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約瑟·博士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英國皇家海軍中校
約瑟·格羅夫斯·博士爾
Joseph Groves Boxhall,RD

皇家海軍後備隊
Photo of Joseph Boxhall, fourth officer on RMS Titanic.jpg
1919年之前的約瑟·博士爾
出生 (1884-03-23)1884年3月23日
 英格兰東約克郡赫爾河畔京斯頓
逝世 1967年4月25日(1967-04-25)(83歲)
 英格兰多塞特郡克賴斯特徹奇
死因 腦血栓
国籍  英國
职业 船副・海軍軍官
雇主 白星航運
知名于 鐵達尼號四副
奖项 皇家海軍預備役軍官長期服役獎章

約瑟·格羅夫斯·博士爾(英語:Joseph Groves BoxhallRD,1884年3月23日 – 1967年4月25日)是英格蘭海員,也是英國皇家郵輪鐵達尼號四副和皇家海軍後備隊中校[1]

早年生活[编辑]

約瑟·博士爾出生於航海世家。1899年6月2日,15歲的博士爾跟隨父祖輩的腳步,在威廉湯瑪斯航運(William Thomas Line)的一艘大型鐵身帆船上,展開為期四年的航海學徒訓練。在此期間,他進行了廣泛的航行,包括俄羅斯地中海北美洲南美洲以及澳大利亞。然後,他在威爾森航運(Wilson Line)與他的父親一起工作,並在1907年9月獲得航海長英语Master (naval)證書、11月加入了白星航運[1]。1911年10月1日,成為皇家海軍後備隊中尉[2]。1908年7月,他擔任海洋號英语RMS Oceanic (1899)六副時,認識了查爾斯·萊托勒。1911年,轉到阿拉伯人號英语SS Arabic (1902)服務,然後在1912年擔任鐵達尼號四副,當時他28歲[1]

擔任鐵達尼號副官[编辑]

就像其他船副一樣,博士爾於1912年3月26日上午9時整向白星航運的利物浦辦公室報到。22時許,他與三副赫伯特·彼特曼、五副哈羅德·羅威和六副詹姆斯·穆迪一起離開利物浦。次日中午抵達貝爾法斯特,到鐵達尼號上任職。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博士爾都在和其他船員們準備這艘新船的試航。4月2日試航通過後,4月4日停靠在南安普敦港,準備迎接大部分船員和首航的準備工作。4月10日首航出發當天,博士爾在艦橋工作,根據船長愛德華·約翰·史密斯和港口領港的指示,對發動機室發出命令。他的常規職責包括瞭望員的排班、協助導航,並在必要時協助乘客和船員[1]

4月14日事故當晚,博士爾正在休班、在海官起居艙休息。23時40分,當鐵達尼號與冰山發生碰撞時,博士爾正走出他的寢室,他聽到瞭望員敲響的警鐘,然後在撞擊後抵達艦橋。他後來在聽證會中作證說,當時看到一副威廉·默多克正在向舵手下令滿舵,同時用蒸汽機指令傳輸電報機英语Engine order telegraph下令機艙「所有發動機全速反轉!(Full Astern)」,然後關閉水密門。片刻之後,船長抵達艦橋詢問情況。一副默多克報告後,船長命令博士爾下去檢查船首。他沒有發現任何損壞,繼續巡視後,一位乘客遞給他一大塊已經落到甲板上的冰塊[1]

經過15分鐘的損害檢查,博士爾回到艦橋,然後向船長報告說他沒有親眼看見任何受損,船長便命令博士爾去通知木匠。半路上,奔跑的木匠驚叫著告訴他「前面一下子就被淹沒了」,緊隨其後的是郵政職員約翰·理查·傑戈·史密斯(John Richard Jago Smith),他們向船長證實郵件室已經嚴重淹水了。隨後,船長命令博士爾去通知二副查爾斯·萊托勒和三副赫伯特·彼特曼,這兩位海官在碰撞時正在寢室休班,他們曾出來觀望,然後又回到寢室等待命令。接下來,博士爾負責計算鐵達尼號的位置。船長拿著他寫的座標去電報室要求傑克·菲利浦發送「CQD」遇險呼叫[1];但博士爾給的資訊不準確,錯誤將該船定位在冰帶西側,導致救援人員指向25公里遠的地方[3][4]

4月15日0時45分,博士爾和舵手喬治·湯瑪斯·羅維(George Thomas Rowe)開始用艦橋上的斜軌發射遇險訊號彈,直到1時25分左右用光了一盒訊號彈。當羅維去拿另一盒訊號彈時,博士爾掃視了地平線,他在遠處發現了一個輪船的光點(可能是加州人號的桅燈),他和舵手羅維試圖用光線發射摩斯電碼聯繫船隻,但沒有成功。博士爾後來向船長詢問是否覺得情況非常嚴重,船長回答說「這艘船會在一小時到一個半小時​​內沉沒」。後來,博士爾負責指揮2號救生艇並划船,該艇於1時45分從左舷側下水,他因為擔憂沉船時的吸力而遠離鐵達尼號。博士爾沒有看到鐵達尼號最後沉沒時的情景,因為燈光熄滅時他的救生艇距離大約1公里外。他詢問2號救生艇的女性乘客們,是否願意回去事故現場拯救落海者,但是她們表示不願意。4時左右,博士爾在地平線上發現了卡柏菲亞號,他點燃了多枚綠色訊號彈來引導該船。在獲得卡柏菲亞號救援後,博士爾前往艦橋,告訴該船船長亞瑟·羅斯特龍「鐵達尼號在凌晨2點30分左右沉沒」[1]

在紐約期間,他在美國參議院鐵達尼號沉沒調查中擔任證人,他被要求證實航行、乘客疏散和救生艇撤離的細節;他的大部分證詞都涉及救生艇下水和鐵達尼號導航的細節,包括許多冰山警告。在所有出席作證的人當中,他也是第一個表示在沉沒期間看到另一艘近在咫尺的船隻,而且沒有對鐵達尼號的遇險求救做出反應。5月2日,他和其他生還海官搭乘亞得里亞號英语RMS Adriatic (1906)離開紐約。返回英格蘭後,也在英國沉船專員鐵達尼號沉沒調查中擔任證人[1]

晚年和逝世[编辑]

在鐵達尼號沉沒之後,博士爾罹患胸膜炎,可能是災難中的後遺症。他短暫擔任了亞得里亞號四副。1915年5月27日,晉升為皇家海軍後備隊上尉[5]。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被委任在聯邦號英语HMS Commonwealth (1903)戰艦上服役一年,然後被派往直布羅陀,他在那裡指揮一艘魚雷艇[1]

戰爭結束後,1919年3月25日,博士爾在聖安德魯教堂與約克郡實業家的女兒瑪橋里·巴托斯(Marjory Beddells)結婚。雖然這對夫婦沒有孩子,但婚姻幸福。5月,博士爾回到白星航運。1923年5月27日,晉升為皇家海軍後備隊少校[6]。1926年6月30日,他開始擔任奧林匹克號二副。1933年,白星航運與冠達航運合併成冠達-白星航運英语Cunard-White Star Line之後,他擔任阿奎塔尼亞號大副。但是由於所有生還的鐵達尼號船員都已經被貼上負面標籤,全部得不到理想的職位,因此博士爾也從未擔任過任何商船的船長[7]

在航海職業生涯歷經41年後,他於1940年退休。博士爾是一個沉默寡言的安靜男子,通常不願談論他在鐵達尼號上的經歷。但是在商船界中,博士爾享有許多高級人物的尊重和友誼。1958年,他擔任英國電影《此夜永難忘英语A Night to Remember (1958 film)》的技術顧問[8]。當博士爾同意協助製作這部電影時,他的家人們感到很驚訝,因為他一直不願談論這場災難。他還參加了這部電影的宣傳活動和萊斯特廣場歐典電影院的首映式。在《此夜永難忘》上映之後的幾年裡,博士爾與一些研究人員進行了交談,並於1962年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關於鐵達尼號的話題[1]

在1960年代,他的健康狀況迅速惡化,最終住院治療。身為最後一名在世的鐵達尼號生還海官,博士爾於1967年4月25日死於腦血栓,享壽83歲。根據他的遺願,他的骨灰撒在北大西洋——55年前鐵達尼號沉沒事故的現場——他計算的事故位置是41°46N 50°14W(實際上距離鐵達尼號殘骸遺址座標41°43N 49°56W約66公里)。

文化描寫[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Mr Joseph Groves Boxhall. Encyclopedia Titanica英语Encyclopedia Titanica. [2018-07-28]. 
  2. ^ London Gazette, 5 March 1912
  3. ^ Ballard, Robert D. The Discovery of the Titanic. New York: Warner Books. 1987: 199. ISBN 978-0-446-51385-2. 
  4. ^ Bartlett, W.B. Titanic: 9 Hours to Hell, the Survivors' Story. Stroud, Gloucestershire: Amberley Publishing. 2011: 120. ISBN 978-1-4456-0482-4. 
  5. ^ London Gazette, 25 June 1915
  6. ^ London Gazette, 12 June 1923
  7. ^ Mr Charles Herbert Lightoller. Encyclopedia Titanica英语Encyclopedia Titanica. [2018-07-05]. 
  8. ^ Ward, Greg. The Rough Guide to the Titanic. London: Rough Guides Ltd. 2012: 226. ISBN 978-1-4053-8699-9.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