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富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約瑟夫·富歇
Joseph Fouché.png
執行委員會主席英语French Executive Commission of 1815
任期
1815年6月22日-1815年7月7日
君主 拿破崙二世
前任 新創建職務
继任 職務廢除
(塔列朗 作為 首相)
警政部長英语List of Police Ministers of France
任期
1799年7月20日-1810年6月3日
前任 克勞德·塞巴斯蒂安·布吉尼翁英语Claude Sébastien Bourguignon
继任 安妮·鸠·瑪麗·恩勒·薩瓦里英语Anne Jean Marie René Savary
任期
1815年3月20日-1815年6月22日
前任 朱嘞·昂格莱怎英语Jules Anglès
继任 讓·毗力英语Jean Pelet
任期
1815年7 月7日-1815年9月26日
前任 讓·毗力英语Jean Pelet
继任 德卡茲公爵
國民公會代表
任期
1792年9月20 日-1795年11月2日
选区 南特
个人资料
出生 (1759-05-21)1759年5月21日
勒佩勒蘭, 法蘭西
逝世 1820年12月26日(1820-12-26)(61歲)
的里雅斯特, 第里雅斯特, 意大利
国籍 法蘭西
政党 雅各賓俱樂部 (1789年至1795年)
無黨籍(1795至1820年)
其他政党 吉倫特派 (1792年至1793年)
山嶽派(1793年至1794年)
熱月黨人英语Thermidorians(1794年至1799年)
宗教信仰 理性崇拜
羅馬天主教


約瑟夫·富歇第一任奧特朗托公爵英语Duke of Otranto(1759 年5月21日–1820年12月25日)是法蘭西政治家和拿破崙一世時期的警政部長英语List of Police Ministers of France。 在1793年法蘭西大革命期間,他特別以兇暴鎮壓里昂起義英语Revolt of Lyon against the National Convention而出名, 而後在 督政府執政府法蘭西第一帝國時期當任警政部長。

青年時代[编辑]

富歇生於勒佩勒蘭南特附近的一個小村莊。他的母親是瑪麗·弗朗索瓦·誇賊(Marie Françoise Croizet,1720年-1793年),他的父親是朱利安·約瑟夫·富歇(Julien Joseph Fouché,1719年-1771年)。 他在南特的奧拉托利耶穌會英语Oratory of Jesus學院接受教育,並在文學和科學研究顯出聰穎。想成為一名教師,他被送到在巴黎同一個修會弟兄們管理的學校。在那裡,他進步很快,並很快被任命為尼奧爾索米爾旺多姆羧易英语College of Juilly阿拉斯學院輔導的職責。在那裡,他於1788年開始加入共濟會隸屬“蘇菲·馬德母連娜(Sophie Mademlaine)”支部。 [1][2] 法蘭西大革命之前及 1789年初,他與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在阿拉斯有一些連繫。

1790年10月,他被轉移到南特他們的奧拉托利耶穌會英语Oratory of Jesus學院,試圖控制他倡導的革命原則-然而,富歇更加變得是一個民主主義者。他的才華和反教權主義英语anti-clericalism使他得到南特人民的青睞,尤其是後來他成為當地雅各賓俱樂部的領導成員。1792年5月,當奧拉托利耶穌會英语Oratory of Jesus學院解散,他的主要誓言他沒有執行,富歇放棄了教會。

革命的共和主義[编辑]

1792年8月10日,國民自衛軍攻入杜樂麗宮廢除了君主制後,他當選為下羅亞爾 國民公會代表—9月22日集會並宣布法蘭西共和國的成立。

富歇的興趣導致他與馬奎斯·孔多塞吉倫特派的接觸,他自己成了吉倫特派的一員。然而,他們支持對 路易十六國王(1792月- 1793年1月21日)的審判和處決,導致他加入更是堅定性支持革命原則的雅各賓派。 富歇堅決支持對國王的立即處決,並譴責那些立場動搖者。 他普遍性的被視為恐怖分子和熱月黨人英语Thermidorians。他幫助拿破崙在巴黎和各省增進警政的集權和效率。[3]

由於國民公會在1973年1月21日處決了路易十六,1793年2月1日大不列顛王國尼德蘭七省聯邦對法蘭西共和國宣戰,不久之後西班牙王國也加入,這個危機使富歇成為一個雅各賓派激進分子掠取權力而在巴黎出名(參看法蘭西革命戰爭 )。 當時第一次反法同盟的軍隊威脅法蘭西的東北部,保皇黨鼓動農民在布列塔尼地區旺代省 起義暴動威脅著法蘭西的西部。 國民公會 派出富歇該機構與同事,維萊(Villers),作為任務代表英语Représentant en mission並賦予幾乎獨裁的權力鎮壓 “白黨”(保皇派顏色)的起義。他進行了這些職責的活力為他贏得了聲譽,他很快就獲得共和國派駐涅夫勒省專員的職位。

1793年秋季,他偕同皮埃爾·加斯帕德·肖梅特英语Pierre Gaspard Chaumette,幫助啟動去除基督教行動英语dechristianization of France du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這也是敵人加給他的第一個印記。 在涅夫勒省部,富歇洗劫教堂,經貴重物品送繳國庫,並協助建立理性崇拜。他下令將"死亡是一個永恆的睡眠 "銘刻在通往墓地的大門上。他還打擊[[奢侈品 ]]和財富,希望廢除使用的貨幣。 1973年11月10日,新的"理性的節日 (The Festival of Reason)"崇拜儀式在 巴黎聖母院 舉行創始儀式。 [4]正是在這裡,富歇作出他的“早期去除基督教行動英语dechristianization of France du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最有名的例子。” [5] 具有諷刺的意味,一年前,富歇主張“提升神職人員在教育中的作用”,但他現在“完全放棄宗教在社會中的作用,他贊成’革命和清晰的哲學精神’才是教育的首先。” [6] 總的來說,去除基督教行動英语dechristianization of France du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 “反映了雅各賓派和激進的領導人開始看到共和國的生存和創建作為共和國的公民 ,大規模的轉型的是必要。“ [7]

十一月份富歇與讓-瑪麗·科洛·德布瓦英语Jean-Marie Collot d'Herbois里昂執行國民公會的暴力性報復。里昂曾叛亂反抗公會需要加以處理。 11月23日,科洛和富歇宣布里昂,處於“革命戰爭的情況”。兩人隨即組成共和國臨時監控委員會。他開創了他的以拙劣模仿宗教儀式而出名的醜惡 恐怖統治的模式。 富歇和科洛然後帶來“近兩千名巴黎革命軍特遣隊”了開始實行他們的恐怖統治。[8] “12月4日,60個人,鏈索在一起,在城市外圍的柏滴喔英语Brotteaux原野以 霰彈爆轟處決,第二天更多達211名。[9] 荒唐怪誕的無效率,這些“齊放亂轟(mitraillades) “造成了殘缺不全的堆積,尖叫,半死受害者,不得不借助士兵用軍刀和火繩槍以體力結束令人噁心的任務 “。[10] 這樣的活動使富歇臭名昭著被稱為“里昂的劊子手。” [11] 該委員會也不滿意用這種方法殺滅叛軍,因此,不久之後,該方法“比較正常的行刑隊作為斷頭台的補助。” 這個方法在未來幾個月內,實施了“超過1800名的處決。” [10] 富歇,聲稱“恐怖,有益的恐怖,現在這裡每天都是有秩序的......我們造成不純的血液大量湧出,但我們有責任這樣做,這是人道的緣故,”稱為1905名公民的處決。[11] 正如拿破崙的傳記作者艾倫Schom寫道:[11]

唉,富歇的熱情已經被證明是有點太有效,因為當在里昂中心大規模處決的頭顱和身體鮮血噴出英语Blood squirt到街頭的,濕透了樂峰街(the Rue Lafont)的排水溝,惡臭的紅色血流令當地居民噁心,他們憤怒的控訴富歇,並要求損害賠償金。富歇,感受他們的抗議,下令執行迫使他們搬出市區,移居到隆河沿岸的柏滴喔英语Brotteaux原野。

從1793年後期到1794年春季,每一天“一批又一批銀行家,學者,貴族,牧師,修女,和富裕的商人和他們的妻子,情婦和孩童”從城市監獄移送到柏滴喔英语Brotteaux原野,綁在木樁,並由行刑隊或暴民槍決。[11] 從表面上看,富歇的行為被打上極其嚴厲的印記,他在1794年4月初返回巴黎,他這樣描繪他的政策:"罪犯的血液滋潤了自由的土壤並建立權力 在真實的基礎上"。

與羅伯斯庇爾的衝突[编辑]

羅伯斯庇爾打倒一個又一個其他卓越的革命領袖,既有右派的(讓-瑪麗·羅蘭英语Jean-Marie Roland, vicomte de la Platière吉倫特派),和極左的(革命的其他主要領導人[雅克·R·埃貝爾| [雅克·埃貝爾]]和埃貝爾派)及溫和派(喬治·雅克·丹敦和他的同事)。然而,在1794年6月初,羅伯斯庇爾的“至上崇拜 ”是當時羅伯斯庇爾創立的儀式,富歇大膽地嘲笑這是自然神論的復興。“ 理性崇拜 ”和“至上崇拜 ”,在他們之間形成尖銳的交鋒,而且1794年7月14日,羅伯斯比爾試圖將富歇從雅各賓俱樂部驅逐。 在那個時間點,被俱樂部驅逐就等同於判處死刑。 然而,富歇,以他一貫的從事工作的能量,隱藏在巴黎,並在幕後策劃推翻羅伯斯庇爾。 因為羅伯斯庇爾正在失去他的影響力,也因為富歇在保羅·巴拉斯的保護下,富歇最終在這場驅逐行動中倖存。

剩餘的極左派(讓-瑪麗·科洛·德布瓦英语Jean-Marie Collot d'Herbois雅克·尼古拉斯·比約·瓦倫英语Jacques Nicolas Billaud-Varenne)和溫和派(弗朗索瓦·路易·波登英语François Louis Bourdon路易斯-瑪麗·斯坦尼斯·弗雷隆英语Louis-Marie Stanislas Fréron),贏得公會多數不結盟(平原派英语The Plain),以及也反對羅伯斯庇爾統治代表們的支持。 1794年7月28日,達到富歇設計推翻羅伯斯庇爾戲劇性的高潮,啟動了熱月9日政變。 據報導富歇瘋狂地運作推翻的細部工作:

他整晚全面運作直到清晨的到來,訴諸各種各樣意見的代表,告訴他們每一個“如果他[羅伯斯庇爾]不滅亡,明天就是你滅亡”。[10]

富歇在他的回憶錄中這樣描述他的活動:

被召回巴黎,我敢號召做好對他的指控,將[羅伯斯庇爾]從講壇趕下來。 他是雅各賓俱樂部的大祭司,使我被驅逐; 這對我來說相當於宣佈我是公敵的公告。我不會以我的生命爭奪當兒戲,也不是長期和秘密的深思熟慮,當時我的同事們和我自己的命運受到威脅。我只是對他們說......“你在名單上,你也在名單上,以及我自己; 我敢肯定!“ [10]

富歇,作為對聯邦主義叛亂無情的鎮壓者和推翻羅伯斯庇爾的支持者之一,以事實說明了發生在此期間的法蘭西政治運動是無情的。 富歇對羅伯斯庇爾是一個危險的批評家,他的影響力無疑有助於羅伯斯庇爾明顯的精神崩潰,而放鬆了他對巴黎政治運動和公會的掌握,最終導致了他的翻覆和處決。

督政府[编辑]

他們一群在實施時政變起作用,且對政府有威脅的政治家,隨後採用更加仁慈的方法和行動,被掃除。 主要是因為富歇的陰謀策畫,雖然如此,他們掌握權力到七月之後。這一群熱月黨人也發生了分歧,幾乎很快就被孤立,富歇使盡渾身解數應付溫和派的攻擊。 1795年8月9日,他本人被 弗朗索瓦·安托萬·德·沃吉東格喇伯爵英语François Antoine de Boissy d'Anglas譴責,導致他被拘捕,但葡月13日鎮壓(1795年10月5日)英语13 Vendémiaire保皇黨人的叛亂中止了他的執行,隨後因共和暦3年憲法(1795)英语Constitution of the Year III公告實施的大赦,他被釋放了。

在隨後1795年至1799年的督政府,富歇起初保持默默無聞,但他與極左派的關係,曾經是由皮埃爾·加斯帕德·肖梅特英语Pierre Gaspard Chaumette領導現在是格拉克斯·巴貝夫,幫助他再一次竄起。 據說,1796年平等主義陰謀英语Conspiracy of the Equals的巴貝夫,因他背叛而投靠保羅·巴拉斯督導(the Director)被處決,最近的研究傾向于將懷疑轉為斷定。

他由貧困緩慢的爬升, 1797年,他獲得了處理軍用物資的任命,這職務提供相當多的賺錢機會。首先,他為保皇黨提供服務,然後保皇黨的行動正在凝聚軍隊,而後他再次決定支持雅各賓派和巴拉斯。在皮埃爾·奧熱羅的反保皇派的菓月18日政變英语Coup of 18 Fructidor,富歇為巴拉斯提供他的服務;1798年任命他為法蘭西駐奇薩爾皮尼共和國大使。在米蘭,他被認為過於霸道,他被撤除,但是他卻能夠讓自己堅持一段時間而且成功地密謀反對他的繼任者。

1799年初,他回到巴黎,並簡短的停滯後成為派駐海牙大使。 1799年5月,新當選的督導(the Director) 埃馬紐埃爾-約瑟夫·西哀士,想遏制雅各賓派最近又重新開啟運作俱樂部後他們的過激行為,1799年7月20日他在巴黎成為警政部長。 富歇以大膽的方式關閉了雅各賓俱樂部,然後,追捕那些批評政府有影響力的小冊子作者英语Pamphleteer和編輯,無論是雅各賓派或保皇黨人; 1799年10月,是拿破崙·波拿巴將軍,他是當時法蘭西是最有名望的前雅各賓黨人之一,由埃及戰役英语Campaigns of 1799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ary Wars脫身回到巴黎的時間。

為拿破崙服務[编辑]

性格[编辑]

作品[编辑]

家庭[编辑]

在文學和屏幕上的訊息[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Dictionnaire universelle de la Franc-Maçonnerie, page 298 (Marc de Jode, Monique Cara and Jean-Marc Cara, ed. Larousse , 2011)
  2. ^ Dictionnaire de la Franc-Maçonnerie, page 456 (Daniel Ligou, 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France, 2006)
  3. ^ Haine, Scott. The History of France 1st. Greenwood Press. : 91. ISBN 0-313-30328-2. 
  4. ^ http://www.doorzicht.eventwebsitebuilder.com/festivalofreason.html
  5.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The Merciless War for Freedom in Revolutionary France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05), 239.
  6.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The Merciless War for Freedom in Revolutionary France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05), 203.
  7.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The Merciless War for Freedom in Revolutionary France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05), 204
  8. ^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The Merciless War for Freedom in Revolutionary France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05), 237
  9. ^ Hanson, P.R. (2003) The Jacobin Republic Under Fire. The Federalist Revolt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p. 193.
  10. ^ 10.0 10.1 10.2 10.3 David Andress, The Terror: The Merciless War for Freedom in Revolutionary France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05), 237.
  11. ^ 11.0 11.1 11.2 11.3 Schom, Alan. Fouche's Police. Napoleon Bonaparte.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New York. 1997: 253–255. ISBN 0-06-092958-8. 
  •  本條目出自已经处于公有领域的:Chisholm, Hugh (编). Fouché, Joseph, Duke of Otranto. 大英百科全書 第十一版. 剑桥大学出版社. 1911年.  In turn, it cites as references:
    • The Fouché Memoirs (not genuine, but they were apparently compiled, at least in part, from notes written by Fouché)
    • Gilbert Augustin-Thierry, Conspirateurs et gens de police; le complot de libelles (Paris, 1903) (English translation, London, 1903)
    • Pierre Coquelle, Napoléon et l'Angleterre (Paris, 1903, English translation, London, 1904)
    • Ernest Daudet, La Police et les Chouans sous le Consulat et l'Empire (Paris, 1895)
    • Pierre M. Desmarest, Témoignages historiques, ou quinze ans de haute police (Paris, 1833, 2nd ed., 1900)
    • E. Guillon, Les Complots militaires sous le Consulat et l'Empire (Paris, 1894)
    • Louis Madelin, Fouché (2 vols., Paris, 1901)
    • E. Picard, Bonaparte et Moreau (Paris, 1905)
    • H. Welschinger, Le Duc d'Enghien (Paris, 1888)
  • Heraldica.org (Napoleonic heraldry)
  • Catherine Delors, For The King.: E.P. Dutton, 201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