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世达赖喇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仓央嘉措
6DalaiLama.jpg
六世达赖喇嘛尊者法像
达赖喇嘛
前世 ← 第六世 → 后世
出生 1683年
第十一繞迥水豬年
门隅达旺纳拉山下的宇松地区邬坚岭
(今 中国 印度争议地区阿魯納恰爾邦達旺縣
坐床 1697年
布达拉宫
失蹤 1706年
第十二繞迥陰木雞年
青海湖公噶瑙爾
寺院 布达拉宫

法名 洛桑仁钦仓央嘉措
含义 善慧宝梵音海
藏文 བློ་བཟང་རིན་ཆེན་ཚངས་དབྱངས་རྒྱ་མཚོ

俗名 計美多吉協加袞欽

父亲 扎西丹增
母亲 次旺拉姆

仓央嘉措藏文ཚངས་དབྱངས་རྒྱ་མཚོ威利tshangs dbyangs rgya mtsho;1683年3月1日-1706年11月15日),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第六世达赖喇嘛。他也是西藏著名诗人,是历代达赖喇嘛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

生平事蹟[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1683年(藏曆十一繞迥之水猪年),倉央嘉措原名计美多吉协加衮钦,出生在门隅达旺纳拉山下的宇松地区邬坚岭,這個地方今日屬於印度阿魯納恰爾邦管轄之下的達旺縣[1][2]中華人民共和國聲稱對該地區擁有主權,稱之為藏南地區(參見中印邊界問題)。六世達賴的家族都信奉藏傳佛教寧瑪派,屬門巴族,為伏藏師貝瑪林巴的後裔。父亲名叫扎西丹增,母亲名叫次旺拉姆。[3][4]

關於六世達賴喇嘛的出生有不少傳說。事實上,他的母親次旺在生下他的時候並沒有甚麼奇跡發生。在六世達賴出生的當月,一次,次旺正在用石磨研磨稻穀。令她驚訝地是,水珠開始在石磨上聚集。又有一次,次旺在附近的溪流中喝水,牛奶開始從水中噴溢出來。此後,這條溪流被稱為Oma-Tsikang,意即「牛奶之水」。

成為達賴喇嘛[编辑]

六世達賴喇嘛的出生地

1683年,第五世達賴喇嘛圓寂。為了維持西藏政權的穩定,西藏攝政桑结嘉措遵循達賴的遺願,對外宣稱五世達賴正在閉關修煉不見人。而在重要的場合與法會上,把達賴喇嘛的袈裟放在寶座上。蒙古王公們堅持前來拜見時,則讓長期跟隨五世達賴老僧德帕得瑞裝扮成達賴喇嘛。[4]

五世達賴圓寂的消息被隱瞞了十五年之久,[4]其間,桑結嘉措派人悄悄地尋找達賴喇嘛的轉世。尋訪轉世靈童的僧侶們最初認為靈童在西藏境內,然而後來認定在西藏以外的一個最後一個音節讀作「ལིང」(ling)的山谷裡,從而圈定了Urgyanling、Sangeling和Tsorgeling三個地方。1685年,倉央嘉措被認定為轉世靈童,並在1688年被認定為五世達賴喇嘛的轉世。倉央嘉措被带到囊噶孜加,桑結嘉措委派指定的師傅對他加以教导。

1697年,倉央嘉措被接到拉薩。就在途中,他與一位年輕女友同床共枕。作為對嚴苛的格魯派僧戒的反叛,而且他最終成為一個酗酒者。與此同時,桑结嘉措正式對外宣布五世達賴的死訊,並派官員夏仲·阿旺雄努出使滿清,向康熙帝報告。[3][4]

1698年,拜第五世班禪喇嘛为师,剃度受戒,取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10月,舉行坐床儀式,倉央嘉措正式成為第六世達賴喇嘛。不過,实权一直控制在桑结嘉措手中,桑结嘉措监督他学习《根本咒》、《秘诀》、《菩萨随许法》、《生满诫》等。直到十八歲的時候,才在五世班禪喇嘛丹增旺秋汗英语Tenzin Wangchuk Khan拉藏汗的勸誡下接受了沙彌戒。在任期間,他在八廓建立了沖賽康

六世達賴喇嘛出生在信奉寧瑪派的家族中,相對於寧瑪派僧侶來說,格魯派的戒律不允許娶妻生子,因而顯得較為嚴苛。六世達賴生性浪漫,由於十五歲才剃髮出家,出家以前,他已經與很多女性談起戀愛了,並延續到出家以後。他創作了不少優秀的情歌和情詩,也常常違反格魯派的戒律。雖然他一直拒絕過守戒的生活,但並不意味著他被廢黜達賴喇嘛之位。他經常穿著俗人的衣服,步行、騎馬或乘轎離開布達拉宮。他還經常流連於各地的花園、在拉薩的街上過夜,喝著葡萄酒唱著歌,並與女友們有著風流關係。倉央嘉措也因此落了個“情僧”的名號。他也經常離開布達拉宮,到野外比賽射箭。爾後倉央嘉措退隱到布達拉宮北側懸崖的一個花園中靜修,放棄了他在1702年發表公眾演講的計劃,而這是作為他修煉的一部份。 他在年轻的时候开始学习哲学、诗歌、曆算,並且拒絕成為沙彌。他喜歡飲酒,與男男女女結伴,並創作情歌。[5][6]

被废黜與下落之謎[编辑]

桑结嘉措和碩特汗國拉藏汗產生嚴重對立。拉藏汗則與滿清康熙帝結盟。1705年,拉藏汗進攻拉薩,殺害了攝政桑结嘉措[7]對此倉央嘉措表現出非常不安,他離開了自己的靜修地前往日喀則,請求師傅五世班禪喇嘛的原諒,將僧衣脫下還給了五世班禪,将以表捨戒還俗之意。[3]後來,他返回布達拉宮,繼續先前的遊樂生活。[4]

1706年(第十二繞迥陰木雞年)6月28日,拉藏汗聲稱倉央嘉措是「假達賴」,決定將其廢黜,另外尋找「真達賴」。拉藏汗想要置倉央嘉措於死地,以滿清皇帝召見為名綁架了他,派蒙古衛兵將他押往北京。此舉激怒了拉薩的僧侶,一行人途經哲蚌寺門前,寺中的喇嘛一齊出動,將倉央嘉措奪回。然而,當拉藏汗的部隊炮轟哲蚌寺時,為阻止喇嘛們的慘重傷亡,倉央嘉措自願出降被俘,被拉藏汗部準備途經青海押回北京[8]

六世達賴喇嘛的結局各史料記載不一。按照滿清官方的說法,倉央嘉措於11月15日行至青海道附近得病圓寂,按照亂臣的處置方法,將屍體拋棄在野外。當時西藏官方亦稱其在青海湖附近的公噶瑙尔圓寂。不過,有不少人懷疑他遭到了謀殺。[8]

不過,與官方史料記載截然不同的是,其他資料中卻普遍記載著倉央嘉措逃脫的說法。其中一種說法是:康熙帝派人至西藏調停和碩特汗與西藏格魯派的關係,因拉藏汗種種詆毀,欽差無可奈何,只得邀請倉央嘉措去北京辯解。行至青海地界時,康熙帝降旨責備欽差辦理不善。正在欽差進退維谷的時候,倉央嘉措主動捨弃了達賴喇嘛的名位,決意遁去。欽差只得以途中得病圓寂、依照亂臣之法棄屍於野上報。此後,他遊歷印度尼泊爾,以及康區衛藏安多甘肅蒙古等地,弘揚佛法。[8]松巴·益西班覺達木卻嘉木蘇(《蒙古政教史》作者)、法尊法師,以及才旦夏茸却太尔多识仁波切等現代學者都認同這種說法。[9]

還有一種說法認為六世達賴喇嘛並沒有死,而是被滿清秘密軟禁在五台山栖贤寺直至圓寂。根據藏文史料《十三世達賴傳》記載,十三世達賴喇嘛在五台山拜佛期間,曾親往拜謁倉央嘉措閉關修煉的寺廟。[8]

195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民族社會歷史調查中,在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旗發現當地流傳著有關六世達賴喇嘛的傳說。這些傳說中,六世達賴前半生的敘述與官方記載大致相同,但此後則完全不同了:六世達賴喇嘛行至青海湖附近的公噶瑙尔時,乘風雪之夜悄然遁去。他以阿旺卻扎嘉措藏文ངག་དབང་ཆོས་གྲགས་རྒྱ་མཚོ威利ngag dbang chos grags rgya mtsho)的名字,先去安多、再至衛藏;至1716年(康熙五十五年)時來到阿拉善旗,為班自爾扎布台吉所禮遇。六世達賴收其子阿旺多爾濟為弟子,弘揚佛法,在1746年(乾隆十一年)5月8日圓寂。阿旺多爾濟依其遺願,在賀蘭山中建立廣宗寺,並將其屍身葬於靈塔之內,放置於中間供人瞻仰。六世達賴喇嘛被尊為廣宗寺的第一世達克布呼圖克圖[9]全身舍利靈塔供奉於該寺的黃樓廟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尚存。[8]廣宗寺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拆除,而全身舍利遭到紅衛兵的焚燒。[10]骨灰由一位名叫桑吉拉布坦的喇嘛秘密收藏。[10]2001年,六世迭斯爾德呼圖克圖·賈拉森主持重建黃樓廟,將其骨灰重新供奉於此。

身後[编辑]

在廢黜了倉央嘉措之後,拉藏汗另立了一位25歲的僧侶阿旺伊西嘉措為新的六世達賴喇嘛,但其地位普遍不被藏族人和蒙古人認可。[7][11]1717年拉藏汗兵敗被殺後,這位「六世達賴」也隨即被廢黜。隨後,格桑嘉措被認定為倉央嘉措的轉世,為第七世達賴喇嘛[7]

五世至十三世達賴喇嘛的遺體都被葬於布達拉宮靈塔中供人瞻仰,唯有六世達賴喇嘛沒有自己的靈塔。

文學創作[编辑]

倉央嘉措的诗作在青藏高原間流传甚广,其內容多為描寫愛情之作,因此常被漢人稱為「情歌」。在《倉央嘉措詩歌》(༼ཚངས་དབྱངས་རྒྱ་མཚོའི་མགུར་གླུ།༽)的所有漢譯本中,曾缄译本流傳最廣,其中又以他翻譯的第24首[12]最为知名:

藏文原文 于道泉漢譯本 曾缄漢譯本
མཛངས་མའི་ཐུགས་དང་བསྟུན་ན།། 若要隨彼女的心意 曾虑多情损梵行
ཚེ་འདིའི་ཆོས་སྐལ་ཆད་འགྲོ།། 今生與佛法的緣分斷絕了 入山又恐别倾城
དབེན་པའི་རི་ཁྲོད་འགྲིམསན།། 若要往空寂的山嶺間去雲遊 世间安得双全法
བུ་མོའི་ཐུགས་དང་འགལ་འགྲོ།། 就把彼女的心願違背了 不负如来不负卿

相比而言,于道泉的白話文譯本更貼近於藏語原文。曾緘讀其譯本,「病其不文」,便將于道泉的白話譯文改譯為文言文,因而曾緘的譯文雖典雅美麗,卻與藏語原文之間的差異巨大。[13]

辯解[编辑]

有些人則為六世達賴辯解,說達賴是佛教高僧的轉世,詩歌含義是“金剛道歌”而非情歌。[來源請求]。詩歌中之所以大量出現女性代詞,簡單來說,有些指的是倉央嘉措自己的上師,另一方面,參考當時的政治環境,是非常惡劣的。倉央嘉措的上師是桑结嘉措,也是當時的攝政,輿當時的清朝皇帝蒙古王公,以及西藏貴族,矛盾錯綜復雜。倉央嘉措或許只能用隱晦的手法寫的自己師父,在一些金剛道歌中,體現的還是比較明顯,有些道歌能看出來是密宗的觀想修行方式。

心头影事幻重重 (修行打坐的初期,心思并不穩定,一個念頭接著一個念頭)

化作佳人绝代容 (慢慢的觀想自己上師的容貌,就在自己頭頂上一肘處,這個觀想有很多不同的方式,但基本上是以上師為主,即便是觀想佛菩薩,本體仍然是上師)

恰似东山山上月 (通過上師的加持,心也安定下來了,佛菩薩上師的樣子,就像皎白的月亮從山上升起,光明、清凈)

轻轻走出最高峰 (上師三寶,佛菩薩的形象慢慢的出現,加持所有的眾生升起慈悲心菩提心,眾生都得到解脫,安住在這個境界中修行)

註釋[编辑]

  1. ^ Tawang Monastery
  2. ^ The Dalai Lamas of Tibet, p. 93. Thubten Samphel and Tendar. Roli & Janssen, New Delhi. (2004). ISBN 81-7436-085-9.
  3. ^ 3.0 3.1 3.2 "The Sixth Dalai Lama TSEWANG GYALTSO.",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4. ^ 4.0 4.1 4.2 4.3 4.4 歷代達賴喇嘛簡傳 第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 (1683-1706). 
  5. ^ Alexandra David-Neel, Initiation and Initiates in Tibet, trans. by Fred Rothwell, New York: University Books, 1959
  6. ^ Yu Dawchyuan, "Love Songs of the Sixth Dalai Lama", Academia Sinica Monograph, Series A, No.5, 1930
  7. ^ 7.0 7.1 7.2 Stein, R. A. (1972). Tibetan Civilization, p. 85.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8047-0806-1 (cloth); ISBN 0-8047-0901-7 (paper).
  8. ^ 8.0 8.1 8.2 8.3 8.4 《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秘傳》,譯者導言
  9. ^ 9.0 9.1 贾拉森,寺主呼图克图,载 贾拉森,缘起南寺,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03年
  10. ^ 10.0 10.1 在山洞修行29年的老喇嘛,中国网,2011-06-29
  11. ^ Chapman, F. Spencer. (1940). Lhasa: The Holy City, p. 127. Readers Union Ltd. London.
  12. ^ 此詩歌在于道泉譯本中為第22首,在曾緘譯本中為第24首。
  13. ^ 曾緘,《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略傳》,載於《康導月刊》1939年第1卷第8期

參考資料[编辑]

  • Mullin, Glenn H. (2001). The Fourteen Dalai Lamas: A Sacred Legacy of Reincarnation, pp. 238–271. Clear Light Publishers. Santa Fe, New Mexico. ISBN 1-57416-092-3.
  • 《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秘傳》,阿旺倫珠達吉著,庄晶譯,中國藏學出版社,2010年5月出版,ISBN 978-7-80253-254-0

外部链接[编辑]

第六世达赖喇嘛
仓央嘉措
出生于: 1683年 逝世於: ?年
佛教頭銜
前任:
罗桑嘉措
达赖喇嘛
1683年—1706年
繼任:
格桑嘉措
前任:
頭銜新設立
達克布呼圖克圖
追尊
繼任:
罗桑图布丹嘉木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