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簡轉換一對多列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列表按漢語拼音排列,羅列了一個繁體字可對應多個簡體字的情況。淡藍底色的是繁體字,淡紅底色的是可對應的簡體字。

注意:本條目內容包含語文的習慣用法,而不只限於官方標準(《簡化字總表》、《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及《通用规范汉字表》)的內容。

一對二[编辑]

Cmbox move.png兒(ní)儿(ér)[1]

Cmbox move.png覆复[2]

畫(劃)Cmbox move.png画划[3]

Cmbox move.png阖合[4]

Cmbox move.png碱硷[5]

Cmbox move.png仇雠[6]

Cmbox move.png夥伙[7]

Cmbox move.png藉借[8]

Cmbox move.png瞭(liào)了(liǎo)[9]

Cmbox move.png麽(mó)么(me)[10]

Cmbox move.png乾(qián)干(gān)[11]

Cmbox move.png沈渖[12]

Cmbox move.png旋镟[13]

Cmbox move.png托讬[14]

Cmbox move.png于於[15] 

Cmbox move.png余馀[16]

Cmbox move.png线缐[17]

Cmbox move.png钟锺[18]

Cmbox move.png著着[19]

Cmbox move.png帐账[20]

Cmbox move.png徵(zhǐ)征(zhēng)[21]

特别[编辑]

繁體字寧(níng)的簡化字是宁;但繁體字宁(zhù)本身作门屏之间解,其簡化字是㝉[22]

甯寧Cmbox move.png[23]  Cmbox move.png 

繁體字薴(níng)是芳香有機化合物(Limonene),其簡化字是苧;而繁體字苧(zhù)是苧麻,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其簡化字是苎。

Cmbox move.png Cmbox move.png

一對多的轉換問題[编辑]

當一個繁體字所對應的複數個簡體字在意義上差異很大而且皆很常用時,由繁體轉成簡体的轉換規則就會變得較為複雜,但是因為這類文字的數量非常少,所以使用列舉法便足以應付。比起簡体轉成繁體,繁體轉成簡体的錯誤率較低。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战国郳国楚国所灭,其子孙以国名为姓,去邑而为兒姓(后改姓),西漢御史大夫兒寬
  2. ^ 「覆」曾簡化為「复」,1986年重新發表的《簡化字總表》恢復「覆」為規範字,但「答覆」「批覆」「回覆」《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仍推薦寫作「答复」「批复」「回复」,「覆」仅保留「覆盖」「倾覆」的本义
  3. ^ 「畫」在《簡化字總表》的對應簡化字是「画」,但台灣的「計畫」、「企畫」中國大陸寫作「计划」、「企划」,若按大陸標準寫成繁體字則是「計劃」、「企劃」(《簡化字總表》將「划」和「劃」合併為「划」),與港澳用法一致
  4. ^ 「闔」在《簡化字總表》中的對應簡化字是「阖」,但台灣的「闔家歡樂」中國大陸一般寫作「合家欢乐」,若按大陸標準寫成繁體字則是「閤家歡樂」(「閤」通「闔」,《簡化字總表》將「合」和「閤」合併為「合」)
  5. ^ 「碱」本为「」的俗字,「」在《簡化字總表》中的對應簡化字是「硷」,但中國大陸把「鹼(硷)」視為「碱」的舊稱,現在基本用「碱」
  6. ^ 簡化字總表》只将「讎」仇恨、仇敵的意义加载到笔画简单的「仇」字上,作「校讎」、「讎定」、「仇讎」解的「讎」简化为「雠」。
  7. ^ 簡化字總表》只将「夥」部分意义加载到笔画简单的「伙」字上,作多解的「夥」不简化,例如「獲益甚夥」。
  8. ^ 簡化字總表》只将「藉」部分意义加载到笔画简单的「借」字上,「藉」其他意义仍然保留的,藉口、憑藉的藉(jiè)简化作借,慰藉(jiè)、狼藉(jí)等的藉仍用藉。
  9. ^ 簡化字總表》只将「瞭」部分意义加载到笔画简单的「了」字上,「瞭」其他意义仍然保留的,瞭读liǎo(瞭解)时,简作「了」,读liào(瞭望)时作「瞭」,不简作「了」
  10. ^ 在港澳台,「麽」是「麼」的俗寫。在中國大陸「麽」读mó(摩)时不简化,如「幺麽小丑」,读yāo(夭)的「么」作「幺」(「么」本字)。
  11. ^ 簡化字總表》只将「乾」部分意义加载到笔画简单的「干」字上,「乾」其他意义仍然保留的,乾坤、乾隆的乾不簡化为「干」,“乾燥”、“乾爹”的“乾”簡化為“干”
  12. ^ GB 2312 收有「渖」(由「瀋」字按「审[審]」類推簡化),但其本身在中國大陸並非規範字,《簡化字總表》已將「瀋」與「沈」合併為「沈」。舊版《新華字典》收有「渖(瀋)」字,釋作「汁」;新版取消,併入「沈」,「沉」是「沈」的分化字。
  13. ^ GB 2312 收有「镟」(金字旁按「钅[釒]」類推簡化),但其本身在中國大陸並非規範字,《簡化字總表》已將「鏇」與「旋」合併為「旋」。
  14. ^ 「讬」按「讠[訁]」類推簡化,但其本身在中國大陸並非規範字,《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已將「託」與「托」合併為「托」。
  15. ^ 「於」曾被《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視為「于」的異體字廢除,後來恢復為規範字,但只用作姓氏人名,如樊於期,其他情況仍用「于」。
  16. ^ 根據《簡化字總表》,當意義可能混淆時,「餘」簡化為「馀」,如文言句「馀年无多(餘年無多)」;「馀」只出現在《簡化字總表》注釋而非正文
  17. ^ 根據《通用规范汉字表》,作姓氏時「線」簡化為「缐」
  18. ^ 根據《通用规范汉字表》,作姓氏時「鍾」可以簡化為「锺」
  19. ^ 台灣《常用國字標準字體表》統一用「著」,香港《常用字字形表》和中國大陸一樣分開兩字作不同用途(兩種用法粵音不同)
  20. ^ 台灣一般統一用「帳」,「賬」是「帳」的分化字。古人常把账目记于布帛上悬挂起来以利保存,故称日用的账目为「帳」,后来为了与帷帐分开,另造形声字「賬」,表示与钱财有关。「賬」、「帳」并存并用后,形成了几十组异形词。《简化字总表》、《通用规范汉字表》中「账(賬)」、「帐(帳)」均收,可见主张分化,《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規定二字分工如下:「账(賬)」用于货币和货物出入的记载、债务等,「帐(帳)」专表用布、纱、绸子等制成的遮蔽物,如“蚊帐、帐篷”等。
  21. ^ 簡化字總表》只将「徵」部分意义加载到笔画简单的「征」字上,「徵」其他意义仍然保留的,用於五声调式,《簡化字總表》的註釋:「宫商角徵羽的徵读zhǐ(止),不简化」;此外「徵狀」在中國大陸習慣寫作「症状」,「癥結」、「癥瘕」的「癥」也簡化合併為「症」
  22. ^ 「㝉」只出現在《簡化字總表》注釋而非正文,宁是貯的本字,与寧没有关系,为避免此宁字与寧的简化字混淆,原读zhù的貯、佇、苧、紵作贮、伫、苎、纻。
  23. ^ 「甯」本身是姓氏,《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視其為「寧」的異體字廢除;《通用規範漢字表》建議恢復其為規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