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松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管松涛(1902年-1966年5月1日),原名管之山山东巨野县田桥乡邬官屯村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将领、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少将。 简介 管松涛,山东巨野人,原名之山。1921年,19岁的管松涛参加东北军,历任士兵、班长、排长,1927年任连长。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入南京炮兵学校学习,毕业后任东北军49军炮兵营连长,参加西安事变。西安事变后任东北军57军少校副团长,参加徐州、扬州对日作战。1938年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管松涛参与万毅组织的捕捉东北军57军军长的行动,行动失败后,管松涛被监视,强行送于学忠部受训。管松涛于途中逃脱,参加八路军。任滨海军区独立旅参谋长。1943年任滨海支队参谋长,参与开辟海陵县抗日根据地,甲子山战斗。解放战争进入东北,任东北民主联军7纵20旅旅长。1946年任辽宁军区第2军分区司令员。参加了四平保卫战和叁下江南战役。当敌军大举进攻临江时,他率领两个团在敌后坚持游击战争,牵制了敌3个师和两个交警总队。1947年参加围困长春、解放沈阳。1948年任第四野战军40军153师师长。参加平津战役。1949年因病休养.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38军参谋长,参加了第一至五次战役。获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回国后,任炮兵学校副校长、高级炮兵学校副校长。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66年病逝。

人物生平

抗日战争之前

管松涛,1902年10月出生在山东省巨野县邬官屯一个雇农家庭。管松涛家境贫寒,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管松涛全家5口人,依靠父亲给地主扛活来维持生活,终年食不果腹,衣不遮体。

管松涛8岁就去给地主放猪,帮助父亲来维持家庭的生活。管松涛10岁时,他的母亲由于贫困和病魔交加,过早地离开了人世,扔下他和两个弟弟。后来,依靠父亲当长工扛活已无法养活全家,他就只好带着两个弟弟去讨饭糊口。在饥寒交迫的生活中,管松涛有时领着弟弟们靠沿街乞讨糊口,有时靠给地主打零工维持生存。管松涛16岁时,他到一家姓赵的地主家去扛活,一晃3年过去了,结账时地主却只给了管松涛少得可怜的两吊钱。性格刚毅的管松涛痛苦至极,他两眼含泪将两吊钱交给了他的父亲,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了家。

1921年,管松涛已经19岁了,他远走异乡到天津去谋生路。谁知天下老鸹一般黑,他的生活依然是无着无落。正在管松涛茫然之际,恰逢直系军阀的军队在天津招兵,他毅然报名从军,从此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后来,管松涛在直奉战争中又投靠了东北军。由于管松涛在东北军里肯于吃苦,作战勇敢,他历任班长、排长,在1927年就当上了连长。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逮捕和屠杀中国共产党人。济宁市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刘山林逃出后,投奔到管松涛的连队当文书。管松涛十分同情革命者,将刘山林掩护起来,并且掩护其开展革命活动,为其提供活动费用。同时,管松涛也从刘山林那里初步接触到了共产主义思想,逐渐接受了共产党的思想教育,思想觉悟、阶级觉悟得到了一定的提高。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侵占了中国东北。在东北的东北军执行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放弃了东北奉命入关。眼看着沿途的人民颠沛流离,挣扎在死亡线上,管松涛恨自己纵有救国拯民之志,却鞭长莫及。正当中华民族处于危亡的紧急关头,中国共产党提出了抗日救国的正确主张,管松涛为之振奋,他看到中华民族的光明前途就在于中国共产党,认为只有加入中国共产党,自身的救国救民之愿望才能得到实现。于是,管松涛在环境极其恶劣的情况下,千方百计地寻找中共党的地下组织,渴望靠近党组织、接受党的教育,决心为党工作。1931年冬,在天津经石又新介绍,管松涛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3年春,管松涛奉命进入南京炮校进修。在校学习期间,他依靠中共党组织的领导,广泛结交校友,秘密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努力扩大党的影响。南京炮校毕业后,管松涛被分配到东北军第49军炮兵营当连长。1936年12月,他积极参加西安事变。为了防止国民党亲日派的进攻,他把炮兵连布置到渭南一带,将大炮置于前沿阵地上,严阵以待,协同步兵一起,决心保卫全国人民关切的、关系到中华民族存亡的西安兵谏。

西安事变后,张学良将军护送蒋介石回南京被扣押,东北军陷入分化和混乱。不久,东北军的部队被分散到各个战区,原来积极参与西安事变的人都遭到清算,军衔仅是尉官的管松涛也被撤职。中共党组织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批准管松涛去投奔原来的老上级、东北军57军111师333旅665团上校团长董翰卿,被任命为665团少校副团长。1937年3月,管松涛随东北军57军从陕西出发,经过长途跋涉,开进了河南周口镇。由于环境的变化,管松涛与中共党组织失去了联系。

抗日战争时期

1937年7月,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管松涛随东北军57军从河南转战到江苏徐州一带对日本侵略军作战。这时,管松涛与中共党组织又重新取得了联系。1938年6月,在山东沂水县经黄如刚介绍,管松涛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重新回到了党的怀抱。1938年冬,东北军57军从江苏沭阳转移到山东滨海地区开展抗日斗争。

1939年底,国民党顽固派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管松涛所在东北军部队的一些高级将领也逐渐放弃抗日立场,转而集中力量反共,激起了东北军中的共产党员和思想进步官兵的强烈反抗。此间,管松涛积极支持东北军57军战地服务团的抗日宣传活动,在制止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的武装摩擦活动中,争取广大东北军官兵坚持抗日立场上,他与57军战地服务团的同志们一起做了许多工作。1940年9月14日,管松涛所在的东北军57军军长缪徵流为了保存实力不抗日,密派665团上校团长董翰卿、参谋处上校课长于文清等,与日方鹫井师团代表大尉参谋辛修三、伪兴亚建国军顾问新容幸雄举行谈判,双方商定互不侵犯、共同防共事宜。于文清回来之后,心中十分烦恼,将谈判的情况报告了东北军57军111师333旅旅长万毅(系中国共产党党员)。东北军57军111师师长常恩多(系中共特别党员)闻讯后,便与旅长万毅等人在9月21日晚上发动了“锄奸行动”,扣押了董翰卿,抓捕了军中联日的一干缪徵流在混乱中逃掉。管松涛在这次“锄奸行动”中,以民族利益为重,为抗日大业所系,抛弃老上司董翰卿对他的接纳之恩,坚决执行常恩多师长下达的关于“锄奸行动”的命令,毅然参加了捕捉勾结日军反共卖国的汉奸军长缪徵流等人的“锄奸行动”。常恩多师长、万毅旅长等对管松涛的义举感动不已,当管松涛完成任务班师回营时,师长常恩多竟不顾团副管松涛在行军礼,箭步迎上前去将管松涛抱了起来,感动得大家都热泪盈眶。师长常恩多当场挥笔书写任命书 :“六六五团少校团副管之山,即日起任该团团长职务”。

1940年12月,蒋介石制造了皖南事变,国民党反动派第二次反共达到高潮。这时,东北军111师师长常恩多因积劳成疾,已经卧床不起。该师反共分子头目、师参谋长陶景奎、旅长孙焕彩、团长刘晋武等勾结国民党鲁苏战区总部政训处头目周复等配合全国的反共形势,对该师中共地下党和进步分子进行大清洗。结果,万毅旅长被扣押;管松涛先被监视,后被强行遣送国民党鲁苏战区于学忠部议处。管松涛在被强行遣送的途中机警逃脱,投奔了山东八路军滨海军区。从此,管松涛参加了八路军,不久被任命为滨海军区独立旅参谋长。

1942年8月3日,身患重病的111师师长常恩多坚决反对国民党顽固派制造反共摩擦,毅然率领111师2000多官兵起义,投奔了山东八路军滨海军区。管松涛所在的独立旅奉命划归山东军区新111师指挥,管松涛又回到了自己的老部队。

1942年9月,海陵的日伪军在东起沙河、西至桃林镇一带安设了据点,其中在罗庄和横沟的据点插入了海陵县抗日根据地。11月3日下午5时,管松涛奉命指挥独立旅拔掉罗庄据点,首先打响了海陵地区反蚕食斗争的第一枪。经过7个小时的激烈战斗,伪军的炮楼被炸毁,罗庄被攻克,罗庄据点被拔掉,俘虏伪军大队长以下60余人,缴枪60余支。接着,新111师第四团也拔掉了横沟据点,歼灭伪军200余人。11月5日晚,管松涛又指挥独立旅拔掉了圈沟据点,歼灭伪军30余人。

1942年12月15日,山东军区为了保卫抗日根据地,打败国民党军顽固派孙焕彩部、朱信斋部越过日(照)莒(县)公路对抗日根据地的进犯,决定组织发动甲子山讨叛战役。战前,山东军区政委罗荣桓亲自给八路军参战部队作动员报告。罗荣桓指着甲子山说:“同志们,这就是你们的家,要安家,就必须消灭顽军…… ”管松涛和八路军参战部队的指战员听了罗荣桓的动员报告后,深受鼓舞,决心打败国民党军顽固派孙焕彩部、朱信斋部,进而收复甲子山地区。12月17日,八路军参战部队分4路发起全面进攻。管松涛所在部队担任攻打甲子山南、北垛及浮棚山顽军阵地的任务。经过7昼夜的战斗,顽军终于不支,于12月23日逃往日(照)莒(县)公路以北,八路军收复了甲子山地区。

甲子山讨叛战役胜利结束后,管松涛随部队进驻茅墩、横沟一带休整。在此期间,管松涛积极配合中共新111师总支委员会的工作,加强党对新111师的领导,在连队建立党支部,对部队进行了精简整编。1943年6月,管松涛随部队奉命挺进日(照)莒(县)公路以北,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新111师旗开得胜,连战连捷,迅速在五莲山区站住了脚跟。接着,111师再次对部队进行了精简整编,并且开展了“大生产运动”。1944年6月,管松涛随部队参加了滨海军区发起的攻打伪军的讨李(永平)战役。战后,新111师等八路军部队控制了诸(城)日(照)公路大部分地区及海(阳)青(岛)公路、胶(县)诸(城)公路各一部分地区,巩固和发展了滨海及胶东的联系。

1944年10月,管松涛随部队在诸城、胶县边集结休整。1944年10月20日,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萧华专程赶到新111师的驻地参加誓师大会,宣读山东军区命令:原东北军111师改称 “八路军山东军区滨海支队”,由滨海军区副司令员万毅兼任支队长,王振乾任政委兼任政治部主任,彭景文任副支队长,管松涛任参谋长,李欣任政治部副主任。滨海支队以重罗山为中心,在3000平方华里的地域里,与6倍于八路军的日伪顽反动势力进行着极为尖锐复杂、艰难困苦的斗争。

1945年5月下旬,管松涛和万毅支队长、王振乾政委一道指挥滨海支队与日本侵略军在滨海北部作战,破坏了公路和桥梁,歼灭了一部分日本侵略军,打退了日本侵略军的扫荡。

1945年夏季攻势中,八路军滨海支队配合兄弟部队解放了高密的铺上,为八路军攻克胶县,威胁青岛,解放烟台,挺进东北创造了有利的条件。1945年8月,滨海支队配合兄弟部队解放了胶县县城,歼灭日伪军450余人,缴获92步兵炮2门、轻重机关枪20挺、步枪200余支。

抗日战争时期,管松涛在八路军的队伍里受到了很大的锻炼,成为八路军的一名优秀指挥员,在抗击日本侵略军、创建和发展山东滨海抗日根据地以及抗击国民党顽固派、投降派的斗争中作出了重要贡献。

抗日战争结束后

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共中央根据形势的发展,决定调遣八路军、新四军10万部队和2万干部挺进东北,建立东北根据地。八路军总司令朱德给山东军区下达了关于挺进东北的命令,滨海支队被编入东北挺进纵队,管松涛奉命随部队进入东北。

山东军区在接到命令后,立即组建了3000多人的东北挺进纵队,任命万毅为司令员、周赤萍为政治委员、关靖寰为参谋长、王振乾为政治部主任,下辖一、二两个支队。其中,一支队由滨海支队改称,共1800余人,支队长彭景文,政治委员李欣;二支队另由胶东军区特务营和滨海、鲁中军区各抽调的一个营组成,共1200余人,支队长管松涛,政治委员黄明清。从1945年9月2日起,东北挺进纵队各部分别由各自的驻地向胶东黄县方向开进,准备渡海挺进东北。部队进行了挺进东北的思想动员,并且做好了渡海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万毅先将部队交给东北挺进纵队参谋长关靖寰、政治部主任王振乾等人负责,自己带一个连的先遣人员经一昼夜的海上航行,于9月25日上午11时许在辽宁省兴城县钓鱼台登陆。经与冀热辽军区部队取得联系,了解情况后,万毅决定东北挺进纵队沿他此次航行的路线渡海。万毅随即给东北挺进纵队发报,命令部队立即组织渡海,到兴城集结。

1945年9月下旬,东北挺进纵队的大部队奉命先后渡海挺进东北,10月陆续到达了沈阳,并且新发了军装和武器。接着,一支队奉命到抚顺执行任务,二支队奉命到沈阳东大营待命。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的决定,东北挺进纵队第一支队由抚顺向吉林方向挺进,第二支队由沈阳、铁岭向长春方向挺进。10月26日,东北挺进纵队政治部主任王振乾和二支队支队长管松涛带领第二支队从沈阳出发,步行向铁岭挺进。10月27日下午到达铁岭城郊区。铁岭县城的伪维持会和伪保安队在知道了东北挺进纵队第二支队到达的消息后,误以为是“国军”来接收了,在铁岭县城的西门列队欢迎。王振乾和管松涛、黄明清研究后,决定将计就计,智取铁岭县城。第二支队的指战员装成“国军”,大摇大摆地进了铁岭县城。王振乾和支队长管松涛、政治委员黄明清在进铁岭县城后,连夜召开干部会议,研究和布置战斗任务,决定在天亮的时候对铁岭县城的伪维持会和伪保安队采取行动。

1945年10月28日早晨,东北挺进纵队第二支队的指战员根据战斗分工,分别向各自的目标采取行动。由于事先进行了细致的侦察,完全摸清了各处的情况,加上伪保安队又没有防备,结果东北挺进纵队第二支队没有费一枪一弹,就顺利地解除了伪保安队的武装,缴获大枪230多支、手枪30多支。接着,又勒令解散了伪铁岭县维持会。铁岭县城获得了首次解放,回到了人民的怀抱。二支队迅速抽调了一批干部,协助地方干部建立了铁岭县人民政府,成立了铁岭县公安局,宣传和发动群众,搞好社会治安。发布了布告,讲明了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号召群众安居乐业,扩大了党和人民军队的影响。

1945年11月初,王振乾和支队长管松涛、政治委员黄明清带领东北挺进纵队第二支队的指战员乘坐火车离开铁岭,前往长春执行新的任务。在长春,支队长管松涛根据中共长春市委的要求,解决了伪警察的武装,命令二支队二大队指战员换上了黑色的警察服装,由八路军化装的“警察”控制了长春市;支队长管松涛还命令二支队一、三大队进驻长春市以西的范家屯、大屯一带,监视飞机场。12月初,管松涛奉命带领东北挺进纵队第二支队先进入吉林市,然后又去双阳县地区剿匪,消灭土匪800余人。之后,二支队移驻双河镇。

1946年1月中旬,东北挺进纵队奉命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7纵队,一支队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7纵队第19旅、二支队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7纵队第20旅。管松涛任东北民主联军第7纵队第20旅旅长,下辖第58团、第59团、第60团。改编后,第20旅第58团就开往苏家屯一带进行剿匪,经过10余日的剿匪,消灭了国民党地下军王丹匪部的土匪1000余人。

1946年3月中旬,蒋介石背信弃义,撕毁《双十协定》,颁发“剿匪”密令,在东北点起内战的大火。国民党进入东北的兵力多达6个军18个师,连同地方团队,其总兵力达30万多人。1946年3月12日,国民党军队以从苏联红军之手接收的方式进占沈阳后,立即以沈阳为基地向周围扩张,相继进占辽阳、抚顺、铁岭。随后集中5个军10个师的兵力南攻营口、本溪,北犯四平,妄图一举消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独霸东北。

管松涛奉命带领第7纵队第20旅破坏沿铁岭向开原前进途中的公路、铁路,以迟滞国民党军队的进攻。管松涛指挥部队从山区对铁岭、开原的东部进行侧击,沿途逐段破路,与国民党军队节节纠缠,双方交战的枪炮声昼夜不息。接着,管松涛奉命带领第7纵队第20旅参加了四平保卫战,阻击国民党军新6军向四平的进攻。第20旅第60团奉管松涛的命令,在乌龙岭阻击国民党军新6军。接着,又转移到西安北山阻击国民党军。由于敌强我弱,在激烈的战斗中,第20旅遭受很大损失。为避免在不利的条件下与国民党军队决战,执行中共中央制定的“让开大路,占领两厢”、“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战略决策,东北民主联军相继撤出四平、长春、吉林等地实行战略转移。

人物评价

管松涛平时要求自己十分严格,生活一向艰苦朴素。从朝鲜返回祖国的时候,管松涛身为38军参谋长完全可以乘专用小车或者乘火车软座软卧。可是他既不乘专车,也不乘软座软卧,而是把吉普车装上火车,他自己坐在吉普车里回国,甘愿自己吃苦,也要为国家节省汽油和钱。他无论在哪一级领导岗位上,都从不讲排场。在管松涛的心目中装的是人民,是患难与共的战友,是党的伟大事业,从来就没有“我是哪一级干部,我有什么功劳,要享受什么待遇”的观念。

自朝鲜战场回国后,管松涛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后来发展到不能坚持工作。20世纪60年代,管松涛因为长期患有多种疾病,被疾病折磨得出现了神经紊乱状况。管松涛就是在神经紊乱状况严重的时候,他却仍然知道挎着篮子往乡下去给老百姓送馒头。别人问他干什么去,他回答说:“给老百姓送馍去。”管松涛头脑里想的还是解放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或者是敌后根据地的人民群众。虽然管松涛看起来精神似乎错乱,可他连接着人民的那根神经没有错乱,使他在思想和行动上都与老百姓血肉相连。

1966年5月1日,管松涛因为长期患病医治无效,在沈阳逝世,终年64岁。管松涛虽然逝世了,但是他的高尚情操和优良作风是留给后人的宝贵精神财富。

曾任高级炮兵学校副校长,1950年加入抗美援朝,任志愿38军参谋长。1955年,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1]。1966年,在沈阳逝世,终年64岁。

参考[编辑]

  1. ^ 揭秘:中共首批开国将军的级别是怎样划分的?. 凤凰网(转自摘自《党史博览》2010年第5期). 2010-06-13 [2012-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