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號交響曲 (布魯克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7号交响曲

(Symphony No.7)

Anton Bruckner.jpg
布鲁克纳的肖像
作品類型 交响曲
作曲 安东·布鲁克纳
創作時間 1881-1883
作品編號 WAB 107
樂派 浪漫主义
首演
時間 1884年12月30日
地點 莱比锡歌剧院
團體 莱比锡格万豪斯管弦乐团
指揮 亚瑟·尼基什

安东·布鲁克纳E大调第7号交响曲是布鲁克纳最著名的交响曲之一。此首交响曲是于1881年和1883年之间写就的。作曲家将该作品献给巴伐利亚的路德维希二世,并于1884年12月30日在莱比锡歌剧院由亚瑟·尼基什指挥莱比锡格万豪斯管弦乐团举行首演。此次演出是布鲁克纳一生中最大的一次成功,给他带来了少有的自信,使得布鲁克纳有勇气在接下来的第8号交响曲中铺展开更加惊人宏大的结构。第7号交响曲因其如歌版优美的旋律而有时被称为“旋律”交响曲,但这个称号并非作曲家自己起的,也极少在演出中使用。

曲式[编辑]

此作品一共有四个乐章

版本[编辑]

1883年版本[编辑]

这是世界首演时使用的版本。很可惜唯一留存下来的只有一套包含了布鲁克纳本人及其他人做过修改的手稿,使得这个版本的原始样貌无从得知。这个版本没有被发行过。

1885年版本[编辑]

古德曼版(1885年出版)[编辑]

在1884年的首演之后,乐曲又经过了一些改动并于1885年由古德曼出版。在这段时间里,亚瑟·尼基什、弗朗兹·肖克和费迪南德·洛维的意见让布鲁克纳对乐曲进行了修改。但学界仍对布鲁克纳是否认同这些改动保持怀疑。主要的改动都在配器和节奏方面。

哈斯版本(1994年出版)[编辑]

音乐学家罗伯特·哈斯尝试从1883年遗留下来的手稿从1885年版本中移除尼基什和弗朗兹·肖克和费迪南德·肖克的改动,以图还原布鲁克纳的原始艺术意图和构造。但是1883年版本已经包含了许多后来加上的改动,因此也已并非原貌。哈斯版本的最大特点是慢乐章中没有三角铁定音鼓:哈斯认定布鲁克纳决定不加入打击乐。但音乐学者本杰明·科斯特维特认为这一推断并不合理。[1]

诺瓦克版本(1954年发行)[编辑]

音乐学家利奥波德·诺瓦克保留了1885年古德曼版中包括打击乐部分的大部分改动。曲谱中亦印了古德曼版的节奏符号,但都打上了括号。虽然谱中标记了钹的使用,但部分根据此版本进行的演奏在慢乐章的结尾高潮处不会使用钹。

阿诺·勋伯格的学生和朋友在1921年为维也纳“私人音乐演出协会”编写了一个供室内乐团(由2架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单簧管、圆号、钢琴(四手联弹)以及簧风琴组成)演奏用的版本。但在演出之前该协会放弃了这一尝试,直到60年后该版本才有首演。

配器[编辑]

这部交响曲需要如下乐器:

木管乐器
2 长笛
2 双簧管
2 单簧管(A调)
巴松管
铜管乐器
4 圆号(F调)
3 小号(F调)
3 長號
4 瓦格纳管 (2 高音,降B, 2 低音,F调)
大号
打击乐器
定音鼓
三角铁
弦乐器
第一、第二小提琴
中提琴
大提琴
低音提琴

除了在第三乐章中大量使用了定音鼓以外,这部交响曲中打击乐的戏份极少。第一乐章中只有定音鼓连续击打带入乐曲高潮部分。在某些演奏版本中,定音鼓在第二乐章(唯一使用钹和三角铁的乐章)与钹和三角铁同时在乐曲中出现,带出第二乐章的高潮部分(许多指挥家都已习惯不在第二乐章中演奏打击乐,但一般根据乐手的习惯决定)。在末乐章中,定音鼓在全体合奏前的短暂高潮中以连续敲打的方式出现。

纳粹对交响曲的使用[编辑]

在弗莱德里克·斯波茨的《希特勒与美学的力量》一书中提到希特勒对布鲁克纳第7号交响曲高于贝多芬第9号交响曲_(贝多芬)。当布鲁克纳的半身像于1937年在雷根斯堡瓦尔哈拉神殿中建成的时候,现场播放了第7号交响曲的慢乐章。希特勒充满敬仰地肃立其中。

1943年1月31日,一版第7交响曲慢乐章的录音在德军于斯大林格勒遭遇惨败的时候亦于官方广播频道公布消息前进行播放。

1945年5月1日,海军上将卡尔·邓尼茨在柏林广播电台公布希特勒的死讯前播放了威廉·富特文格勒指挥柏林爱乐乐团演奏的第7交响曲慢乐章录音,这一版本录音被俗称为“帝国慢板”。

参考文献[编辑]

  1. ^ Korstvedt, Benjamin M., Bruckner editions: the revolution revisited, (编) Williamson, John,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Bruckner,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27, 2004, ISBN 0-521-008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