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鸦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精神鴉片一詞出自馬克思於1842年《黑格爾法哲學批判綱要》一文,他認為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鴉片,這跟共產主義無神論有關。但馬克思本人並沒有對精神鴉片一詞詳細解釋,大部份學者皆把精神鴉片一詞解讀成人對神的依附。

马克思的这句话在被引用时,经常只有最后一部分“【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出现,因此很多人认为这句话对宗教的态度是完全负面的。这并不完全准确,这句话的完整段落是:

“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苦难的表现,同时又是对这种现实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没有人性世界里的人性,是没有灵魂处境里的灵魂。它是人民的鸦片。”

由于经常被截取引用,这整段具有比喻色彩的诠释并未受到广泛关注。

马克思相信宗教对于社会具有一定的实际作用,如同鸦片用于病人或伤者所产生的作用:它可以减轻人们当前所承受的痛苦,并给他们带来快乐的幻景,但是鸦片同时也削弱了人们的能量和意志,他们需要这些能量和意志来对抗资本主义强加给他们的残酷、无人性、空洞的现实生活。

注意「鴉片」一詞可以有不同的解讀,有一些解讀可能跟我們現在常識所理解的有所不同[1]。在馬克思撰寫該文的時代,鴉片在世界上某些地區合法的,雖然它可能因為會令人上癮而為個人和社會帶來不良影響,而可能被管制規範化和限制用途。在十九世紀中葉,鴉片一詞用作隱喻有以下四種方式:

  1. 鴉片是一種重要的藥物,被用作麻醉藥、鎮靜劑,以及其他多種不適,包括抵抗霍亂
  2. 鴉片是廣泛社會衡突關鍵詞,尤其是鴉片戰爭
  3. 鴉片是社會問題的一個主要來源,也是其中一個公眾健康首先關注的方面,即「麻醉嬰兒」(baby-doping,給小孩餵鴉片令他們安靜)。
  4. 最后,鴉片是“食鸦片者”(opium eaters')的幻像的源头(De Quincey, the Romantic Poets, etc.)

鴉片在十九世紀中期的含義和馬克思文章的連繫是由McKinnon在2005年所提出的。

中国[编辑]

中国大陆,部分人过于沉迷于网络从而导致网络成瘾,这渐渐形成了一种社会现象。由于网络的不普及以及社会对于网络的偏见,国家宣传系统, 部分家长, 老师对于网络游戏网络聊天 称其为“精神鸦片”。同时有些人也认为黄色录像、恶俗的电视节目、选秀活动等影响了青少年正常身心发展,所以都属于“精神鸦片”的范畴。

美國[编辑]

美國,部分人过于沉迷于网络上的FACEBOOK等社群網路服務,从而导致网络成瘾,这渐渐形成了一种廣泛性的社会现象。由于网络日漸普及逐漸擴展到全世界,甚至有国家宣传系统試圖運用社交網路來干涉輿論的發展, 但由於社会上对于互聯網的偏見,部分家长, 老师对于FACEBOOK等抱持反對立場,或称其为“精神鸦片”。同时更有一些人試圖上傳一些黄色录像、恶俗的短片等,可能影响了一些青少年正常身心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