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萨尼尔·瓦立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纳萨尼尔·瓦立池

纳萨尼尔·瓦立池(Nathaniel Wallich,1786年1月28日-1854年4月28日),出身丹麦植物学家外科医師。起初他在靠近加爾各答的丹麥殖民地工作,後來加入了不列顛東印度公司。他參加了加爾各答的植物園之建立,並發表許多植物學名,日後許多動植物學者研究他大量的收藏時,常援用他的名字作為命名他所採集的新種類。

生平[编辑]

出生[编辑]

瓦立池出生于哥本哈根,原名纳散·本·乌尔夫 (Nathan ben Wulff),父亲乌尔夫·本·瓦立池 (Wulff ben Wallich 或作 Wolff Wallich) 是一名於十八世紀末期从汉堡西部小鎮亞爾托納 (Altona) 移居至哥本哈根定居的商人。后来他改名为纳散·瓦立池,成年後名为纳萨尼尔·瓦立池[1]

求學[编辑]

瓦立池曾於亞伯丁大學求學[2],並於1806年取得了哥本哈根皇家外科医学院學位[3] ,並於同年年底被指定至當時丹麥位於孟加拉的殖民地塞蘭坡,當時稱為弗雷德里克斯那高爾 (Frederiksnagore[4]),擔任外科医師[3]。瓦立池曾向植物学家马丁·瓦尔学习植物学。1807年4月他乘船出發前往印度,绕过非洲南端,於11月抵达塞兰坡

加爾各答時期[编辑]

由于当时丹麦是和拿破仑掌政的法国结盟,所以许多殖民地被英国攻陷,包括了處於外圍的塞蘭坡亦落入英国军队控制,瓦立池被关入监狱,1809年由於其學歷,被假釋放出[3][5]。稍後被指定擔任在加尔各答東印度公司植物学家威廉·卢克斯堡 (William Roxburgh) 的助手[3]。由於極差的健康狀況,迫使他在1811年至1813年曾到較溫暖的毛里求斯,在那裡他繼續他的研究工作[3]

1813年之前,他在植物學上的造詣便已聞名[6],更展現了对印度当地的植物相植被極大的兴趣,曾到过尼泊尔緬甸、西印度等地採集,并成为加尔各答亚洲学会会员,并曾於1814年2月2日致函至學會委員會建议成立一个博物馆。1814年8月起,瓦立池的名字出現在东印度公司的名單上,擔任助理外科醫師,直到同年12月退休下來,前往擔任博物館負責人[6][3]

學會接受了他的請求並成立博物館,在籌備期間,他奉獻其個人服務與部份植物採集收藏给博物館[6]。於是亞洲學會指定瓦立池為榮譽館長,稍後瓦立池成為亞洲學會东方博物馆 (现为印度博物館) 之負責人,於1814年6月接管博物館,博物於此時啟用[6]。在他的領導與其私人採集者的努之下,博物館迅速發展起來。大部份瓦立池的私人採集者都是歐洲人,但有一名印度人,巴布·蘭卡瑪·森 (Babu Ramkamal Sen),他最初是個採集者,後來當上了亞洲學會的祕書[6]

瓦立池幾乎一抵達加爾各答便涉入了东印度公司加尔各答的植物园,自1817年起則成為植物園正式成員,直到1846年退休為止。

1822年,他曾经受好友斯坦福·莱佛士囑咐,到新加坡为当地设计植物园,但由於不明原因,他於隔年返回加爾各答

瓦立池自1828年至1849年間,做了大量的採集工作,製作了一份俗稱《瓦立池目錄》[7]的植物名錄,收錄了超過 20,000 份標本資料,標本的來源為瓦立池的採集品,同時還包括了同時期的採集者,如卢克斯堡、戈麦斯 (Gomez)、威廉·格里菲斯[2]等人的採集品。每份標本的採集者皆明白記載於這份目錄之中。目前瓦立池個人收藏的標本在英國邱植物園標本館(K)中獨立存放,稱為瓦立池標本館 (K-WALL)。除了這些收藏,瓦立池把標本的複份寄送給约瑟夫·班克斯爵士 (Sir Joseph Banks),這個部份亦在邱植物園標本館中,但不在瓦立池標本館中。瓦立池的採集品除了典藏於邱植物園,其複份亦廣泛送至其他標本館[8]

瓦立池亦出版了二部重要的書籍《尼泊爾植物圖志》(Tentamen Floræ Nepalensis Illustratæ, vols I-II, 1824-1826) 以及《亞洲珍稀植物》(Plantæ Asiaticæ Rariores, vols I-III, 1830–1832)[9],並繼續從事植物探險的工作。瓦立池最大的貢獻之一是他經常幫助抵達加爾各答,欲前往喜馬拉雅山區的植物採集者。三卷的《亞洲珍稀植物》書中的繪圖,由加爾各答植物園雇用畫家完成:Gorachand146幅,Vishnupersaud109幅,(懷特所雇用的)Rungiah1幅,其餘的圖版則由John Clark與格里菲斯(3幅)完成。書共印刷了250套,其中40套由東印度公司購買。[9]

1835年,瓦立池、格里菲斯、約翰·麥克蘭被指派前往阿薩姆,評估開闢園的前景。茶業委員會的這項任務中,瓦立池與格里菲斯的關係起了變化,瓦立池控告格里菲斯私佔了他的植物採集品,而格里菲斯則抱怨,「如我不斷所說的,根本不可能跟這樣的人共事,他是個脆弱、偏見與虛榮的綜合體。」瓦立池強烈地被討厭著,這可由約翰·麥克蘭在加爾各答博物期刊所發表的文章,以及格里菲斯重新設定了植物園見得一斑。[9][10]

1837年至1938年之間,瓦立池擔任加爾各答醫學院 (Calcutta Medical College) 的植物學教授,同時是哥本哈根大學 (University of Copenhagen) 榮譽博士,並為丹麥皇家科學暨文學院 (Royal Danish Academy of Sciences and Letters) 院士。

1842年,瓦立池前往非洲南端 (the Cape),稍後便回到歐洲。在他不在的期間,格里菲斯被提名管理植物園,在由馬六甲前往加爾各答就任的期間,Joachim Otto Voigt (1795–1843)曾接掌一小段時間。

瓦立池對印度藝術歷史亦感到興趣。在擔任第一任亞洲學會東方博物館(今日印度博物館)館長期間,雖未能成功,但曾嚐試讓印度藝術家能簽署藝術工作。[11]

退休[编辑]

瓦立池於1846年退休,1847年至倫敦定居,直到七年後過世,被葬在布倫特區的Kensal Green墓園。

家人[编辑]

瓦立池有一子一女,喬治·查爾斯·瓦立池 (George Charles Wallich, 1815–1899)與漢那·莎拉 (Hannah Sarah)。


在植物學上的貢獻[编辑]

瓦立池曾被要求把加爾各答植物園裡的標本運回英國,那些年中,他發展出了一些創新的方法,包括把種子存放黑糖中運送,還有他曾創下在瓦德箱發明之前,把最多活體標本運回英國的記錄。

他的標本保存在瓦立池標本館,是邱植物園標本館中最大館藏者。其他的部份,則被收藏在加爾各答印度中部國立標本館 (CNH,標本館代碼CAL)[12],約有20,500份標本。[13] 印度中部國立標本館是1795年由威廉·卢克斯堡博士所創建,瓦立池為其續任者,並大大地擴展了標本館的規模。[12]

瓦立池最大的貢獻之一是他經常幫助抵達加爾各答,欲前往喜馬拉雅山區的植物採集者。他所採集的標本除了印度尼泊爾,還包括馬來西亞緬甸、以及南非[8]

著作[编辑]

瓦立池在植物學上的著作,其地理涵蓋範圍包括印度尼泊爾丹麥毛里求斯新加坡、以及南非[8]

  1. 《瓦立池目錄》:目錄的全名《Numerical list of dried specimens of plants in the Museum of the Honl. East India Company /which have been supplied by Dr. Wallich, superintendent of the botanic garden at Calcutta》,這份手寫目錄共有306頁,分為二個部份:第1頁至268頁為瓦立池標本編號1至7683,第二部份為269頁至305頁,是他在倫敦林奈學會發表東印度公司標本館的標本目錄,305頁至306頁則為瓦立池與喬治·邊沁的補遺及勘誤。通常被稱為《瓦立池目錄》,其新種植物的記錄皆為[[無效發表]],這些裸名由G. Don合法化,G. Don亦收錄了己為邊沁, D. Don,以及 Royle所合法化的學名[14]
  2. 《亞洲珍稀植物》:全名《Plantae Asiaticae Rariores: or, Descriptions and figures of a select number of unpublished East Indian plants》三卷,含12部份,分別自1829年至1832年出版,其共同作者還有邊沁, Martius, Meisner & Nees等人,由倫敦Treuttel and Würtz出版,含300幀平版印刷畫,第1至295為植物圖版,296至300幀為地圖。[15]
  3. 《尼泊爾植物圖志》:全名《Tentamen Florae Napalensis Illustratae Consisting of Botanical Descriptions and Lithographic Figures of Select Nipal Plants. Calcutta and Serampore》,含二部,第一部圖版1至25,1824年出版;第二部圖版26至50,1826年出版。[16]
選自《亞洲珍稀植物》的圖版10:女王鬱金 Curcuma cordata (Curcuma petiolata)

紀念瓦立池的動植物學名[编辑]

部分以瓦立池命名的动植物:

注释[编辑]

  1. ^ Judith M Taylor and Jules Janick. Lorenzo Da Ponte and Nathaniel Wallich: Jews in the Enlightenment [1]
  2. ^ Nathaniel Wallich,此據法文版維基百科。
  3. ^ 3.0 3.1 3.2 3.3 3.4 3.5 《植物探險家》(PlantExlorer),2011-07-07擷取。
  4. ^ Frederiksnagore,《植物探險家》(PlantExlorer),文中塞蘭坡的丹麥別名作Frederischnagor。2011-07-07擷取。
  5. ^ 印度博物館/wallich,加爾各答印度博物館,瓦立池介紹文。擷取於2011-07-07。文中稱英國軍隊控制塞蘭坡至1815年,這時的瓦立池逃亡,但後來因其學歷獲得假釋。
  6. ^ 6.0 6.1 6.2 6.3 6.4 印度博物館/wallich,加爾各答印度博物館,瓦立池介紹文。擷取於2011-07-07。
  7. ^ 瓦立池目錄,這是瓦立池交給東印度公司的標本目錄,日期為 1828年至1849年。
  8. ^ 8.0 8.1 8.2 Index of Botanists: Wallich, Nathaniel,《哈佛大學標本館資料庫》(HUH database)。
  9. ^ 9.0 9.1 9.2 Desmond, Ray 1994. The European Discovery of the Indian Flor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0. ^ Axelby, Richard (2008) Calcutta Botanic Garden and the colonial re-ordering of the Indian environment. Archives of natural history 35(1):150–163 doi:10.3366/E0260954108000144
  11. ^ Noltie, H. J. 2002 The Dapuri Drawings: Alexander Gibson and the Bombay Botanic Gardens. Wappingers Falls, New York Antique Book Club
  12. ^ 12.0 12.1 Central National Herbarium, Howrah,印度中部國立標本館(CNH),在其官網中名稱「Central National Herbarium, Howrah」豪拉 (Howrah) 為加爾各答陂鄰城市;該館宣稱館藏有2,500,000份標本。擷取於2011-07-17。
  13. ^ Nathaniel Wallich. Royal Botanical Gardens, Kew. 
  14. ^ 《HUH》database:Numerical list,《哈佛大學標本館資料庫》,2011-07-09擷取。
  15. ^ 《HUH》database:Plantae Asiaticae Rariores,《哈佛大學標本館資料庫》,2011-07-09擷取。這裡與原先前文的描述的出版時間不同似乎以《哈佛大學標本館資料庫》較為可信,它詳列了12部份的分別出版時間。此網頁還列舉了哈佛大學標本館中館藏的瓦立池採集、屬於本書所發表的模式標本
  16. ^ 《HUH》database:Tentamen Florae Napalensis Illustratae,《哈佛大學標本館資料庫》,2011-07-09擷取。此網頁還列舉了哈佛大學標本館中館藏的瓦立池採集、屬於本書所發表的模式標本
  17. ^ 瓦氏鳳尾蕨,Flora of Taiwan 2nd. ed. 1: 233. 1994.
  18. ^ Brummitt, R. K.; C. E. Powell. Authors of Plant Names. 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 1992. ISBN 1-84246-085-4.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