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霍克伍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約翰·霍克伍德
John hawkwood.jpg
约翰·霍克伍德的版画形象。
出生 1320年
英格兰 英格蘭
逝世 1394年
托斯卡纳 托斯卡納大公國佛羅倫斯
职业 僱傭兵首領

约翰·霍克伍德爵士(1320年-1394年)是一名14世纪活跃于意大利英国雇佣军首领。法国历史学家讓·傅华萨(Jean Froissart)将其称作“哈库德”(Haccoude),而与此同时意大利人将他称为“乔凡尼·阿库托”(Giovanni Acuto)。霍克伍德起初服务于罗马教宗,但又在后来的30年中先后服务于意大利国内的多个派别。

霍克伍德的早年经历扑朔迷离,仅有各种传说传世。人们是无法详细知道他是如何参军的,根据一般公认的传说,他是一个位于英国艾塞克斯斯拜尔赫丁翰(Sible Hedingham)的制革工人的次子,后来在伦敦伦敦开始他的学徒生涯。另有传说指出,他在参军之前是一名裁缝。

百年战争的最初阶段,霍克伍德在驻法英军服务于爱德华三世帐下。根据传说,由于在克雷西战役(亦有说是在1356年的波瓦第尔战役)中的英勇表现,霍克伍德被国王(亦有说是黑太子爱德华)授予爵位。但以上说法并无书直接证据或书面记录支持,故有人认为他是借着手下的支持自封了贵族头衔。在1360年的布勒丁尼條約签订后,霍克伍德退出军界。

早年生涯[编辑]

由保罗·乌希洛(Paolo Uccello)绘制的约翰·霍克伍德的壁画(1436)。

起初霍克伍德来到法国东南部的勃艮第,并为了金钱参加一个小型雇佣军兵团;后来他成为一个自称是“伟大军团”(Great Company)的组织的一员,并且在法国南部的阿维尼翁附近参加了对抗罗马教宗的战斗。

在十四世纪六十年代初,霍克伍德晋升成为白色军团(White Company)指挥官。1363年霍克伍德受雇于蒙菲拉托侯爵(Marquis of Monferrato)手下时,翻越阿尔卑斯山参加攻打米兰的战斗。此后,霍克伍德和他的手下们就留在了意大利。

挥戈意大利[编辑]

在此后的几年中,白色军团曾受雇于意大利国内多个派别并且多次在战争中倒戈。1364年,霍克伍德帮助比萨攻打佛罗伦萨;1369年,帮助佩鲁贾攻打罗马教宗的军队;1369年,帮助博纳博·维斯康蒂尼(Bernabò Visconti)对抗包括比萨和佛罗伦萨在内的城邦联盟;1372年,帮助維斯孔蒂家族攻打他的前上司蒙特弗兰多侯爵(Marquis of Monferrato)。在此后的一段时间,他辞去了白色军团指挥官的职务并且服务于罗马教宗。

在霍克伍德的指挥下他的兵团赢得了良好的声誉,而他本人也成为了颇受欢迎的雇佣军指挥官。或许是由于意大利语名字“Giovanni Acuto”的误读,他得到了“l'acuto”(意为“一个敏锐的人”)的绰号。由于常常摇摆于各种联盟和政治力量之间,霍克伍德的成功总是以不同的面貌展现。

意大利各城邦之间由贸易关系互相关联,他们租用雇佣军而不是建立常备军。霍克伍德总是把他的雇主和敌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他可能受雇于一方但同时又向另一方支付钱财以求不被攻击,也可能在拿了雇主的钱后又倒向另一方。有时候,一个政治派别仅仅为了霍克伍德不倒向自己的敌人而雇用他的军队。

当霍克伍德需要钱的时候,他会以叛变或劫掠平民的方式要挟他的雇主。他在罗马涅托斯卡纳都拥有不动产,并且在蒙特其维斯邦尼(Montecchio Vesponi)拥有一座城堡。尽管如此,霍克伍德还是一个文盲,每当需要签订契约的时候总是需要有人帮忙读给他听。

1375年,当霍克伍德的军队帮助教宗攻打佛罗伦萨时,佛罗伦萨于他达成协议:答应支付报酬给他以换取在三个月不受攻击。

1377年霍克伍德在教宗額我略十一世名义下令摧毁切塞纳城,史称切塞纳之劫(Destruction of Cesena)。有传说称,霍克伍德曾经保证城中居民不受伤害,但是枢机主教吉涅瓦的罗伯特(Robert of Geneva)下令将他们全部处死。此后不久,霍克伍德就投靠反教宗联盟并且和米兰公爵博纳博·韦斯特尼(Bernabò Visconti )的私生女冬妮娅·维斯特尼(Donnina Visconti)结婚,他们生有一子三女(有资料表明这可能不是霍克伍德的第一次婚姻)。不过,后来霍克伍德和维斯特尼发生争吵并且退出联盟,然后和佛罗伦萨签订和约。

1381年,英王理查二世任命霍克伍德为英国驻罗马教廷大使

1387年,霍克伍德帮助帕多瓦攻打来自弗利(Forlì)的乔凡尼·奥德拉弗(Giovanni Ordelaffi),并且在“卡斯塔那若战役”(Battle of Castagnaro)帮助维罗纳取得胜利。

定居佛罗伦萨[编辑]

在14世纪90年代,霍克伍德在对抗米兰城邦首领吉安·加萊亞佐·維斯孔蒂(Gian Galeazzo Visconti)的扩张战争中成为佛罗伦萨军队的总司令。霍克伍德的军队侵略伦巴底,但是不得不在距离米兰不足10英里的阿迪杰河停止前进。随后几年中,霍克伍德的军队成为保卫佛罗伦萨的军事力量,并且击败了贾卡珀·达·费米(Jacopo dal Verme)率领的米兰军队。最终,霍克伍德退出军界。同时代的佛罗伦萨人认为,霍克伍德是“在抵御米兰侵略扩张战争中维护佛罗伦萨独立的救世主”。霍克伍德在此期间佛罗伦萨给予霍克伍德公民身份和退休金,此后一直居住在佛罗伦萨近郊的别墅。

1394年3月16日(有说为3月17日),约翰·霍克伍德爵士逝世于佛罗伦萨,享年74岁。随后佛罗伦萨人以“无比骁勇的战士、无比杰出的领袖乔凡尼·阿库托爵士”的荣誉称号为他在大教堂(Duomo)举行了国葬。此后不久,英王理查理二世(Richard II)曾要求将他的遗体运回英国。

霍克伍德的儿子后来回到了英国的埃塞克斯。

纪念和纪念碑[编辑]

1436年佛罗伦萨人为霍克伍德委托保罗·乌希洛(Paolo Uccello)建造墓碑。墓碑上绘有壁画,至今仍然矗立于大教堂(Duomo)内。起先佛罗伦萨人想为他树一尊铜像,不过鉴于造价实在过高只好他们绘制了一副颜色接近青铜的壁画。

霍克伍德死后得到人们残忍和富有骑士精神的评价。在家乡斯拜尔赫丁翰(Sible Hedingham)有专门纪念他的小礼拜堂和“霍克伍德路”(Hawkwood Road);在罗马涅区有“阿库托街”(Strada Aguta)。

查理·约翰逊1592年出版的书中,霍克伍德被誉为“伦敦九杰”(Nine Worthies of London)之一。

英国摇滚民谣组合Fairport Convention在其发布的《Sense of Occasion》专辑中有一首名为《霍克伍德的军队》(Hawkwood's Army)的歌曲,该曲以现代视角将霍克伍德的白色军团描述成为一个“由残忍的强奸犯和小偷组成的军队”。

书籍[编辑]

  • Duccio Balestracci - 《Le armi i cavalli l'oro. Giovanni Acuto e i condottieri nell'Italia del Trecento》, (Rome, 2003)
  • Frances Stonor Saunders - 《Hawkwood: The Diabolical Englishman》 (2004).
    • US edition: 《The Devil's Broker: Seeking Gold, God, and Glory in 14th Century Italy》 (2005)
  • William Caferro- 《John Hawkwood: An English Mercenary in Fourteenth-Century Italy》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006)
  • John Temple-Leader & Giuseppe Marcotti - 《Sir John Hawkwood (L'Acuto) Story of a Condottiere》
  • Sir Arthur Conan Doyle - 《The White Company》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serial form in 1891) is loosely based on John Hawkwood and his exploits.
  • L.G.亚历山大 – 《新概念英语》(第三册第14课《A Noble Gangster 贵族歹徒》)

其它资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