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第2号交响曲 (西贝柳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2号交响曲
让·西贝柳斯作品
Jean Sibelius (AE, 1904).png
西贝柳斯,1904年,阿尔伯特·恩斯特伦瑞典语Albert Engström作品
調性D大調
目錄號作品43
创作1901–02年
出版1903年,布赖特科普夫与黑特尔
樂章4
首演
日期1902年3月8日
位置赫爾辛基
指挥让·西贝柳斯
表演者赫爾辛基愛樂協會樂團

D大調第2號交響曲,作品43,是西貝流士七首交響曲之一,作於1901–02年間。

背景[编辑]

寫作[编辑]

1900年秋,西貝流士在阿克塞爾·卡佩蘭瑞典语Axel Carpelan的建議下前往義大利,後者並提供了足夠的旅費。西貝流士於1901年1月抵達拉帕洛[1],在拉帕洛附近的山間小屋起草了第2號交響曲的初稿。1901年11月上旬,西貝流士致信卡佩蘭,信上表示第2號交響曲將告完成[1]。有鑑於卡佩蘭對此曲的重要性,作品最後也題獻予他。

首演[编辑]

1902年3月8日,第2號交響曲由西貝流士本人指揮赫爾辛基愛樂協會樂團首演,據奥斯卡·梅里坎托表示,首演極為成功,「超越了任何人的預期」[2],鞏固了西貝流士的地位。其受歡迎的程度,使得之後立刻加演三場(3月10日、14日、16日),所有場次都宣告售罄。

西貝流士在首演後對作品做了一些改動,改編的版本於1903年11月10日在斯德哥爾摩演出,指揮為阿尔玛斯·耶尔内费尔特芬蘭語Armas Järnefelt[3]

出版[编辑]

分析[编辑]

配器[编辑]

第2號交響曲採取雙管編制,四樂章體裁:

  1. Allegretto – Poco allegro – Tranquillo, ma poco a poco ravvivando il tempo all'allegro – Poco largamente – Tempo I – Poco allegro
  2. Tempo andante, ma rubato – Poco allegro – Molto largamente – Andante sostenuto – Andante con moto ed energico – Allegro – Poco largamente – Molto largamente – Andante sostenuto – Andante con moto ed energico – Andante – Pesante
  3. Vivacissimo – Lento e soave – Tempo primo – Lento e soave
  4. Finale: Allegro moderato – Moderato assai – Meno moderato e poco a poco ravvivando il tempo – Tempo I – Largamente e pesante – Poco largamente – Molto largamente

所需的演奏時間約45分,是西貝流士篇幅最大的交響曲作品。

樂章[编辑]

第一樂章

西貝流士相當在意交響曲(做為一曲類)的嚴謹邏輯[a],第一樂章起始的三音動機(F–G–A)便是整首交響曲的核心素材,此處則是在弱拍進入,三連音的節奏有著田園風格的暗示。除了主要動機之外,第一樂章尚有許多不同的動機與主題,大都片面地出現,聽眾直到樂章高潮處才得以一窺主題全貌[5]。此樂章雖是以奏鳴曲式寫成,但第二主題相當模糊,難以辨認。

第二樂章

在拉帕洛的小屋,西貝流士寫下[6]

唐璜啊,當那陌生來客闖入時,我正獨身於黑暗中。我試圖辨明來者身分,一再地發問,卻沒有得到回答。我試圖使他發笑,但他始終保持沉默。最後,來者開始歌唱,而唐璜立刻明白了,那是死神。

草稿的同一頁,西貝流士寫下了低音管演奏的主要主題(象徵死神,低音絃樂器的撥弦則被認為是腳步聲)。樂章的第二主題則作於佛罗伦萨,作曲家親註「基督」,後人則推測第二主題是前一主題的對照形象(復活之於死亡),亦有認為是描寫芬蘭國族命運者[7]。即使作曲家未曾明言,主題間強烈的對比性,仍賦予此樂章顯著的標題音樂特色。

樂章最後,以兩次強力撥弦作結,意味著「衝突」仍未得解。此一手法曾在第1號交響曲(作品39)使用。

第三樂章

相較於憤怒、激烈的弦樂動機,中段的雙簧管則是柔和、抒情的形象,亦使用了三音動機(在此為G–A–B)。兩個段落分別再返後,直接導向最後的樂章。

第四樂章

終曲樂章的調性回歸D大調,音樂壯麗且富有氣魄。由弦樂演奏的三音動機,便是承自第一樂章。與第一樂章不同的是,回應弦樂的並非木管,而是亮麗的小號。此外,第二、第三樂章的素材也會在此樂章重返,主要動機「得勝」的效果也因此得到增強與確立,這個手法與貝多芬的第5號交響曲、第9號交響曲皆有類似之處[8]。雙簧管的主題(第72小節)個性暗沉,象徵死亡的威脅迫近;據愛諾·西貝流士英语Aino Sibelius表示,此主題與身邊親友的不幸有關[2]

評價[编辑]

西貝流士本人表示,第2號交響曲是「靈魂的告解」[2],但他並未將此曲定位為標題音樂。公眾對終曲樂章的反應特別好,認為這正是芬蘭獨立的困難與最終成功的寫照,即使這並非作曲家本來的意圖。

商業錄音[编辑]

此曲最早的錄音由罗伯特·卡亚努斯指揮伦敦交响乐团,於1930年5月出版。

注釋[编辑]

  1. ^ 本人曾表示,他「嚮往交響曲嚴謹的風格,以及深刻的邏輯性,正是這些特性使得動機間彼此得以連結。」[4]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特集記事:シベリウス交響曲第二番 徹底分析. 京都大学交響楽団. 2014-05-20 [2020-10-18] (日语). 
  2. ^ 2.0 2.1 2.2 Second symphony op. 43 (1902). [2020-10-16]. 
  3. ^ Ledbetter, Steven. Jean Sibelius: Symphony No. 2 in D major, op. 43. Aspen Music Festival. [2016-02-15]. 
  4. ^ Goss, Glenda Dawn. Sibelius: A Composer's Life and the Awakening of Finland.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9: 346. ISBN 9780226304793. 
  5. ^ Varineau, John P. Symphony No. 2 in D Major, Op. 43 (PDF). Richmond Symphony. [2016-02-15]. 
  6. ^ Keller, James M. 2013 Jan 16, 17, 18, 19 / Subscription Season / Maazel. NY Phil. [2016-02-15]. 
  7. ^ Oramo, Ilkka. Symphony No. 2. LA Phil. [2016-02-15]. 
  8. ^ Wise, Brian. Jean Sibelius: Symphony No. 2 in D major, Op. 43. AllMusic. [2016-02-1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