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木得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素木得一
素木 得一 Shiraki Tokuichi
原文名 素木 得一
出生 (1882-03-09)1882年3月9日
日本北海道
逝世 1970年12月22日(1970-12-22)(88歲)
日本
死因 心臟衰竭
国籍 日本
教育程度 博士
母校 北海道帝國大學
科学生涯
研究領域 昆蟲學
机构 臺灣總督府昆蟲部、北海道帝國大學臺北帝國大學(國立臺灣大學)、臺灣省編譯館臺灣研究組

素木得一(日语:素木得一しらきとくいち Shiraki Tokuichi,1882年3月9日-1970年12月22日),日本昆蟲學學者,生於北海道函館市。1906年札幌農學校畢業後,素木得一隨即投入昆蟲學研究與標本製作。1907年,他前往台灣擔任台灣總督府技士,不久即因學識見長升任至總督府昆蟲部長。這階段,他除研究對農業有利之昆蟲天敵外,也引進中國蠶絲於台灣試育。

1938年,他正式投入台北帝國大學農學教學後,繼續從事植物病蟲害防治傳承。二戰後日治時期結束,國民政府禮遇他特准滯臺。直至二二八事件爆發,於同年5月避難返日,唯仍活躍於日本昆蟲學界,並擔任日本應用昆蟲學會會長、名譽會長等。此職務一直到1970年,他去世為止。

父親為教育家素木岫雲,妹妹是作家素木志津(素木しづ),弟弟是窯業工學家素木洋一。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素木得一父親為素木岫雲,函館師範學校校長;母親素木雪子,會津若松人,在會津藩被消滅後隨家人遷往涵館,在16歲時嫁給岫雲,在1882年3月9日誕下家中長子即素木得一。得一在4歲時受美籍傳教士John Bachelor影響有心向學,8歲入父親所經營的幼兒園。素木幼時家中曾隨父親的工作多次搬遷,住過東京熊本札幌等地。素木得一在這段時間獲父親親授漢文、數學、日本地理,並在熊本居住時期習得游泳。[1]:138-141

1894年素木得一進入札幌中學校就讀,1899年6月,素木岫雲過世,留下當時就讀中學五年級素木得一,以及其下1弟4妹,但沒有遺產。困頓的家計使素木得一打消赴東京習醫的計畫,改就讀札幌農學校,在預科期間以兼職教授數學貼補學費;而後則依靠優異成績,獲本科公費生資格,得以在免學費並領取補助金的情況下繼續學業。最初素木有意攻讀食品化學,但經過與大島金次郎教授討論之後,改向昆蟲學權威松村松年學習昆蟲學,著手直翅目昆蟲的分類。1906年7月畢業後,素木得一先留校擔任助教授,但因為講授的課程礦物結晶學、森林動物學、農產製造學等皆與其專長無關,加上指導教授松村松年對當時臺灣總督府農事試驗場昆蟲部長堀健不滿,希望素木得一取代之,因此讓素木得一踏上台灣之旅[1]:138-141

台灣時期[编辑]

1907年9月,26歲的素木得一來台履任,工作地點位於台北富田町,設備僅有臨時搭建的木造屋、3個昆蟲標本櫃及1個書櫃,以及5、6本參考書目。同事亦僅有關嘉之助、新渡戶稻雄兩人;之後才有楚南仁博、稻村宗三、鳥羽源藏、牧茂市郎、大國督、高橋良一、三輪勇四郎等專家相繼加入。1908年3月,素木在與東京帝國大學農科大學教授佐佐木忠次郎赴中國廣東廣西海南島等地調查楓蠶後,將楓蠶自海南島引入台灣試育。同年7月,升任農事試驗場技師兼臺灣總督府技師後,投入全台水稻三化螟(Scirpophaga incertulas)的調查及防治工作[1]:141-142

1909年5月,素木自夏威夷引入澳洲瓢蟲(Rodolia cardinalis),以天敵法解決了影響柑橘產業甚鉅的的吹綿介殼蟲(Icerya purchasi)蟲害問題。素木婉拒了台灣總督府對其個人的表揚,為農事試驗場換得昆蟲研究室興建經費5萬日圓,將工作場地依美國加州州立昆蟲研究室的設計,改建成當式罕見的新式昆蟲實驗室。1913年至1916年間,素木利用赴歐美各國出差三年的機會,攜出約2萬隻臺灣產昆蟲標本至大英博物館進行種名鑑定。1917年12月,素木獲得北海道帝國大學農學博士學位,博士論文研究的主題是台灣稻作三化螟的調查,因此成為台灣日治時期首位以「臺灣研究」獲得博士學位者[1]:141-142

三化螟研究告一段落後,素木於1918年將昆蟲部人員編為3-4人一組,分別前往恒春新竹阿里山臺東霧社花蓮港等地採集昆蟲標本,並積極蒐集相關文獻,大幅擴充了昆蟲部的收藏。之後他又投入直翅目和類之研究。農事試驗場改制中央研究所農業部後,素木先出任應用動物科長,1921年9月至1926年4月間又兼任總督府殖產局附屬植物檢查所所長。在他任內台灣開始實行進出口植物檢疫暨害蟲防治,成為日後植物檢疫工作的基礎[1]:141-142

除了昆蟲研究之外,素木同時在運動領域也頗有貢獻,不但自己是射箭網球選手,也曾長期擔任田徑賽聯盟委員長一職。此外,圍棋攝影油畫、美食等領域他也頗有造詣,畫作曾入選總督府美術展;照相功力則足以擔綱攝影展評審及全關西寫真聯盟的指導老師,展現多才多藝的一面[1]:143-144

戰後與返日時期[编辑]

1945年8月,在台日人受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投降影響,大多遭接收台灣的國民政府決定遣返日本,但素木得一與其他少部分具學術、技術及特殊專長者,因清理業務、維持生產事業之運作等特殊需要獲得留用。他先擔任臺灣大學農業生物學系教授,並兼任臺灣大學圖書館南方資料室主任、臺灣省政府諮詢委員,以及臺灣省農業試驗場技師等職。在此期間,素木曾向蔣介石建議延攬世界各國的研究者來台研究,但未能實現[1]:147-148

1946年9月,素木轉往新成立的台灣省編譯館臺灣研究組,負責編纂熱帶、亞熱帶資源及昆蟲相關文獻目錄,以及自然科學研究。1947年因為二二八事件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改組為台灣省政府,臺灣省編譯館亦遭撤廢。同年5月,素木得一乘船至佐世保返日。1951年任職於聯軍總部天然資源局技術顧問,調查琉球群島昆蟲相。之後獲聘為日本昆蟲學會榮譽會員、日本衛生動物學會榮譽會員、國際昆蟲學會議常任委員、日本應用昆蟲學會評議員、會長及名譽會長等職,專事著述[1]:147-148

1970年12月22日,素木得一死於心臟衰竭,享年88歲。一生共發表150餘篇論文,總頁數超過15000頁[1]:147-148

素木標本[编辑]

素木得一在1913年曾經攜帶大量台灣產昆蟲標本前往大英博物館從事分類鑑定工作,1916年返台時又順手牽羊攜帶大量日本與熱帶產昆蟲標本,並由於不知名緣故將所有標籤更改採集地為台灣的地名[2],目前已知的代碼包括恆春 (Koshun)代表印度產、蘭嶼(Kotosho)代表婆羅洲產,此事造成後世學術研究上極大的混亂。這些從大英博物館摸回來的昆蟲標本被稱為「素木標本」,至今仍保存在台大昆蟲標本館與農業試驗所昆蟲標本館。

主要著作[编辑]

  • 《臺灣產の蝶類に就て》
  • 《昆蟲に分類》
  • 《日本に害蟲目錄》

相關詞條[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歐素瑛. 素木得一與臺灣昆蟲學的奠基. 國史館學術集刊. 2007-12, (14). 
  2. ^ 昆蟲標本之歷史典故與研究. 台大昆蟲標本館數位典藏. 國立台灣大學昆蟲學系. [2017-11-23]. 
  • 吳永華,《被遺忘的日籍動物學者》,1996年,臺北,晨星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