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經籍志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藝文志》始見於班固漢書》,刪定劉歆七略》而成,為後代正史「藝文志」之始祖。是史傳書籍中開創「九流十家」之祖,「九流十家」一詞便出自《漢書藝文志略序》。

相較於《史記》,《漢書》新增《刑法志》、《五行志》、《地理志》、《藝文志》四個志目。其中《漢書·藝文志》以《七略》“六分法”方式,“删其要,以备篇籍”,記載自先秦西漢學術發展的狀況,分類記錄當時存世的典籍,共六略三十八类,计著录五百九十六家、一万三千二百六十九卷,是中國現存最早的圖書分類目錄。例如“九流十家”的稱呼及其派流,即出自於《漢書·藝文志》。二十六史中,之後大部份正史均有《藝文志》或《經籍志》,例如《旧唐书》有《经籍志》,《新唐书》則改為《艺文志》,但並非每一部史書都有,如《新元史》沒有。

隋書》則有《經籍志》,《隋書·經籍志》總序曰:“魏氏代漢,採掇遺亡,藏在秘書中外三閣。魏秘書郎鄭默,始制中經”。《隋書·經籍志》則是第一位把經籍分為經、史、子、集四部四十類,另附佛、道兩類典籍,有总序、小序,也有小注,与《汉书·艺文志》相仿。一直到清代編《四庫全書》仍以四部沿用。《隋書·經籍志》的成就在於對魏晉南北朝史學發展首次給予全面總結。舊唐書《經籍志》將訓詁書、文字書、音韻書、書法書等圖書著錄,又將錢譜、竹譜從史部《譜牒類》中移除並劃歸至子部。

宋代王应麟作《汉书艺文志考证》十卷,对三百八十多种图书进行了详细考订,“所考证者,汉书著记即起居注,家语非今家语,邓析子非子产所杀、庄忽奇严助之驳文,逢门即逄蒙之类,不过三五条而止”,又收未录之书二十七种,“《易》類增《連山》、《歸藏》、《子夏易傳》;《詩》類增《元王詩》;《禮》類增《大戴禮》、《小戴禮》、《王制》、《漢儀》;《樂》類增《樂經》、《樂元語》;《春秋類》增《冥氏春秋》;道家增《老子指歸》、《素王妙論》;法家增《漢律》、《漢令》;縱橫家增《鬼谷子》;天文增《夏氏日月傳》、《甘氏歲星經》、《石氏星經》、《巫咸五星占》、《周髀》、《星傳》……”[1][2],是第一部系统研究《汉书艺文志》的学术著作[3]。王应麟認為《汉书·艺文志》中将于长《天下忠臣》归入“阴阳家”是不恰當的[4],又考定皇甫谧所云《伊尹汤液》即《汉书·艺文志》之《汤液经法》[5]。又如:“老子指归[6]不著录隋志:十一卷,严遵撰。列子释文云:遵,字君平,作指归十四篇,演解五千文。”清人姚振宗又作《汉书艺文志拾补》六卷,补书三十四种。

評價[编辑]

王鸣盛评价《汉书·艺文志》時,引金榜语:“不通《汉书·艺文志》,不可以读天下书。《艺文志》者,学问之眉目,著述之门户也。”[7]

胡適評《藝文志略序》時評,班固為文太過主觀,不夠客觀。

注釋[编辑]

  1. ^ 《四庫全書總目》卷八十五《漢藝文志考證提要》記二十六種有誤,少了《黃石公記》。姚振宗认为“其书考证本文者二百七十六条,考证篇叙者七十八条,考证本志所不著录者二十七条,即就所作《玉海》观之,似乎所得不止于此,反复详勘,似其未成之作”。(《汉书艺文志拾补叙》)
  2. ^ 余嘉錫表示王應麟所增之書有部份是“一書而二名”,如《子夏易傳》,即《漢志》《易》家之《韓氏》;《大戴禮》、《小戴禮》即《禮》家之《記》百三十一篇;《鬼谷子》即縱橫家之《蘇子》。又如《王制》在《禮記》中,《樂元語》為河間獻王所傳,《食貨志》注引鄧展語。當在《樂》家《王禹記》二十四篇之內。(《余嘉錫說文獻學》)
  3. ^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云:王应麟“捃摭旧文、各为补注、不载汉志全文,惟以有所论辨者、摘录为纲,略如《经典释文》之例”。
  4. ^ 王应麟:《困学纪闻》卷12《考史》
  5. ^ 姚振宗《后汉艺文志·张仲景方十五卷》条指出:“按王应麟《汉书艺文志考证》引皇甫谧曰:仲景论广《伊尹汤液》为十数卷。按,汉志经方家有《汤液经法》三十二卷,仲景论定者,盖即是书。”
  6. ^ 参见 莊遵
  7. ^ 王鸣盛《十七史商榷》卷二十二

參考書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