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约瑟夫·拉德茨基·冯·拉德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约瑟夫·格拉夫·冯·拉德茨基

约翰·约瑟夫·文策尔·拉德茨基·冯·拉德茨伯爵Johann Josef Wenzel Graf Radetzky von Radetz英语Count John Joseph Wenceslaus Radetzky of Radetz捷克语Jan Josef Václav hrabě Radecký z Radče1766年11月2日-1858年1月5日),波希米亚贵族和奥地利军事将领,民族英雄。拉德茨基元帅在军事生涯逾70年,直到他去世时91岁,他赢得1849年3月23日著名的诺瓦拉战役的胜利。

老约翰·斯特劳斯拉德茨基进行曲即是题献给拉德茨基的。

早年[编辑]

拉德茨基在六岁成为孤儿之后,他到了住在布拉格的祖父那里。祖父让他在Piarist教会接受教育。 在他的童年和青年时期,他先后去了布尔诺的骑士学院和维也纳的特雷西亚中学。

高中毕业后,他开始在大学学习法律。 由于身体不合格,他最初被拒绝从事理想的军事事业。

步入軍事生涯[编辑]

拉德茨基于1784年作为军校学员加入了第2胸甲骑兵团,并在1788/89年在拉西和劳登的指挥下参加了土耳其战争。 从1792年到1795年,他在荷兰和莱茵河战斗,随后被晋升为骑兵上尉Rittmeister,并被任命为Beaulieu将军的副官。 在沃尔特战役中(Voltri),他也能脱颖而出,晋升为少校,并于1799年升任上校。 他还在霍恩林登战役(1800)中表现出色。

拿破崙戰爭[编辑]

1805年意大利战役开始时,拉德茨基被调任为少将。由于他作为第3胸甲骑兵团司令的战绩而被授予军事玛丽亚·特蕾莎勋章中的骑士十字勋章。 1809年,他作为第五军预备役司令官参加了在布劳瑙(Braunau)的战斗,成绩卓著,并在阿斯珀恩(Aspern)战役后升任陆军元帅。 他也参与了对抗拿破仑的瓦格拉姆之战。 同年,拉德茨基被任命为总参谋长,但由于法国的要求,以及当时奥地利财政紧张,他被迫放弃了雄心勃勃的改革奥地利军队的计划。

1813年,作为波希米亚军队军需官办公室的负责人,他制定了莱比锡战役的计划。 在随后的几年中,他重组了奥地利军队,并在施瓦岑贝格亲王的幕僚中任职。在担任施瓦岑贝格亲王的参谋长期间,拉德茨基支持Vincenz von Augustin将军的计划,说服梅特涅允许制造火箭作为军事装备。

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约瑟夫(Maximilian I Joseph)于1815年授予他大军事麦克斯·约瑟夫勋章。

戰後[编辑]

和平条约签订后,拉德茨基以师团长的身份来到Ödenburg,后来又来到布达佩斯的Ofen(奥芬),并于1821年成为Olomouc的骑兵和要塞司令官。

从1818年到1828年,他为奥地利-埃斯特(Austria-Este)的大公费迪南德•卡尔(Archduke Ferdinand Karl)担任顾问。 从1831年到1857年,他是伦巴第-威尼斯人王国的奥地利军队总司令(自1836年开始担任陆军元帅)。

第一次義大利獨立戰爭[编辑]

拉德茨基主要因其在1848/1849年成功镇压在撒丁岛-皮埃蒙特(Sadinia-Piedmont)和在该王国支持的意大利国民叛军而闻名。该叛军于1848年3月18日发动起义反抗奥地利的统治(请参阅Risorgimento)。 拉德茨基赢得了1848年5月6日的圣卢西亚战役,1848年6月10日的维琴察战役,1848年7月25日的库斯托扎战役,1849年3月21日的Mortara战役以及 1849年3月23日的诺瓦拉战役

从1848年到1857年,拉德茨基在伦巴第-威尼斯(Lombardy-Venetia)任总督,之后该职位被奥地利的马克西米利安大公(Archituke Maximilian)接任。

退休[编辑]

1856年12月17日,拉德茨基才在维罗纳(Verona)给弗朗兹·约瑟夫皇帝(Emperor Franz Joseph)递交了辞职信:

“ 尊敬的陛下,老臣已服役72载,虚活90岁,现迫于天命,卑微请辞。臣常沐圣恩,今次也请陛下恩准老臣的辞呈。臣年纪老迈,固然行动不便,但只要臣一息尚存,都会全心全意祈祷天佑我朝社稷,祝福陛下江山永固,直到臣卑微地归于尘土。”

他终于在1857年2月28日退休,享年90岁。为军队服役72年,打破了许多士兵的记录,曾服侍过五位皇帝,并参加了不少于17次的战役。

拉德茨基总共收到146条国内外的勋章,其中包括军事玛丽亚·特蕾莎骑士团的骑士十字勋章(1799年因在诺维战役中的表现而获得),军事玛丽亚·特蕾莎骑士团的大十字勋章(由于他1848年在Custozza战役中的胜利)和1849年获得金羊毛勋章(以他在诺瓦拉战役中的胜利)。

個人生活[编辑]

1798年4月5日,他与弗朗西斯卡,伯爵夫人Strassoldo-Graffemberg(1781年1月3日——1854年1月12日)结婚,后者是陆军元帅副官Leopold Graf Strassoldo和Auersperg家族的公主Franziska Xaveria的女儿 。 这次婚姻有五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其中只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比父亲活得久。 儿子西奥多(Theodor)(1813-1878)成为少将,女儿弗里德里克(Friederike)(1816-1866)嫁给了卡尔·冯·温克海姆伯爵(Karl von Wenkheim)(1811-1891)。

由于他的慷慨、家族人口太多和妻子的奢侈生活,拉德茨基一生都活在财务困境中。

身故及遺產[编辑]

拉德茨基于1858年1月5日在米兰死于肺炎。尸体被转移到维也纳后,先放在了Arsenal军事防御建筑中。从那里他被弗朗兹·约瑟夫皇帝亲自指挥的送葬队伍带到圣史蒂芬大教堂中接受祝福。然后搭乘北部铁路去往Kleinwetzdorf村。 1858年1月19日,他被埋葬在下奥地利州的赫尔登贝格,皇帝也出席了葬礼。

实际上,应皇帝的要求,他本应被埋葬在皇家Kapuzinergruft墓穴中,但是拉德茨基将自己的遗产和遗体下葬权交给了军队供应商约瑟夫·格特弗里德·帕格弗里德(Joseph Gottfried Pargfrieder),这位供应商数十年来都在替他偿还债务,包括赌博债务,他为拉德茨基建造了一个散布着战士雕像的露天万神殿,即赫尔登贝格纪念馆。 Radetzky被埋在巨大的方尖碑下方的地下室中。

许多爱国及热爱君主专制的奥地利人都非常推崇拉德茨基。弗朗兹·格里帕泽(Franz Grillparzer)用著名的格言„In deinem Lager ist Österreich““你的派别是奥地利”来致词。约翰·施特劳斯(Johann Strauss)于1848年谱写出《拉德茨基进行曲》。

1860年,维也纳第三区的Radetzkystraße(门牌号2A的高中也叫Gymnasium Radetzkystraße)以他的名字命名,1876年以他的名字命名了Radetzkyplatz。 1862年,第二区Leopoldstadt的诺瓦拉加斯大街(Novaragasse)以同名战役而得名。 1869年,维也纳Urania附近的Radetzky桥以这种方式命名(建于1855年,今天的拉德茨基桥是1900年的新建筑)。格拉茨内城也有拉德茨基大街,穆尔河上也有拉德茨基桥。巴登-魏克斯多夫(Baden-Weikersdorf),萨尔茨堡-马克格伦(Salzburg-Maxglan),克拉根福(Hlagenfurt)-比利亚彻(Villacher Vorstadt),因斯布鲁克-赖兴瑙(Inssbruck-Reichenau),多恩比恩(Dornbirn)和霍恩奈姆斯(Hohenems)这些城市都是如此。

1863年2月28日弗朗茨·约瑟夫一世(Franz Joseph I)发布诏书,将拉德斯基列入“最值得永恒效仿的奥地利最著名的军阀和将军”名单。为了纪念他,当时刚建成的皇家武器博物馆(现为维也纳军事历史博物馆)的元帅厅里还有一个真人大小的雕像。该雕像是雕刻家托马斯·格赖因瓦尔德(Thomas Greinwald)用Carrara大理石)于1867年雕刻而成,“被帝国军队的将军奉献给他们的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