德尔松写过13首。除去这首之外,肖邦也只写过两首奏鸣曲,即《第一号钢琴奏鸣曲》(Op. posth. 4)和《第三号钢琴奏鸣曲》(Op. 58)[1]

第二号鋼琴奏鳴曲是肖邦第一首成熟的钢琴奏鸣曲[2],其中核心、第三乐章《葬礼进行曲》(Marche funèbre)可能在1837年就写好了[2][3]。但这一说法遭到部分学者的质疑。杰弗里·卡尔伯格(Jeffrey Kallberg)认为《葬礼进行曲》写于1837年的依据可能是肖邦1837年11月28日的一份手稿,但那份手稿其实和《葬礼进行曲》没有关系。而《葬礼进行曲》本身可能是1835年写成的。[4]

但不可否认的是,奏鸣曲的其他部分确实是在《葬礼进行曲》之后完成的。1839年8月8日写给朱利安·馮塔納的一封信中,肖邦说:

我在写一首降b小调的奏鸣曲,它会包含你已经知道的那首进行曲。曲子里会有一个快板,接着是一个降e小调诙谐曲、那首进行曲和一首终曲...我爸说我以前那首奏鸣曲(即第一号钢琴奏鸣曲)已经由托比亚斯·哈斯林格出版了[5]

实际上第一号钢琴奏鸣曲并未正式出版,只是哈斯林格在没得到肖邦许可的情况下将它印刷出来流传出去了。这可能使得肖邦发觉他有必要自己出版一首奏鸣曲。1839年夏,奏鸣曲完成于诺昂维克[6]。1840年5月在伦敦、莱比锡和巴黎出版[7],作品上没有写题献[7]

作品结构[编辑]

Andreas Xenopoulos演奏

Paul Pitman演奏

Andreas Xenopoulos演奏

Paul Pitman演奏

播放这些文件有问题?请参见媒體幫助

这首奏鸣曲分为四个乐章:

  1. Grave – Doppio movimento(B小调 – B大调)
  2. Scherzo(E小调,包含G大调的三重奏)
  3. Marche funèbre: Lento(B小调,包含D大调的三重奏)
  4. Finale: Presto(B小调)

评价和影响[编辑]

虽然它很快就得到了听众的认可,但当时的乐评家却很困惑,因为这首奏鸣曲的四个乐章之间缺乏联系[2][8]。作品发表之后的一个世纪中,大多数乐评持批评态度[9]。1900年以前,它不怎么在波兰和其他欧洲国家上演,只有其中的《葬礼进行曲》获得特别待遇,为演奏家们所钟爱[10]。这种情况在20世纪才渐渐有了好转[2]

第一个站出来对这首奏鸣曲进行有力批评的是罗伯特·舒曼。1841年,舒曼说这首作品就像“一个屋檐下的四个疯孩子”,它根本就不像是奏鸣曲[2][11]。他觉得《葬礼进行曲》也不好,“如果换成降D的柔板会好得多”[12]。至于终章,舒曼说,“更像是一个玩笑而非音乐”[12]。门德尔松也曾说自己很不喜欢这一部分[13]詹姆斯·亨内克也说这四个乐章没有共同的生命,只是一串叙事曲和诙谐曲,而非一首奏鸣曲。不过,他认为后面的两个乐章是“杰作”,终曲更是“在钢琴曲中无可匹敌”[14]拉赫曼尼诺夫曾创作过自己的第二號鋼琴奏鳴曲,但他说自己的作品相当累赘,而肖邦的作品就精煉得多。[15]

但《葬礼进行曲》所收到的评价几乎都是积极的,李斯特说“我们很难相信这世界上竟有如此甜美的东西”[16],其他许多音乐家、评论家也都视其为全曲的精髓[17][8]。它成为了最著名的肖邦作品之一,不仅在肖邦自己的葬礼上演奏,很多国家元首的葬礼上也会使用这首曲子[18][19]。后世的许多音乐作品,如埃里克·萨蒂的《Embryons desséchés》[20]艾灵顿公爵的《黑色與棕色幻想曲[21]deadmau5的《Ghosts 'n' Stuff》[22]中都有《葬礼进行曲》的痕迹。

版本[编辑]

这首曲子存在大量的版本,其中最常见的是G·亨乐出版社[23]伊格纳奇·扬·帕德雷夫斯基[24]扬·艾凯尔的版本[25]。现存最早的录音在1928年和1930年由珀西·格兰杰拉赫曼尼諾夫录制[26][27]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Leikin (1994), p. 176
  2. ^ 2.0 2.1 2.2 2.3 2.4 Leikin (1994), p. 177
  3. ^ Petty (1999), p. 284
  4. ^ Kallberg (2001), pp. 4-8
  5. ^ Hedley (1962), pp. 180-182
  6. ^ Fryderyk Chopin – Information Centre – Sonata in B flat minor – Compositions. en.chopin.nifc.pl. Fryderyk Chopin Institute. [2 July 2018]. 
  7. ^ 7.0 7.1 Jonson (1905), p. 124
  8. ^ 8.0 8.1 Hadden (1903), p. 220
  9. ^ Oshry (1999), pp. 19-20
  10. ^ Chechlińska (1994), p. 230
  11. ^ Petty (1999), p. 285
  12. ^ 12.0 12.1 Oshry (1999), p. 89
  13. ^ Jonson (1905), p. 125
  14. ^ Huneker (1900), pp. 295-296
  15. ^ Alfred and Katherine Swan, Rachmaninoff. Personal Reminiscences (Part I), in: The Musical Quarterly, January 1944, p. 8
  16. ^ Liszt (1863), p. 26
  17. ^ Willeby (1892), p. 225
  18. ^ John F. Kennedy Presidential Library. Retrieved 1 April 2016
  19. ^ Oleksiak (2005), 3. Funeral March
  20. ^ Potter (2016), pp. 109-111
  21. ^ Metzer (1997), pp. 139-140
  22. ^ McCutcheon (2008), p. 168
  23. ^ Seiffert, Dr. Wolf-Dieter. Frédéric Chopin | Piano Sonata b flat minor op. 35. G. Henle Verlag. [8 July 2018]. 
  24. ^ Chopin, Frederic. Paderewski, Ignacy Jan , 编. Sonatas: Chopin Complete Works Vol. VI. Warsaw; Place of distribution not identified: PWM Edition. 1 January 2013. ISBN 9781480390577 (英语). 
  25. ^ Ekier (2013)
  26. ^ Gramophone. Percy Grainger - a tribute. Gramophone. 1 January 2015 [6 July 2018]. 
  27. ^ Sergei Rachmaninoff, piano, CHOPIN: Sonata in B-flat Minor, 1930 [8 July 2018] 

来源[编辑]

參見[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