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辜畢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篤辜畢斯卑南語:Tukubis),是台灣卑南族南王部落神話中的一名傳說人物,他馴服了會吃人的三頭狂犬並創造了卑南溪

身世[编辑]

神話中,篤辜畢斯是竹生始祖的直系後代(孫子),也是南王部落中Arasis氏族的祖先之一,他們的家族在他出生前就從起源地巴拿巴拿樣(Panapanayan,位於知本部落南方、今太麻里鄉三和村南迴公路旁的海岸地)遷到貓山(位於今台東縣台東市卑南溪南岸的小丘)居住[1][2]

生平[编辑]

出生[编辑]

篤辜畢斯的母親雅姆蓋(Yamugay)和朋友某天在田裡種芋頭的時候,發現茅草上有某種奇怪的油脂,因為好奇所以拿起來吃,並且因此懷孕、生下了篤辜畢斯,隨行的朋友雖然也跟著吃,但因為她先把油脂烤過,所以沒有異狀[1]

試驗[编辑]

篤辜畢斯長大後,聽說住在附近的一名叫做薩勞(Sarau)的阿美族人,家裡養著三隻狂犬,因為牠們兇猛而且會吃人,連薩勞本人都只敢把牠們關著不敢接近,他因此向當時巴巴都蘭的頭目杜巴(Tuba)表示想要試著去馴服那些狗,杜巴便呼喚北風、讓北風吹起附在竹子上的紙片,要篤辜畢斯去拿回來才准許,而篤辜畢斯也如他所說的追著紙張,一直跑到達魯瑪克部落後方的山上才成功抓到紙回來[1]

挑戰[编辑]

完成試驗的篤辜畢斯在杜巴的祈禱祝福下前去見薩勞,表示想要幫他處理三頭犬的事情,並且假藉要幫其妻子布莉奧(Buliaw)抓頭蝨並偷偷拔了她三根長頭髮,將頭髮黏在自己帶來的麻糬上,接著他要薩勞把三頭犬放出來、讓牠們追殺自己,再趁著牠們咬向自己的時候將麻糬丟進牠們的嘴中、用頭髮綁住牙齒讓牠們沒辦法咬人,成功將三隻狂犬制服並帶了回家,當晚,他和杜巴都夢到了吉兆[1]

創造河流[编辑]

後來篤辜畢斯帶著三隻狗到處獵鹿,都有不錯的結果,而有一次,三隻狗放出去後,一直到隔天早上才渾身濕透且沾滿泥土的回來,他為此感到很疑惑,便跟著狗前往位於南王部落北方約三(約十二公里)的adekan山上,那裡就算是白天仍如晚上般黑暗,而當狗帶著他前往牠們獵到的巨鹿所陳屍的地點時,發現那裡有一座翠綠色的太古巨湖,後來他回到家後向杜巴報告這件事情,並且建議將湖水引到平地來供族人取用,杜巴雖然贊成,但認為引水這件事要小心慎重,因此要他先進行相關的祈禱儀式:

1.將串有九個琉璃珠的珠串至於瓢裡、串珠的線對準瓢口,並在裡面裝滿酒象徵湖泊,線則是引水用的溝渠;瓢的腰身上還要綁一條串有七個琉璃珠的珠串。
2.在最低的湖畔旁將瓢底放在池水裡,剖開三個檳榔各置入三個琉璃珠、並排在瓢口周遭。
3.在月桃葉裡放九個塞有琉璃珠的檳榔萼、捲起來並放在瓢口和檳榔的尖端上,象徵引水的管子。
4.先後吟誦山神、水神、引水神和守護神的經文,每吟頌一次就要撒下琉璃珠一次。
5.最後把瓢給踩破,並且迅速跑回來。

篤辜畢斯在那座巨湖邊照著杜巴所說的進行祈禱儀式,而在他轉身開始跑回去的時候,巨湖的湖水也瞬間決堤,追著篤辜畢斯往下游沖刷而下,杜巴擔心湖水跟著篤辜畢斯一起衝進部落裡,因此在部落外的山上進行祈禱儀式:剖開九個檳榔,從左開始依序塞入九個、七個、五個琉璃珠,剩下的則全部塞入三個,將它們排成一列、萼朝水流方向,祈禱水流改向,後來急流果真在部落前右轉,不僅沒有造成傷亡,也成為了新的溪流,為卑南溪[1][3]

死亡[编辑]

後來篤辜畢斯帶著自己的三隻狗去打獵,卻只有他的獵狗回來,嘴裡還吐出他的獵刀繩,族人這才知道他被自己的獵狗吃了,憤而殺了牠們[1]

其他版本[编辑]

另有說法認為,篤辜畢斯並非創造出卑南溪,而是擔心日漸靠近部落的卑南溪會毀滅部落,而在溪流的上游進行祈禱儀式,讓溪水改向[2]

其他[编辑]

紀念[编辑]

為了向篤辜畢斯表達感謝,Arasis氏族的族人每年都會在卑南溪邊舉辦祭典,學者認為該祭典性質接近收穫祭中的海祭部分[2]

習俗[编辑]

卑南族人傳統上以狗獵鹿的習俗,被認為就是從篤辜畢斯開始的,而雖然篤辜畢斯在生前打獵時會向獵狗原本的主人薩勞祈禱道謝,但在他去世後族人便逐漸停止了這個習慣,而他的三隻狗原本被族人奉為神,但因為殺死了自己的主人而被排斥,僅留將獵到的獵物分給獵狗的習俗[1]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臺灣總督府臨時臺灣舊慣調查會. 番族慣習調查報告書第二卷阿美族、卑南族. 中央研究院民族所. 2003-10-01. ISBN 9789576717352. 
  2. ^ 2.0 2.1 2.2 明立國,卑南族的歲時祭儀,南華大學,2012
  3. ^ 林建成,Panapanayan發祥地南北部落(太麻里、知本)傳統觀念與藝術展現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