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短行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简短行动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西部沙漠战役的一部分
BattleaxeContestedArea.svg
实施简短行动的埃及-利比亚边境。
日期1941年5月15–16日
地点
埃及-利比亚边境
31°34′51″N 25°03′08″E / 31.58083°N 25.05222°E / 31.58083; 25.05222坐标31°34′51″N 25°03′08″E / 31.58083°N 25.05222°E / 31.58083; 25.05222
结果 胜负未分
参战方
 英國
 澳大利亚
 Germany
 Italy
指挥官与领导者
英国 阿奇博尔德·韦维尔
英国 威廉·戈特
納粹德國 埃尔温·隆美尔
納粹德國 马克西米连·冯·赫夫
兵力
3个步兵营
53辆坦克
数个营
30–50辆坦克
伤亡与损失
206+伤亡
5辆坦克被摧毁
6架飞机被摧毁
605+伤亡
3辆坦克被摧毁

简短行动 是一场于1941年5月中旬实施的有限攻势,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西部沙漠战役中。简短行动由英国中东司令部最高指挥官阿奇博尔德·韦维尔将军策划,旨在给埃及-叙利亚边境上的塞卢姆(Sollum)-卡普佐(Capuzzo)-巴蒂亚(Bardia)区域迅猛一击,该地区轴心国兵力薄弱。

背景[编辑]

A four-wheeled armoured car, faces to the right, on a stony-desert backdrop.
英国马蒙-赫林顿MK II型装甲车,服役于第11轻骑兵团

1940年9月初,意大利第10集团军以利比亚为基地入侵埃及。三个月后,西部沙漠部队的英军和英联邦军发动了名为罗盘行动的反攻。两个月内,英军推进了500英里(800 km),并占领了意占昔兰尼加省、消灭了意大利第十集团军。1941年2月,由于补给不足,并且要优先考虑希腊战役,推进陷入停滞。原西部沙漠部队改名第8军,在昔兰尼加司令部HQ下重组并采取守势[1]。接下来几个月中,昔兰尼加HQ失去了其指挥官——中将亨利·梅特兰·威尔逊爵士,然后是第2新西兰师和第6澳大利亚师,他们被送到希腊参加光泽行动(Operation Lustre)。第7装甲师已经没有真正能用的坦克,也被撤下,送到尼罗河三角洲休养、补充[2][3]。威尔逊由菲利普·尼姆代替;第2装甲师和第9澳大利亚师部署到了昔兰尼加,但二者皆经验不足、装备不良,至于第2装甲师在向希腊派出分遣队后,更是兵力不足[4][5]

作为回应,意军把调遣第132“阿列特”装甲师和第102“特兰托”摩托化师到北非。[6]从1941年2月到5月初,向日葵行动表明,德意志非洲军抵达的黎波里,以支援其意大利盟友。德意志非洲军由埃尔温·隆美尔少将指挥,由第5轻型师和第15装甲师组成,打破了盟军从这片土地上赶走意军的企图。隆美尔抓住对手弱点,不待其部队完全集合就迅速进攻[7][8]。在3月和4月,第2装甲师剩余的单位由于轴心联军的推进而被消灭,这也导致英军和英联邦军被迫撤退。[9]尼姆和埃及司令部总指挥官——理查德·奥康纳中将被俘,英军指挥体系必须重组。昔兰尼加HQ于4月14日撤销,其指挥职能由新的西方沙漠部队HQ接替。第9澳大利亚步兵师退至托布鲁克要塞,其余的英军则又向东撤退了100英里(160 km),退至利比亚-埃及边境的塞卢姆[10][11]

战役过程[编辑]

韦维尔明确道,简短行动的目的在于夺取土地,以便发动未来计划中一场向着托布鲁克的攻势;并消耗这一区域中的德军和意军。5月15日,趁着隆美尔刚刚获胜之后,做好战斗准备的单位很少,威廉·戈特准将以步兵、装甲混成部队,分三路纵队发起进攻。战略要地哈尔法亚隘口从意军手中攻克,利比亚境内更深远处的卡普佐要塞也被占领,但是下午,马克西米连·冯·赫夫上校指挥反击,予守军重大杀伤后,重夺了要塞 。戈特见其部队有在开阔地被德国装甲部队打击的危险,便在5月16日把部队分批撤退到哈尔法亚隘口,简短行动宣告停止。11天后,在德军的天蝎行动反攻中,该隘口被重新占领。

结果[编辑]

这一行动开局不错,使轴心国司令部陷入混乱,但大部分早期的收获都在德军的局部反击中失掉。随着德军增援抵达前线,这一行动在一天后被取消。1940年9月,意大利军以利比亚为基地入侵埃及,但次年2月,英军已经反攻进了利比亚,并消灭了意大利第十集团军。英国的目光转向了希腊,它正处在德国入侵的阴云之下。盟国的师团准备离开北非时,意大利人却改善了态势、得到了支援。支援来自德意志非洲军,由埃尔温·隆美尔中将率领。面对涣散且过度延伸的敌人,隆美尔迅速出击,到了1941年4月,已经把昔兰尼加的英国和英联邦军队赶过了埃及的边界。虽然战线在边境地带,利比亚一侧100英里(160公里)处的托布鲁克港却抵挡住了轴心军的推进,其中大批的澳大利亚和英国卫戍部队,对于隆美尔漫长的补给线是如鲠在喉。他便调集主力,围困该城,而使前线兵力单薄。

参考文献[编辑]

  1. ^ Pinsky, Paul F. Labrie et al.. The Prostate. 2004, 61 (4): 371–371. ISSN 0270-4137. doi:10.1002/pros.20165. 
  2. ^ Playfair, John. Review of Mechain et Delambre; Base du Systéme Mètrique Décimal. The Works of John Playfair.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221–258. ISBN 9780511996801. 
  3. ^ Celio, H.; Mills, P.; Jentz, D.; Pae, Y. I.; Trenary, M. Molecular Adsorption of HCN on Pt(111) and Cu(100). Langmuir. 1998-03, 14 (6): 1379–1383. ISSN 0743-7463. doi:10.1021/la970734y. 
  4. ^ Playfair, John. Review of Mechain et Delambre; Base du Systéme Mètrique Décimal. The Works of John Playfair.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221–258. ISBN 9780511996801. 
  5. ^ Leonard, P.; Rommel, J. Lens Implantation. 1982. doi:10.1007/978-94-009-8018-1. 
  6. ^ Bauer, Frank. Sozialstatistische und quantitative Analysen. Zeitbewirtschaftung in Familien. Wiesbaden: VS Verlag für Sozialwissenschaften. 2000: 75–121. ISBN 9783810027344. 
  7. ^ Celio, H.; Mills, P.; Jentz, D.; Pae, Y. I.; Trenary, M. Molecular Adsorption of HCN on Pt(111) and Cu(100). Langmuir. 1998-03, 14 (6): 1379–1383. ISSN 0743-7463. doi:10.1021/la970734y. 
  8. ^ Leonard, P.; Rommel, J. Lens Implantation. 1982. doi:10.1007/978-94-009-8018-1. 
  9. ^ Playfair, John. INTRODUCTION. The Works of John Playfair.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19–21. ISBN 9780511996771. 
  10. ^ Courtenay-Latimer, M.; Clancey, P. A. LETTERS TO THE EDITOR. Ostrich. 1968-03, 39 (1): 43–45. ISSN 0030-6525. doi:10.1080/00306525.1968.9639375. 
  11. ^ Alcaraz, L.; 等. Novel P2X7 Receptor Antagonists.. ChemInform. 2004-03-09, 35 (10). ISSN 0931-7597. doi:10.1002/chin.20041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