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克罍,西周初年燕国所造,銘文记载周天子封燕召公于燕,其子克到燕地赴任,和克盉铭文相同。摄于首都博物馆
皿方罍,商代晚期所造,迄今出土的方罍中最大最精美的一件。现藏湖南省博物馆

(读作“雷”,汉语拼音léi),中國商朝晚期至东周时期大型的酒器,雙耳細頸罐式,[1]有方形和圆形两种形状,其中方形见于商代晚期,圆形见于商朝和周朝初年。从商到周,罍的形式逐渐由瘦高转为矮粗,繁缛的图案渐少,变得素雅。

前1600至前1000年的二里崗文化時期,中原開始鑄造罍,並輸出到長江中游,當地其後亦鑄造罍。[2]在商代和西周陪葬的禮器組合中,罍較為少見。在商周疆域外圍,罍一類容器卻是最常見的青銅器種類,可能這是商周王朝送給友邦的禮物。[3]迄今考古發現最華麗的一組罍,來自四川彭州竹瓦街。[4]

現代仿製品[编辑]

古代青铜罍由于当时工艺技术问题,底部和器物身体不能一次完成,所以底部是后加的,古代青铜罍底部很厚,达到2厘米至5厘米。而现代仿造的青铜罍底部与器物身体是一次成型,底部很薄。

此外,古代青铜罍由于在土里埋藏3000年,经过热胀冷缩变形,青铜罍内部也有与外部对应的花纹形状的凹凸。这种凹凸在古代制造时候是没有的,古代内范是平整的(内范没有必要刻上与外部一样的花纹),而是经过岁月演变发生的变化。现代仿品内部是平整的,没有经过3000年外部条件变化。

註釋[编辑]

  1. ^ Lothar von Falkenhausen;〈竹瓦街——一個考古學之謎〉,頁325-327。
  2. ^ Lothar von Falkenhausen;〈竹瓦街——一個考古學之謎〉,頁326。
  3. ^ Lothar von Falkenhausen;〈竹瓦街——一個考古學之謎〉,頁325、327。
  4. ^ Lothar von Falkenhausen;〈竹瓦街——一個考古學之謎〉,頁322。

參考書目[编辑]

  • Lothar von Falkenhausen(羅泰)著,張鍾雲譯;〈竹瓦街——一個考古學之謎〉,載Lothar von Falkenhausen編:《奇異的凸目——西方學者看三星堆》(成都:巴蜀書社,2003),頁32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