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托雷·卡帕齐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维托雷·卡帕齐奥
Vittore Carpaccio.jpg
出生1465

维托雷·卡帕齐奥(Vittore Carpaccio, 義大利語:[vitˈtoːre karˈpattʃo]; 约1465 – 1525/1526)是一位意大利威尼斯画派的画家,在真蒂莱·贝利尼手下学习。他以九幅系列画作《圣乌苏拉的传说》而闻名。他的风格有些保守,几乎没有受到文艺复兴人文主义趋势的影响,在他有生之年,这种趋势改变了意大利文艺复兴绘画。他的画风受到安托内罗·达·梅西那早期尼德兰绘画的影响。出于这个原因,也因为他最好的作品大多留在威尼斯,与威尼斯其他同代画家,如乔瓦尼·贝利尼乔尔乔内相比,他的艺术相对受到忽视。

生平[编辑]

《圣乌苏拉的梦》, 1495; 学院美术馆威尼斯

卡帕齐奥出生在威尼斯,是皮革商人皮耶罗·斯卡帕扎的儿子。其家族最初来自托尔切洛教区的马佐尔博岛,至少可以追溯到13世纪,其成员分散在整个威尼斯。他的出生日期不太确定:他的主要作品完成于1490年至1519年间,所以将他列为威尼斯早期文艺复兴的大师,他于1472年被叔叔伊拉里奥修士首次记载。[1] 进入威尼斯的人文主义圈子时,他把姓改成了卡帕齐奥。他是拉扎罗·巴斯蒂亚尼的一名学生,后者与乔瓦尼·贝利尼和维瓦里尼一样,是威尼斯一个大型工作室的负责人[1]

作品[编辑]

卡帕齐奥最早已知的独创作品是Salvator Mundi in the Collezione Contini Bonacossi and a Pietà现在在彼提宫。这些作品清楚地显示出安托内罗·达·梅西那乔瓦尼·贝利尼的影响 – 特别是在光线和色彩的使用方面 – 以及费拉拉弗利画派的影响。"萨尔瓦托蒙迪"在科勒齐内孔博纳科西和'皮特'。

1490年,卡帕齐奥开始著名的《圣乌苏拉的传说》,为威尼斯供奉这位圣人的会堂。这些作品,现在在学院美术馆,其主题取材于雅各·德·佛拉金的《黄金传说》。1491年,他完成了《圣乌苏拉的荣耀》祭坛画。事实上,卡帕齐奥的许多主要作品都是这种类型:为慈善和社会机构威尼斯会堂的大厅绘制大型可拆卸的壁画。三年后,他参加了圣若望大会堂(Scuola Grande di San Giovanni Evangelista)的装饰,画了《里亚托桥十字架圣髑的奇迹》。

《圣奥斯定研经》

在十六世纪开始的十年里,卡帕齐奥开始创作这些作品,使他获得当时最重要的东方主义画家的声誉[2]。从1502年到1507年,卡帕齐奥创作另一组著名的系列壁画,在斯拉夫的圣乔治会堂(Scuola di San Giorgio degli Schiavoni),服务于威尼斯的斯拉夫人移民。与《圣乌苏拉》系列中的略显过时的连续叙事序列不同,其中主要人物在每幅画中多次出现:“斯拉夫”系列中的每一部作品都集中关注达尔马提亚三位主保圣人的生平: 圣叶理诺圣乔治和圣特肋弗。这些作品被认为是“东方主义”,因为它们提供了对黎凡特新迷恋的证据:明显中东的景观作为宗教场景的背景,在画像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此外,一些场景直接涉及跨文化问题,如翻译和改宗。

《女子肖像》( 1510)

例如,圣叶理诺在4世纪将希腊语 圣经翻译成拉丁语,称为武加大译本。然后,圣乔治的故事谈到皈依和基督教至高无上的主题。

根据《黄金传说》,基督教骑士乔治,拯救一个被献给作祭物的利比亚公主。乔治担心她的异教徒家庭会做这样的事,把龙带回她的城镇,强迫他们接受洗礼[3]。圣乔治的故事在文艺复兴时期非常受欢迎,许多画家都描绘骑士和龙之间的对抗。因此,对这一事件的描述已有了悠久的历史,但不太常见的是他演绎的洗礼时刻。虽然在圣乔治画像的历史中不寻常的,但是《塞伦特人的洗礼》却是当时东方题材在威尼斯流行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极其关注外国服装,帽子, 特别显著地表示异国情调。《塞伦特人的洗礼》中描绘一位最近的皈依者为了领圣体,炫耀地把他他精心设计的、镶嵌宝石、红白相间的头巾放在地上。

福蒂尼·布朗认为,这种对异国情调的东方题材兴趣的增加,是威尼斯和奥斯曼帝国关系恶化的结果:“随着它变得更有威胁,它也更使人痴迷。”[4] 他的威尼斯原阿尔巴尼亚会堂的立面浮雕反映了这种兴趣,因为它纪念了1474年和1478年两次围攻斯库台,后者由苏丹穆罕默德二世亲自指挥。

与此同时,在1501–1507年,他在总督宫工作,与乔瓦尼·贝利尼一起,装饰议事大厅。像许多其他主要作品一样,这个系列也在1577年的灾难性火灾中完全消失。

《逃往埃及》(1500)

1504–1508年为阿尔巴尼亚会堂(Scuola degli Albanesi)创作的“圣母生平”系列[5],主要由助手动手,现在分别在贝加莫卡拉拉学院米兰布雷拉画廊,以及威尼斯的黄金宫

在后来的岁月里,卡帕齐奥似乎受到了齐马·达·科内利亚诺(Cima da Conegliano)的影响,1508年在费拉拉的《圣母之死》就证明了这一点[1]。1510年,卡帕齐奥创作了《哀悼基督》和The Meditation on the Passion, 其中可以发现 在安德烈亚·曼特尼亚的这类作品中的苦涩悲伤的感觉,并广泛运用寓言象征主义。同年画的《风景中的青年骑士》,现在在马德里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

1516年,他在当时的威尼斯小镇卡波迪斯特拉 (今斯洛文尼亚科佩尔)画了一幅《神圣对话》(Sacra Conversatione),挂在圣母圣天主教座堂.卡帕齐奥在卡波迪斯特拉又创作了几部作品,他在那里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几年,然后去世[6]

在1511年至1520年间,他为圣斯德望会堂(Scuola di Santo Stefano)完成了五幅画作“斯德望的生平”。卡帕齐奥的后期作品大多在威尼斯大陆地区完成,与他的儿子贝内代托和皮耶罗合作。他的一个学生是马尔科·马齐亚莱。


作品[编辑]

参考[编辑]

  1. ^ 1.0 1.1 1.2  本條目部分或全部内容出自公有领域Chisholm, Hugh (编). Carpaccio, Vittorio. 大英百科全書 5 (11th ed.). 劍橋大學出版社: 382. 1911. 
  2. ^ Fortini Brown, p. 69.
  3. ^ Jacobus de Voraigine, The Golden Legend: Readings on the Saints, tr. William Granger Ryan, Vol I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3), p. 240.
  4. ^ Fortnini Brown, p. 69.
  5. ^ Kathleen Kuiper, The 100 Most Influential Painters & Sculptors of the Renaissance I, Rosen Education Service: 171–172, 2010-02-01, ISBN 978-1615300044 
  6. ^ Leto Vittoreja Carpaccia, spomin na čas, ko je Koper veljal za "istrske Atene" [The Year of Vittore Carpaccio, the Memory of Time when Koper Was Considered the "Athens of Istria"]. MMC RTV Slovenija. 5 February 2016 (斯洛文尼亚语). 
  • Patricia Fortini Brown, Venetian narrative Painting in the Age of Carpaccio (New Haven and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88/1994)
  • Daniele Trucco, "Vittore Carpaccio e l’esasperazione dell’orrido nell’iconografia del Rinascimento", in «Letteratura & Arte», n. 12, 2014, pp. 9–23.
  • Pompeo Molmenti, Gustav Ludwig, The Life and Works of Vittorio Carpaccio (London: John Murray, Albemarle Street, W., 1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