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第二次国共内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第二次國共內戰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次國共內戰
國共內戰冷战的一部分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ccupied the presidential palace 1949.jpg
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戰役中占領南京总统府,摄于1949年4月27日[2]
日期1945年-1950年[註 1][3]
后续冲突:1950年-1979年[註 2][6]
法理上:1945年 (1945) – 至今(77年)[註 3]
地点
结果
参战方

1947年12月25日以前:
中國國民黨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


1947年12月25日以後:
中國國民黨
 中華民國


支持:
西方集团

1947年10月10日以前:
中国共产党


1947年10月10日以後:
中国共产党


1949年10月1日以后:
中国共产党
 中华人民共和国
Flag of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svg 中国人民解放军


支持:
东方集团

指挥官与领导者
蔣中正 中華民國總統(1948年5月20日前為國民政府主席,行憲後為中華民國總統)
李宗仁 代總統(1948年5月20日-1949年1月20日為中華民國副總統,1949年1月21日-1950年2月29日代行總統職權,但1949年11月20日以後離境赴美)
閻錫山 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1949年11月20日-1950年2月29日實質代行總統職權)

毛澤東 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央军委主席(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后任中央人民政府主席
朱德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1949年10月19日,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周恩来 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1949年10月1日后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部长
刘少奇 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1949年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
兵力
430萬人(1946年7月)
365萬人(1948年6月)
149萬人(1949年6月)
120萬人(1946年7月)
280萬人(1948年6月)
400萬人(1949年6月)
伤亡与损失
(1946年7月-1950年6月)伤亡171.1万,被俘458.7万,投降63.4万,易帜115万 (1946年7月-1950年6月)阵亡26万,被俘、失踪19万,伤85万

第二次國共內戰發生於1945年至1950年間[7][8]:20[9]:240[10]:1-2,是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中國抗日戰爭末期至结束后,双方为争夺中国的统治权而引起的内战[11]

抗日战争結束前後,國共間的衝突一直持續着[12]:704。國共雙方在重慶展開談判並召開政治协商会议,然而談判很快破裂,内戰全面爆發。在戰爭初期,國軍一度取得優勢,佔領中國共產黨所控制的張家口延安等戰略要地。1946年11月15日,制宪国民大会开幕,蔣為取得軍事上配合,擬定結束蘇北戰事作戰計劃[13]:495。然而到1947年初,在土地改革等政策幫助下,中國共產黨逐漸開始以局部反攻以對抗國軍的重點進攻。及至1947年中,在重點進攻後,中國共產黨取得戰爭的主動權,戰局逆轉。解放軍在三大战役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中迅速擊敗國軍主力,隨後發動渡江戰役,並最終控制整個中国大陆。中國共產黨於1949年10月1日在北京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國國民黨與中華民國政府遷往臺灣。中國大陸教科書認為1949年4月23日渡過長江佔領南京標誌著戰爭的勝利,而西方史學界則一般認為1950年8月万山群岛战役後內戰才逐漸平息[14]

1950年3月,西昌被解放軍佔領[15]。此后青海、甘肃、中缅边境地区仍有零星战斗[註 4]。雙方同时長期在中國大陸沿海爆發衝突,互有勝負。1979年1月1日,徐向前宣布停止對金門砲擊,至此兩岸雙方結束了軍事衝突[16][17]。然而隨著兩岸政治情勢的變化以及雙方領導人的更替,軍事緊張局面亦時有發生

這場戰爭大幅改變中國的政治版圖和社會結構,並由此展開海峽兩岸關係。中華民國政府的有效統治範圍也因這場戰爭限縮至臺澎金馬地區和部分南海诸岛[18][19][20][21][22]

名称[编辑]

关于战爭性质國共雙方观点各异:就中國共產黨的观点而言,该战争是為推翻中國國民黨統治而進行的國內戰爭[23]:4923[24]:743,稱此為“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亦稱“中国人民解放战争[23]:4923,簡稱“解放战争”;就中國国民党的觀點而言,该战争是由中國共產黨發起对中华民国政府的叛乱[25],称这场战争为“動員戡亂”、“戡亂”、“戡乱战争”或“抗共衛國戡亂戰爭”。

背景[编辑]

国内因素[编辑]

蒋介石(左)与毛泽东(右)在重庆会谈期间合影
二戰結束時日本佔領區(紅色)及中共抗日根據地(紅條)

1945年8月15日,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共同敌人——日本宣布投降。两党过去积累的历史矛盾以及对国家前途的分歧更加彰显[26]:1-2蒋介石(下文简称蒋)和毛泽东(下文简称毛)为争取政治主动,都高姿态谋求和平。8月14日,蔣為便於解決與中共歧見,電請毛前往重慶[27]:721。毛斥之為「完全欺騙」[28]:524。8月16日,毛覆蔣,俟對朱德要求表示意見後,再考慮相會問題[27]:721斯大林蘇共中央名義給毛一通電報,要他與蔣合作,毛則大發雷霆,說莫斯科為什麼不許他革命[28]:524!8月20日,蔣再電敦促,說明朱德要求不能接受[27]:721。8月23日,蒋三次去电敦促[27]:721。8月24日,毛稱願與會見,共商和平建国大計[27]:721。毛說:「鄙人極願與先生會見,商討和平建國大計。俟飛機到,恩來同志立即赴渝晉謁。弟亦準備隨時赴渝。」[29]:128月25日,中共中央委員會發表《對目前時局的宣言》,要求國民政府承認解放民選政府及抗日軍隊,制定八路軍新四軍及華南抗日縱隊接受日軍投降地區,公平合理整編軍隊,承認各黨派合法地位,召開各黨派代表會議,成立民主聯合政府[27]:721。經過再次研究,反復權衡利弊,毛始決定應蔣之邀[29]:13。8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充分估計到蔣介石逼城下之盟的可能,但簽字之手在我;必須作出一定的讓步,在不傷害雙方根本利益條件下,才能得到妥協;讓步的第一批是廣東至河南,第二批是江南,第三批是江北,隴海路以北迄外蒙,一定要由中共佔優勢;東北行政大員由國民黨派,中共去幹部;如果這些還不行,那末城下就不盟,準備坐班房[29]:14。國民政府依盟軍指示代表中国唯一合法政府接受日軍降权,但中国共产党认为不只国军才能受降,重慶統帥部不完全代表中國人和中國的抗日軍隊,中共以實際的抗命行動,爭取部分席位代表全中國接受日本投降,双方军队在华北、东北多处冲突[30]:1141-1146

日本投降前夕,国民政府军队主力集中于后方,在长江以北、平汉路以东几乎没有政府正规军存在,在长江以南、粤汉铁路以东仅有第三战区的部队[31]

到1945年4月,共方控制了大部分华北农村地区,根据地总人口约9,550万,并建立起一支可以与国民政府一争的军队[31][32]:10-43。在社會方面,由於戰爭之破壞,作為社會安定力量之士紳階層解體,而由於失產失業者增多,向為中國共產黨所依恃之流民也增多,這是解放軍能夠迅速膨脹起來之重要原因[12]:724

国民政府的战略和行动[编辑]

1946年5月5日国民政府还都南京

8月9日,蔣曰:「今日接俄國已對日宣戰之消息,憂慮蕞集,而對國家存亡之前途,與外蒙今後禍福之關係,以及東方民族之盛衰強弱,皆繫於一身。能不戰慄恐懼乎哉!」[33]:618月11日,蒋命令日军只能向他指定的部队投降,同时要求国军受降并收復战略要地,对八路军则命令“原地驻防待命”[34]。此外,国民政府在日本投降前与苏联签订盟约,以接受外蒙古独立以及承诺苏联在东北的特殊权益,换得苏联承诺东北属于中国,不支持中共[35]:1-3

張治中致蔣〈反對內戰萬言書〉說:「現在國際關係,雖然複雜,但無論何國,似均不願於此時發生戰爭。我國如欲憑借任何一國之力量,企圖促使國內問題之解決,自非任何友邦所希望。我國經歷八年餘之苦鬥,始獲得今日之國際地位,如於抗戰甫告勝利結束之今日,內部再有戰爭;且為一時不易結束之戰爭,國際友人對我國之觀感如何,不難想像。我國經八年之長期抗戰,民窮財盡。今戰爭結束,舉國人民所歡欣仰望日夜祈求者,休養生息,恢復元氣;倘戰爭再度爆發,必益增人民之痛苦,違反人民之願望。今日人民之厭惡戰爭,渴望和平,將匯為不可遏止之時代巨流。以今日之國軍士氣與態度而論,亦不能繼續作戰,以職所接觸之若干將領中,其不願戰爭之心理,甚為普遍;且今日多數之國軍,實亦不能作戰。」[36]:735-736

9月20日,蔣說「共毛」是「惡貫滿盈,死有餘辜。」[33]:618-61910月1日,蔣說「何能革命,怕死取巧,實不值一笑。」[37]:810月11日,蔣說「昨夜共毛談話。……乃覺共黨不僅無信義,且無人格。誠禽獸之不若矣。」[37]:113

中国国民党接收大员贪腐被认为是触发台湾二二八事变最直接原因,在被讥讽为劫收的接收之外,伪币因为政府的错误政策急遽贬值,受占領地区人民因此受到直接的经济损失,加上政府对汉奸惩处的範疇太過廣泛籠統,以及对前受占領地区人民居高临下的态度相对比,民众对国民政府在战后复兴时期的表现感到失望[32]:10-43

10月12日,重慶《中央日報》社論:「假如中國真的發生內戰,那就是悲劇的演出。這一來,不止望和平建設如凶年望歲的四萬萬五千萬同胞,將陷於絕望的深淵,中國本身的安定,固將無法確保,同時全世界也將蒙其惡劣的影響。我們過去五十年的革命流血,和八年餘的抗戰犧牲,也就換不到任何代價了。」[38]:26312月31日,蔣認為毛之來渝,乃因中蘇「盟約發表,共毛落膽,幾乎無所措手足。而俄史亦令其來渝談商。故其不得不有此一行。」[39]:275

1946年1月4日,蔣指示東北保安司令長官杜聿明,說:「在共軍根基未固之前,一舉剷除。」[39]:317

一般認為,國軍戰敗的原因有許多:政府分裂內鬥、腐化貪汙;財金紊亂、經濟崩潰;士兵厭戰、官壓民變[40]:109-132;抗戰後,中央對非中央系部隊歧視,待遇不平,化編或調邊遠地區作戰,引起不滿或叛離;借戰後「整軍」,裁非中央系軍官近30萬人,編「軍官總隊」,使此有戰場經驗幹部心有怨氣,後多被解放軍所用;處理百萬偽軍不當,殺官奪兵,或以「漢奸」、「敵偽」,驅之投共;因高級將領派系分明,能打仗將領——關麟徵、薛岳不用,用劉峙指揮徐蚌會戰,焉有不敗之理;有些曾受中央敵視將領,緊要關頭投共——如高樹勳、韓練成、吳化文、衛立煌、何基灃、張克俠、張軫、程潛、陳明仁等,中國大陸陷共前許多地方將領為求生存,更無論點,且國軍最高統帥部及各級指揮單位,多有中共地下黨潛伏,隨時為中共提供詳細情報,如參謀次長劉斐、作戰廳長郭汝瑰,又以統帥部直接指揮作戰,劉、郭參與機密指揮,所以每戰必敗[41]:19

中共的战略和行动[编辑]

1945年9月上党战役中,八路军围攻长治。
1946年应中共要求,广东东江纵队乘美国运输舰前往烟台整编,后参与山东内战。

1945年8月10日,毛澤東通告所屬:「蘇聯參戰,日本投降,內戰迫近,……準備對付內戰。」[29]:18月13日,毛說:「按照蔣介石的方針,是要打內戰的」,因此:「我們的方針是針鋒相對」[29]:4-5。接著,朱德致電岡村寧次要求日軍分別向華北、華東、華中、華南的中共將領投降,但最終遭到日軍拒絕,盟國則完全不予理會[27]:721。八路军、新四军拒绝蒋原地待命的命令,所属部队向日伪全线反攻,同时命令日军除了被國军包围的部分向八路军、新四军投降[35]:1-3[42]:185。8月24日,毛指示軍事部屬:「你們回到前方去,放手打就是了」[29]:13。至8月26日,八路军、新四军已佔領大小五十九个城市和乡村,日伪军队根据国民政府的命令向八路军、新四军进攻,到9月底攻占了20多个城镇[32]:10-43。8月29日,中共中央即指示晉察冀和山東方面之負責人,迅速派遣幹部和部隊到東三省,以控制廣大鄉村及中小城市,建立地方政權及地方部隊[43]:185。9月17日,遂即提出「東北為我勢必所爭,熱、察兩省必須完全控制」,確定「向北推進,向南防禦」之戰略方針[44]:278-279。中共中央正式提出“向北发展,向南防御”。

據中共中央11月4日之指示,進兵東北情況及計劃如下:「最先入東北之李運昌部,已由五千人擴充至八萬人,惟戰鬥力弱。正規軍入滿者約五萬人。在途中者尚有五萬人,十一月中旬可到,約計十萬人。為內線作戰之主力。另外約十一萬人將於十二月下半月可到熱河、遼寧、冀東地區,外線作戰。」[45]:401-402從1945年8月到11月底,中共中央先後調派中央政治局委員4人,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16人到東北工作,從各戰區調集主力部隊達11萬人,另外還從延安和各戰區抽調2萬多名幹部到東北,迅速擴大和整編20個師,並建立10個軍區[46]:181

關於平漢路方面,中共中央軍委給劉伯承、鄧小平等指示是:「十一月中旬重慶軍事會議秘密決定沿平漢路北進,頑軍除原有各軍外,擬新增以下六個軍:計七十三軍(美械三個師)戌中旬駐湘潭。十軍(美械兩師)戌中旬駐常德、邵陽各駐一師。八十八軍(川軍)戌下旬尚在浙東。二十八軍(湘軍)戌下旬在天目山(皖南)。七十一軍(美械三個師)戌上旬在全州,近有改開東北訊,待證。新一軍(美械三師)戌中旬似在芷江。估計在十二月底能趕到新鄉者,只有七十三軍與一百軍。下次平漢路戰役,主力可能是該兩軍及原駐新鄉地區之八十五軍、三十二軍。根據各種情況判斷,平漢路更大戰役可能在十二月底及來年一月上旬。」[47]:461

1945年下半年国共主要冲突列表
战斗名称 大致时间 爆发原因 实况
上党战役 9.10-10.12 阎锡山部隊占领八路军收复之襄垣潞城,在長治接受日軍投降,八路军發起進攻 阎锡山部队10個師被殲,长治被八路军攻占
津浦战役 10.15-12.14 新四军阻止國军沿津浦路北上接受日軍投降 新四军攻占山东大片地区,山东华中两解放区连成一片
平绥战役 10.18-12.14 傅作义部队在绥远受降,八路军晋冀鲁豫军区部队为打通华北东北交通 八路军围攻归绥包头两城一个半月,未能攻克最后撤退
平汉战役 10.24-11.2 國軍沿平漢路北上接受日軍投降,八路军晋冀鲁豫军区军队阻止其北进。 八路军合围国军7个师,全部殲滅
山海关战斗 11.15 乘美国运输舰前往东北的國军到达大连时,被苏联及八路军、东北民主联军拒绝登陆,后转到葫芦岛仍无法登陆只得转在秦皇岛登陆。后在进发至山海关时遭遇八路军、东北民主联军阻击。 国军突破八路军、东北民主联军阻击,穿越山海关,攻占锦州

国际因素[编辑]

美国对国府之援助[编辑]

1937年-1949年美國對中華民國援助總金額為35.23億美元,其中,20.07億美元為國共內戰時期的援助,佔比為60%;高过中国抗日战争时期15.15億美元的援助(佔比為40%)[48]

太平洋战争爆发後,美國根據《租借法案》向對華租借大量軍事物資[49]抗战后期,中华民国空軍方面獲得美援數百架飛機及配件和燃油,中华民国陸軍則獲得美援29個師輕裝備,其價值約為5億美元[49]。日本投降後,美軍停止軍事活動,但《租借法案》持續施予中华民国,使其完成對在華日軍的監管活動。1945年9月,在華美軍司令魏德邁命令將美軍價值4500萬美元倉儲物交予中华民国。同時美國國防部移交70架C-47運輸機及一些尚可使用的飛機给中华民国政府[50]

马歇尔調停時期,美国对中华民国軍援包含兩種,一是贈與及信貸,另一種是軍事顧問團的設立,根據美国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聽證報告,自二次大戰結束後美提供給國民政府的軍需品種類繁多數量龐大[50]。大約包含:小型武器的軍火,炸彈、飛機、坦克、汽車、軍艦、運輸艦、醫藥、衣服等,全部的軍需品贈與及信貸至1949年3月21日為止,總共約998,700,000美元。其中797,700,000美元為贈與,其餘20,100,000美元為信用貸款[50]。事實上,這些援助的軍需品的實際價值遠超出所列出的數目,而且不算在上面所列的援助,尚有出售剩餘軍需的一筆價值一億零二百萬美元,另外尚有670萬美元的物品、5600噸的彈藥等等[50]。此外,在馬歇爾調停時期,另还有一些贈與及信貸,根據《中美合作組織協定》(Sino- America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 Agreement),美國提供國軍價值約17,700,000美元的軍需品,其運送於1945年9月2日至次年3月2日之間[50]。雖然這些物資早在馬氏使華之前即已完成移轉,但這筆贈與不在前面所述的贈與項內[50]。除此之外,美軍向中國西南撤出之時,將其遠征緬甸之軍需供給(包含戰鬥用之軍火)出售與中华民国,價格約2500萬美元,其中2000萬美元在該協定上載明是信貸。另外500万美元為分期付款。此軍援本納入1946年8月30日的(美軍)出售財產剩餘的帳目之中,其后则免予偿还,做為對華的恩惠[50]

海军軍事顧問團方面,1946年7月16日,美国海军部向國民政府派遣海軍顧問團,並移交271艘艦艇,包括護航驅逐艦、兩棲作戰、運輸船以及海岸巡邏艇。公共法案亦授權總統設立駐華海軍任務處,以不超過一百名的軍官及兩百名的士兵為限。1947年12月8日,國府外交部長與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敦共同簽署協定,美國以140艘船艦交予國府,美國協助中华民国建立海軍機構,包括建立艦隊、組織、軍港、基地與學校等等。由美國幫助中华民国培養訓練海軍幹部,由中华民国供給美國海軍情報[50]。陆军軍事顧問團方面,美國陸軍部於1945年10月要求美軍駐華總司令魏德邁準備成立顧問團,魏德邁於次年2月時在南京設立中國戰區總部,包括陸軍空軍和後勤部隊人員。1946年10月28日中國戰區總部改稱為美國陸軍顧問團[50]

1946年7月29日到1947年5月26日,在美国总统杜鲁门支持下,马歇尔下令美国对国民政府实行武器禁运[51][52]。在1946年夏至1948年2月、3月間,美國為迫使國民政府容許中國共產黨參加政府,無一械運來中國[12]:723。戰爭結束後,魏德邁將軍在美国國會作證,杜魯門政府1947年決定停止進一步的培訓國民政府军隊,并对国民政府實施武器禁運,西方記者与決策者不斷指責和批評中國國民黨,這成為國军士氣低落並最終失敗的原因之一[53]

1948年夏間,美國給予中华民国政府4億5千8百萬援助,指定用於軍事有1億2千5百萬元[12]:723,其中陸軍為8750萬美元,空軍援2800萬美元,海軍援950萬美元[50]。7月3日,中華民國外交部部長王世杰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南京市簽定《中華民國政府與美利堅合眾國政府間關於經濟援助之協定》(簡稱《中美經濟援助協定》)。同年,行政院設立行政院美援運用委員會,美國則在上海市成立經濟合作總署中國分署(Economic Cooperation Administration, Mission to China)[54]

1946年馬歇爾調停期間,美国陸軍顧問團的主要任務是對國軍陸軍部門的組織工作進行指導並協助其興辦軍事學校。1947年秋,美國國務院正式取消美國顧問不得參加國軍訓練中心的限制,至1947年12月已經在中华民国建立了二十幾個新兵訓練中心[50]。到1948年底1949年初美國為國民政府在台灣訓練了四個師,在廣州訓練了一個師。該顧問團還協助國軍陸軍總部進行組織建設,建立陸軍學校制度,與訓練中心制度,並對成都、漢口、台灣、南京和廣州的學校和訓練班做了大幅改進[50]

1948年12月30日,行政院美援運用委員會台灣辦事處成立。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台,行政院美援運用委員會隨之遷往台灣,並且由陳誠擔任主任委員;同年美國停止援助[54],直到韓戰爆發才在1951年繼續。美援計畫由中華民國與美國聘請美國「懷特工程顧問公司」(J. G. White Engineering Co.)擔任審查,懷特公司並派出經理狄寶賽(V.S. De Beausset)於1949年來臺擔任負責人[55][56]

苏联对中共之支持[编辑]

1945年8月12日,蘇聯對日宣戰後,150萬蘇軍全面進入中國東北、庫頁島南部和南千島群島,迅速擊敗日本關東軍,日本扶植之滿洲國滅亡。

顧柏克(Anthony Kubek)認為國共鬥爭是美蘇鬥爭之縮影,而在國共鬥爭中,美國政府受到一批親共人士影響,支持中國共產黨之「聯合政府」謀略,為國民政府拒絕後,即不再熱誠支持國民政府,在國共談判中,處處翼護中國共產黨[12]:723

蘇聯以遠東軍外貝加爾方面軍司令馬林諾夫斯基為統帥,指揮數十萬紅軍進入中國東北及外蒙,日軍毫無抵抗,1945年8月21日其關東軍在哈爾濱向蘇軍投降,59萬4千餘人悉被蘇軍俘走[33]:286。蘇軍分為三路進入滿蒙,右翼兵團攻向張家口,中央兵團進至承德及平地泉,左翼兵團沿中東鐵路南下長春、瀋陽,一支入旅順,一支進抵山海關[57]:873

10月1日,蘇聯駐重慶大使彼得洛夫謁見行政院院長宋子文時稱:蘇軍現已開始撤退,大部份將於10月下旬撤退,11月底可全部撤完,蘇聯政府授權馬林諾夫斯基元帥與國方統帥部確實商洽東北軍政事宜,地點為長春,時間為10日至15日[37]:3。10月12日,東北行營主任熊式輝與外交特派員蔣經國、經濟委員會主任委員張嘉璈等一行到達長春,是日蔣經國向蔣函呈抵達長春情形:「⑴熊主任與兒於今(十二)日午後三時安抵長春,蘇軍曾派代表來機場迎接。⑵定明日與馬林諾夫斯基正式會談,我方擬提出撤兵,恢復交通,接收行政,以及大連登陸四問題。⑶東北行政系統尚完整,兒意我方必須在蘇軍撤退之前,將行政接收完畢。⑷蘇軍對本黨活動,最近公開表示不滿。……⑸共黨力量,在東北尚未發生重大作用,但蘇軍在暗中確有支持共黨之行動。⑹今年東北大豐收,各地尚安定,民心思漢,愛國之熱情,實高過於關內。」[37]:125-12610月13日,蔣經國向蔣函呈:「⑴彼方不願我軍海運登陸。……⑵強調反蘇之秘密組織,必有其他意思與作用。⑶對於經濟問題,避開不談。」[37]:137到10月21日夜間,蘇聯長春電台廣播反對美軍在華北登陸[37]:270。直至10月26日前,即在長春城郊作大規模之軍事演習,限制行營活動,封閉中國國民黨長春黨部,並以中國共產黨員張慶和接充長春警察局長,意在阻止國府之接收也[37]:297

同時11月國軍第十三軍、第五十二軍登陸秦皇島抵達山海關附近,亦受到阻撓,經向馬林諾夫斯基交涉,希在營口、葫蘆島登陸,馬稱蘇軍已自該地撤退,第十八集團軍入據矣,彼概不負責,亦不干涉[57]:875。11月6日,蔣經國分析蘇方態度突變之原因,認為係受美蘇關係及國共衝突之影響,因恐我軍進入東北之後,將支持美國在東北之利益;甚至未來戰爭中,我軍有被美國所用之可能,故不願我國大軍開入東北;但根據條約,蘇方不得不撤兵,同時亦無法禁止我軍開入東北,故決定造成混亂局面,使我中央一時不能接收東北[37]:430-431蔣介石日記11月7日記道:「俄國之陰謀,毒辣極矣!彼既扼住吾人之咽喉,不使稍有呼吸之間隙。……所有約言,一概不認,始則大連,繼則葫蘆島,最後則營口,先諾而後背約。……今既於東北各海口不能登陸,只能由山海關陸路前進之一途。此後對東北,只可如俗語所謂『死馬當活馬醫』而已。必須先收復關內與內蒙,而後再圖東北也。」[37]:435-436

美国国务卿指出,苏联在华北驻军的主要任务是实施对日军的缴械和遣返。在中国军队能独立担负责任后,苏联驻军将立即撤回[58]

通过对日作战,苏联控制中国东北及蒙疆(内蒙古)的部分地区,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欲接管東北,以便与中国国民党继续斗争。[59]斯大林则为了避免和美国支持的蒋介石国民政府进一步加深冲突,拒绝毛泽东的要求,决定在中国推行“联合政府”政策,並一度向國民政府提出協議,支持國民政府接管東北,換取蘇聯在東北的經濟利益,並不得讓美國勢力進入東北。[59]然而由于国民政府拒绝苏联方面的要求,苏军于1946年在撤离東北回国之前为中共抢占東北的真空地带提供很多便利条件。[59]部分學者認為:蘇聯按時參戰,佔領東北,允許中共佔領大部分鄉村地區,阻止國府重返東北,還把大量日軍裝備送給中共軍隊,使蔣介石在內戰中必須走向軍事失敗[60]:9;蔣解散30萬曾為日本人效力之偽軍,在東北把他們全部釋放,結果補充共產黨方面力量[60]:10。苏联红军曾经把缴获自日本关东军的部分日本武器移交给中共将领林彪东北野战军[61]。在東北,蘇聯自日本關東軍手中接收轉交給中國共產黨武器裝備[62]:91-92歷史學家張玉法认为,1947年,在戰況不利下,中國共產黨曾請求蘇聯給予援助[12]:703。張玉法認為國共之間是一個國際戰爭,蘇聯不斷給予中國共產黨以武力和外交支援;美國則為迫使國民政府改變政府之形式,援助少而責難多,終使國民政府實力與聲望每況愈下,不僅喪失與中國共產黨從事軍事對抗之力量,也喪失與中國共產黨談和之條件[12]:711。中國共產黨之發展,自始受到蘇聯支持[12]:723。中國共產黨在美國之同情和蘇聯之實質支持下,勢力日增[12]:723。但也有美國學者認為,蘇軍一方面允許八路军接管农村,另一方面却让蒋中正官员接收满洲所有的城市,并保护了他们好几个月[63]

內戰期間蘇聯向中共提供物資統計
時間 發貨地點 機槍 步槍 子彈 其他物資
1945年11月2日前[64] 沈陽 4,000 11-12萬 各種砲一批
1945年11月2-6日[65] 沈陽、哈爾濱 1,000 3.6萬 800萬 部分砲;手榴彈15萬;運輸機6架;火車2列;大衣2萬;皮鞋3萬;兵工廠1座
1945年12月初[66] 旅順 100 近萬 飛機40餘架
1946年3月[67] 朝鮮 3萬
1946年4月[68] 哈爾濱 1萬 10萬 1,000門炮
1946年5月[69] 朝鮮 115 43萬 炸藥1萬箱
1946年6月[70] 朝鮮 50 5,000 300萬 本月另有一批,不詳
1946年7月15日-8月7日[71] 朝鮮 688 12,145 1,000萬 167擲彈筒、7門炮、11,164刺刀、43,588發炮彈、22萬斤炸藥、火藥500箱
1946年9月[72] 圖們 100多節火車彈藥
1946年9-10月[73] 安東 朝鮮北部日軍儲存之武器彈藥,數十艘汽船每日往返運輸
1946年12月到1月[74] 蘇聯 1.51億盧布各式物資[75](含300萬匹布、560萬噸米和棉紗、3,300噸汽油、500輛卡車、700噸炸彈等)
1948年2月到12月[76] 蘇聯 3.35億盧布各式物資[77]
1948年遼沈戰役前 滿洲里等地 僅我們(蘇軍)兩個方面軍轉交的武器就有3,700門火炮、迫擊炮和擲彈筒,600輛坦克,861架飛機,約12,000挺機槍,近680個各種軍用倉庫以及松花江分艦隊的一些艦艇。稍後又轉交給他們大批的蘇制武器。[78]各種槍炮、坦克,以火車運輸數日。[79]武器彈藥的制式不同,有……捷克式和蘇式。[80]
1949年7月到12月[81] 蘇聯 4.21億盧布各式物資[82]

政治协商与军事调处[编辑]

1945年10月10日,國共雙方在重慶签署《双十协定》。
1945年8月,毛泽东赴重庆谈判,在飞机上向欢送的延安军民挥手告别。
1945年9月,毛泽东与蒋介石在重庆举行酒宴欢庆抗战胜利。

中國抗日戰爭結束,國民政府有餘力壓制中國共產黨之發展,但因世界大戰剛結束,戰爭已為世人所厭惡,國民政府只好在美國之壓力下與中國共產黨和談[12]:723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與周恩來等赴重庆開始國共兩黨就和平建國等問題舉行會谈,並先後簽訂《國共雙方代表會談紀要》和《關於停止軍事衝突的協定》[23]:4923。歷史學家張玉法认为,中共在和談中,一面擴張,一面爭取國際上及國內各小黨同情,實力大增[12]:723-724。各黨派代表和社會賢達舉行政治協商會議,通過和平解決國內問題之五項協議[23]:4923。蔣、毛直接會談8次,據《毛澤東年譜》記載,為8月29日、9月2日、9月4日、9月12日、9月17日、10月9日、10月10日、10月11日[29]。8月28日,蔣自記:「正午會談,對毛澤東應召來渝後之方針,決以誠摯待之。政治與軍事應整個解決,但政治之要求,予以極度之寬容,而對軍事則嚴格之統一,不稍遷就。」[57]:815-816

10月8日,雙方代表就周恩來起草之《會談紀要》交換意見,10月10日雙方代表簽字,10月12日公佈之[83]:622-623

10月11日,毛方記:「晨同蔣介石作最後一次直接商談。蔣介石表示在解放區問題上不再讓步。」[29]:32蔣方記:「今晨八時,約毛澤東早餐後,余再與之懇切對談,闡明數次談話要旨,明告其所謂解放區問題,政府決不能再有所遷就;否則,不成其為國家之意,堅決表示望其了解也。客去後,……甚歎共黨之不可與同群也。」[37]:11310月11日,毛回到延安當天,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時,報告重慶談判之經過說:「國民大會與解放區問題未解決,對我們重要的是和平與解放區問題。蔣介石不給解放區幾個省主席,省以下可以給。我們乃提出維持現狀,將來解決。」[29]:3310月12日,毛為中共中央起草給各地黨委之指示說:「解放區問題,未能在此次談判中解決,還須經過嚴重鬥爭,方可解決。……解放區軍隊一槍一彈均必須保持,這是確定不移的原則」,至於「東北問題,未在此次談判中提出,我黨一切既定計劃,照樣執行。」[29]:34-35

12月6日,據國方情治機構之情報,毛返延安後即召開集中決政治局委員聚會,報告其在重慶談判情形,略謂:「此次談判,涉及問題很多,均以黨中央所提之十二條原則為依據。我們認為爭取我黨的合法地位很重要,國民黨則注重於我黨的軍隊和政權兩項,所以一再堅持軍令政令的統一,以求達到取消我黨的軍權和政權。史大林同志的話很正確:『中國的革命,是革命的武裝,反對武裝的反革命。』如果我黨的軍隊和政權被取消,即使黨能合法存在,又有什麼力量呢?所以軍隊和政權,是絕對不能放棄的。」[39]:54-55

從1945年8月到1946年12月,將近有一年半時間,由美國居中調解,調解失敗;從1947年1月到6月,由民社黨、青年黨等居中調解,調解也失敗[12]:704

重庆谈判期间,八路军发动上黨戰役[84]

1946年1月,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民盟中國青年黨等代表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围绕政府组织、施政纲领、军事、国民大会和宪法五个问题展开讨论,最终达成五项协议,规定政府改组后以国民政府委员会为最高国务机关,规定国府委员里国民党占半数,另外半数由其他党派和社会贤达组成,重大议案须2/3多数委员支持通过;在执政纲领上,通过了以中共草案为基础的《和平建国纲领》,一致同意和平实现民主宪政;一致同意整编国共军队,实现军队国家化[35]:36-42。由于兵员裁撤过多,导致共产党军队在国共内战初期处于不利态势[85]

1946年1月10日,国民政府代表張群与中国共产党代表周恩來簽署《關於停止國內軍事衝突、恢復交通的命令和聲明》,與1月5日达成之《關於停止國內軍事衝突的協議》同時公布,停戰命令規定於1月13日24時起全國一律停戰;張群、周恩來簽訂建立軍事調處執行部協議,規定:軍調部設北平,設委員會三人,國民政府代表鄭介民,中共代表葉劍英,美國駐華代辦羅伯遜充任主席,各有表決、互讓權,事宜須經三人一致通過,三人不能協議之問題,應提交軍事三人小組決定之[86]:7951-7952。2月1日,蔣介石與周恩來會談,蔣介石表示政府僅派張治中一人出席軍事三人小組,張群不再參加;周恩來轉達毛澤東關於軍黨分立、國共長期合作之意見,並謂毛澤東將參加聯合政府[86]:7970。3月27日,国民政府代表张治中、中国共产党代表周恩来和美国代表吉伦於重慶怡园正式签订关于派遣執行小組前往東北調處停止衝突協定[86]:8019。但该协定已对激烈进行的东北内战无实际约束力[87]

1946年5月,国共双方在四平激战

到1947年6月底,國民政府放棄談判政策,開始全面軍事對抗中國共產黨[12]:704。7月18日,國民政府取消中國共產黨國民大會代表及國民政府委員保留名額及參政員名額,此後國軍即全面攻擊解放軍佔領區[12]:704。在政界,於1947年10月28日被國民政府解散之中國民主同盟,由沈鈞儒等在香港重建起來,宣言與中國共產黨和其他民主黨派合作[12]:724。在中國國民黨內,中国国民党民主促進會三民主義同志聯合會等團體到1948年1月在香港組織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選李濟琛為主席,譚平山、何香凝、蔡廷鍇等為中央常務委員,反對國民政府,反對美國干涉中國內政[12]:724

土地改革[编辑]

1950年,土改工作队向农民宣传新政府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
1946年,贫农批斗地主
1950年,歌剧《白毛女》中白毛女与小白毛的形象,中共方面将该剧在解放区国统区广泛巡演,成为解放区文艺创作的标志性作品。

1947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公布《中国土地法大纲》;解放軍總部號召打倒蔣介石[23]:4923。不仅地富逃亡,甚至中贫农逃亡也不少”[88]:608。甚至有村庄连贫中农之东西都没收,“用盐水把人淹死在瓮里,还有用油从头上烧死人的”。人心惶惶,不可终日[89]

有鉴于此,1947年12月25日,毛泽东在陕北米脂召开的中共中央会议上作报告,提出土改总方针是“依靠贫农,巩固地联合中农,消灭地主阶级和旧式富农的封建和半封建的剥削制度”,强调“必须坚决地团结中农,不要损害中农的利益”,“哪怕只发生一户中农被错当成地主来整,我们也必须十分注意纠正”其后,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又在1948年春连续发出指示,要求必须避免对中农采取任何冒险政策,容许中农保有较平均水平为高的土地;区别新富农和旧富农,对老区新富农按富裕中农待遇;对开明士绅应予照顾,对大中小地主应有所区别;坚持少杀人,严禁乱杀人;明确土改的地区差别,即老区只进行适当调整,半老区按《土地法大纲》进行土改,新区第一步土改不触动富农;明确地主、富农和中农的划分标准;保护已分配土地的私有产权;要求纠正关于土改的“左”倾宣传等等[90]:1267-1274。据此,各根据地在1948年内普遍进行了纠正土改的工作,主要是纠正侵犯中农利益的做法。最終使得農村民眾,特別是佔據多數的貧困農民的民心最終倒向中共一方[91]:353-354

其中,1949年中共财政收入更是达到粮食304亿斤[92],约合11亿美元,而同期中華民國政府的财政收入仅有9,000万美元[93]

通货膨胀与经济崩溃[编辑]

1946年,美国《生活》杂志拍摄的中国国统区街头画面,儿童饥寒交迫在街角死去。
受内战影响,国统区出现恶性通货膨胀,致使寄一封信需用到邮票243枚,共计邮资204万7800元。
1949年,中华民国中央银行发行的十万元面额金圆券。金圆券于1948年原定发行20亿元,至1949年6月,发行额已达130.3万亿元之巨。巨额金圆券钞票标志国民政府经济失败。

中国抗日战争所帶來之經濟崩潰和社會解體使國民政府恢復秩序之努力歸於失敗[12]:724。由於通貨膨脹和支付不斷增加,國民政府庫存之金銀及外幣,在1945年底為9億美元,1946年5月降為6億美元,1946年底降為4億5千萬美元,1947年10月降為3億美元,1948年4月降至1億1千萬美元[12]:724。1947年初,法幣發行總額為3萬5千億,至7月增至10萬億以上[94]:159。1948年7月29日,蒋在莫干山召开会议研究发行金圆券事,谓王云五所拟金圆券方案,设计挽救财政,收集金银、外币,管制物价,都是必要措施[95]:352。8月19日,蔣頒布「財政經濟緊急處分令」,發行金圓券,同時停止發行法幣;並在各地設置經濟管制督導員[96]:56。蔣發表談話,呼籲同胞奉行法令,擁護新幣制,以福國利民[96]:56。並公佈「金圓券發行法」,主要內容為:一、金圓券发行采用十足准备,其中必须有40%为黄金、白银及外汇,其余以有价证券及政府指定的国有事业资产充当,每元法定含金0.22217公分(公分即),由中央銀行發行,發行總額定為20億元;二、金圓券一元折合法幣300萬元[94]:159

学潮蜂起[编辑]

上海同济大学学潮,国府军警持水龙头镇压。

1946年以後,各地學生不斷發動反飢餓運動,在國民政府鎮壓下,他們又提出「反壓迫」之口號[12]:724。隨着戰爭發展,在中共之領導下,國統區人民反饑餓、反內戰、反迫害之運動也逐步高漲[23]:4923。中国共产党在战场后方通过秘密地下党员,策动学潮,著名的有1947年5月,上海、南京等地大学学生的“反饥饿,反内战”大游行,此次游行学生与军队冲突酿成血案[97]。此外,与中国共产党互为友党的中国民主同盟在1947年10月被取缔之前也利用自己的合法身份积极参与学潮,配合中共的斗争[98]。1947年5月30日,新華社發表毛澤東所寫時評,高度評價國統區學生運動,認為是解放軍作戰之外第二條戰線[86]:8364

1948年8月15日,中华民国政府教育部称,“职业学生一年半以来制造学潮109次,耽误课业506天,学潮漫及18个重要都市”[99]

1946年底至1949年10月主要学潮
时间 爆发地点 原因 实况 备注
1946年12月
沈崇案
北平 北京大学预科女生沈崇被美国士兵强奸 全国性反美运动 中共领导[100]
1947年5月
五二〇运动
南京 物价上涨,公立大学所发伙食费不够 全国性反饥饿反内战运动 中共领导[97]
1947年5月
六一惨案
武汉 物价上涨,公立大学所发伙食费不够 学生与军警发生冲突 中共领导
1947年10月 杭州 浙大学生会主席于子三被指控参与地下党被捕死于监狱 全国各地学生抗议政府逮捕屠杀学生 中共领导[101]:163
1948年1月 上海 同济学生自行选举自治会,被校方开除学籍 同济大学学生赴市政府请愿 中共领导[102]:143
1948年3月 北平 民国政府查封中共地下党组织华北学联 万余学生在北大民主广场举行营火晚会 -
1948年4月 北平 民国政府逮捕华北学联学生 五百学生在政府北平行辕请愿 中共领导[101]:170
1948年6月 沪津 美国决定扶植日本经济 上海万余名学生游行示威抗议美国扶植日本,天津北洋大学拒绝美国救济粮 -
1948年7月
北平七五事件
北平 北平市参议会决定重新考核东北流亡学生在北平临时大学之入学资格。次日谈判后,中国青年军向离场学生开枪,8名学生死亡。国府方面则称政府和学生互相开枪对射[103][104]:177 一万学生前往李宗仁官邸请愿抗议 中共领导[105]:26

情报与宣传[编辑]

1947年2月前的重庆曾家岩民生路新华日报社,办理新华日报、群众周刊等。

除此之外,中共在国府高層安插大量的情报人员,包括刘斐熊向晖郭汝瑰以及傅作义的秘书阎又文等大批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員所組織起的綿密情報網[106]

1946年国共内战爆发时,《新华日报》每天都登有新华社发的中共军队胜利战报,每天辟有专栏刊登启事[107]。据《新华日报》编辑回忆说,“有反动派对此不满,表示:‘世界上哪有这样的怪事,在打仗的时候,竟允许敌人在自己的区域发宣言、发战报,进行宣传?’……想以此作为迫害我们的借口……敌人对新华日报的稿件更加紧了控制。新华社的稿件不准登,前线的胜利消息不准登……。我们有时也作些不损原意的改动,更多的时候根本不理睬,该登的还是照样登。敌人对我们毫无办法。”[108]:411949年9月,昆明銀行從業員聯誼會發表告社會人士書,反對徵兵徵糧,反對苛捐雜税,反對蔣桂系統軍隊入雲南[86]:9002

内战爆发[编辑]

受降與接管[编辑]

1946年,国军部队于接管日占区城镇后在街道上成队列行进。

1945年7月,國共雙方便爆發了爺台山戰役英语Yetaishan Campaign。1945年8月10日,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得知日本即将投降,立即向附近敌军发出通牒,要求其对八路军投降,否则予坚决消灭[109]:165。八路军总部指示部队“迅速占领所有被我包围和力所能及的大小城市、交通要道”,“如遇顽军妨碍我们进占城镇和要道时,应以各种方法阻止以至打击、消灭之。”[109]:166国军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率军自宁夏五原东进,准备进入北平和天津接受日军投降[109]:166。8月12日,中共中央致电晋绥、晋察冀分局,命令“务用全力歼灭傅作义东进部队”[109]:166。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110]:32

因斯大林以苏共中央之名義致電毛說:「日本投降,國共應言歸于好,共商建國大計。如果繼續打內戰,中華民族有毁滅的危險。」[29]:138月30日,毛遂提出「擁護蔣先生,承認蔣先生在全國的領導地位」[29]:18。9月13日,中共中央通知其各地黨委說:「⑴我們與國民黨初步交換意見的談判,已告一段落,國黨毫無誠意,雙方意見相距甚遠,談判將拖延一時。⑵蔣對具體問題表示:政府法統不容紊亂,軍令政令必須統一,國大要速開,舊代表有效,但可增加名額,容納各方,容納各黨派參加政府。⑶關於兩黨關係的重要問題:對軍隊只允編十二個師,需完全服從命令,按指定地區集中。對解放區民主政府,則表示含糊。」[111]:276[29]:239月中旬,黄克诚新四军第3师3.5万余人从苏北出发,11月底到达东北[112]

9月10日,中共发动上党战役,共方參戰兵力為31,500人,並有5萬民兵助戰,國方部隊13個師38,000人,從8月下旬到10月8日,國方除4,000餘人逃走外,全部被殲,被俘官兵17,000人,包括軍長史澤波及副師長以上將領10餘名,並攻佔縣城6座,共方傷亡4,000人[113]:341-343。10月24日,中共发动邯鄲戰役,國方第十一戰區司令長官孫連仲指揮下之冀察戰區司令高樹勳,率領其新編第八軍和兩個縱隊及河北民兵萬餘人,於10月30日在河北磁縣馬頭鎮投靠中共,成立民主建國軍,高為總司令,致使第三十軍、第四十軍於10月31日至11月2日被殲,馬法五以及副軍長、4個師長以下官兵2萬餘人被俘[114]:417-419

军事调处与东北争夺[编辑]

1946年,通过美国运输船向东北开进的国军部队。
1946年,在四平城内集结的国军部队。

1945年11月,根据中苏协议,国军进入东北接管,但受到苏联阻挠。辗转登陆后,在山海关遇到八路军阻击,东北爆发内战[115]

1946年1月10日,國、共签訂《一月停战令》(第一次停战令),規定雙方軍隊自1月13日午夜起就地停止軍事行動[23]:2015。但东北民主联军继续攻佔營口鞍山四平街一帶,並佔領哈爾濱[116]在熱河進佔赤举,在晉綏進佔侯馬集寧[117]。且由山西率四萬餘衆,分路經熱河進入東北,另有五千人攻佔盤山[118]。甚至在停戰令發布後六天(1月16日),殺害了撫順煤礦接收委員張莘夫[119]。中华民国軍事委員會认为:自1月13日至4月3日,八路军、新四军發動大規模攻擊287次,佔13縣,陷車站30座,包圍29城[118]。中共表示履行協定,中國國民黨在下達停戰令前,密令軍隊「盡速搶佔戰略要點」,接着又調動軍隊進攻解放區[23]:2015。蔣利用停戰機會,在關外,以「接收主權」為名,增兵東北,搶佔戰略要地,形成「關內小打,關外大打」,據不完全統計,從1月13日至5月20日,國軍向解放區發動大小進攻3,635次,使用兵力258萬餘人,強佔解放區村鎮2,077個,縣城26座;蔣在將近十個月打打談談之後,自以為完成發動全面內戰之準備[13]:494。但实际上,第一次停战令仅限关內,不含关外,东北不在停战之列[120]

1946年3月6日,中华民国政府照会苏联,撤军期限已过,苏军尚未完全撤退,要求苏联政府饬令“即行撤退”[59]。3月12日,东北局电告中共中央,苏军通知将于13日撤离沈阳,希望东北民主联军“迅速攻入沈阳”,而且“凡红军撤退处都可打”[59]。3月中旬,东北局再表示,凡苏军撤离之地,包括沈阳和四平,“我可以放手大打,并希望我放手大打”[59]。3月13日,国军进占沈阳,随后向南进攻本溪,向北增援四平[59]。林彪部主力30餘萬,集中於四平街附近,企圖阻止國軍前進[94]:154。4月6日蘇聯撤軍,东北民主联军蘇军撤退後一個半小時,對原本由中蘇共管的長春發動攻勢,並在4月8日佔領長春[121]:202-203,国民政府认为此舉違反《一月停战令[122]。國軍杜聿明部自5月起在東北發動反攻[94]:154。5月3日,國軍克復本溪,激戰於四平街一帶,5月19日克復四平街[94]:154。5月22日,東北民主聯軍完撤出長春[86]:8057。5月23日,国军克復长春,5月28日克復吉林,6月5日直逼哈尔滨[94]:154。国军因战线过长,止步于松花江。[59]從6月5日起,在马歇尔壓力下,蔣先後向中共提出五項停战要求,解放軍必須退出:(一)隴海路以南的一切地區;(二)膠濟線全線;(三)承德及其以南地區,以及冀東沿海;(四)東北除黑龍江、興安兩省、嫩江省中部北部及延吉地區以外之所有各省;(五)六月七日後中共在山東、山西兩省從偽軍手中解放的一切地區;並聲明中共如不退出上述地區,則國民政府不能考慮停戰問題[13]:494。6月6日,蔣頒發《六月停战令》(第二次停戰令)[96]:48

双方兵力上的对比是:中国共产党军队在1945年9月拥有61万正规军,66万地方部队和数百万不脱产民兵(另有一说这是内战开打时的数字)[123]。以满洲国军为代表,最高峰时在编人数超过80万的伪军[124]:31,有相当高比例又是被双方军队收编大部分加入国军,小部分加入解放军[125],这些改编都是在日本投降后几个月完成的[126][127]。到1946年6月国民革命军拥有军队430万,能够用于机动作战的高素质部队200-220万[128]:374[129]:12[130]:450[131]:93。在国民革命军中,一直存在着有装备精良训练充分的部队,和受差别待遇的、人员素质和装备水平都低、军纪也较坏的杂牌部队并存的现象,后者经常与中央系部队互相敌视,难于统一指挥[132][133][134]:33[135]:182[136]

国军全面进攻与国大召开[编辑]

第二次停战令颁布后,7日下午三时,东北民主联军分兵四路向国军进攻,一向法拉,一向陶赖昭,一向五棵树,一向乌拉;国军为遵守停战令未作抵抗,并退守松花江以西。[137]9日及19日,八路军在河南堰城修武两地,杀害了军调小组的雷奋强少校和郭子祺少校。[137]八路军又在熱河進佔承德,在山東進佔棗莊德州泰安高密,在江蘇進佔泰興口岸鎮,在晉绥侵佔聞喜朔縣新澤榆次介休等地。[117]晋冀鲁豫野战军袭占冀南东明考城间地区,国民政府限其于6月底前撤返6月6日前之原驻地,否则将予制裁。[138]中共方面表示,國民政府於1946年6月26日以大舉圍攻中原解放區為起點,掀起內戰[13]:494,公開發動全面進攻解放區[23]:2015。停战有效期刚过,國軍在劉峙程潛的統率下,以20萬優勢兵力攻打在湖北、河南边界宣化店被包围的李先念部6萬中原解放军,李先念率部提前突围[139]。1946年6月,蔣在美國支持下,調动160萬正規軍,向解放區發動全面進攻,解放軍反擊[140]:472。在此期間,國民政府在其完成各項軍事部署後,於1946年6月26日,發動對解放區的全面進攻[23]:4923。全國內戰爆發開始,蔣實行全面進攻戰略,使用其正規軍百分之八十,即193個旅,158萬人之兵力,企圖首先消滅中原解放軍,然後攻佔江蘇、安徽,再攻華北,「在三個月或六個月內解決問題」;全面進攻重點在華東戰場,並實施軍事、政治和經濟相結合,地方團隊、還鄉團等與正規軍相配合之總體戰[13]:494。面對蔣全面進攻戰略,解放軍集中優勢兵力,在運動中各個殲滅敵人之作戰原則[13]:494-495。1946年,中國共產黨實行總動員,公開進攻榆林遼寧,並大舉進攻蘇北,旋又加緊破壞北寧路[96]:49。同年夏,關內各地國軍雖迭獲勝利,东北地區由於防地遼闊,兵力不足;加以交通被解放軍所破壞,乃形成被動之形勢[94]:162

7月,国共就苏北政权的谈判陷入僵局,此时国军为保卫南京侧翼安全,向苏中和苏北的新四军驻地发动进攻[141]:2。國軍5個整編師共15個旅約12萬人,企圖由南通泰州一線向蘇中解放區大舉進攻[23]:1489华中野战军发起苏中战役,中共稱之為「七戰七捷」[23]:1489。粟裕、譚震林指揮19個團3萬餘人,從7月13日至8月27日,连续作战七次,均獲勝利[23]:1489-1490。在一個半月中,殲滅國軍6個旅及5個交警大隊,共5萬餘人[23]:1490。7月,蔣徇調人之請,兩次頒令停止衝突,並主張召開五人小組,商談政治問題,與三人軍事小組同時進行,中國共產黨堅決反對[96]:48。休战期间,蒋要求中共必须放弃苏北胶济铁路承德古北口和哈尔滨,遭到中共拒绝[35]:56-58

8月,解放軍賀龍部開始围攻大同[94]:154。9月14日,傅作义國民革命軍第三十五軍克復集宁,解大同之围[94]:154。10月11日,国军第三十六集团军奇袭夺取华北解放区中心城市张家口[94]:154。正在斡旋国共冲突的民主人士梁漱溟看到国军攻占张家口的报纸后称“一觉醒来,和平已经死去。”[142]9月17日,国军占领苏北华中野战军基地淮阴;27日,蒋表示愿意谈判,周恩来要求恢复第一次停战令及第二次停战令生效时关内、关外中共军队之位置[143]:735

10月11日,国军進據张家口,戰事雖告一段落,戰爭並未停止[144]:75。蔣把佔領一些地方當作「勝利」,尤其是佔領張家口後,立即下令召開國民代表大會;並積極準備突襲延安,繼續向華東、晉冀魯豫、晉察冀、東北等解放區進攻,其主要戰場仍在華東之蘇北和山東[13]:495。中国共产党和民盟要求追究中国国民党破坏和平的责任。中国国民党坚持于1946年11月中召开制宪国民大会,而周恩来称,“国民大会一旦召开,他就回延安”[139][145]。在马歇尔拒绝调停情景下,10月26日,梁漱溟代表第三方面提出一个解决方案,但经周恩来施压又撤回此案[146]:207。11月1日,国军登陆烟台,鲁南各地相继收復[94]:154。11月8日,蒋颁布《第三次停战令》,声明保留中共及其他党派的应有名额,中共则坚持停开;政府将国民大会延期三天[143]:735。11月15日,国大召开,青年党、民主社会党(国家社会党的改名)出席,中共、民主同盟拒不参加。[143]:736

四個月來,國軍佔領105座城市,卻損失32個旅,約30萬人兵力[13]:495

1946年制憲國民大會制定《中华民国宪法》。
1946年11月16日周恩来在南京召开记者会,谴责制宪国大召开,宣布自己将返回延安。
1947年3月7日,政府代表张治中在南京送董必武等中共驻京人员乘坐美飞机撤回延安。

1947年1月1日,蒋宣布和平统一方针决不变更,中共问题仍拟政治解决,政府决不关闭和谈之门,并由司徒雷登通知中共[143]:737。中共答称,必须取消国民大会所制中华民国宪法[143]:737。1月29日,司徒雷登声明终止美国政府与军事三人小组及军事调处执行部的关系,美国的调处彻底失败[143]:737。1月,陈毅的华东人民解放军,刘伯承的中原人民解放军分向鲁南、鲁西南猛攻[143]:737。1月,國軍進指陳毅部於魯南,由徐州綏靖主任薛岳指揮[147]:313。初戰,國軍馬勵武、周敏英兩軍(整编第二十六师,整编第五十一师另第一快速纵队)於棗莊嶧縣地區,為解放軍所敗(国军损失5万余人),2月間雖陳誠親赴徐州指揮(以20个旅从苏北,以3个军从鲁中,两面夹击临沂),激戰半月,臨沂遂告克服,陳毅終告撤退(佯败于南线国军,弃守臨沂,主力隐蔽兼程北上)[147]:313-314。2月下旬陳毅部反於萊蕪區,將李仙洲(北线国军第二绥靖区副总司令)部(3个军7个师约5.6万人)包圍解決[147]:314。2月底,林彪部渡松花江南下,5月初大舉發動猛攻,5月17日攻佔懷德,5月21日攻佔公主屯,孤立永吉、長春、四平街[94]:162

1947年1月31日,延安總部公布1946年7月至1947年1月戰爭幾項重要統計:七個月中,共殲滅國軍56個整旅(師)、其中1月份殲國軍12個旅;斃、俘其將級軍官103名,其中俘獲87名,俘獲後逃跑4名,擊傷12名[86]:8276。國軍攻佔解放區城市199座,解放軍攻佔國統區城市100座[86]:8276

国军重点进攻与解放军局部反攻[编辑]

1947年全国战场战事概况。
1947年3月10日,中国共产党首都留守处人员从南京返回延安3天后,国军胡宗南兵团从洛川沿成榆公路进攻延安。
1947年5月中旬,国军整編第七十四师在孟良崮战役中全师覆没,师长张灵甫阵亡。
1947年,毛泽东撤离延安。根据毛泽东的要求,中共中央机关分为中共中央前方委员会、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中共中央后方委员会分散办公。

1947年1月底,郝鵬舉率領2萬人歸附國軍[94]:158

1947年2月底,林彪部渡松花江南下,5月初大舉發動猛攻,5月17日攻佔懷德,5月21日攻佔公主屯,孤立永吉、長春、四平街[94]:162。3月10日,各路国军20万在西安綏靖公署主任胡宗南指挥下,分由洛川宜川向延安进攻,陕甘宁野战集团军调动5,000兵力[148],憑藉地雷和伏地堡壘頑強抵抗,国军3月19日攻入延安[94]:158。國軍称斃傷解放軍1萬6千餘人,俘虜解放軍1萬餘人[94]:159。4月初,津浦鐵路徐州至濟南段打通,國軍包圍解放軍陳毅部於沂蒙山區[94]:158。4月30日,據新華社統計,國軍在4月份被解放軍折損合10個半旅,奪佔國軍駐守縣城48座[86]:8345。5月16日,華東野戰軍圍攻孟良崮,至下午5時,全殲整編第七十四師3.3萬人[86]:8355。5月19日,蔣介石飛徐州,與顧祝同研討山東軍事,決定各部暫駐原防,全面整訓,改正戰術,準備最後決戰[86]:8356

自1947年5月起,解放軍徐向前、彭德懷等部開始圍攻太原,山西省政府主席閻錫山堅守[94]:164

6月6日,解放軍攻陷熱河赤峰[94]:162。6月16日,國軍被迫放棄安東省會[94]:162。解放軍開始進攻遼寧瀋陽[94]:162。6月,解放軍猛攻四平街,國軍守軍陳明仁部堅守月餘,殲敵甚眾,蔣特電嘉勉[96]:51。6月28日,最高法院檢查署下令通緝毛澤東,7月4日國民政府通過「厲行全國總動員戡平共匪叛變方案」,以對付中國共產黨[12]:704

戰爭第一年,解放軍殲滅國軍112萬人[23]:4923

解放军战略进攻与国军重点防御[编辑]

1947年10月,国民政府宣布取缔中国民主同盟,中共及民盟强烈声讨。
1948年全国战场战局概况。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呼吁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社会贤达尽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组建民主联合政府。
1948年,国立交通大学教授在立法委员选举中投票。

1948年1月和8月,蔣先後採取分區防禦和重點防禦戰略方針[140]:473。從1948年9月起,軍隊主力在解放军接連發動的遼瀋戰役、淮海戰役、平津戰役中被殲滅[140]:473

1947年6月30日,解放軍戰略防禦轉入戰略進攻,以主力一部挺進中原,將戰爭引向國統區,在外線大量殲敵;以部分主力和廣大地方武裝繼續在內線作戰,箝制和消滅敵人,收復失地[23]:4923。8月,国军肅清膠濟鐵路沿線解放军[94]:158。8月21日膠濟鐵路全線打通,8月23日國軍在河南收復汝南、新蔡[12]:704

8月22日,華中解放軍陳賡部自豫西新安澠池陝縣等地分道偷渡黃河,穿越伏牛山,一度攻陷嵩縣洛寧登封臨汝魯山方城等地,遭國軍圍剿,復渡河回豫北[94]:162。此一全面攻勢,蘇聯原不贊同,斯大林曾透過劉少奇要中共採取游擊戰爭,暫置大城於不顧,但周恩來認為發動全面攻勢之時機已經成熟,解放軍乃於全國各地對國軍展開攻勢[12]:706-707

此時解放軍東北有林彪,黃河下游有劉伯承,山東東部有許世友,山東西部有陳毅,河南西部有謝富治,陝西北部有彭德懷,另有羅瑞卿、徐向前等部亦在華北各地攻城掠地[12]:707。中共中央於9月1日發出《解放戰爭第二年的戰略方針》,提出「舉行全國性的反攻,即以主力打到外線去」戰略進攻方針;接着三路大軍躍進大別山,成「品」字形展開,態勢東攝南京,西逼武漢,南扼長江,瞰制中原,使蔣由進攻戰略改為防禦戰略[13]:496。9月2日,解放軍攻陷湖北麻城[12]:705。9月底,國軍分別自龍口煙台登陸,山東戰事告一段落[94]:158。9月20日在安徽先後收復舒城、六安、廬江、桐城和霍山,9月24日及9月27日在山東先後克復莒縣和龍口,10月1日及10月5日又在山東先後克復煙臺威海衛[12]:704-705

10月1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副總司令彭德懷聯名發表《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86]:8429,發出「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之號令[13]:496。主要內容是:組成民族統一陣線,打倒蔣介石獨裁政府,成立民主聯合政府;懲辦內戰罪犯;實行人民民主制度;肅清貪官污吏,建立廉潔政治;沒收官僚資本,發展民族工商業;廢除封建剝削,實行耕者治其田的制度;承認各少數民族有平等自治的權利;廢除一切賣國條約,同外國訂立平等互惠通商友好的條約[23]:3717。同時,整黨和新式整軍運動分別在中共黨內和在軍隊中開展,提高全黨、全軍戰鬥力[23]:4923

11月23日,解放軍攻陷安徽武穴[12]:705。國軍11月1日在吉林收復永吉,11月18日在湖北收復黃梅[12]:705。為統一指揮,國民政府於1947年11月30日任命傅作義為「华北剿匪总司令」,指揮山西、河北、察哈爾、熱河、綏遠五省軍隊[12]:706

1947年底,蔣不得不承認「全國各戰場皆陷於劣勢被動之危境」,於是又被迫由全面防禦轉為分區防禦,把戰略集團分別安在徐州、瀋陽、北平、漢口、西安五個中心戰場上[13]:496。由於蘇聯不斷援助中國共產黨,到1947年11月,美國亦恢復對國民政府援助[12]:705。12月25日至12月28日,中共中央十二月會議在陝北米脂楊家溝召開,共有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以及陝甘寧和晉綏兩解放區主要負責人19人參加會議,毛澤東在會上報告《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分析解放戰爭轉入進攻後之國內形勢,指出中國人民之革命戰爭已經到達一個轉折點,總結軍隊作戰經驗,提出十大軍事原則,並進一步闡明革命政治綱領、經濟綱領和各項方針政策;會議準備在新形勢下奪取勝利[23]:3715

1948年,為國軍處境險惡之一年[147]:315。從本年起,國軍在各戰場,均陷於被動[147]:315。解放軍在東北,在山西、河北、察哈爾,在山東、河南、陝西各區,都陸續舉行反攻[147]:315。由於解放軍全面反攻,及國軍不斷失利,於是各戰場形勢,都發生根本變化[147]:315

1948年1月,國民政府任命衛立煌為「東北剿匪總司令」,同時命令各省設保安司令部,確保各省治安[12]:706

2月下旬,陕西战场国军刘戡部,由延安撤退,轉進西安時,在宜川、黃陵之間中伏,全軍覆沒,師長嚴明戰死,刘戡自杀[147]:315。解放軍陈赓部再度渡河南下,3月12日攻陷洛阳,復陷豫西各縣,擾及鄂北一帶,7月17日攻陷襄陽[94]:163。陳賡、劉伯承兩部,於春、夏先後擊滅鄧縣鎮平內鄉等數十萬強悍善戰之民團,消除在豫、陝、鄂邊區行動之障礙[147]:316。3月間,山東戰場膠濟鐵路西段,及周村淄川博山威海衛等,全為解放軍許世友譚震林兩部攻佔[147]:315-316

國軍亦於撤退途中,損失甚重,從此渭河以北地區,無力控制[147]:315。4月27日,濰縣第九十六軍覆沒,軍長陳金城被俘[147]:316

5月,渤海膠東魯中三個戰場,解放軍把它連成一片,濟南完全陷於孤立[147]:316

6月22日晨,由河南省政府主席劉茂恩統帥之整編第六十六師和所屬第十三旅及河南保安第一、第二旅三個保安團陣亡。劉陳所部與粟裕部會攻開封,守將李仲莘戰死,攻陷開封,中原戰場儲備之武器糧草盡為解放軍所奪去[147]:316。別路解放军粟裕部,於6月23日攻陷开封,整編第六十六師師長李仲莘陣亡[94]:163。期間華東野戰軍第一、第四、第六縱隊及兩廣縱隊和中野第十一縱隊對西援之邱清泉部使用運動防禦攻克蘭封,中野第九縱隊及豫蘇皖軍區一部襲佔中牟阻擊東援之鄭州孫元良部。華野第十縱隊中野第一、第三縱隊阻擊胡漣部于上蔡以北,華野山東兵團包圍兗州蘇北兵團攻克海州以西[147]:316。因開封為粟裕攻克,蔣隨即命整編第五師及第83師邱清泉向開封攻擊前進,以整編第七十二師、第七十五師、新編二十一旅自睢縣杞縣迂迴進至開封;華東野戰軍第一、第四、第六縱隊與中原野戰軍第十一縱隊在睢縣杞縣太康民權之間夾擊區軍團,並命中野第三、第八縱隊與上蔡地區第十縱隊和杞縣兩廣縱隊阻援。6月26日,開封復被國軍邱清泉、孫元良兵團所收復,追剿陳毅部於黃泛區,激戰十餘日,解放軍傷亡近8萬人,乃向隴海鐵路以北退卻[94]:163。第三、第八縱隊撤離開封退至通許縣,區部進抵睢杞間停止不前。開封郊外國軍與解放軍發生激戰[96]:55。繼而粟裕部伏擊區壽年兵團於睢陽,區部損失甚重,區壽年被俘[147]:316。27日夜粟裕部合圍區壽年兵團;29日晨成功將整編第75師、新編第21旅包圍于龍王店,將整編第72師包圍于鐵佛師,阻援部隊控制杞縣王固集一線夜阻援軍在杞縣以東及西南地區阻擊邱清泉。至7月1日全殲區軍團[147]:316

在軍界,有李宗仁、白崇禧一派之桂系,仍然自樹勢力[12]:724。為統一華中各省軍事,6月底成立「華中剿匪總司令部」,命白崇禧為總司令[12]:708

6月30日,邱清泉部第五軍自豫東杞縣被中原野戰軍圍困之區壽年、沈澄年部,國共兩軍展開激戰;為保障粟裕、陳士榘、張震所部之睢杞作戰,中原野戰軍於是日起至7月1日在西平以西阻擊國軍吳紹周兵團,並予之以重大殺傷,迫使邱清泉整編第十八兵團向吳紹周兵團靠攏[86]:8629。解放軍自攻佔開封後,一方面學會攻城戰術,一方面增強攻堅信心[147]:316。於是解放軍之戰略戰術,都獲得重大修正[147]:316

山東兗州為解放軍攻陷[96]:55。劉伯承於攻克開封後,旋即率部進襲襄樊,7月16日,攻下襄樊,守將康澤被俘,鄂西北盡攻陷[147]:316。至此國軍中原戰場防禦體系,已支離破碎[147]:316。7月以後,形勢日趨嚴重[94]:164

毛泽东在1948年8月称“解放战争好像爬山,现在我们已经过了山的坳子,最吃力的爬坡阶段已经过去了。”[149]:135晉冀察邊區和冀魯豫邊區已經打通,到8月間合併為華北解放區,而且到7月以後,華北、華中兩解放區已在江淮河漢間造成併肩作戰之整體[12]:708。兩年內戰後,蔣190萬正規軍被分別牽制在東北、華北、華東、中原、西北五個戰場上[13]:497

国共決戰[编辑]

三大戰役[编辑]

1948年至1949年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战局概况。
解放军东北野战军進攻錦州城垣。
解放军東北野战军在日制九七式中战车掩护下向沈阳沿线进攻。
淮海战役中,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坦克部队使用美制M3A3斯图亚特坦克配合步兵攻击。

戰爭第二年,解放軍殲滅國軍152萬人,並攻克大批國軍重點設防城市,為與國軍戰略決戰創造條件[23]:4923

蔣於1948年8月上旬召開南京軍事會議[150],決定實行重點防禦戰略方針,並準備撤出東北,確保華中,企圖收縮戰線,集中兵力,依托戰略要點之堅固陣地堅守防禦,同時組成強大兵團機動作戰,以攻為守;為此,裁並綏靖區,減少機關,擴大機動兵團,並在大後方加緊二線兵團編組訓練[13]:497。國軍不斷失敗,軍事上及政治上信心逐漸動搖,加以金圓券改革不過一月,即又開始貶值,於是敗北主義更加盛行於文武百官之間[147]:316。在戰略指導上,蔣以中原戰場為全戰局之樞紐,為集中兵力確保華中,決定堅決保持三角(即徐州、漢口、西安)、四邊(即隴海鐵路兗州以南津浦鐵路、鄭州以南之平漢鐵路及寶雞至成都公路)、十三點(即開封、鄭州、濟南、商邱、南陽、襄陽和樊城、確山、信陽、漢中、安康、鍾祥、宜昌、合肥),形成東西呼應[13]:497

1948年9月16日,解放軍集中兵力10餘萬圍攻济南,因國軍第八十四師吳化文部叛變,至25日城陷[94]:163。第二綏靖區司令官兼山東省政府主席王耀武被俘[96]:56。陳毅、粟裕等部圍攻濟南,正當戰事發展至高潮時,吳化文軍在城外陣前譁變投向中國共產黨[147]:316。濟南國軍所部10餘萬人全部解甲[147]:316。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解放军連續進行在遼瀋、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基本上殲滅國軍主力,解放長江中、下游以北地區[23]:4923

1948年春,東北人民解放軍林彪部連續在東北發動七次攻勢,2月7日攻佔遼陽,2月26日攻佔營口,3月14日攻佔四平街,3月19日攻佔永吉,國軍集中兵力堅守長春、瀋陽、錦州三個地區,補給全賴空運接濟,因運輸量有限,三地食糧燃料奇缺,長春每日餓斃者不下百人[94]:162

9月中旬,林彪部猛攻锦州義縣,企圖切斷國軍關內外聯繫[147]:317。東北剿匪總司令衛立煌貽誤戎機,大為解放軍所乘[94]:162

10月16日,解放军攻克锦州,東北剿匪副總司令范漢傑、兵團司令盧濬泉及所部數萬人,除傷亡外,全部被俘[147]:317。10月17日,長春守軍第六十軍軍長曾澤生,率所部投向中國共產黨[147]:317。10月18日蔣飛臨瀋陽,指示東北作戰計劃,仍未能迅速挽回頹勢[94]:162。10月23日,解放軍攻陷長春,東北剿匪副總司令鄭洞國被俘[94]:162。新編第七軍軍長李鴻等亦率部投降[147]:317。10月28日,廖耀湘兵團在彰武打虎山被圍殲,廖被俘[147]:317

11月2日,解放軍攻陷瀋阳,衛立煌先期飛北平,部分國軍突圍撤至营口,經海運南下,东北盡失,國軍先後犠牲精銳達30萬人[94]:162。國軍自瀋陽、營口撤出東北[96]:56。瀋陽守軍周福成,率部投向中國共產黨[147]:317。接著解放軍相繼開入東北各要津[147]:317

先是國軍鑒於東北全盤失敗,故將關內各戰場孤守據點之兵力儘量撤回,以圖縮短戰線[147]:317。秋後,鄭州至連雲港間各孤點盡行放棄,準備退守江南[147]:317。但中途遭解放軍牽制,以致行動暴露[147]:317。11月,解放軍進攻徐州[96]:56。國府任命劉峙為徐州剿匪總司令部總指揮,自動放棄鄭州開封等據點,調動40萬重兵與之決戰[94]:163

11月初,粟裕及劉伯承兩向徐蚌地區發動攻勢[147]:317。雙方大戰展開,因國軍彼此缺乏聯絡,未能盡量發揮作戰功效[94]:163。黃百韜兵團原定11月5日開拔,向大運河以西撤退[151]:305。11月8日,第三綏靖區司令何基灃張克俠率部譁變[147]:317。遂致國軍在徐州北部防線開了一個缺口,由山東南部地區南下之解放軍粟裕部,便輕易迅速通過缺口,於11月9日直插到徐州東側,擋住黃維兵團退路[151]:305。夥同原在南面之陳毅主力,對黃百韜兵團兩面夾擊[151]:306。11月14日,東線黄百韬兵团被解放军粟裕部包围於碾庄附近[94]:163。11月22日,江蘇邳縣之碾莊失守,司令官黃百韜自殺殉職[96]:57

當碾莊戰役惡化時,國府急調華中黃維兵團(約15萬人)趕往支援[147]:317。黃維部行至宿遷雙堆集[147]:317。11月24日起,杜聿明指揮邱清泉、孫元良兩兵團,由徐州出動,連續幾天向南攻擊,由於解放軍憑藉工事,頑強抵抗,進展緩慢[151]:325。由固鎮北攻之李延年兵團,情形也一樣[151]:325。12月1日,蔣召見第十二兵團副司令胡璉,令其立即飛赴雙堆集,協助黃維指揮[86]:8741

11月27日,南線黄维兵团被解放军劉伯承部包围於蒙城澮河渦河之間双堆集,至12月6日所部瓦解,黃维被俘,副司令官胡琏突圍以出[94]:163。12月15日,除胡璉率領一部突圍抵蚌埠外,黃維兵團全部被殲[147]:317

11月30日,杜聿明率邱清泉、李彌、孫元良3個兵團及徐州機關和部分青年共30萬人向徐州西南方向撤退[86]:8740。12月1日,徐州剿匪副總司令杜聿明率孫元良、李彌及邱清泉等兵團向西轉進[147]:317。徐州國軍為避免包圍,於12月2日自動棄城南撤,至永城東北之青龍集、陈官庄間地区,遭粟裕麾下解放軍30餘萬要擊,傷亡極眾[94]:163

12月6日當晚,孫元良兵團全部被打垮[151]:338。孫元良和兩個師長突圍而出,兩個軍長、師長被俘,部隊大部潰散,勉強收容幾千人,編成一個師,撥歸邱兵團第七十二軍[151]:338。自12月19日起大雪紛飛,一直下了十多天,空投大受影響[151]:338。時值天氣嚴寒,連日雨雪,加以國軍掩護大批隨行難民,接濟困難,遂感不支[94]:163。1949年1月6日,解放軍看見招降無效,就發動猛烈總攻[151]:338。苦持至1月10日,解放軍挾大规模兵力進攻,國軍陣地卒被突破,徐州剿匪總司令部副總司令杜聿明被俘,兵團司令邱清泉身亡,李彌、孫元良等突圍以出[94]:163。解放軍使用运动战进攻突破國軍人海战术陣地,李彌、孫元良全军覆没仅以身免[152]。国军所部连机关眷属共40萬人,除戰鬥身亡外,全部解甲[147]:318。此役,雙方參戰人員共100多萬人;經2個月以上之激戰,國軍所有精銳部隊,損失幾盡[147]:318。解放軍總共傷亡13.4萬人[153]。自此以後國軍陷入於絕對劣勢中[147]:318。解放军乘勢往南攻陷蚌埠臨淮等地,進而威脅南京[94]:163

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平开入北平,平津战役结束。
1949年,中华民国空军向太原守军空投物资,此时太原已成为孤城。

1948年底,林彪所部數十萬精銳進入關內,合聶榮臻、賀龍等部解放軍,以近百萬之眾對北平、天津採取大包圍形勢[94]:163。1949年1月7日,解放軍開始猛攻天津,國軍警備司令陳長捷部奮力抵抗,至15日攻陷天津城,解放軍死傷在萬人以上[94]:163

時傅作義以所部精銳損失重大,又鑒於淮海戰役失利,故信心開始動搖,戰事演變至此,已有孤城落日之象[147]:318。天津歸入解放軍之手[96]:57

繼天津失陷之後,傅作義在中國共產黨多方遊說下,率所部30餘萬人並將北平、察哈爾和綏遠地區,先後交予中國共產黨[147]:318。1月22日,華北剿匪總司令傅作義與中國共產黨成立「北平局部和平」,解放军無阻进入北平,除少數學人事先由國府派飛機接運至南京外,國府官員多未能及時撤出[94]:163-164。於是長江以北,除武漢一隅外,完全易幟[147]:318

盡管戰局對中國共產黨十分有利,但其動員機制已經觸碰社會瓶頸,因此發生了較多的逃亡事件[154]

渡江戰役[编辑]

1949年4月至10月中国战场战局概况。
1949年,解放军装备的美制M3A3斯图亚特坦克在长江附近行军。
1949年,国军在吴淞上船撤往台湾。
1949年5月16日,解放军进驻汉口。

1949年1月,蔣介石召集陸、海、空軍將領會議,指示以戰求和之方針,應隨時提高警覺,免被共產黨所乘[96]:57。是年初,由於各戰場軍事逆轉,已非人力所能改變,加以政治情勢迫促,為適應和談要求,蔣於1月21日宣佈引退,由副總統李宗仁代理職務[147]:318。惟其大勢已去,人心瓦解,城下之盟,又非國府所能接受[147]:318

2月5日,行政院迁移廣州办公,南京只保留代总统办公室[94]:169。3月,中共中央召開七屆二中全會,決定奪取全國勝利及其以後之基本政策[23]:4923。4月1日,張治中等飛抵北平,4月5日上午9時「和談」預備會議開始[94]:169。4月15日,和談第二次正式會議,周恩來將修正後之《國內和平協定(最後修正案)》,限張治中等4月20日簽字,並表示不論戰爭或和平,屆時解放軍一定渡過長江[94]:169。4月20日,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發表聲明,指斥中國共產黨之《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歪曲事實[94]:170。國府最後拒絕簽訂和平協定[23]:4923。4月21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澤東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發佈總攻擊令(《向全國進軍的命令》),於是解放軍第四野战军、第一野战军,亦分別對武漢及西安進攻[94]:170。地下党组织江阴要塞起义要塞司令戴戎光投向中國共產黨,解放军遂在荻港渡過長江南下[96]:59。4月22日,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佔领蕪湖[94]:172,4月23日,解放军第35军进入南京城[23]:4923。接著,解放軍分路追殲國軍殘餘部隊[23]:4923。同日,国军撤离南京,李宗仁置一切职责于不顾,飞往桂林[94]:170。李宗仁遲遲不至廣州處理公務[94]:171。4月24日,太原城破,國軍巷戰慘烈,負傷殺敵者有之,與樓共焚者有之[94]:164。4月底,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直趨武汉[94]:173

5月4日,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攻陷杭州[94]:172。同日,李宗仁返抵廣州[94]:171。5月14日,林彪、羅榮桓等指揮第四野戰軍先遣兵團第四十三軍,在武漢以東團風至武穴間100多公里地段上強渡長江;次日,第12兵團突破團風至田家鎮國軍江防陣地[86]:8912。5月15日,華中軍政長官白崇禧移衡陽辦公[94]:173。國軍撤守武漢[96]:59。5月16日,解放軍四野第12兵團第四十軍占領漢口,武漢國軍第五十八軍及警備部隊均撤走;同日夜,占領大治、鄂城、陽新等城[86]:8916。5月17日,解放军四野第四十軍占领漢陽武昌;同日,第12兵團第四十三軍占領九江[86]:8917。5月20日,国军胡宗南部撤离西安[94]:174,隴東各地盡為解放军所有[94]:174。5月21日,解放军第二野战军攻陷南昌[94]:173。解放軍第三野战军圍攻上海,解放军傷亡近6万人[94]:172。至5月27日,國軍主動向舟山、台灣方面撤退[94]:172

6月1日,國軍撤離崇明島,解放軍占領江蘇[155]:519。6月2日,解放军攻佔青岛;國軍劉安琪第二十一兵團在美軍撤出青島後,登艦往台灣基隆;同日,青島市軍事管制委員會及人民政府成立;向明為軍管會主任,賴可可、譚希林為副主任,馬保三為青島市市長[86]:8932-8933。6月3日,以太原陷落,青島已失去軍事價值,加以孤懸華北,防守不易,國軍自動放棄,全部軍民物資撤至台灣,解放軍遂據有整個華北[94]:164。6月5日,廣東省政府派第四編練司令官歐震兼任廣東省保安司令部代司令;國軍增防江西吉安,在陝西寶雞成立前進指揮所[86]:8935。7月16日,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佔領宜昌[94]:173長沙外圍展開爭奪戰[96]:60。7月26日,佔領株州;7月29日;佔領常德[94]:173。7月底,解放军第一野战军20万人入甘肅[94]:175

1949年8月1日,湖南省政府主席、国军第一兵团司令陳明仁長沙綏靖公署主任程潜通電歸附中國共產黨[94]:173。8月5日,国府任命黃杰為湖南省政府主席,自動放棄长沙,集中國軍於衡陽附近[94]:173。8月16日,第二野战军佔領贛州[94]:173。8月17日,解放軍第三野战军攻陷福州[94]:173。国府任命湯恩伯主持福建軍政,湯氏集中主力於厦門[94]:173。8月23日,蔣鑑於局勢嚴重,飛往廣州,與李宗仁、閻錫山等籌劃戰守事宜[94]:174。8月24日,蔣飛重慶,主持西南軍政人員會議[94]:174。國軍失守蘭州[96]:61

9月,龍雲在雲南發動政變,雲南省政府主席盧漢飛往重慶謁見蔣報告雲南省情況[96]:61。9月1日,國軍羅廣文部增防隴南,支援胡宗南,加強陝南防禦力量;國軍胡璉兵團重占興寧,加強防衛汕頭、廈門[86]:9001。9月2日,國軍重占粵東普寧、隴南禮縣[86]:9002;解放军佔領西寧[94]:175;解放軍第十九兵團分三路進攻寧夏:北路由蘭州出發,沿黃河西岸,經景泰、營盤水一線進軍中衛;中路沿黃河東岸經靖遠,向中寧前進;南路於9月10日由固原地區出發,進軍中寧[86]:9002。白崇禧在衡陽指揮所部署決戰計劃,企圖誘殲衡陽以東解放軍,達成持久作戰之目的,即集結有力兵團,於粵漢路南段,引誘解放軍於衡郴地區包圍殲滅;9月9日起以張淦兵團向汝城、桂東、安仁一線反攻,是日國軍克資興、汝城附近之文明[86]:9006-9007;9月10日,國軍在番禺附近擊敗解放軍游擊隊[86]:9007。9月11日,西北軍政長官公署及防守景泰、靖遠之第九十一軍、第一二〇軍等部於蘭州失守後,沿河西走廊西撤,是日到達張掖[86]:9007;空軍出動大批飛機猛炸上海、杭州[86]:9008。9月2日,解放軍第六十四軍進軍寧夏途中殲敵一個騎兵團,解放同心縣城;解放軍進佔青海北部亹源、大通縣城[86]:9008。9月,解放军在衡宝战役广西战役中消灭白崇禧集团主力[94]:173。9月20日,解放軍分三路來攻厦門,傷亡慘重[94]:173。9月21日,綏遠省政府主席董其武通電投向中國共產黨[94]:175。9月25日和9月26日,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新疆省政府主席鮑爾漢,接受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八项和平条件,率领所部7万余人在迪化分别通电歸附中國共產黨,新疆不戰而和平易手[94]:175。9月28日,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佔领銀川[94]:175

1949年10月5日,解放军佔領韶關[94]:173。10月8日,解放军占领衡陽[94]:175。10月12日,国府宣佈自本日起西迁重庆辦公,廣東省政府則移設海南島[94]:173。10月13日放棄廣州,至10月底廣東為解放军所占领[94]:173。10月17日,國軍自動放棄廈門,集中兵力固守金門[94]:173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编辑]

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

在解放军全面进军的同时,1949年9月21日至30日,中国共产党与中國民主同盟等民主党派及各界代表在北平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议通过具临时宪法性质的《共同纲领》。会议决定建立新政權,按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国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定于1949年10月1日建国。1949年9月27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通過中國首都定於北京(由北平改名);以後中國歷次憲法均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是北京」[23]:3716。並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為五星紅旗,以後歷次憲法均作同樣規定[23]:3715。同時決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未正式制定前,以《義勇軍進行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23]:3716

1949年10月1日,中国共产党在北京成立政权,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96]:61。下午2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一次会议,按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毛泽东就任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就职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周恩来就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部长,朱德就职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下午3时,开国大典正式开始。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

10月9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召开。马叙伦、林伯渠等提议,将10月1日定为国庆日。12月2日,中央人民政府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的决定》,规定每年的十月一日为国庆日。

後續战斗[编辑]

解放军全面进军[编辑]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占领兰州后进驻国军西北军政长官公署。
1950年,位于重庆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内的尸体。国府在败退前集体处决其监狱内的政治犯和中共俘虏。

1949年10月23日,解放军发出进军川黔的作战命令。10月25日,解放军第10兵团就準備挾勝攻金門;攻方7個主力團共2萬人,而守方李良榮第二十二兵團也有2萬人[156]:10。解放军第28军3个团9,000余人自古寧頭登陸,遭国军圍殲,為年來戰爭國軍之最大勝利[94]:173

11月1日,解放军展开西南战役,从湖南、湖北进军西南。同日,李宗仁由重慶飛往昆明[96]:62。11月3日,第三野战军登陆浙江舟山群島中的登步島时再次失利,被國軍殲敵3千。11月6日,國軍稱登步島大捷[96]:62。11月14日,蒋介石自台灣飛抵重庆[96]:62。同日,解放军佔领桂林[94]:175。11月15日,解放军佔领贵阳[94]:175。11月25日,解放軍攻陷柳州、梧州[157]。11月29日,政府再由重慶西遷成都;11月30日,解放军攻占重庆[94]:175。同日,解放军佔领南宁[94]:175。白崇禧移其總部於海口黃杰率領所部退入越南[94]:175

12月7日,政府決定遷往台北,並於西昌作為國共內戰大陸戰場的大本營,於成都設置防衛司令部[94]:176。12月9日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昆明公開通電歸附中國共產黨[94]:176。11日,四川省政府主席刘文辉鄧錫侯潘文华彭县起义。12月16日,解放军佔領川南樂山,12月18日佔領劍閣[94]:176。刘文辉佔據雅安欲阻截國軍退路,成都有被圍之慮,国军乃於12月26日撤守[94]:176。胡宗南移其總部於西昌,繼續作戰[94]:176。12月26日,國軍撤出成都[96]:62。12月27日,解放军攻克成都西南战役结束,此役解放军围歼国军93万,国軍在中国大陆最后一支重兵集团被消灭。12月28日,经过激烈的新渡口战役,解放军第181师横渡涪江天堑占领三台,旋即夺取绵阳

1950年1月,解放軍劉伯承、陳賡、賀龍等部10餘萬人,沿川康公路西康,接連攻陷雅安康定等地,與國軍激戰於寧南、會理一帶[94]:177。3月7日,國軍一度克復康定,及解放軍大舉進攻,乃於3月27日主動撤離西昌,將守城部隊空運到台灣[94]:177。3月27日,解放軍進入西昌县城。4月初,西昌戰役結束。3月5日,第四野战军展开海南岛战役,以木船为主要航渡工具横渡琼州海峡,于5月1日攻占海南岛。5月,國軍撤離海南島,並主動放棄舟山群島,15萬國軍及大量物資轉運台灣[96]:64。到1950年6月大規模作戰行動基本結束[23]:4923。歷時近4年,解放軍共殲滅國軍807萬餘人,取得了戰爭的勝利[23]:4923

1950年10月6日至10月24日,解放軍發動昌都战役。解放軍賀龍、彭德懷、陳賡等部,分别自西康、青海、雲南进军西藏,10月19日占领藏东地区政治、经济中心昌都,消滅藏軍萬餘人[94]:177

1951年5月23日,西藏代表团在北京簽訂《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同年12月1日解放軍張國華范明等部會師拉薩,至翌年2月佔領江孜日喀則等城市[94]:177西藏和平解放。至此,中国共產黨基本控制整个中國大陆。

东南沿海岛屿爭奪[编辑]

1950年初,解放军发动海南战役,解放军登船准备渡过琼州海峡
1950年末,解放军在浙东沿海备战。

解放軍在1949年8月發動舟山群島戰役。由於解放军以陸軍起家,缺乏足夠海軍空軍專業部隊與武器裝備,登陸戰經驗不足,1949年10月在金門戰役被國軍全殲,11月登步島戰役失敗,一時之間不敢貿然作戰。11月10日,毛澤東給第三野戰軍、華東軍區副司令員粟裕電報,並告司令員陳毅、政治委員饒漱石,部署定海作戰:「舟山群島共有敵軍五萬人,並有頗強的戰鬥力,你們以兩個半軍進行攻擊是否足夠?鑒于金門島及最近定海作戰的兵力,部署,準備情況及攻擊時機等項問題。如果準備未周,寧可推遲時間。提議你們派一要員直赴定海附近巡視檢查一次。」[158]:137國軍陸軍雖然損失慘重,但当时海空軍仍優於解放军,空軍甚至轟炸上海或突襲福建沿海。隨著國軍部隊駐守臺灣,東南沿海收縮戰線增強金門、馬祖防衛,加之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成軍,解放军开始逐步攻占沿海島嶼。12月31日,毛澤東同意努力爭取進攻海南島,以充分準備確有把握而後動作為原則;解放軍第15兵團司令員鄧華、政治委員賴傳珠、第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洪學智應速到雷州半島前線親自指揮一切準備工作,並且不要希望空軍幫助[158]:203。1950年春天,解放軍發動海南島戰役,經多日交戰,解放军攻占海南岛。3月28日,毛澤東給粟裕確定先打定海再打金門之方針,待定海攻克後撥船撥兵去福建打金門[158]:282。夏天,解放軍發動萬山群島戰役。而舟山群岛万山群岛在失去制空权及集中兵力固守臺灣的策略下,国军相繼撤離,解放军陆续进占万山群岛和包括登步岛在内的全部舟山群岛。8月25日,毛澤東以軍委名義電報第四野戰軍、中南軍區第二政治委員鄧子恢、第三政治委員譚政、參謀長趙爾陸,並中共中央華南分局第一書記葉劍英、第三書記方方,台灣極有可能向潮汕海陸豐舉行登陸襲擊,必須加強偵察,務使解放軍在登陸襲擊之前,獲得可靠情報;加強兵力,考慮從西面抽調一部兵力(例如一個加強的師)及一部炮火加強東面,確保潮汕及海陸豐沿海防線,並派一個軍級指揮部去擔任指揮,遇敵襲擊時能堅決殲滅之[158]:480-481

1951年1月13日,毛澤東請陳毅考慮對廈門增加防禦兵力,加強防禦工事,加強炮兵高射炮,儲備糧食彈藥,派去得力指揮人員,並確須預籌由中國大陸向廈門之增援計劃,務達擊退進犯國軍,確保廈門之目的;請通知葉飛(時任解放軍福建軍區司令員)速籌對策電告[159]:24。1955年,解放军发起一江山岛战役,攻占浙东沿海的一江山岛大陈岛,国军组织大陳島撤退[160][161]。2月13日至26日,解放军陆续占领大陈岛、渔山列岛披山岛南麂列岛,从而占领浙江沿海全部岛屿[162]

雲南邊境游擊戰[编辑]

1951年1月,「雲南反共救國軍」成立,李彌為總指揮,2月杜魯門批准「白紙方案」,與泰國一起秘密支援李彌進攻雲南。李彌曾復克雲南8個縣,後因裝備嚴重不足而退回緬境。1958年發生八二三炮戰,游擊隊實施「西安計畫」反攻大陸,從中國西南牽制中共。1959年,國府擬定「興華計畫」,期望將滇緬邊區建設成「陸上第一反攻基地」,並著手修建機場。

1960年,緬甸總理訪問北京,於10月在北京正式簽訂「中緬邊境條約」,中共與緬甸開始聯合清剿「雲南人民反共志願軍」。蔣經國於12月20日親至邊區視察。

1961年緬甸再度向聯合國提出控訴,國府在美國壓力下決議撤軍,國防部於5月15日下令撤銷游擊隊番號。國軍滇緬邊區游擊部隊完成第二次撤台後,仍有前滇緬邊區游擊隊第三、五軍、滇西行動縱隊、滇南行動縱隊留駐滇緬邊區,突擊雲南省。1965年國防部情報局為中國大陸情報工作,發展敵後游擊,蔣經國核准重建滇邊游擊部隊,1975年6月因國際壓力裁撤[163]

兩岸分治[编辑]

金门炮战[编辑]

1958年,爆發金门炮战。至此国军在中国大陆沿海仅剩下福建金门马祖乌丘屿。1979年,受国际环境影響,解放军停止砲擊金门[164]

自1953年至1961年,雙方在東南沿海空戰18次,海戰21次[165]

國光計畫[编辑]

國光計畫是蔣介石於1961年至1972年積極籌措的秘密軍事作戰計畫,旨在推翻中國共產黨,恢復中國國民黨在中國大陸的治權。

1961年,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局長葉翔之開始策畫「海威」行動,即將特種作戰、情報人員空投到中國大陸秘密行動。蔣介石認為:「如果空投3,000-5,000人的突擊隊,斷然可以在大陸點燃推翻中共暴政的革命運動。」

1962年,蔣介石研判:在5、6月間大陸逃港難民最高潮之際,閩粵洪水成災交通斷絕時,在「鎮海附近將軍澳登陸反攻」是反攻大陸的最佳選擇。於是,他要求美方提供5架C-123運輸機、16架B-57轟炸機、20至25艘坦克登陸艇,以支持國軍小股部隊在香港附近登陸。白宮決定推遲半年交付。10月,美、台聯合舉行「天兵二號」空降作戰軍演。12月29日,9支國軍武裝部隊空降廣東沿海,次月1日在廣東建立基地。1963年11月19日,反共游擊隊分兩批在福建霞浦海尾與南日島登陸[166][165]

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資料顯示,從1962年10月至1965年1月,「共殲滅國民黨武裝特務40股,594人」。到1965年,參與「海威」行動的1,800名國軍,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生還[167]

1965年,是國光計畫模擬推演最多的一年,先後爆發東引海戰東山海戰烏坵海戰。6月17日,蔣介石前往陸軍軍官學校召集軍方中層以上軍官開會預備發動反攻,所有軍官都已預留遺囑。為求保密,另以D日(D-Day)作為正式攻擊發起日期。8月6日凌晨,海軍劍門、章江軍艦執行「海嘯一號演習」任務,預計運送身上穿著解放軍制服的陸軍特種情報隊隊員在中國大陸沿海先南往海南島進行欺敵戰術,而後再北上東山島海域欲進行滲透以偵測登陸作戰所需情報,並且由空軍協力支援。然而兩艘軍艦從高雄左營出發後就已經受到解放軍的監視,解放軍魚雷艇已早在東山島海域附近兄弟嶼進行伏擊,雙方於凌晨01:30激戰一夜至清晨06:00,劍門艦和章江艦遭擊沉,殉難官兵近二百人,是為「東山海戰」。

國軍空軍還長期深入大陸領空,配合美國中央情報局,執行高空夜間偵照與電子偵測任務。

臺海飛彈危機[编辑]

战争统计[编辑]

1948年11月,解放军总部发布《惩处战争罪犯命令》。同年12月27日,新华社引述“陕北某权威人士”言论,公布第一批共43名内战战争罪犯名单

关于国军[编辑]

有关第二次国共内战中解放军歼灭国军的确切总人数,长期以来,军事历史学家和军史资料均沿袭采用解放军总部发布的统计数字和说法:共歼灭国军正规军554.247万人,非正规军252.888万人,总计歼敌人数为807.135万人。《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简编》记载有《人民解放战争敌我兵力损失对比表》,其中歼灭的国军人数如下:

  • 一、1946年7月到1947年6月:国军伤亡42.6万,被俘67.7万,起義1.7万。合计:112万。
  • 二、1947年7月到1948年6月:国军伤亡54万,被俘95.3万,起義2.8万。合计:152.1万。
  • 三、1948年7月到1949年6月:国军伤亡57.2万,被俘183.4万,投诚24.3万,起義13.1万,改编27.1万。合计:305万。
  • 四、1949年7月到1950年6月:国军伤亡17.3万,被俘112.3万,投诚39.1万,起義67.1万,改编2.2万。合计:238万。
  • 五、以上合计:国军伤亡171.1万,被俘458.7万,投诚63.4万,起義84.7万,改编29.3万。合计807.1万。投诚、俘虏和击毙旅级或少将以上高级将领1686名,这里记载歼灭国军总计807.1万,与1950年解放军总部公布的数据完全一致。解放军出版社1990年代出版的《人民解放军野战军战史丛书》的统计情况是:
  • 第一野战军歼灭国军正规军51.9万人,消灭国民党游杂武装12.9万人,总计歼敌64.8万人;
  • 第二野战军歼灭国军正规军及地方部队230万人,消灭国军游杂武装100万人,共计歼敌330万人;
  • 第三野战军消灭国军正规军、地方保安部队、武装交警部队及游杂武装共计247万人;
  • 第四野战军歼灭国军正规军188万人,消灭国军游杂武装135万人,共计323万人;
  • 华北野战军歼灭国军正规军、非正规军及游杂武装101万人。解放军总部公布的战报807万统计数字,只统计了这一时期(1946.7-1950.6)所消灭的国军正规军的总人数。其他时间段的数字没有统计到解放战争中去,其次,毛泽东认为:“所谓蒋政权,也就是表现在他的军队上”。国府是依赖它的正规军和地方部队而存在的,国军残余游擊隊的存在当然是蒋介石的一种辅助力量,对中共一方有一定威胁,但对双方政权不起决定作用。因此,毛泽东规定:“伪军、还乡队、保安团不算敌人的正规军,不在新华社的统计之内”。《人民解放军野战军战史丛书》的解放军总计歼灭国军为1,065.8万人的统计的解放战争的时间段是从1946.7月至1950年6月四年消灭国军正规军和含游杂武装的总数[168]

整个战争期间,国军起義总人数达114万(不含投诚),占国军总兵力800万正规部队的14.25%。驾机起義达43架;大小舰艇73艘,地区性起義面积达553万平方公里。战争期间,有约400万国军战俘加入解放军序列(不含起義)[169]:853,1948年解放军中的国军俘虏兵占解放军全军约30%,到1949年更达到70%到80%,极大充实解放军的实力[170]

关于解放军[编辑]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简编》所载,解放军损失如下:

  • 陣亡26万人
  • 失踪和被俘19万人
  • 85万人负伤

伤亡合计130万人(含支前民兵)[171]

影响[编辑]

人才外流[编辑]

国共内战前后,部分知识分子離開中国大陆,前往香港、台湾及美国,包括胡適金庸唐德刚梅贻琦钱穆吳大猷朱家驊淩鴻勛李先聞吳敬恆傅斯年李濟董作賓王世杰王寵惠等。

国际关系[编辑]

国共内战结束后,美国调整對华政策,杜魯門在1950年1月5日宣布美國不會防衛台灣,但对台湾經濟援助[172][173][174][175]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峽。中国大陆则加入社会主义国家阵营,成为东西方冷战的前沿阵地。

两岸分治[编辑]

台灣戰後時期以“联美反共”为主,对内实行白色恐怖和高压特务统治,以防解放军攻台,对外联合美日等西方国家;中共因防备美国与台湾,政策长期封闭和“一边倒”亲苏联外交。

中國西南地區,解放軍攻占成都,一路追擊國軍。國軍第九十三師最後到達泰國緬甸邊境的金三角,即“泰北孤軍”。1954年,因緬甸政府聯合國提出抗議,第九十三師及眷屬撤往臺灣。在泰國北部仍有人不願離開,主要為雲南籍官兵,離家較近,要打回中國大陸。最後因協助泰國政府平定山區的泰国共产黨游击队,獲得泰國國籍,得以在泰國合法永久居留與生活。

福建經濟[编辑]

福建省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成為國共對峙的軍事前線,嚴重影響經濟發展,1950年代至1970年代由於軍事考慮,重大民生建設項目較少,經濟較落後。1980年代後隨著兩岸關係一度緩和、中國大陸推行改革開放政策、基礎設施建設等,才使經濟開始改善[176]。隨著兩岸經濟交流頻繁,2019年,福建所有地級市人均都超過中國大陸人均GDP[177],2021年福建人均GDP达到1.82万美元,僅次于北京上海江蘇,排名中國大陸第四[178]

注释[编辑]

  1. ^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審訂教科書認為1949年4月23在渡江戰役中攻佔南京標誌着戰爭的勝利,而西方學者一般認為1950年8月萬山群島戰役後戰爭才逐漸平息。
  2. ^ 台灣地区单方面於1991年宣告動員戡亂時期終止,結束兩岸間的敵對狀態。[4]:269[5]:32
  3. ^ 尽管武装对抗于1979年基本结束,但中國大陸方面認為双方从未签署和平协定,法理上戰爭尚未結束
  4. ^ 1950年11月,新疆反共復國軍亦於青海、甘肅一帶戰敗,此後僅發生零星戰鬥。國軍在緬甸境內、靠近滇省處部有一支部隊,即泰緬孤軍,1961年在中緬邊境爆發最後的陸上戰役江拉之戰,1975年6月中止游擊戰。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胡美; 任东来. 1946~1947年美国对华军火禁运的几个问题. 美國研究. 2007年, (第3期). 
  2. ^ 周朝荣. 也说摆拍. 中国军事图片中心. [2021-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3). 
  3. ^ Westad, Odd. Decisive Encounters: The Chinese Civil War, 1946–1950.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305 [2020-02-08]. ISBN 978-0-8047-4484-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0). 
  4. ^ 邵宗海. 《中兩岸協商與談判》. 新文京開發出版. 2004 [2019-03-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4). 「根據北京的說法,兩岸自1949年以來內戰尚未結束。」 
  5. ^ 李銘義. 兩岸結束敵對狀態及解決模式可行性研析 (PDF). 《展望與探索》. [2019-03-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12-14). 「大陸方面則認為兩岸敵對狀態尚未結束,是屬於一國之內戰狀態」 
  6. ^ 終止動員戡亂時期. 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2019-03-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1). 「李登輝總統民國80年(1991)4月30日宣告動員戡亂時期於5月1日零時終止,此後修正或廢止動員戡亂時期相關法規,也結束兩岸間的敵對狀態。」 
  7. ^ Westad, Odd. Decisive Encounters: The Chinese Civil War, 1946–1950.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305 [2020-02-08]. ISBN 978-0-8047-4484-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0). 
  8. ^ 蔡東杰, 洪銘德, 李玫憲. 「第二次國共內戰(1945-1949)」. 《圖解兩岸關係》. 五南圖書出版. 2017-02-01 [2022-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4). 
  9. ^ 林志宏. 《圖解中國史》. 五南圖書出版. 2015-06-01 [2019-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2). 「一九四九年前,國民黨與共產黨之間為爭奪中國統治權,至少爆發兩次的內戰……第二次則是於一九四五年起至一九四九年結束。」 
  10. ^ 謝適言. 蘇聯的援外政策分析:以西班牙內戰(1936-1939)與國共內戰(1945-1949)為例 (PDF). 國立政治大學,2011-06. [2019-03-1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0-05-10). 「1945年8月至1949年9月間,第二階段國共內戰,中國共產黨稱之為解放戰爭 
  11. ^ 中国共产党的一百年时间线. BBC News 中文. 2021-06-29 [2021-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6) (中文(简体)). 
  12. ^ 12.00 12.01 12.02 12.03 12.04 12.05 12.06 12.07 12.08 12.09 12.10 12.11 12.12 12.13 12.14 12.15 12.16 12.17 12.18 12.19 12.20 12.21 12.22 12.23 12.24 12.25 12.26 12.27 12.28 12.29 12.30 12.31 12.32 張玉法. 《中國現代史》. 台北: 東華書局. 1977. 
  13. ^ 13.00 13.01 13.02 13.03 13.04 13.05 13.06 13.07 13.08 13.09 13.10 13.11 13.12 13.13 王成斌主編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1).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 ISBN 7506502615. 
  14. ^ Westad, Odd. Decisive Encounters: The Chinese Civil War, 1946–1950.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305 [2020-02-08]. ISBN 978-0-8047-4484-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0). 
  15. ^ 中華民國教育部. 中華民國建國史第五篇·戡亂與復國. 台北: 國立編譯館. 民國80年4月. 
  16. ^ 戰後70年臺灣史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184頁,陳世昌,時報文化出版,2015-12-11
  17. ^ 林永富. 兩岸停火40年 未簽協議靠共識. 中國時報. 2019-01-01 [2019-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18. ^ 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2011-12-21
  19. ^ 中國制定反分裂國家法的意圖與影響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21頁,陳明通,新世紀智庫論壇第29期,2005-03-30
  20. ^ 副總統為「國際獅子會台灣總會300C2區年會」發表專題演講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總統府新聞,2005-04-10
  21. ^ 台灣問題:政治解決策論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7頁,蕭元愷,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0-07-01
  22. ^ 两岸政治互信研究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16頁,张文生主编,九州社 崧博出版社,2011
  23. ^ 23.00 23.01 23.02 23.03 23.04 23.05 23.06 23.07 23.08 23.09 23.10 23.11 23.12 23.13 23.14 23.15 23.16 23.17 23.18 23.19 23.20 23.21 23.22 23.23 23.24 23.25 23.26 23.27 23.28 23.29 辭海編輯委員會 (编). 《辭海》(1989年版).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9. ISBN 978-7-5326-0083-0. 
  24. ^ 郭廷以. 《近代中國史綱》 第三版. 香港: 中文大學出版社. 1986. (一九四六年)毛澤東指示中共,「以自衛戰爭,粉碎蔣介石的進攻。」約在此時,共軍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不再用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或第十八集團軍及新編第四軍番號。(一九四七年三月五日起,共軍一律稱中國人民解放軍。)政府軍約出動九十餘萬人,共軍數目大致相當。政府軍的武器優於共軍,三分之一為美式配備,多取攻勢,側重於城市佔領,即重點進攻,損失較大。毛澤東的戰略為集中絕對優勢兵力,配合地方武力,選擇適當機會,包圍較弱或少援助的政府軍,以殲滅其個別力量為目標,不重城池的一時得失。對於土地問題,由減租減息,復改為沒收地主土地,分給農民,並組織民兵、游擊隊,使農民與共軍站在一邊,採行長期的人民戰爭。 
  25. ^ 链接至维基文库 動員戡亂完成憲政實施綱要. 维基文库. 1947年. “全國總動員以戡平共匪叛亂,如期實施憲政案”
  26. ^ 汪朝光. 《中国近代通史》第10卷:中国命运的决战(1945-1949). 
  27. ^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27.6 郭廷以. 《近代中國史綱》 第三版. 香港: 中文大學出版社. 1986. 
  28. ^ 28.0 28.1 楊奎松. 《中共與莫斯科的關係》(1920-1960). 台北: 東大圖書. 1997. 
  29. ^ 29.00 29.01 29.02 29.03 29.04 29.05 29.06 29.07 29.08 29.09 29.10 29.11 29.12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编). 《毛澤東年譜》(1893-1949)下卷.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3. 
  30. ^ 毛澤東. 〈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給蔣介石的兩個電報〉(1945年8月13日). 《毛澤東選集》第四卷 第二版.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可是「駐防待命」一說,確與民族利益不符合。我們認為這個命令你是下錯了,並且錯得很厲害,使我們不得不向你(蔣介石)表示:堅決地拒絕這個命令。 
  31. ^ 31.0 31.1 汪朝光. 〈国民政府对抗战胜利之初期因应〉. 《抗日战争研究》2003年第2期. 
  32. ^ 32.0 32.1 32.2 (美)胡素珊. 《中国的内战:1945—1949年的政治》. 王海良 等 译. 北京: 中国青年出版社. 1997. ISBN 978-7-5006-2519-3. 
  33. ^ 33.0 33.1 33.2 蔣中正總統檔案,《事略稿本》(六二). 台北: 「國史館」. 2011. 
  34. ^ 蔣中正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名義要求:「第十八集團軍維護國家尊嚴,恪守盟邦共同之協議,共軍各部隊勿再擅自行動。」見孟廣函:〈抗戰時期國共合作紀實〉,刊《中央日報》,南京,1945-08-11
  35. ^ 35.0 35.1 35.2 35.3 张宪文等 (编). 《中华民国史》第4卷. 南京: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5. ISBN 978-7-305-04242-3. 
  36. ^ 張治中. 《張治中回憶錄》下冊. 北京: 文史資料出版社. 1985. 
  37. ^ 37.0 37.1 37.2 37.3 37.4 37.5 37.6 37.7 37.8 37.9 蔣中正總統檔案,《事略稿本》(六三). 台北: 「國史館」. 2012. 
  38. ^ 中共重慶市委黨史工作委員會等 (编). 《重慶談判紀實》. 重慶出版社. 1984. 
  39. ^ 39.0 39.1 39.2 蔣中正總統檔案,《事略稿本》(六四). 台北: 「國史館」. 2012. 
  40. ^ 劉鳳翰. 〈大陸陷共研析——當時政府所面臨軍事以外的問題〉. 《近代中國》第138期,2000年8月 (台北). 
  41. ^ 劉鳳翰. 《國民黨軍事制度史》. 北京: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2009. 
  42. ^ 张宪文. 朱德:〈命令冈村宁次投降〉(1945年8月15日),《朱德选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83年. 《中华民国史》第四卷. 南京: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6. 
  43. ^ 中共中央檔案局 (编). 中共〈中央關於迅速進入東北控制廣大鄉村和中小城市的指示〉(1945年8月29日). 《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十五冊. 北京: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1991. 
  44. ^ 中共中央檔案局 (编). 中共〈中央關於確定向北推進向南防禦的戰略方針致中共赴渝談判代表團電〉(1945年9月17日). 《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十五冊. 北京: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1991. 
  45. ^ 中共中央檔案局 (编). 中共〈中央關於增調兵力控制東北的指示〉(1945年11月4日). 《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十五冊. 北京: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1991. 
  46. ^ 李壯. 〈論東北在抗戰勝利後的戰略地位〉. 《從延安到北京》.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3. 
  47. ^ 中共中央檔案局 (编). 〈軍委關於準備粉碎國民黨沿平漢路進攻給劉少奇、鄧小平等的指示〉(1945年12月4日). 《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十五冊. 北京: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1991. 
  48. ^ 自美國國務院編《中美關系匯編》,也稱《美國與中國的關系白皮書》,1949年8月美國國務院出版。
  49. ^ 49.0 49.1 〈蘇聯、英國、美國對華援助〉. 《明報》. 2015-08-09: 新聞專題A12-A13版. 
  50. ^ 50.00 50.01 50.02 50.03 50.04 50.05 50.06 50.07 50.08 50.09 50.10 50.11 王綱領. 國共內戰時期美國對華軍事援助的幾個側面. 中國歷史學會史學集刊 (台北). 民國 95 年 7 月, (第三十八期) (中文(繁體)). 
  51. ^ 2. China (1900-present). University of Central Arkansas. [2013-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英文)
  52. ^ Yu-ming Shaw. An American Missionary in China: John Leighton Stuart and Chinese-American Relations. Harvard University Asia Center. 1992: 175,204 [2013-08-27]. ISBN 978-0-674-47835-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6). (英文)
  53. ^ Carroll, Ann W. Who Lost China?. [2010-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5). 
  54. ^ 54.0 54.1 38年帶來黃金 隔年已花光. 自由時報. [2018-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8). 
  55. ^ 林炳炎. 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 臺北市: 三民書局. 2004. ISBN 9574120430. 
  56.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臺灣營造業百年史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57. ^ 57.0 57.1 57.2 秦孝儀主編 (编).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卷五下冊. 台北: 中正文教基金會. 2003. 
  58. ^ INTERIM MEETING OF FOREIGN MINISTERS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UNITED KINGDOM, AND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MOSCOW. 1945-12-27 [2010-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30). 
  59. ^ 59.0 59.1 59.2 59.3 59.4 59.5 59.6 59.7 沈志华. 斯大林与中国内战的起源(1945-1946). 爱思想. [2022-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0-22). 
  60. ^ 60.0 60.1 岳渭仁、冬卉、向東華、曉晴 (编). 《外國人眼中的蔣介石和宋美齡》. 西安: 三秦出版社. 1994. ISBN 7-80546-784-6. 
  61. ^ 杨奎松《读史求实》:苏联给林彪东北野战军多少现代武器. [2014-09-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6). 
  62. ^ 何應欽. 《中國與世界前途》. 台北: 正中書局. 1974. 「前年(1970年)蘇聯塔斯社發表的數字,當屬正確。計有:步槍六八五、八九七枝;輕重機槍二九、八二二挺;手槍六〇、三七七枝;火炮一二、四四六門;步機彈一八〇、九九〇、〇〇〇發;手槍彈二、〇三五、〇〇〇發;砲彈二、〇七〇、〇〇〇發;戰車三八三輛;裝甲車一五一輛;卡車一五、七八五輛;飛機一、〇六八架;飛機油一〇、〇〇〇噸;炸彈六、〇〇〇噸;艦艇一、四〇〇艘(計五四、六〇〇噸)」 
  63. ^ 杰克•贝尔登 (编). 《中国震撼世界》. 北京: 北京出版社. 1980. 
  64. ^ 東北局關於蘇軍交涉情況致中央電 1945年11月5-6日
  65. ^ 東北局關於蘇軍交涉情況致中央電 1945年11月5-6日 陳雲關於哈爾濱情況致林、彭電 1945年11月7日。機槍的情況是:沈陽600,哈爾濱數百。
  66. ^ 東北局關於建立空軍問題致中央電 1945年12月17日
  67. ^ 東北局關於暫時不找美蔣談東北停戰問題致中央電 1946年2月15日
  68. ^ 高崗關於與蘇軍交涉情況致東北局並中央電 1946年4月20日
  69. ^ 肖華致陳、黎、舒並報東北局、中央電 1946年5月28日、6月15日、6月23日
  70. ^ 肖華致陳、黎、舒並報東北局、中央電 1946年5月28日、6月15日、6月23日
  71. ^ 肖華致陳、黎、舒並報東北局、中央電 1946年8月9日
  72. ^ 楊奎松 中間地帶的革命 山西人民出版社 2010年4月 507頁
  73. ^ 楊奎松 中間地帶的革命 山西人民出版社 2010年4月 508頁
  74. ^ 林桶法 中華民國專題史 第16卷 178-179頁
  75. ^ 陳暉 馬歇爾使華與蘇聯對華政策 歷史研究 2008 第6期
  76. ^ 林桶法 中華民國專題史 第16卷 178-179頁
  77. ^ 陳暉 馬歇爾使華與蘇聯對華政策 歷史研究 2008 第6期
  78. ^ 蘇聯科學院東方研究所 《在中國道路上•回憶錄(1937-1945)》莫斯科 科學出版社 1989年 305頁
  79. ^ 何長工回憶錄 427-428頁
  80. ^ 列多夫斯基 斯大林與中國 新華出版社 76頁
  81. ^ 中華民國專題史 第16卷 178-179頁
  82. ^ 陳暉 馬歇爾使華與蘇聯對華政策 歷史研究 2008 第6期
  83.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编). 《周恩來年譜》(1898-1949).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3. 
  84. ^ 汪朝光,中华民国史,北京:中华书局,2000
  85. ^ 揭秘中共统帅毛泽东在解放战争中的三次大失误. 凤凰网. 2013-06-28 [2014-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7). 
  86. ^ 86.00 86.01 86.02 86.03 86.04 86.05 86.06 86.07 86.08 86.09 86.10 86.11 86.12 86.13 86.14 86.15 86.16 86.17 86.18 86.19 86.20 86.21 86.22 86.23 86.24 86.25 86.26 86.27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 ISBN 9787101079982. 
  87. ^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翻译室翻译 (编). 《马歇尔使华(马歇尔出使中国报告书)》,《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 北京: 中华书局. 1979. 
  88. ^ 成汉昌. 《中国土地制度与土地改革》. 中国档案出版社. 1994. 
  89. ^ 习仲勋:关于土改中一些问题给毛主席的报告,1948-01-19
  90. ^ 毛澤東. 〈關於目前黨的政策中的幾個重要問題〉(1948年1月18日). 《毛澤東選集》第四卷 第二版.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1. 
  91. ^ 汪朝光. 《中国近代通史(第十卷)》.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9. ISBN 978-7-214-05830-0. 
  92. ^ 孙文学; 齐海鹏. 《中国财政史》. 长春: 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 2008-01-01. ISBN 9787811222272. 
  93. ^ 网易军事. 从5,000万美元存单看国军军费. 网易网军事. [2017-06-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94. ^ 94.00 94.01 94.02 94.03 94.04 94.05 94.06 94.07 94.08 94.09 94.10 94.11 94.12 94.13 94.14 94.15 94.16 94.17 94.18 94.19 94.20 94.21 94.22 94.23 94.24 94.25 94.26 94.27 94.28 94.29 94.30 94.31 94.32 94.33 94.34 94.35 94.36 94.37 94.38 94.39 94.40 94.41 94.42 94.43 94.44 94.45 94.46 94.47 94.48 94.49 94.50 94.51 94.52 94.53 94.54 94.55 94.56 94.57 94.58 94.59 94.60 94.61 94.62 94.63 94.64 94.65 94.66 94.67 94.68 94.69 94.70 94.71 94.72 94.73 94.74 94.75 94.76 94.77 94.78 94.79 94.80 94.81 94.82 94.83 94.84 94.85 94.86 94.87 94.88 94.89 94.90 94.91 94.92 94.93 94.94 94.95 94.96 94.97 94.98 94.99 李守孔. 《中國現代史》. 台北: 三民書局. 1973. ISBN 978-957-14-0663-3. 
  95. ^ 李勇、张仲田 (编). 《蒋介石年谱》. 北京: 中共党史出版社. 1995. 
  96. ^ 96.00 96.01 96.02 96.03 96.04 96.05 96.06 96.07 96.08 96.09 96.10 96.11 96.12 96.13 96.14 96.15 96.16 96.17 96.18 96.19 96.20 96.21 96.22 96.23 96.24 陳布雷等編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78-06-01. 
  97. ^ 97.0 97.1 试论解放战争时期上海学生群体的政治倾向. Eywedu.com. [2017-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2). 
  98. ^ 〈政府宣布民盟非法声明〉. 《中央日报》. 1947-10-27. 
  99. ^ 世界日报》,北平,1948-08-15,第三版
  100. ^ 北平学委抗暴运动总结,解放战争时期北平学生运动,光明日报社,1991
  101. ^ 101.0 101.1 汪朝光. 《中华民国史》第三编第五卷. 中华书局. 
  102. ^ 共青团上海市委编著. 《上海学生运动史》.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2. 
  103. ^ 监察委员谷凤翔,胡文晖调查七五事件报告,《世界日报》,北平,1948-08-28
  104. ^ 学生政府究竟谁先开枪,国民政府曾派国防部次长秦德纯,国民党青年部长陈雪屏往北平调查,东北方面,监察院也派员调查,汪朝光:《中华民国史》第三编第五卷,北京:中华书局
  105. ^ 北平地下党斗争史料,北京出版社,1988年
  106. ^ 又一场潜伏:中共北平情报网大披露. History.news.163.com. 2009-04-27 [2017-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10). 
  107. ^ 新华日报——版面上的相对自由与版面后的不自由. Mall.cnki.net. 2012-02-03 [2017-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108. ^ 新华日报的回忆[M].四川人民出版社,1979年
  109. ^ 109.0 109.1 109.2 109.3 杨天石. 蔣介石日記解讀(三). 三联书店. 2014. ISBN 9789620434884. 
  110. ^ 刘晓岳:《中国抗日战争史丛书:日本投降与中国受降》,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2001年
  111. ^ 中共中央檔案局 (编). 中共〈中央書記處關於和國民黨談判情況的通知〉(1945年9月13日). 《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十五冊. 北京: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1991. 
  112. ^ 对目前局势及军事方针的建议. 1945-09-14 [2010-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3). 
  113. ^ 中共中央檔案局 (编). 中共〈軍委關於上黨戰役通報〉(1945年10月15日)並附劉伯承、鄧小平〈關於上黨戰役總結的報告〉(1945年10月13日). 《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十五冊. 北京: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1991. 
  114. ^ 中共中央檔案局 (编). 中共〈中央轉發晉冀魯豫局關於邯鄲戰役的通報〉(1945年11月9日). 《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十五冊. 北京: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1991. 
  115. ^ 〈苏联出兵之后中共对东北的争夺〉. 《党史博览》. 2006, (第08期). 
  116. ^ 林桶法. 戰後中國的變局: 以國民黨為中心的探討.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03: 132. 
  117. ^ 117.0 117.1 王昇, 曹敏合. 俄帝侵華策略之硏究. 黎明文化事業公司. 1977: 157. 
  118. ^ 118.0 118.1 秦孝仪. 中華民國政治發展史. 近代中國出版社. 1985: 1422. 
  119. ^ 李雲漢. 中國近代史. 三民書局. 1985: 362. 
  120. ^ 卓兆恒. 停战谈判资料. 四川人民出版社. 1981: 473. 
  121. ^ 梁敬錞譯註 (编). 《馬歇爾使華報告書簽注》. 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 
  122. ^ 秦孝儀主編 (编). 《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第七編《戰後中國》(三). 台北. 
  123. ^ 中国缘何未参加驻日占领军 候选部队内战被歼灭. [2016-0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6). 
  124. ^ 朱汉群 中华民国史 第四卷
  125. ^ 共产党收编的伪军为何大都跟国民党跑了?. [2016-0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9). 
  126. ^ 吴化文部就是在45年内被收编. [2014-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30). 
  127. ^ 倒戈将军吴化文另一面:为人忠厚 部下有困难必帮(1). [2014-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30). 
  128. ^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军政职官人物志
  129. ^ 国民革命与统一建设: 20世纪初孙中山及国共人物的奋斗
  130. ^ 国民革命与黃埔军校: 纪念黃埔军校建校80周年学術论文集
  131. ^ 赵奇伟 《评苏联对中共的援助》湘潭大学论文
  132. ^ 军队素质、战略计划与解放战争的进程 李东朗《中共党史研究》2009年第9期
  133. ^ 世界军事2014年第13期《飞虎旗下的国民党军》中指出某个杂牌师的一营在抗战中最早得授飞虎旗,令中央系官兵“羡慕嫉妒恨”
  134. ^ 《费正清评传》,1997年
  135. ^ 黄嘉樹. 《国民党在台湾, 1945-1988》. 台北: 大秦出版社. 1994. 
  136. ^ 〈川军为抗战作了多少贡献〉一文提到川军抗战之时有很多枪来复线都没有了. [2014-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3). 
  137. ^ 137.0 137.1 辛灏年. 谁是新中国. 夏菲尔出版社. 2012: 547. ISBN 9789881589354. 
  138. ^ 周建华 (编). 武汉解放战争史料. 武汉出版社. 2009: 265. ISBN 9787543041592. 
  139. ^ 139.0 139.1 《周恩来传》. 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8. 
  140. ^ 140.0 140.1 140.2 《中國大百科全書》總編輯委員會《軍事》編輯委員會 (编). 《中國大百科全書•軍事I》. 北京: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1989. ISBN 978-7-5000-0242-0. 
  141. ^ 谢声溢:《徐州绥靖概要》,1946年
  142. ^ 开国大典:一个社会主义中国的诞生. [2018-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5). 
  143. ^ 143.0 143.1 143.2 143.3 143.4 143.5 143.6 郭廷以. 近代中國史綱(重排本). 香港: 中文大学出版社. 2019. ISBN 9789629967130. 
  144. ^ 蔣永敬劉維開. 《蔣介石與國共和戰(一九四五~一九四九)》. 台北: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11. ISBN 978-957-05-2669-1. 
  145. ^ 戌年记忆——1946. Cctv.com. [2017-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146. ^ 陈启天:《寄园回忆录》
  147. ^ 147.00 147.01 147.02 147.03 147.04 147.05 147.06 147.07 147.08 147.09 147.10 147.11 147.12 147.13 147.14 147.15 147.16 147.17 147.18 147.19 147.20 147.21 147.22 147.23 147.24 147.25 147.26 147.27 147.28 147.29 147.30 147.31 147.32 147.33 147.34 147.35 147.36 147.37 147.38 147.39 147.40 147.41 147.42 147.43 147.44 147.45 147.46 147.47 古貫郊. 〈徐蚌會戰前後的國共大勢〉. 《大決戰(上局):驚濤》. 香港: 中原出版社. 1991. 
  148. ^ 王思翔. 延安保卫战——战争经过. Agzy.youth.cn. 2011-12-05 [2017-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9). 
  149. ^ 《中华民国史》第三编第六卷. 北京: 中华书局. 2000. 
  150. ^ 王成斌等主編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1).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 497–498. ISBN 7506502615. 蔣在會上打氣説:「我個人蒙受如此的奇耻大辱,我仍然要百折不回繼續奮鬥,毫不灰心,毫不氣餒,我不忍放棄這『剿匪』責任。所以,我不能不領導一般同志,艱苦奮鬥,來完成戡亂建國的使命」。但是在人民解放軍接連發起的遼瀋戰役、淮海戰役、平津戰役的打擊下,使他在天空飛來飛去調兵遣將成為徒勞,東北、華東、華北三個主力集團一百七十萬兵力殲滅得一乾二凈。 
  151. ^ 151.0 151.1 151.2 151.3 151.4 151.5 151.6 151.7 151.8 王禹廷. 〈攸關全局的徐蚌會戰〉. 《大決戰(下):裂岸》. 香港: 中原出版社. 1991. 
  152. ^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战史》编輯委员会 (编).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战史》.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0. 
  153. ^ 胡難. 風雨飄搖:淮海戰場上的國軍,大公網. News.takungpao.com.hk. 2014-06-17 [2017-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0). 
  154. ^ 周 俊. 中華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夜における幹部の南下動員に関する考察―華北地域の農村・都市部の比較から. 中国研究月報. 2019 [2021-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6). 
  155. ^ 朱文原等編輯撰稿. 《中華民國建國百年大事記》上. 台北: 「國史館」. 2012. ISBN 978-986-03-3586-6. 
  156. ^ 沈卫平. 《金門大戰:台海風雲之歷史重演》. 中國之翼出版社. 2000-07-01. 
  157. ^ 程思遠. 〈白崇禧部隊的覆沒〉. 《大對抗(下):海變》. 香港: 中原出版社. 1991. 
  158. ^ 158.0 158.1 158.2 158.3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编).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一卷.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1987. 
  159.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编).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二卷.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1987. 
  160. ^ 三野战史编辑室:《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96年,第443页,ISBN 978-7-5065-5397-1
  161. ^ 从战争中走来 (2008)P198-199
  162. ^ 丁晓平. 亮剑台海:解放军首次联合作战解放一江山岛纪实. 人民网. 2007-10-10 [2019-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2). 
  163. ^ 異域孤軍大事記. 阿美米干官網. [2020-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7). 
  164.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關於停止對大金門等島嶼炮擊的聲明(1979年1月). [2019-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4-25). 
  165. ^ 165.0 165.1 中華民國教育部. 中華民國建國史第五篇 戡亂與復國. 台北: 國立編譯館. 民國80年4月. 
  166. ^ 彭品光. 王水村 , 编. 中華民國六十年大事記. 台北: 大明王氏出版有限公司. 1971-01-01. 
  167. ^ 林正義. 蔣介石、毛澤東、甘迺迪與 1962 年臺海危機. 遠景基金會季刊. 2012年10月, 13 (4). 
  168. ^ 王作化. 解放戰爭時期我軍殲敵總數究竟是多少. 中國共產黨新聞. [2013-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0). 
  169. ^ 毛磊、王功安. 《国共两党关系通史》. 武汉大学出版社. 1991. 
  170. ^ 解放军力有多少俘虏兵. View.news.qq.com. 2012-10-08 [2017-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4). 
  171. ^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简编》.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1983. 
  172. ^ Harry S. Truman. Truman Library - The President's News Conference. The Harry S. Truman Library and Museum. 1950-01-05 [2013-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23). (英文)
  173. ^ James Marlow. U.S. Formosa Policy Like Hop-Scotch. Saratosa Journal. 1955-04-29. (英文)
  174. ^ John Pike. First Taiwan Strait Crisis Quemoy and Matsu Islands. GlobalSecurity.org. [2013-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9). (英文)
  175. ^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48/2 The Posi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with Respect to Asia (PDF): 1218. 1949-12-30. (英文)
  176. ^ 開闢閩澳經濟關係的新篇章. [2012-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3). 
  177. ^ 去年福建所有地级市人均GDP均超全国平均水平. 2020-12-03 [2021-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7). 
  178. ^ 31省份人均GDP出炉:京沪苏闽津浙粤跨入高收入行列,黔滇藏增速领跑. 2021-05-14 [2021-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5). 

来源[编辑]

书籍
  • 胡素珊 著,王海良 等 译:《中国的内战:1945–1949年的政治》. 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 1997年11月. ISBN 978-7-5006-2519-3.
  • 李新 总编,汪朝光 著:《中华民国史(第3编第5卷):从抗战胜利到内战爆发前后》. 北京:中华书局, 2000年. ISBN 978-7-101-02017-5.
  • 李新 总编,朱宗震、陶文钊 著:《中华民国史(第3编第6卷):国民党政权的总崩溃和中华民国时期的结束》. 北京:中华书局, 2000年. ISBN 978-7-101-02018-2.
  • 费正清、崔瑞德 著,刘敬坤 等 译:《剑桥中华民国史(1912–1949年,下卷)》.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6年. ISBN 978-7-5004-1406-3.
  • 文安立 著,陈之宏、陈兼 译:《冷战与革命:苏美冲突与中国内战的起源》.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2年10月. ISBN 978-7-5633-3495-7
  • 文安立 著:《决定性碰撞——中国的内战(1946–50)》(Decisive Encounters: the Chinese Civil War, 1946–1950). 斯坦福大学出版社, 2003年.
  • 汪朝光 著:《中国近代通史(第十卷):中国命运的决战(1945–1949)》. 江苏人民出版社,2009年. ISBN 978-7-214-05830-0.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