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克的伊丽莎白 (英格兰王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约克的伊丽莎白
Elizabeth of York from Kings and Queens of England.jpg
約克的伊麗莎白畫像
英格兰王后
在位1486年1月18日—1503年2月11日
加冕1487年11月25日
出生1466年2月11日
英格兰王国伦敦威斯敏斯特宫
逝世1503年2月11日(37歲)
英格兰王国伦敦伦敦塔
配偶英格兰国王亨利七世
子嗣
王朝约克王朝
父親英格兰国王爱德华四世
母親伊丽莎白·伍德维尔
约克的伊丽莎白的臂章[1][2]

約克的伊麗莎白(Elizabeth of York,1466年2月11日-1503年2月11日),作为英格兰国王亨利七世的妻子,自1486年1月18日起为英格兰王后直至去世。1485年亨利在宣告终结玫瑰战争博斯沃思原野战役获胜后,她嫁给亨利。他们一共有7个孩子。

她父亲英格兰国王爱德华四世死后,她的两个弟弟“塔裡的王子”(英格兰国王亨利七世爱德华五世约克公爵什鲁斯伯里的理查)失踪,命运未知。尽管1484年议会的王权法案宣布她父亲英格兰国王爱德华四世和母亲伊丽莎白·伍德维尔的婚姻非法,她和妹妹们被叔父英格兰国王理查三世迎回宫中。玫瑰战争中兰开斯特王朝最终得胜,对身为约克王朝公主的她而言似乎是进一步的灾难,但亨利·都铎知道约克支持他入侵的重要性,且在入侵英格兰前已许诺娶她;这很可能是导致理查三世所获的约克派支持大幅下降的原因之一。[3]

伊丽莎白几乎不参与政治。她的婚姻看起来是成功的。[4][5]她的长子威尔士亲王亚瑟1502年15岁就去世了,其他也有三个子女早夭。她的次子也是唯一成活的儿子成为了英格兰国王亨利八世,女儿玛格丽特成为苏格兰王后,女儿玛丽成为法国王后;包括伊丽莎白二世,很多当代君主都是玛格丽特的后裔。

国王的女儿[编辑]

伊麗莎白的父母:愛德華四世及伊丽莎白·伍德维尔

约克的伊丽莎白生于威斯敏斯特宫,是爱德华四世和王后伊丽莎白·伍德维尔最年长的孩子。[6]她在威斯敏斯特教堂受洗,以外祖母贝德福德公爵夫人卢森堡的杰奎塔和祖母约克公爵夫人塞西莉·内维尔为主持人。她的第三主持是她的表伯父第十六代沃里克伯爵理查·内维尔[7]

1469年,3岁的她曾被短暂许婚给诺森伯兰伯爵约翰·内维尔的儿子乔治。诺森伯兰最初是支持爱德华四世反对其兄沃里克作乱的,但他后来又加入其兄的叛乱,这个婚约也就被取消。[8]1475年,路易十一同意让9岁的她嫁给自己的儿子王太子查理,但1482年又否认了这个承诺。[9]11岁时,她和母亲、姑母萨福克公爵夫人约克的伊丽莎白被封为嘉德女骑士。

国王的姐姐[编辑]

1483年4月9日,伊丽莎白的父王爱德华四世暴崩,她的弟弟威尔士亲王爱德华继位,她的叔父格洛斯特公爵理查被任为摄政和侄子们的保护人。[10]她的母亲伊丽莎白·伍德维尔意图否决格洛斯特成为护国公的权利,将权力控制在本族手中。格洛斯特选择逐步把侄子们和他们的母家伍德维尔家族的亲戚隔离开,包括他们的母后。

爱德华五世从为威尔士亲王时的住所卢德洛出发前往伦敦加冕,格洛斯特在途中将他截住,置于伦敦塔的王室住所,名为保护。伊丽莎白·伍德维尔和幼子小理查及女儿们逃到威斯敏斯特教堂的圣所。格洛斯特让布尔切尔大主教带小理查去伦敦塔陪伴兄长爱德华五世,伊丽莎白在胁迫下最终同意了。[11]

2个月后的6月22日,爱德华四世被宣布在已和埃莉诺·巴特勒女领主订婚的情况下和伊丽莎白·伍德维尔结婚,婚姻无效;这使得这桩婚姻所生的子女沦为私生子女,不再有继承王位的资格。议会签署了《王权法案》支持这个结论。[11]该法案合法地将爱德华四世的子女定为私生,在格洛斯特的另一个已故哥哥克拉伦斯公爵乔治被剥夺公民权、子女的王位继承权因而被废除的情况下,宣布格洛斯特为合法国王。7月6日,格洛斯特登基为理查三世,爱德华五世兄弟随后不久失踪。他们被谋杀的流言很快开始流传开,主要是英格兰国外的敌人所传。[12]

国王的侄女[编辑]

伊丽莎白的母亲伊丽莎白·伍德维尔和兰开斯特派最近支王族亨利·都铎的母亲玛格丽特·博福特女领主结盟。尽管亨利·都铎是爱德华三世的后人,[13]他的王位继承权却不强,因为1390年代理查二世时期的一项法案禁止他的外祖父的祖父母爱德华三世第三子冈特的约翰和凯瑟琳·斯温福德合法化的子孙继位。尽管如此,他的母亲和伊丽莎白·伍德维尔同意亨利争取王位,一旦登基,将娶伍德维尔的女儿伊丽莎白,将两个敌对王室联合起来。1483年12月,亨利·都铎在雷恩大教堂宣誓许诺娶伊丽莎白,并计划入侵。[14]

1484年,当伊丽莎白·伍德维尔与理查三世和解,约克的伊丽莎白与妹妹们离开威斯敏斯特教堂,回到理查三世的宫廷。这可能意味着伊丽莎白·伍德维尔相信理查没有杀害她的儿子们,尽管这不太可能,因为她参与了亨利·都铎于1483年10月的失败入侵,并于1485年与他的母亲玛格丽特合作,一劳永逸地推翻了理查。流言理查三世想娶伊丽莎白,因为他的妻子安妮·内维尔垂死,且他们并无存活的子女。《克罗兰编年史》称理查被伍德维尔家族的敌人所迫而否认了。[15]尽管乔治·巴克爵士后来声称发现了一封现已亡佚的来自伊丽莎白的信暗示她卷入其中且心甘情愿,但他从未出示此信,伊丽莎白与叔父的关系无确切结论。安妮王后死后,理查将伊丽莎白从朝廷中迁到谢里夫哈顿城堡,和葡萄牙国王若昂二世展开谈判,以两桩婚事缔结联盟,意在自己娶若昂的姐姐约安娜,而将伊丽莎白嫁给若昂和约安娜姐弟俩的堂弟,未来的曼努埃尔一世[16]

1485年8月7日,亨利·都铎率军登陆威尔士,开始进军内陆。22日,亨利·都铎和理查三世在博斯沃思原野战役中交锋。尽管理查的军队更多,却遭到一些最有权的家臣的背叛,阵亡。亨利·都铎通过武力征服夺取王位,称亨利七世。[17]

国王的妻子[编辑]

An 18th-century copy of Elizabeth of York as queen: She holds the white rose of the House of York.
Copy of Hans Holbein the Younger's lost 1537 Whitehall painting of Henry VII and Elizabeth of York; Henry VIII and wife Jane Seymour
A posthumous family portrait (c. 1572) of Henry VIII showing three of Henry VII and Elizabeth of York's grandchildren: left to right Mary Tudor and her husband Phillip II of Spain; Henry VIII with his son Edward; Elizabeth is at right

作为爱德华四世的长女,又没有兄弟存活,约克的伊丽莎白自身有很强的王位继承权,可以在叔父理查三世死后已成为王位的合法继承人,但她并未作为女王登基。直到1553年她的孙女玛丽一世登基,英格兰才确立女王统治的规矩。英格兰上一次女性试图以自己的权利统治是在12世纪,英格兰国王亨利二世的母亲玛蒂尔达皇后和她的表兄斯蒂芬为争夺王位进行了激烈的斗争,结果酿成了一场灾难。[18]虽然最初迟迟不兑现诺言,[19]但亨利七世认识到娶约克的伊丽莎白以稳固统治和削弱约克王室其他在世成员的王位继承权的必要性。亨利称自己的王权是征服所得,而非得于和约克王朝事实上的继承人结婚,也无意共享权力,希望自己统治。[20]随后,他选择在婚前于1485年10月30日加冕。

亨利七世驳斥了王权法案,将爱德华四世子女重新合法化,承认爱德华五世为自己的前任。[21]虽然理查三世被视为篡位者,但他的任期并没有被忽略。亨利和伊丽莎白需要得到教宗的特许才能结婚,因为教规不赞成“近亲结婚”:他们分别是冈特的约翰或他的哥哥安特卫普的莱奥内尔的第四代后裔,为了这两支谁更有优先的王位继承权,已经引起了许多争议和流血冲突。[22][23]两份申请书被寄出,第一份更本土化,第二份申请书到达罗马的速度很慢,教宗回复的送达也很慢。但最终,1486年3月(婚礼后一个月),教宗依诺增爵八世的教宗诏书批准了这场婚礼,诏书称教宗和他的顾问们“批准并确定了我们的灵魂之主、兰开斯特家族的亨利国王与约克家族高贵的伊丽莎白公主之间的婚礼和婚约”。[24]

由于往返罗马的旅程耗时数月,而且亨利作为国王希望确定没有人能声称他与伊丽莎白的婚礼是非法的或有罪的,因此首先遵从了更本土化的申请——它被送到了教宗在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公使馆,于1486年1月送回。[25]1486年1月18日,坎特伯雷大主教布尔切尔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主持了亨利七世和约克伊丽莎白的婚礼。[21]婚后8个月,他们的长子亚瑟于9月20日出生。1487年11月25日,约克的伊丽莎白加冕为后。此后她又生下一些子女,但只有4个即亚瑟、玛格丽特、亨利和玛丽三人活过婴儿期。

尽管最初是政治安排,这次婚姻被证明是成功的,夫妇俩都逐渐爱上了对方。[26]托马斯·彭恩在他为亨利七世所作的传记中写道:“尽管亨利和伊丽莎白的婚姻建立在实用主义的基础上,但在过去18年的不确定和动荡中,他们的婚姻还是蓬勃发展了起来。这是一场‘忠诚的爱’的婚姻,相互吸引,相互爱戴,相互尊重,国王似乎从中汲取了巨大的力量。”[27]

与亨利·都铎的关系[编辑]

尽管她丈夫最终被称为吝啬鬼,而在21世纪初又被称为“冬天的国王”,[28]但亨利明白了华丽对建立一个新王朝的重要性。他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必须打开钱包以打动外国大使,从而利用“软实力”打动西班牙和法国的国王,并证明他不是另一个将被迫下台的英格兰国王。正如他娶妻所证明的那样,他将需要伊丽莎白作为一个如何建立一个适当的朝廷的来源——他14岁起就没再看到英格兰,而伊丽莎白直到父王驾崩都一直生活在宫中,在成长的过程中学到了如何经营一个王室朝廷。在这里,她的影响很可能和婆婆一起被感受到。

作为亨利的妻子和王后,伊丽莎白的命运与新都铎王朝的成功紧密相连:证据在于,在伊丽莎白或她大9岁的丈夫出生之前,王位就一直不稳定,无法确定这对夫妇能否成功结束持续了32年的内战。其中一个策略是把约克家族的人嫁给兰卡斯特派的人。伊丽莎白自己的妹妹塞西莉、安妮和堂妹玛格丽特·波尔都被嫁给了忠于亨利的兰开斯特派。英国的理查三世以前也曾使用过类似的策略,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王权法案》破坏了伊丽莎白和她的妹妹们的地位将她们打成私生女,而理查无意通过联姻让冲突双方难以重归派系主义——他的行为表明,他更关心忠诚,并通过将有宣称权的竞争对手与无关紧要的人结婚来消除其宣称权。理查直接把伊丽莎白的妹妹塞西莉嫁给了理查·斯克罗普。因此,伊丽莎白有让她的女性亲戚们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的动机,但她决不能预见这样做是否能保证最后的和平。[29]理查已经在忠诚上遭到了惨败。

更复杂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亨利·都铎的公众形象只与他统治的最后几年一致。他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怎么花的钱很容易被现存的文件追踪,有些文件是国王自己写的,还有更多的文件有他的签名“亨利R”,以表明他对权力的监督,包括他的个人和王国的财政。[30]英国国家档案馆保存下来的每一个细节都有约克的伊丽莎白写的信和她私人钱包的记录,充分证明了亨利虐待妻子的谣言是极其错误的。事实上,伊丽莎白是一个非常虔诚的女人,她一生的热情之一就是慈善,这是天主教会的三大超德之一。她捐了大量的钱和施舍,以至于她多次令自己债务缠身。[31]她还对僧侣和宗教团体慷慨解囊。[32]许多关于伊丽莎白丈夫统治的批评来自于当时贵族可以理解的因对伦敦国王权力的重新集中感到痛苦的嘲笑,以及后来弗朗西斯·培根恶毒的批评观点,但是来自英国国家档案馆的证据以及最近在考古学方面的工作为亨利七世提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肖像,在那里,伊丽莎白私下里有一个更加慷慨、善良和溺爱的丈夫亨利·都铎。在幕后,证据显示,一个男人慷慨地为他的孩子、母亲和妻子打开钱袋,且实际上在特定的特殊场合对音乐、狂欢和舞蹈情有独钟,尽管在玫瑰战争的高潮时期有许多敌人,但亨利仍然有坚定的支持者和朋友,且伊丽莎白赢得了他们的信任。

记录上说,埃尔辛宫是亨利和伊丽莎白的两个孩子的托儿所之一,伊丽莎白在这两个地方度过了大部分时间,而不是在宫中。在博斯沃思战役后的一年内,亨利·都铎的朋友托马斯·洛弗尔开始扩建和改善埃尔辛的房产,以使其适合伊丽莎白、她的丈夫和她的孩子们,并在亨利王子出生时完工,拥有内外庭院和足够的地方供王室孩子们玩耍。这主要是作为一个礼物完成的,但它完成了较新的文艺复兴风格,时间也足够适合亨利和伊丽莎白的孙子孙女们,证明这是一个深受国王和他的妻子喜爱的庇护所。[33]

伊丽莎白在泰晤士河接受了盛大的加冕礼,最近的证据表明,亨利七世与他的儿子和孙女一样更像一名建筑者,他的妻子也有同样的兴趣:现在人们知道,伊丽莎白参与了原格林威治宫的设计,而且这座宫殿本身也为大规模的娱乐活动做好了充分的准备。[34]记录很清楚,圣诞节对整个王室来说是一个喧闹而特殊的时期,许多幸存的文件都描述了一个特别热闹的宫廷度过了一段美妙的时光,有大量的进口葡萄酒,大量的钱花在烤肉和艺人身上。亨利还经常给伊丽莎白和他们的孩子们买礼物。[35]亨利自己保管的账簿清楚地表明,他为自己、妻子和孩子们买昂贵的布料花了大量的黄金。[36]

因有主见的婆婆玛格丽特·博福特的缘故,作为王后,约克的伊丽莎白发挥政治影响并不多,但据报,她温和而友善,对亲戚、仆人和恩人都慷慨。有一份报告确实指出,亨利七世在任命一位空缺主教时用的是伊丽莎白的人选,而不是他母亲的人选,这显示了尽管伊丽莎白的政治影响力很小,亨利七世也乐于倾听她的意见。[37][38]她似乎很爱书,赞助英格兰印刷商威廉·卡克斯顿[39]约克的伊丽莎白喜欢音乐、跳舞和赌博;最后一项是她和丈夫一起的消遣。她还养了格雷伊獵犬[40]

作为王后,伊丽莎白为她年幼子女的教育做出了安排,包括未来的亨利八世。[41]她还陪同丈夫在1500年对加来进行外交访问,会见了卡斯蒂利亚的费利佩一世,并在与卡斯蒂利亚的伊莎贝拉一世女王的子女结亲前与其通信。[42]

1501年11月14日,约克的伊丽莎白15岁的长子亚瑟娶了阿拉贡的费尔南多二世卡斯蒂利亚的伊莎贝拉一世的女儿阿拉贡的卡塔丽娜,夫妇俩被送到威尔士亲王的传统住所卢德洛城堡。1502年4月,亚瑟去世。亚瑟的死讯使亨利七世在悲伤中垮掉了,哀悼儿子的同时也害怕王朝会垮掉。伊丽莎白安慰他,告诉他,他是他母亲唯一的孩子却活下来并成为国王,上帝留给他一个儿子两个女儿,他们夫妇也都还年轻,足以生育更多的子女。然而,当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时,伊丽莎白自己也悲伤得崩溃了。她的侍从们叫亨利来,亨利反过来安慰她。[43][44][45]

死亡和后果[编辑]

约克的伊丽莎白又一次怀孕后,去伦敦塔待产。1503年2月2日,约克的伊丽莎白生下凯瑟琳,但这个孩子几天后即夭折。约克的伊麗莎白因产后感染於1503年2月11日她的37周岁生日逝世。她的家庭深深哀悼她的过世。据一位传记作者说,伊丽莎白的死“伤了”丈夫的心,“粉碎了他”;根据另一个记载,亨利·都铎“秘密去一个单个的宫殿,没有人能到他身边”。[46][47]需要注意的是,伊丽莎白死后不久,记载显示他病重,不允许除母亲玛格丽特·博福特外的人接近自己,包括医生。除了虚弱的迹象外,亨利·都铎的感情很反常,对宫廷成员们也是一个警示。[46]在两年多一点的时间里,亨利七世失去了他的长子、妻子和小女儿,并发现自己必须遵守《永久和平条约》。

2012年,一份曾是亨利七世财产的用鲜明图案装饰的手稿在威尔士国家图书馆被重新发现。[48]它生动描述了伊丽莎白之死的后果:亨利七世穿着丧袍得到了含有该手稿的书,面有哀容。背景是他们的父亲和已故王后的女儿们玛丽·都铎和玛格丽特·都铎,都戴着黑面纱。11岁的亨利八世的红脑袋哭着扎进了母亲的空床。[49]

亨利·都铎抱着再婚以重建和西班牙的联盟的想法,考虑了那不勒斯国王费尔南多一世的女儿寡后乔万娜、费尔南多和伊莎贝拉的女儿卡斯蒂利亚女王胡安娜及胡安娜守寡的嫂嫂萨伏伊公爵遗孀玛格丽特,[50]但最终于1509年以鳏夫之身去世。[51][52]亨利对他的大使们按伊丽莎白描述了他对第二任妻子的要求。[53]在她去世的每一个周年纪念日,他都下令唱安魂弥撒,敲钟,点燃100支蜡烛来纪念她。每年新年,亨利还继续雇用她的吟游诗人。[54]

伦敦塔作为王室定居点的用途被弃用,1503年以后少有王室或亨利·都铎使用伦敦塔的记录可为此事之佐证,伊丽莎白之子亨利八世时期所有王室成员都在不同的其他宫殿内出生。[55]

伊丽莎白死后,亨利七世吝啬和偏执的恶名显著增加。[56]

他和约克的伊丽莎白一起葬在他的威斯敏斯特教堂的肖像下。[57]她的坟墓在19世纪末被打开。她的铅棺材的木套被发现为了腾出空间以埋葬她外孙的外孙詹姆斯六世和一世而被移除了。[58]

子女[编辑]

  1. 长子威尔士亲王亚瑟(1486年9月20日-1502年4月2日),得年15岁。
  2. 长女玛格丽特·都铎,苏格兰王后,嫁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四世,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五世的母亲,苏格兰女王玛丽一世的祖母,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兼英格兰国王詹姆斯一世的曾祖母,(1489年11月28日—1541年10月18日),享年51岁,有8个孩子。
  3. 次子亨利八世(1491年6月28日-1547年1月28日),嘉德骑士,约克公爵,康沃尔公爵,切斯特伯爵,威尔士亲王,英格兰国王。享年55岁。
  4. 次女伊丽莎白·都铎(1492年7月2日-1495年9月14日),3歲時夭折,葬在威斯敏斯特教堂的圣爱德华教堂。[59]
  5. 三女玛丽·都铎,(1496年3月18日-1533年6月25日),嫁法兰西国王路易十二。享年37岁。
  6. 三子埃德蒙(1499年2月21日-1500年6月19日)萨默塞特公爵,1歲時夭折,葬在威斯敏斯特教堂。[59]
  7. 四女凯瑟琳(1503年2月2日-1503年2月10日),僅出生8天即夭折,葬在威斯敏斯特教堂。[59]

家庭[编辑]

祖先[编辑]

外观和遗产[编辑]

在知名英國童谣六便士之歌》(Sing a Song of Sixpence)中,據說客厅裡的王后就是指约克的伊丽莎白,而数钱的国王則是指她的丈夫。都铎王朝的象征是1486年她嫁给亨利七世后成为英格兰王室象征的都铎玫瑰;她的约克白玫瑰和丈夫的兰开斯特红玫瑰最相配,如今加冕时不用,但仍是英格兰的国花

约克的伊丽莎白是她那个时代闻名的大美人,五官端正,蓝眼睛,身材高大,肤色白皙,继承了她父亲和母亲伊丽莎白·伍德维尔的许多特征,她一度被认为是不列颠群岛上最美丽的女人。[15]她继承了父亲的身高,因为她那一代的大多数女性都大大小于5英尺6英寸(168厘米)。[62]所有其他都铎王朝的君主都继承了她的红金色头发,这一特征成为了王朝的代名词。

流行文化中的伊丽莎白[编辑]

传记[编辑]

  • 阿琳·内勒·奥克伦德《约克的伊丽莎白》: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09.
  • 南茜·伦茨·哈维《约克的伊丽莎白:都铎王后》(绝版)。[63]
  • 艾米·莱森斯《约克的伊丽莎白,迷失的都铎王后》。Amberley 2013
  • 阿莉森·威尔《约克的伊丽莎白》。Jonathan Cape and Ballantine, 2013.

戏剧、电视、电影[编辑]

  • 约克的伊丽莎白在莎士比亚《理查三世的悲剧》中被频繁论及,但从未登场。很多作品将她设计为登台的沉默角色,她在1995年电影《理查三世》中由凯特·斯蒂文森-佩恩扮演,其对话最初是为另一角色设计的。
  • 1972年英国广播公司电视连续短剧《塔的阴影》中,诺玛·威斯特扮演约克的伊丽莎白。
  • 2005年电视戏剧《塔里的王子》中,哪迪亚·卡梅隆·布雷基扮演约克的伊丽莎白。
  • 在文献电视片《亨利八世:一个暴君的心》的第一集讲述这位未来君主的童年时,威尔士女演员卡罗琳·希恩友情客串约克的伊丽莎白。
  • 在2013年BBC戏剧《白王后》中,约克的伊丽莎白由瑞典女演员弗雷娅·梅沃扮演。
  • 2017年BBC戏剧《白公主》中,约克的伊丽莎白由英國女演员朱迪·科默扮演。
  • 2019年Starz戏剧《西班牙公主》中,约克的伊丽莎白由亚莉珊德拉·莫恩英语Alexandra Moen扮演。

文学[编辑]

  • 约克的伊丽莎白是希尔达·布鲁克曼·斯塔尼尔小说《金雀花公主》的主角,由罗伯特·黑尔于1981年出版。
  • 约克的伊丽莎白出现在菲利帕·格雷戈里的四部历史小说中。《白公主》(2013年)讲述伊丽莎白在博斯沃思原野战役后的生活。在《白王后》(2009年)中,她是其母生活的领衔角色,从出生一直表现到18岁。她是《红王后》(2010年)的配角,在《坚定的公主》(2005年)中短暂出现。在这些小说中,她被描述为深爱着叔父理查,相比于亨利·都铎她更愿意嫁给他,但最终变得爱护丈夫。
  • 约克的伊丽莎白也出现在玛格丽特·坎贝尔·巴恩斯的《都铎玫瑰》(1953年,2009年再发行)、毛琳·彼得斯《亲爱的伊丽莎白》(1972年)、罗伯塔·盖利斯《龙与玫瑰》(1977年)、桑德拉·沃思《国王的女儿》(2008年)、让·普莱迪《头处于不安》(1982年)(2008年以《掌握王冠:亨利七世和约克的伊丽莎白的故事》之名再发行)和安妮·伊斯特·史密斯《国王的恩典》(2009年)中。
  • 约克的伊丽莎白出现在布伦达·哈尼曼小说《里奇蒙和伊丽莎白》(1970年)中。小说是关于亨利·都铎和约克的伊丽莎白在婚前和婚期因亨利的怨恨和冷漠和伊丽莎白对叔父已故理查三世的不伦之恋而复杂化的生活。
  • 约克的伊丽莎白出现在莎伦·彭曼第一部小说《辉煌的太阳》中,被描述为爱过叔父理查三世,有过错误的成为他妻子的希望。
  • 约克的伊丽莎白出现在安妮·鲍尔斯小说《女王的赎金》中四段中的三段。该书以玫瑰战争每一位王后的视角讲述故事,故伊丽莎白出现在母亲伊丽莎白·伍德维尔、婶婶安妮·内维尔及自己的段落中。
  • 约克的伊丽莎白出现在朱迪思·阿诺普小说《一首六便士之歌:约克的伊丽莎白和珀金·沃贝克的故事》(2015年)中。
  • 约克的伊丽莎白是萨曼莎·威尔考克森《金雀花公主,都铎王后》(2015年)的主角,开篇为伊丽莎白的童年,然后是她在其父死后和嫁给亨利·都铎后混乱的年代的生活。伊丽莎白被描述为一个虔诚的热爱丈夫的女人,虽然她继续寻求关于失踪的弟弟们塔里的王子的真相。

注释[编辑]

  1. ^ Maclagan, Michael; Louda, Jiří. Line of Succession: Heraldry of the Royal Families of Europe. London: Little, Brown & Co. 1999: 22. ISBN 1-85605-469-1. 
  2. ^ Her husband's arms (the royal arms of England) are impaled with her own paternal arms: Femme: quarterly, first: Royal arms of England (Lionel of Antwerp, 1st Duke of Clarence), second and third: Or, a cross gules (de Burgh), fourth (Mortimer).The House of York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3-04.. These arms were also borne by her half-brother Arthur Plantagenet, 1st Viscount Lisle, KG, and emphasised the descent of the House of York from Lionel of Antwerp, 1st Duke of Clarence on which relationship its claim to the throne was founded.
  3. ^ Carson, Annette. "Richard III. The Maligned King."
  4. ^ Penn, Thomas. Winter king : Henry VII and the dawn of Tudor England 1st Simon & Schuster hardcover.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2012: 97-100. ISBN 978-1-4391-9156-9. OCLC 741542832. 
  5. ^ Chrimes, S. B. (Stanley Bertram), 1907–1984. Henry VII.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2: 302. ISBN 0-520-02266-1. OCLC 567203. 
  6. ^ Licence, Amy. Elizabeth of York : the forgotten Tudor queen. Stroud. : 38. ISBN 978-1-4456-3314-5. OCLC 885312679. 
  7. ^ Elizabeth of York. www.englishmonarchs.co.uk. [2020-09-18]. 
  8. ^ Okerlund 2009,第5頁.
  9. ^ Okerlund 2009,第13–19頁.
  10. ^ Richard III. Biography. [2020-09-18] (美国英语). 
  11. ^ 11.0 11.1 Okerlund 2009,第21–32頁.
  12. ^ BBC - History - Historic Figures: The Princes in the Tower. www.bbc.co.uk. [2020-09-18] (英国英语). 
  13. ^ Genealogical Tables in Morgan, (1988), p.709
  14. ^ Chrimes, S. B. (Stanley Bertram), 1907–1984. Henry VII.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2: 65. ISBN 0-520-02266-1. OCLC 567203. 
  15. ^ 15.0 15.1 Skidmore, Chris, 1981-. The rise of the Tudors : the family that changed English history First St. Martin's Griffin. New York, N.Y. 2015: 199–200. ISBN 1-250-06144-X. OCLC 881437225. 
  16. ^ Barrie Williams, "The Portuguese Connection and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Holy Princess'", The Ricardian, Vol. 6, No. 90, March 1983.
  17. ^ Henry VII. tudorhistory.org. [2020-09-18]. 
  18. ^ History explorer: Stephen and Matilda's fight for the throne. HistoryExtra. [2020-05-15] (英语). 
  19. ^ Williamson, Audrey. The Mysteries of the Princes.
  20. ^ The King and His Title. LONANG Institute. [2020-09-18] (美国英语). 
  21. ^ 21.0 21.1 Chrimes, S. B. (Stanley Bertram), 1907–1984. Henry VII.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2: 66. ISBN 0-520-02266-1. OCLC 567203. 
  22. ^ Sprey, Ilicia J.; Morgan, Kenneth O. The Oxford Illustrated History of Britain. Sixteenth Century Journal. 2001, 32 (3): 867. ISSN 0361-0160. JSTOR 2671570. doi:10.2307/2671570. 
  23. ^ Why Lancaster DID have a better claim than York – at least according to Edward III – Royal History Geeks. [2020-05-15] (英国英语). 
  24. ^ Text of Papal Bull on the Marriage of Henry VII and Elizabeth of York. tudorhistory.org. [2020-05-15]. 
  25. ^ Okerlund, A. Elizabeth of York. Springer. 2009-09-28. ISBN 978-0-230-10065-7 (英语). 
  26. ^ Okerlund 2009,第99–118, 185–186, 203–204頁; Williams (1977), p. 143.
  27. ^ Penn, Thomas. Winter king : Henry VII and the dawn of Tudor England 1st Simon & Schuster hardcover.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2012: 97. ISBN 978-1-4391-9156-9. OCLC 741542832. 
  28. ^ Hollingshead, Iain. Henry VII: Winter King, BBC Two, review. Daily Telegraph. 2013-05-30 [2020-05-15]. ISSN 0307-1235 (英国英语). 
  29. ^ Society, Henry Tudor. Henry VII and the House of York. 2017-04-23 [2020-05-15] (英语). 
  30. ^ Domestic and foreign policy of Henry VII. 2015-06-27 [2020-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7 June 2015). 
  31. ^ 42 Regal Facts About Elizabeth of York, The First Tudor Queen. Factinate. 2019-03-26 [2020-05-15] (美国英语). 
  32. ^ Ridgway, Author: Claire. Elizabeth of York by Sarah Bryson. The Tudor Society. 2016-02-11 [2020-05-15] (英国英语). 
  33. ^ Elsyng Palace: A Royal Tudor Nursery. The Tudor Travel Guide. 2019-10-12 [2020-05-15] (英国英语). 
  34. ^ Okerlund 2009,第178-179頁.
  35. ^ Okerlund 2009,第136–140頁.
  36. ^ Knapton, Sarah. 'Miserly' Henry VII was actually a shopaholic who spent £3 million on clothes. 1 June 2016 –通过www.telegraph.co.uk. 
  37. ^ Okerlund 2009,第136頁.
  38. ^ Penn, Thomas. Winter king : Henry VII and the dawn of Tudor England 1st Simon & Schuster hardcover.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2012. ISBN 978-1-4391-9156-9. OCLC 741542832.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access= (帮助)
  39. ^ Okerlund 2009,第140–142頁.
  40. ^ Routh, Charles Richard Nairne; Holmes, Peter. Who's Who in Tudor England. London: Shepheard-Walwyn. 1990 [25 July 2009]. ISBN 0-85683-093-3. 
  41. ^ Penn, Thomas. Winter king : Henry VII and the dawn of Tudor England 1st Simon & Schuster hardcover.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2012: 101–102. ISBN 978-1-4391-9156-9. OCLC 741542832. 
  42. ^ Okerlund 2009,第146–148頁.
  43. ^ Okerlund 2009,第203–211頁; Agnes Strickland, Elizabeth Strickland: Lives of the Queens of England (1852)
  44. ^ Winter King, Henry VII and the Dawn of Tudor England, Thomas Penn , p. 114
  45. ^ Chrimes, S. B. (Stanley Bertram), 1907–1984. Henry VII.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2: 302–304. ISBN 0-520-02266-1. OCLC 567203. 
  46. ^ 46.0 46.1 Penn, Thomas. Winter king : Henry VII and the dawn of Tudor England 1st Simon & Schuster hardcover.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2012: 95–97. ISBN 978-1-4391-9156-9. OCLC 741542832. 
  47. ^ Chrimes, S. B. (Stanley Bertram), 1907–1984. Henry VII.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2: 304. ISBN 0-520-02266-1. OCLC 567203. 
  48. ^ Llyfrgell Genedlaethol Cymru - National Library of Wales: The Vaux Passional. 8 December 2015 [5 December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8 December 2015). 
  49. ^ Weir, Alison, 1951-. Elizabeth of York : a Tudor queen and her world Ballantine books trade paperback. New York. : 453. ISBN 978-0-345-52137-8. OCLC 870981183. 
  50. ^ Bergenroth, G A. Calendar of State Papers, Spain: Supplement To Volumes 1 and 2, Queen Katherine; Intended Marriage of King Henry VII To Queen Juana. British History Online. [7 August 2020]. 
  51. ^ Chrimes, S. B. (Stanley Bertram), 1907–1984. Henry VII.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2: 287–292. ISBN 0-520-02266-1. OCLC 567203. 
  52. ^ Licence, Amy. Elizabeth of York : the forgotten Tudor queen. Stroud. : 226. ISBN 978-1-4456-3314-5. OCLC 885312679. 
  53. ^ Weir, Alison, 1951-. Elizabeth of York : a Tudor queen and her world Ballantine books trade paperback. New York. ISBN 978-0-345-52137-8. OCLC 870981183. 
  54. ^ Okerlund 2009,第210頁.
  55. ^ » Elizabeth of York and her Kings – Henry VII. Nerdalicious. 29 December 2013. 
  56. ^ Okerlund 2009,第220頁.
  57. ^ Chrimes, S. B. (Stanley Bertram), 1907–1984. Henry VII.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2: 305. ISBN 0-520-02266-1. OCLC 567203. 
  58. ^ Stanley, Arthur. Westminster Abbey. London: John Murray. 1886: 499. 
  59. ^ 59.0 59.1 59.2 https://www.westminster-abbey.org/abbey-commemorations/royals/elizabeth-daughter-of-henry-vii
  60. ^ Montgomery-Massingberd, Hugh (editor). Burke's Guide to the Royal Family, Burke's Peerage, London, 1973, p. 202–204. ISBN 0-220-66222-3
  61. ^ Allström, Carl. M. Dictionary of Royal Lineage. Almberg. Chicago. 1902. pp. 140–142, 155–156
  62. ^ Medievalists.net. Elizabeth of York, Queen of England. Medievalists.net. 2015-12-12 [2020-05-15] (美国英语). 
  63. ^ Harvey, Nancy Lenz. Elizabeth of York : Tudor queen. London: A. Barker. 1973. ISBN 0-213-16454-X. OCLC 3250812. 

资料来源[编辑]

  • Morgan, Kenneth O., (1988), The Oxford History of Britai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19-285202-7)
  • Okerlund, Arlene. Elizabeth of York 1st.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09. ISBN 978-0-230-10065-7. OCLC 650310349. 
  • Williams, Neville, (1977), 'Henry VII', in Fraser, Antonia (ed), The Lives of the Kings and Queens of England, Futura. (ISBN 978-0-86007-449-6)

外部链接[编辑]

约克的伊丽莎白 (英格兰王后)
约克王朝
出生于:1466年2月11日逝世於:1503年2月11日
英格蘭王族
空缺
上一位持有相同頭銜者:
安妮·內維爾
英格兰王后
1486年1月18日 – 1503年2月11日
空缺
下一位持有相同頭銜者:
阿拉贡的卡塔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