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絕命精神病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絕命精神病院
  • Outlast
絕命精神病院
官方译名
  • 台湾:絕命精神病院
常用译名
  • 大陆:逃生
类型 生存恐怖隱蔽類
平台 Microsoft Windows
PlayStation 4
Xbox One
Linux
OS X
开发 Red Barrels
发行 Red Barrels
编剧 J·T·佩蒂英语J. T. Petty
音乐 塞繆爾·拉夫拉姆
引擎 魔域幻境引擎3.5
模式 單人
发行日 Microsoft Windows:
2013年9月4日
PlayStation 4:
北美:2014年2月4日
歐洲:2014年2月5日
Xbox One:
北美:2014年6月18日
歐洲:2014年6月18日
Linux:
2015年3月31日
OS X:
2015年3月31日
NS:
2018年2月28日

絕命精神病院(英语:Outlast,中国大陆译作“逃生”,港台译作“絕命精神病院”)是一款由Red Barrels開發的隱蔽類生存恐怖遊戲。于2013年9月4日Microsoft Windows上發行,在2014年2月4日(北美)、2014年2月5日(歐洲)在PlayStation 4發行,在2014年6月18日(北美)及(歐洲)在Xbox One同期發行[1][2][3]LinuxOS X版本則于2015年3月31日發行[4]。在2018年2月28日於NS突然發佈作品,為玩家帶來驚喜。

简介[编辑]

一名名為邁爾斯·阿普舍的獨立記者根據偉倫·帕克,透過一名對巨山心存質疑的軟件顧問發給他的告密信,獨自一人調查跨國企業Murkoff旗下位於巨山的巨山精神病院,而當他進入精神病院時精神病院早因騷亂導致精神病人四處遊蕩。隨後更發現這家精神病院在拿病人做各種恐怖實验。隨著調查的深入,邁爾斯甚至發現精神病院在進行靈魂操控的試驗。

角色[编辑]

本傳人物[编辑]

  • 迈尔斯·阿普舍(Miles Upshur)
遊戲主角,美國科羅拉多州獨立記者。沉默寡言,具有強烈正義感。在收到偉倫·帕克的告密信后,單獨一人來到巨山精神病院進行調查,在最後要逃離實驗室卻撞見一群傭兵被慘遭射殺而成為了納米兵器的第二任宿主並殺光了現場的傭兵。在DLC的結局處,以納米兵器姿態將傑里米分屍,並幫助帕克離開。
  • 馬丁·阿奇博德(Martin Archibald)
神父,精神病院改造失敗患者之一。神出鬼沒,愛對主角講經說道,身為神父的他給予許多改造失敗的患者無限的希望,同時可憐穆克夫以不人道的方法對待精神病人。
被閉路電視拍攝到關閉穆克夫大樓的中央電源,導致電閘失靈,繼而使精神病人及納米兵器逃離監控,肆意殺戮。出場后就不斷引導邁爾斯挖掘精神病院背後的真相,甚至在遊戲中有一部分都必須跟著神父的指示。如果不是他,邁爾斯也不會越陷越深;神父最後為了投入信仰的懷抱自焚,相信能死而復生獲得自由而被燒死於精神病院三樓教堂十字架上。
  • 克里斯·沃克(Chris Walker)
36歲,绰号胖子。在Red Barrels官方漫畫中透露為前宪兵队成员,在阿富汗服役時患有持續性精神創傷。在實驗失敗後變得嗜殺成性。
擁有強壯的體魄。口中常常喊著:「Little Pig(小豬)」。被他遇到的任何人都保不住腦袋,收集人頭放置在圖書館。遊戲中的屍體大部分都是他的傑作。于地下實驗室追逐邁爾斯并打算將其幹掉時被納米兵器丟進通風管中絞碎。
  • 理查德·瑞克·崔格(Richard "Rick" Trager)
變態醫生,改造失敗的精神病患者之一,具紳士風度,熱衷研究人的恐懼感。在Red Barrels官方漫畫得知,原為巨山精神病院行政人員,因預謀侵犯穆克夫高級女專員,而"被自願"成為穆克夫公司的人體實驗品。
讓邁爾斯搭上食物電梯,帶他到男病房某間廁所裡,切除了他兩根手指(右手食指和左手無名指),及後因半身不遂的病人在床上大呼小叫而將之殺死。最後,拼命追捕邁爾斯,硬要衝進電梯裡被電梯與樓層夾斃。在DLC的最後他的屍體被傭兵從電梯中拖出。邁爾斯為特雷格的死亡寫下筆記:“如何榨取崔格汁?第一步驟:擠壓”。
  • 魯道夫·古斯塔夫·瓦尼克(Rudolf Gustav Wernicke)
年逾90,因迴紋針行動而來到美國的德國納粹科學家,被認為于2009年2月28日上午4時11分死亡,死因為高齡心臟衰竭。
在地下研究室告訴邁爾斯如何殺死比利的方法,但為了湮滅證據,讓傭兵們開槍殺死邁爾斯,導致邁爾斯成為納米兵器。
在1944年就研究出相關類似幽靈的纳米機器人(在正篇中電影院播放影片得知),後來轉移美國後利用他的化學生物學科技與穆克夫開發的纳米科技成功製作出多個覺醒者(比利那樣的原型)。
  • 比利·霍普(Billy Hope)
23歲,文檔裡雖寫19歲,但是那是4年前的文檔。本體在形體發生儀的球狀培養皿裡。比利變成納米兵器後開始到處屠殺巨山病院任何人,無論警衛、傭兵或是拘禁的病人,是整个游戏劇情的核心。
  • 雙胞胎(The Twins)
兩個長得相當相似還全身赤裸的壯漢,是馬丁神父的手下。不會像其他的敵人一樣快速的追殺,只會慢慢靠近主角,當玩家太過靠近他們就會直接被其殺死。在監獄大樓章節初次登場,第一次看到邁爾斯就想殺他,想要他的舌頭和肝,因而有時會不顧神父的命令而擅自去追殺邁爾斯,時而拿著開山刀時而拿著菜刀。最後一次登場是神父自焚後幫邁爾斯開門。

告密者 Whistleblower(DLC)人物[编辑]

  • 偉倫·帕克(Waylon Park)
3級許可安全軟體工程師,在巨山精神病院擔任軟件顧問。将告秘信发给迈尔斯不久,被巨山精神病院負責人傑里米·布萊爾逮個正著,同時被利用作恐怖實驗的實驗品,实验由于威廉·P·比利·霍普的暴走而中止。奔逃过程中与多位精神病患者(弗蘭克·安東尼奧·馬內拉、艾迪·格魯斯金等)周旋,经历地狱般的一夜,终于逃出生天,並將在巨山精神病院中拍攝到的影像公諸於世[3]
  • 弗蘭克·馬內拉(Frank Manera)
廚師,36歲,現精神病院病人。有过吸毒史,不爱吃饭,身体瘦弱,因为吸毒导致长相变老。酷爱食用人肉(尤其是新鲜的),極為變態,經常將「Feed me」與「I want to be feed」掛在嘴邊。以電鋸為武器。隨後盯上了帕克,但最後帕克還是逃了出來。玩家無法在遊戲中看到弗蘭克最後是否死亡。根據官方說法,弗蘭克最後被克里斯·沃克拔頭身亡。
  • 杰瑞米·布莱尔(Jeremy Blaire)
為穆克夫集團部門經理,心狠手辣的納米機器项目负责人(帕克在筆記裡寫說布萊爾是一個能為了自身利益,而看著他(帕克)被剝皮被榨成汁被鹽醃製的人)。
在發現帕克发出告密邮件后,對外謊稱帕克有精神疾病,为了掩盖罪证试图将帕克当做實驗品处理掉。后来帕克在通讯楼用无线电联系当地警察局时又从中破坏,用警棍打爛無線電。最后一次与帕克相遇时假装重伤,趁机刺伤帕克并试图杀死帕克,但在最後要將帕克滅口時,被納米兵器分屍惨死。
  • 艾迪·格魯斯金(Eddie Gluskin)
46歲,绰号新郎,是病院中被拘禁的病人之一。為本作人氣最高的角色。文檔顯示他自幼遭受父輩的性暴力。
他就是帕克開頭被叫去處理軟件系統時趴在玻璃上求救的那位。在他被送進形體發生儀時,電腦左下角有出現他的名字" Eddie Gluskin(艾迪.格魯斯金)" ,有人認為他是比利,其實並不是。
納米機器暴動之後,實驗使艾迪變成了喪心病狂的性心理变态,在他的眼中任何人都是他的新娘,稱呼其為Darling(親愛的)。開始虐待男性病人,認為如此能夠讓男人懷上他的孩子。他為男性縫製乳房,並將下腹部切開,當男性被虐待致死後,會被掛於病院籃球場上方作風乾。
其後抓住帕克试图将其吊在天花板上,却因为帕克的不断挣扎加上天花板上数量庞大的尸体导致天花板部分塌陷,重力作用下新郎自身反被吊起,被金屬管子由背部左方刺穿過右腹部導致死亡。死前握著帕克的手對他說:「我們本來會有美滿的結局的」。
  • 安德魯(Andrew)
巨山工作人員,DLC開始沒多久就出場的舔臉男。在帕克被抓後兩小時成為帕克的治療醫師,在對被使用藥物的帕克身上“上下其手”,並用他靈活的舌頭“幫助”帕克清醒給玩家留下了“深刻印象”。後在得知比利使用形體發生儀後匆匆離開。去向不明(估計是去地下實驗室了)。生死未知。
  • 麗薩·帕克(Lisa Park)
偉倫·帕克的妻子,與帕克育有兩子,是帕克在精神病院中的精神支柱。只出現在帕克的筆記中。
  • 丹尼斯(Dissociative Dennis)
人格分裂症患者,並有四重人格(兩個兄弟、父親與祖父)。被新郎閹割後,產生女性人格,並想把帕克獻給新郎當犧牲品。
  • 塞門·皮克可(Simon Peacock)
一個看不清楚面貌的角色,於DLC尾聲出現,據說是軟體公司的法律顧問。提醒帕克如果上傳在巨山錄製的影片,揭穿恐怖內幕,雖然是正確的選擇,但也會毀掉帕克自己的人生(穆克夫公司會傷害帕克、妻小以及所有對帕克重要的人)。身份在Red Barrels官方漫畫中交代,表明會幫助帕克揭發穆克夫的陰謀。

納米兵器(The Walrider)[编辑]

納米兵器是穆克夫公司致力研發的黑科技,用肉眼只能看見一團模糊的黑霧。遊戲中只有使用夜視功能才能看清它的模樣。儘管沒有骨頭、肌肉或支架結構,納米兵器卻擁有巨大的力量,是遊戲中最強大的敵人。但是沒有宿主的它並無意識,既不會殺人,也不會行動。一旦有宿主,它可以輕輕鬆鬆地擊殺各種病人。因為沒有形體,它可以從任何縫隙鑽入房間。然而,它和其他敵人一樣無法進入消毒室。

本作劇情主要圍繞著“納米兵器項目”計畫,通過讓病人接受形態發生儀治療,為納米兵器創造合適的寄生容器,而只有當一個病人經歷了足夠多的恐懼,瀕死體驗和憤怒,才能成為宿主。

评价[编辑]

评价
汇总得分
汇总媒体得分
GameRankings(XONE) 80.00%[5]
(PC) 79.95%[6]
(PS4) 77.16%[7]
Metacritic(XONE) 80/100[8]
(PC) 80/100[9]
(PS4) 78/100[10]
评论得分
媒体得分
Destructoid9/10[11]
Eurogamer7/10[12]
Game Informer7.5/10[13]
GameSpot7/10[14]
IGN7.8/10[15]
Joystiq4.5/5stars[16]
PC Gamer美国7.5/10[17]
Metro7/10[18]

游戏评价普遍正面。GameRankingsMetacritic都为Xbox One版本给予80分[5][8]微軟視窗版本分別給予79.95分和80分[6][9]PlayStation 4版本则分别给予77.16分和78分[7][10]

Rock, Paper, Shotgun敘述一個恐怖遊戲是不是能嚇死人,此遊戲是很好的範例。[19]IGN成员马蒂·斯利瓦给出7.8分,并赞扬游戏的恐怖要素与有趣的故事,但也针对游戏环境与浅显的角色设计做出批评。[15]

续作[编辑]

開發商在本遊戲中留下不少伏筆,因此不難猜測將有續集的出現。不負眾望的是,Red Barrels在接受Bloody Disgusting獨家訪問時确认,将发行絕命精神病院2,而遊戲中部分場景將發生在巨山精神病院[20]。 逃生2將同時登陸Microsoft WindowsXbox OnePlayStation 4,與前作擁有相同的背景。Red Barrels聯合創始人Philippe Morin称逃生2中,有一些特別的東西,而設置和特點与前作有很大的不同[21][22]。儘管如此,續作扔將沿用前作的標誌性特點,比如夜視攝像機。

2015年10月29日,開發商Red Barrels發表了《絕命精神病院2》的首個預告片,并寫道:“矛盾衝突從來都不是非黑即白的。不過一旦塵埃落定,胜利者就有權決定誰對誰錯,誰是正義誰是邪惡。人類天性驅使我們到達暴力與邪惡的極端,而後我們又用神之啟示和美好承諾將一切正當化。恐懼來源于絕望與迷信,《絕命精神病院2》會考驗你的信仰,將玩家推至極限,以致發狂才是唯一理智的選擇。”[23]。有外媒推測,根據預告来看,這次的《絕命精神病院2》或許會包含一些宗教元素。而從後續宣傳照與影片來看,劇情跟美國著名邪教人民聖殿教有關。遊戲已在2017年發售。对于《逃生2》的人物,主角的名字为Blake Langermann,他配戴眼镜和带有摄影机。

參考[编辑]

  1. ^ Outlast steam. [2014-11-04]. 
  2. ^ OUTLAST官网. [2014-11-04]. 
  3. ^ 3.0 3.1 Jessica Conditt. Outlast review: Fraught in the dark. [2014-12-17] (英语). 
  4. ^ Humble Indie Bundle 14 Is Out, Outlast & Shadow Warrior New To Linux. GamingOnLinux. [31 March 2015]. 
  5. ^ 5.0 5.1 Outlast for Xbox One. GameRankings. CBS Interactive. [June 19, 2014]. 
  6. ^ 6.0 6.1 Outlast for PC. GameRankings. CBS Interactive. [September 10, 2013]. 
  7. ^ 7.0 7.1 Outlast for PlayStation 4. GameRankings. CBS Interactive. [February 4, 2014]. 
  8. ^ 8.0 8.1 Outlast for Xbox One Reviews. Metacritic. CBS Interactive. [June 19, 2014]. 
  9. ^ 9.0 9.1 Outlast for PC Reviews. Metacritic. CBS Interactive. [September 10, 2013]. 
  10. ^ 10.0 10.1 Outlast for PlayStation 4 Reviews. Metacritic. CBS Interactive. [February 5, 2014]. 
  11. ^ Brown, Fraser. Review: Outlast. Destructoid. September 4, 2013 [September 10, 2013]. 
  12. ^ McCormick, Rich. Outlast Review. Eurogamer. September 5, 2013 [September 10, 2013]. 
  13. ^ Reeves, Ben. Outlast: Red Barrels Delivers An Endurance Test In Terror. Game Informer. September 6, 2013 [September 10, 2013]. 
  14. ^ Johnson, Leif. Outlast Review. GameSpot. September 4, 2013 [September 10, 2013]. 
  15. ^ 15.0 15.1 Sliva, Marty. Outlast Review: The Horror... The Horror.... IGN. September 4, 2013 [September 10, 2013]. 
  16. ^ Conditt, Jessica. Outlast review: Fraught in the dark. Joystiq. September 10, 2013 [September 10, 2013]. 
  17. ^ Livingston, Christopher. Outlast review. PC Gamer. September 11, 2013 [September 12, 2013]. 
  18. ^ Hargreaves, Roger. Outlast review – afraid of the dark. Metro. September 9, 2013 [September 12, 2013]. 
  19. ^ Barrett, Ben. Wot I Think: Outlast.. Rock, Paper, Shotgun. September 4, 2013 [September 5, 2013]. 
  20. ^ Adam Dodd. EXCLUSIVE: Red Barrels Confirms ‘Outlast 2’!. BlOODY DISGUSTING. October 23, 2014 [2015-11-01] (英语). 
  21. ^ Brandon Russell. Outlast 2 In Development for PS4, Xbox One and PC. TechnoBuffalo. October 25, 2014 [2014-12-17] (英语). 
  22. ^ Michael McWhertor. Outlast 2 is in the works, developer Red Barrels confirms. Oct 24, 2014 [2014-12-17] (英语). 
  23. ^ OUTLAST II TEASER. October 29, 2015 [2015-11-01] (英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