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努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米努修
羅馬律師
出生未知
北非
居住地羅馬
逝世公元250年
著作《屋塔維》

米努修‧菲利克斯全名:Felix Marcus Minucius)出身非洲,而祖藉羅馬。在異教世界之中長大,在少年時接受過良好教育,尤其在拉丁文學作品有相當造詣。又因為他廣泛地閱讀拉丁文學作品,而累積了大量知識,以致他日後撰寫了一本拉丁文護教書《屋塔維》(Octavius)。[1]

米努修是一位律師。在求學時期,已經與屋塔維‧雅奴阿留斯(Octavius Januarius)成為了好友,期後更一起擔任律師。在當律師期間,令到他們看見很多對基督徒的判決,但他們發現當中許多指控十分荒謬無理,例如:原告缺乏任何證據及證明控告被告有罪、法庭在程序上的不公及虛假。如此同時,米努修及屋塔維看很多基督徒為信仰的英勇行為。結果,他們接受了基督教。

背景[编辑]

在公元161-180年,馬可‧奧理略(Marcus Aurelius)在位羅馬皇帝,他是一位有智慧並熱愛斯多葛學派的皇帝。在他一上任便發生很多不幸的事:在國土內發生大型飢荒及瘟疫,在邊界又有強大的野蠻民族。有見及此,不少民眾將事件歸咎於當時基督徒,信徒們受壓迫。而當時著名修辭學家弗朗托(Marcus Cornelius Fronto),發表了一份誹謗基督徒的演講。而在公元176年,皇帝宣布敕令:「如果有人介紹新的宗教給他人,且引起百姓不安,應當處死他」,其敕令針對當時基督教傳播。以致米努修因而撰寫《屋塔維》來反駁對基督教不利的論點。[2]

更隨着異端流入,希臘在護教層面上是基督教的搖籃,而不少希臘護教作品都在當時出版,以及在護教上發揮了作用。直到公元二世紀末,以拉丁文撰寫的護教文獻才開始出現,而《屋搭維》(Octavius)是現存拉丁基督教護教文獻,而米努修都是拉丁文獻作者最早的一位。

作品[编辑]

《屋塔維》一書在16世紀,由一位近代學者巴爾杜努(Badlduinus, 1520-1573)發現。當時《屋塔維》收錄在基督教作家亞挪比烏(Arnobius)所寫的《反對異教徒》中第八卷。《屋塔維》的寫作年份沒有任何定論,大約在二世紀末(大約在公元197年),其寫作地點可能在羅馬,或者在非洲地方。[3]

《屋塔維》共有41章,並採用對話文體。內容講述作者因失去了挈友屋塔維,哀傷之下回憶起屋塔維與另一位異教徒凱西留斯(Caecilius)的對話。三位朋友一起由羅馬去奧斯提亞(Ostia)旅行,並享受海水浴。凱西留斯在途中看到了塞拉皮斯(Serapis)的神像,於是對它下拜。屋塔維看到此狀,論證一神的信仰及神的眷顧,並反駁當時流行的指控,並攻擊異教神話。[4]

《屋塔維》分別有三個部分:第一部份(5至13章)是異教朋友激烈地政擊基督教,並嘗試為自己及異教辯論;第二部分(14至38章)是屋塔維的回答,一方面轉述流行的異教信仰、傳統羅馬宗教及關於基督教的流言蜚語,另一方面則為基督教辯護,駁斥異教徒的指控,捍衛基督教的根本信條;第三部分(39至41章)是異教朋友最終接受了基督信仰。[4]

凱西留斯的攻擊 (第5至13章)[编辑]

凱西留斯認為無知基督徒的真理其實不可信,因為在當時任何哲學家未能接觸到真理。因此他對基督信仰抱持懷疑態度,尤其他相信命運能夠掌管一切,而且不存在天意之類的東西。他提議最安全的做法是相信那些使羅馬偉大的傳統神祗崇拜。[5]

簡短小插曲 (第14至15章)[编辑]

在屋塔維準備一番反駁論述前,作者(Minucius)有一系列的論述,說明精美的論述某程度上是隱藏證據,更加是一種暗示,嘗試掩飾真相的方法。作者因而指出凱西留斯對基督徒的論述及對古羅馬神祗崇拜,某程度上是妨礙公正的辯論及對話。[5]

屋塔維的反駁 (第16至38章)[编辑]

屋塔維針對凱西留斯的言論及論點,作出了兩個論點:第一,對剛剛凱西留斯提出的古代宗教(令羅馬強大的神祗)進行譴責;第二,他對社會針對基督徒的指控作出回應及論述。[5]

結語 (第39至40章)[编辑]

凱西留斯經屋塔維的雄辯後,發現異教徒的失敗及不足。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凱西留斯決定皈依基督教,成為基督徒。[5]

作品風格[编辑]

寫作風格

在《屋塔維》一書中,屋塔維在反駁任何對基督教的指控,雖然強調及描述基督徒們道德生活,但是沒有正面引用基督教學說、更沒有提到任何關於基督的救贖、基督與信徒的聯合、如何理解聖靈、有關聖禮的教義等等。作者不想以一篇神學論文使有可能歸信基督教的異教徒感到疑惑。為了更有效反駁異教徒,作者透過異教徒的視角去表現基督教,令異教徒更能理解基督教。[6]

哲學層面

由於《屋塔維》的寫作目的要影響當時有學問的非信徒或異教徒,所以其內容根本沒有討論基督教的教導或《聖經》內容,僅僅提及世界觀及哲學世界問題。而《屋塔維》多次引用了西塞羅(Cicero, 公元前106年至公元43年)的著作《論諸神的本性》(De natura deorum),而斯多葛主義思想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雖然引用斯多葛主義作品及其思想[2],《屋塔維》卻強調一神論。

影響[编辑]

反駁異教徒對基督教的批判[编辑]

凱西留斯提出社會中有一種強烈的傾向,他們懷疑並想摧毀這個古老的宗教體系。由於羅馬受不同宗教信仰影響,基督教及其信徒被看作舊有宗教的虧損。民眾更說:「基督教是一個不可救藥、無法無天、 鋌而走險的匪幫,他們要造諸神的反。」(自《屋塔維》第8章)[7]

他攻擊基督教,提出他們實際上是無神者及陰謀家。雖然他們的名稱是神聖的,在各地舉行「兄弟會」及「姊妹會」,但是他們的勾當是邪惡的,而基督教那些虛幻而迷信是罪惡的表白。凱西留斯更提出基督教及其信徒是愚蠢的,因為傳聞基督信徒對動物進行崇拜,並對他們的道德生活充滿懷疑及質疑。(自《屋塔維》第9章)[7]

他更攻擊基督徒,質疑為甚麼要隱藏所作所為?為甚麼不告訴民眾崇拜的對象是?為甚麼崇拜時沒有任何祭壇、沒有廟宇,更沒有常見羅馬諸神的象?為甚麼不公開演講集會?不就是因為他們所崇拜的是可恥,應受懲罰嗎?(自《屋塔維》第10章)[8]

而針對這些指控,米努修作出以下的反駁。他在《屋塔維》的第一部分嘗試回答了異教徒散布的指責,並糾正民眾對基督教及其信仰的誤解,然後在此書的第二部分(第28至38章)對那些反基督教的指控作正面答覆。

  1. 針對基督徒崇拜一名罪犯和他的十字架的謠言,米努修回答:「還有,你們(指異教徒)說我們崇拜一名罪大惡極的犯人和他的十字架,你們偏離真相太遠了,因為你們假定了一名該死罪犯(指耶穌無罪),或凡人竟能被人們當作神。」米努修認基督教所崇拜對象決非日常意義上的罪犯。他更強調把凡人當神來崇拜在埃及確實發生過,而在羅馬也有人把王公和國王當作神崇拜。(自《屋塔維》第29章)[7]
  2. 另一條關乎基督的指控有關日常道德生活,米努修道:「我們的宴飲不僅是有節制的,並且非常樸素。」米努修更從習俗、劇本、宗教神話中引用例子,證明自己的論述。異教中有混亂的性交,而基督徒有婚姻的束縛,只忠於一個配偶,甚至沒有配偶。「性欲遠離我們的思想,甚至有一絲念頭也會使我們(基督徒)感到羞恥。」(自《屋塔維》第31章)[7]

開創新的神學觀念[编辑]

米努修在《屋塔維》中反映了最早拉丁教父思想家的神學觀念,在書中米努修提供了神存在的論證:

  1. 「如果你進到一座房子裡,發現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修、清新高雅,那麼你會假定有位主人掌管這座房子,房子中的東西都在他的看管之下。同樣,在世界這所大房子中,當你看到天上地下都有秩序,你可以確信這個世界有一位主人和創造者,他比星辰本身,甚比整個世界任何東西更加美麗。」(自《屋塔維》第18章) [8]
  2. 首先論述神的存在,然後進一步提出世界的創造者及最高統治者的神只有一位。先以人類社會舉出例子以證明最高統治者只有一位,然後用自然界引出一些例子作補充:「蜂巢只有一個蜂皇,一群羊只能有一頭帶領,一群牛也只能有一個帶領。」而其後更將這個唯一的神的特徵提到出來,「這個萬物創造者既沒有開端,又沒有終結,是永恆的。他創造萬物,而且賦予自身以永恆的生命。」[8]

批判羅馬帝國文化[编辑]

米努修在《屋塔維》中否定羅馬政權及提出政權的暴行:

  1. 「羅馬人擁有的人口和財產是他們通過蠻橫的征戰得來的戰利品,他們的神廟是靠搶劫才建立起來的;我(屋塔維)的意思這種建立伴隨着毀滅城市,強奪諸神,屠殺祭司」(自《屋塔維》第25章)


参考文獻[编辑]

  1. ^ 比爾.奧斯丁,《基督教發展史》,馬傑偉、許建人譯(香港:國際種籽出版社,2002),72-3。
  2. ^ 2.0 2.1 Karl, Bihlmeyer. 雷柏立 , 编. 《古代教會史》. 北京: 宗教文化出版社. 2009: 133. ISBN 978-7-80254-105-4. 
  3. ^ Baylis, H. J. Minucius Felix and His Place among the Early Fathers of the Latin Church. London. 1928. 
  4. ^ 4.0 4.1 王曉朝. 《教父學研究:文化視野下的教父哲學》. 保定市: 河北大學出版社. 2003: 67. ISBN 9787810288590. 
  5. ^ 5.0 5.1 5.2 5.3 Felix, Minucius. Apologetical works :Octavius. 由Rudolh, Arbesmann翻译.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Press. 2008: 316. 
  6. ^ Simpson, Adelaide Dougals. M. Minucci Felicis Octavius. Prolegomena, Text and Critical Notes. New York. 1938. 
  7. ^ 7.0 7.1 7.2 7.3 Rendall, G. H. Minucius Felix, in The Leob Classical Library. London and New York. 1931. 
  8. ^ 8.0 8.1 8.2 Wallis, R. E. The Ante-Nicene Fathers IV. New York. 1890: 167.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