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兴亚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罗兴亚人
Flag of the Rohingya
總人口
729,000(聯合國於2009年估算) 800000(2012年) 全世界1,424,000–2,000,000
分佈地區
缅甸 (若開邦阿拉干地区)
孟加拉国巴基斯坦阿联酋沙特阿拉伯泰国埃及马来西亚印尼、印度
語言
罗兴亚语(一种孟加拉语方言)
宗教信仰
伊斯兰教逊尼派
相關種族
孟加拉人 印裔緬甸人

罗兴亚人(Rohingya people),或譯洛興亞人罗辛亚人罗兴迦人 ,又称阿拉干人,是緬甸若開邦阿拉干地区的一个穆斯林族群(集中在若開邦北部近孟加拉边界一方的貌夺布帝洞镇区)。關於羅興亞人的起源,一說為自78世紀以来阿拉伯商人和伊朗商人与突厥人孟加拉人摩尔人普什图人以及緬甸土著不断融合形成的混血民族,但与其他来自南亚次大陆的移民有所区别;另外说法指在英国殖民缅甸前,阿拉干地区的穆斯林人群数量有限,而罗兴亚人的人数激增是因为英国鼓励相邻孟加拉地区的人移民,以促进农耕。人口统计显示从1872年到1911年,阿拉干地区穆斯林人口从58,255 增加到了178,647。

截至2013年,約有130萬羅興亞人生活在緬甸。按照聯合國的説法,他們是世界上受到迫害最嚴重的少數民族之一。許多羅興亞人逃離緬甸到鄰國孟加拉國貧民窟和難民營生活,並沿地區泰國-緬甸邊境生活。2009年,一位資深緬甸大使甚至说羅興亞人是醜陋的食人魔和在緬甸的異族。

語源[编辑]

「罗兴亞」這個名詞的語源有爭議。以下列出最常見的三種說法。

  • 像罗兴亞族本身的歷史學家,如Khalilur Rahman[哪一位?]認為,「罗兴亞」這個名詞源於阿拉伯语词Raham,意为「同情」[1]。他們回遡至他們的祖先,來自阿拉伯的商人於公元8世纪時於兰里岛附近遇到船難,他們用自己的語言喊道,“Raham”。因此,這些人被當地人稱為“Raham”,而隨着時間轉移,“Raham”的稱呼慢慢變為“Rhohang”,最後定型成為“Rohingyas”[1][2]
  • 不過,這種說法為阿拉干穆斯林大會的前任總裁 Jahiruddin Ahmed 及前任秘書長納齊爾·艾哈邁德分別駁斥[1]。他們的論據,當年遇到海難而在阿拉干沿海定居的穆斯林,現時被稱為「Thambu Kya」。假若「罗兴亞」這個名詞是用來指稱這一班人,那麼,他們就會是首批被叫作「罗兴亞人」的人,而不是現時的罗兴亞人。相反的,根據他們二人所說,「罗兴亞」這個名詞其實是因為他們本來是來自阿富汗中北部興都庫什山脈一個叫作Ruha[3]的村莊的後人[1]。另一位歷史學家 MA Chowdhury 指出:其實古阿拉干王國在穆斯林間稱之為「摩羅亨」(Mrohaung),這個名稱後來變成了「羅興」(Rohang),所以在當地的居民因此被稱為「羅興亞」,意思就是「住在羅興的人」[1]。但這個說法又被緬甸的歷史學家否認。
  • 欽貌苏(Khin Maung Saw)等緬甸歷史學家指出,在1950年代以前,從來沒有人用過「羅興亞人」這個名詞[4]。而另一位歷史學家貌貌博士(Dr. Maung Maung英语Maung Maung[a]引述英國於1824年在英屬緬甸時的人口普查報告,指報告內並沒有出現過「羅興亞人」這個名詞[5]日本神田外國語大學的歷史學家 Aye Chan 指「羅興亞人」這個名詞是由當時同屬英國殖民地的孟加拉移民到阿拉干地區的後人在1950年代創造,因為在這之前,不論任何語言的歷史文獻均沒有找到這個詞語。然而,他並沒有否認早在1824年之前,阿拉干地區就已有穆斯林定居。[6]

與緬甸的歷史淵源[编辑]

若開邦總人口數約三百五十萬人,該地分為兩大族群:若開族和羅興亞人 ,[7]前者宗教上為佛教徒,語言上操緬甸語若開方言,於西元九到十世紀前後成為該邦的主要族群,後者為穆斯林,說孟加拉語吉大港方言為主,其主要分布於孟都、布迪當、阿恰布、角道、拉岱當此五地 。

在緬甸最古老的穆斯林團體可被追溯到西元八世紀,因為孟加拉灣季風貿易盛行所以帶來的定居穆斯林商人社群,而從1430年起,孟加拉蘇丹國的扎拉魯丁便派手下大將瓦里克汗以五萬兵力征服此地並開始建政,從此開始大量孟加拉人口開始移入,這群人的後裔古早時稱PATHI 或 ZERBADEE,現則稱穆斯林,其背後隱含著一個緬甸本土母親和外來穆斯林父親。[8]

1660年印度開始戰亂,避戰的莫臥兒王子沙舒賈與其大量追隨者到此區開始定居開啟第二波的羅興亞大移民。1784年緬甸再度征服回若開邦地區。

若开邦位于缅甸西部,曾经是独立王国称阿拉干王国(Arakan),1785年才被缅甸贡榜王朝所兼并。1826年,第一次英缅战争结束,缅甸战败,阿拉干被割让给英属印度。1948年缅甸独立时,阿拉干又划回缅甸,成为现在缅甸14个省邦之一的若开邦。

阿拉干王国自古以佛教立国,在文化上与缅甸更为接近,与西边的孟加拉地区也长期和睦相处。在阿拉干王国的古都妙乌(Mrauk U),至今仍保留着一座几百年前的清真寺。不过,那个时候,定居在阿拉干的穆斯林人数很少,主要是从事贸易的商人。

英國殖民時期(1886-1948年)[编辑]

在第一次英緬戰爭中(1824-1826年),緬甸再度喪失若開統治權,原先於第一次英緬戰爭中逃難至孟加拉的穆斯林逐漸回流,而在第三次英緬戰爭(1852年、1885年)後,全緬甸淪為英國殖民地。而英國殖民政府為了發展殖民地事業增加緬甸勞動力,鼓勵大量孟加拉移民進入,並徵召大量英印士兵於此區,是為第三波大移民浪潮。英國對該邦統治政策採人口普查、分而治之,也就是以宗教信仰確定緬甸人身分,以佛教徒與穆斯林區分,而後來遷移至若開邦的穆斯林族群,被稱為吉大港人。分而治之,在大緬甸政策的對待上,將緬甸分為緬族居住區與少數民族居住區,前者以直接統治為主,後者可保留自己的自治權力以藉此培植親英勢力,另外在此時期殖民政府統治較依賴穆斯林而對於佛教徒評價較差,這使得緬族方面不滿日漸加深導致了兩族於1938年爆發流血衝突。[9]

英国实施沿海农业开发政策,将一批孟加拉人带到了阿拉干,以99年为租期,把阿拉干的土地租给孟加拉人耕种。孟加拉人没有雇佣当地的若开人,反而把他们赶出自己的家园,然后大量雇用孟加拉农民。99年租期到期时,阿拉干的孟加拉人已经从1826年的3万人增长到1925年的22万人,数量几乎与当地的若开人相等,而族裔间的冲突也开始增多起来。当时的英国驻阿拉干移民官司马特(R.B.Smart)曾经记录道:“阿拉干人正在被来自西边吉大港(Chittagong,现孟加拉国靠近缅甸的港口城市)的移民挤出他们的原住地,不得不向东部迁徙。”

二战时为阻断日军通过阿拉干向印度推进,英军组建了一支由孟加拉穆斯林组成的部队“孟加拉V支队”。但英国人撤进印度之后,这支已经被武装起来的队伍并没有将注意力投向日军,而是用来驱赶阿拉干的佛教徒(若开族)。根据缅甸人和英国人的记录,成百的村庄被V支队烧毁,超过10万名佛教徒被杀害,仅边境小镇磨豆(Maungdaw)就杀掉了3万多佛教徒。若开人称之种族清洗。二战后,英国人要求V支队将抢占的土地归还给若开人。但孟加拉人没有归还原主,而是组建了穆斯林解放组织(MLO,后改名为“穆斯林圣战党”,Mujahid),并联络印度穆斯林的领袖真纳(巴基斯坦国父),试图“携”地加入不久后就要从英属印度分离出去的東巴基斯坦。这一企图遭到英国殖民政府的反对,殖民政府的阿拉干行政长官说服了穆斯林领袖,希望他们与缅族、掸族、克钦等缅甸其他民族一起组成缅甸联邦。

獨立初期到吳努政府時期(1948年-1962年)[编辑]

二戰開始後,日本入侵緬甸並成立親日的緬族政權,而為了西征印度在若開區徵召了以佛教徒為主幹的若開愛國軍,而英印政府則成立了以穆斯林為主的第五軍團穆斯林游擊隊,使若開邦於1944年重回英印政府統治行列,而隨後爆發的巴基斯坦獨立戰爭使得羅興亞人的第四波移民潮開始。[10]

吳努政府時期(1948-1962年)[编辑]

緬甸政府頒布緬甸聯邦憲法,其中對少數民族提出民族代表院的做法並承認羅興亞人為少數民族。1948年公布的《國籍法》與《選擇國籍條例》(在英屬殖民地出生的新移民且在緬甸居住八年以上者方可申請歸化入籍)此事使大量文盲人口的羅興亞族成為無國籍者。而在若開邦地位部分,該政府採折衷作法:沒有同意完整若開邦建立,也沒有同意羅興亞人的北若開單獨穆斯林邦的建議,而是設立若開邦但將梅餘地區(含孟都、布迪當、拉岱當)成立直屬中央的梅餘邊境區。[11]

穆斯林圣战党曾要求成立自治的穆斯林邦,遭到缅甸联邦政府拒绝。圣战党随即发动了针对联邦政府的圣战,捣毁了若开邦北部幸存的佛教徒村庄,控制了整个若开邦北部和缅巴边境(当时孟加拉国尚未独立,属于东巴基斯坦),使得更多的孟加拉贫民得以涌入若开邦。缅甸政府军曾数次与穆斯林圣战党武装交火,圣战士们数度投降或被消灭,但总是会在不久之后死灰复燃、东山再起。

1960年代,缅甸总理吴努为了获得更多选票,许诺给予罗兴亚人公民权,招致军方强烈不满,也成为后来吴奈温发动政变把吴努赶下台的原因之一。

軍政府統治時期(1962-1988年)[编辑]

1962年奈溫將軍發動軍事政變,否決聯邦憲法取消邊境區編制,並開始採大緬族主義,在若開邦開始大量修築佛寺並鼓勵緬族移入此區。 1971年羅興亞人因為受孟加拉獨立戰爭的影響而開啟第五波移民潮, 1974年通過緊急移民法案,使羅興亞人在自己土地上成為外僑。 1977年發動龍王行動,使羅興亞人人身與行動自由嚴重受限。 1982年緬甸國籍法[12]的再次頒布將緬甸公民分為普通、準公民、歸化三種身分,而此國籍法採血統主義,也就是雙親中至少一位須為本國公民(1948年前就定居此地的明確證明)這使得羅興亞人只能成為外僑,據國際人權組織統計約一百萬羅興亞人於此時被剝奪了國籍。[13]

随着印巴分裂和孟加拉脱离巴基斯坦独立建国等事件的发生,孟加拉经济长期处于欲振乏力状态,越来越多的孟加拉难民逃进若开邦,进而蔓延到缅甸内陆。据法国远东学院学者雷德(Jacques P. Leider)在其2013年发表的研究论文《若开邦的穆斯林以及罗兴亚人的政治工程》中披露,1975年(孟加拉从巴基斯坦分离后不久),时任英国驻缅甸大使馆官员奥布莱恩(T.J. O’Brien)在使馆的内部档案中记录道:“他承认,超过50万的孟加拉越境者进入了若开邦,而缅甸政府有权拒绝他们。”这里的他,指的是时任孟加拉驻缅甸大使凯瑟(K.M. Kaiser)。

奥布莱恩还写道:在孟加拉当时的困境下,凯瑟恳求缅甸当局,不要对这件事施加压力,并对缅甸政府没有在自己国家不幸之际驱赶难民而表达了感激。

奈温发动了几场平息穆斯林圣战的清剿行动,其中以1978年和1991年的两次战争最为猛烈。缅甸军队以奈温特有的铁血无情,将若开邦境内的穆斯林武装基本上剿灭干净,收回了大片土地,许多穆斯林农民也因失去土地而沦为贫民。所谓的“罗兴亚难民”一词,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之后才越来越多地见诸于穆斯林的媒体、进而逐渐被国际社会所使用的。

政治轉型期(1988年-至今)[编辑]

蘇茂將軍時期(1988-1992年) 1988年蘇茂政變上台於1991年實施若開邦行動直接破壞該地的穆斯林清真寺並再度大建佛寺並開始大清剿羅興亞穆斯林團結組織。 [14]

丹端政府(1992-2011年) 緬甸政府開始與國內各叛軍進行停火協議,但對於羅興亞人問題仍漠視,民間甚至發起九六九佛教徒自我認證活動以區別穆斯林,然於2014年緬甸政府已開始,若開邦方案是將若開邦首府實兌的十萬羅興亞族重建家園與改善醫療教育的計畫,然此計畫仍要羅興亞人證明1948年便居住於此地的證據,否則一樣登記為孟加拉裔。 [15]

受到的人權迫害以及國際回應[编辑]

羅興亞人被形容為「世界上最不受歡迎的人們」、「世界上最受到迫害的少數族群」。根據緬甸1982年的公民權法,羅興亞人無法取得緬甸公民的身分,他們在缺少官方的允許下無法自由遷徙和擁有土地。[16]

國際特赦組織所稱,羅興亞穆斯林人口在1978年以來,持續遭受緬甸獨裁政權在人權上的侵害,因此很多人選擇流亡到鄰近的孟加拉。羅興亞人無法自由遷徙,大部分的人口被拒絕給予緬甸的公民權。[17]他們還受到許多形式的威脅,像是被任意徵稅、被強徵土地和從家園被驅逐出來,以及在婚姻和財政上受到限制。即使過去十年來,北部若開邦已經減少奴役羅興亞人,他們仍會被當作勞力來造橋鋪路、建設軍事營區。[18]

在1978年,伴隨著緬甸軍方的龍王行動(Dragon King),有超過20萬羅興亞人流竄到孟加拉地區。這項官方行動的目的在於「掌控生活在緬甸的每一個人,藉由執法行動來區分公民和外國人,去排除掉非法滲透入境的外國人。」這項針對人民的軍事行動導致了大量的屠殺、強暴犯罪和毀壞清真寺,甚至以宗教迫害來奴役羅興亞人。[19]

在1991和1992年,有新一波約25萬人的羅興亞人再度湧入孟加拉。根據報告指稱他們常被強迫作為勞力驅使,或是受到草率的處決、虐待和強暴。羅興亞人被緬甸軍政府以無償的方式奴役,以進行基礎設施和經濟計畫的建設,他們大多生活在艱困的環境之下。其他許多違反人權的案例是由緬甸安全部隊所犯下。從2005年開始,聯合國難民署(Office of the 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又稱UN Refugee Agency)計畫要協助羅興亞難民從孟加拉歸國,但是在難民營出現的違反人權問題使其窒礙難行。[20]

儘管聯合國致力於協助羅興亞難民歸國,有龐大規模的羅興亞難民仍舊滯留在孟加拉,因為他們無法抵抗緬甸統治政權的侵害。羅興亞人在孟加拉遭遇到相同的困境,但他們受到當地政府更多的支持。在2009年2月,許多羅興亞難民在海上漂流21天後,被亞齊(Ache)的船員在麻六甲海峽所救。[21]

過去數年來,數千名羅興亞人流竄到泰國,有大約11萬1000名難民居住在緬甸和泰國的邊境。據指稱有許多難民被運送到泰國海岸並丟棄在那裏。在2009年2月,泰國軍隊被發現驅逐一艘載有190名羅興亞人的船到外海,有一群難民被印尼當局所救,這顯示出了羅興亞難民遭受到泰國軍隊的殘酷和暴力對待,甚至會將他們遺棄在離岸水域。同年二月底,又有報告指稱有五艘難民船被驅離,其中有四艘在暴風中沉沒,一艘擱淺在岸邊。泰國總理阿披實承認了這是「一些」被逼到茫茫海洋之中羅興亞難民的遭遇,他宣稱感到遺憾,並正在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22]

協助羅興亞難民歸國的計畫始於2005年,在2009年孟加拉政府指稱在與緬甸外交人員商談後,遣送難民營中約9000名羅興亞人歸國。[23]在2011年10月16日,緬甸新政府同意羅興亞人歸國,然而社會中對於羅興亞人的迫害和暴力仍舊有增無減。在2014年3月29日,緬甸政府禁止了使用「羅興亞」一詞,並要求他們登記在孟加拉人的名義之下,就像過去三十年來對羅興亞人人口普查的做法。[24][25][26][27]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呼籲緬甸政府緊急修正1982年《公民權法案(Citizenship Act)》,刪除其中的種族歧視條文,確保羅興亞族兒童取得國籍的權利,以免他們淪為無國籍者。

“緬甸應當接受獨立的國際調查團前往若開邦,調查當地的危害人類罪行,並尋訪受害者以提供救濟,”羅柏森說。“緬甸的捐助者們必須睜開眼睛,正視羅興亞人遭遇的苦難,要求緬甸政府立即停止迫害,協助流離失所的穆斯林安全返鄉,並追究侵權責任,以終止若開邦繼續上演冤冤相報的流血衝突。”[28]


2014年5月7日,美國眾議院批准了一項決議,要求緬甸政府停止對羅興亞人的人權迫害,包含了對緬甸少數民族和宗教的歧視對待(H.RES. 418, 113th Congress)。美國政府持續呼籲緬甸政府停止歧視和迫害的政策。[29][30]

2015年難民危機[编辑]

2015年,包含數千名羅興亞人從緬甸和孟加拉開始向外遷徙,被國際媒體稱為「船民」。他們藉由殘破的小船,從马六甲海峽和安達曼水域流竄向包含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和泰國等東南亞國家。聯合國難民署估計在2015的1月到3月份間,有兩萬五千名羅興亞人是藉由人口販子的船運來遷移。據指稱有大概100人死於印尼、200人死於馬來西亞、10人死於泰國,這是肇因於人口販子將他們遺棄在海上。[31][32]

缅甸人的看法[编辑]

缅甸的历史学家貌貌博士曾引述英国于1824年在英属缅甸时的人口普查报告,指出报告内并没有出现过“罗兴亚人”这个名词。

按照孟加拉穆斯林的说法,“罗兴亚人”这个称谓早在阿拉干王国时期就已经存在。而缅甸人则认为,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罗兴亚人”这个词,它是孟加拉非法移民自己生造出来的,以求得在字面和发音上与若开邦的英文“Rakhine”有所接近、给人以他们很早就生活在若开邦的假象。在英国殖民期间,他们先是被称为“吉大港穆斯林”、后来被叫作“孟加拉穆斯林”,缅甸独立后,已经长期生活在了若开邦的穆斯林才有了“阿拉干穆斯林”的称谓。

1982年,缅甸军政府颁布了一项法令,所有可以享受缅甸公民待遇的人都必须能够追溯到1823年(第一次英缅战争)之前,其祖先就已经生活在缅甸。尽管这项法令被认为主要是针对罗兴亚人量身定制的,但是,缅甸确实有能够证明家族于1823年之前就居住在若开邦的孟加拉穆斯林,而他们并没有受到升学、工作和迁徙等方面的限制。

2014年3月29日,缅甸政府要求媒体和出版物在全境之内禁用“罗兴亚人”一词。要求这些人登记在孟加拉人的名义之下,就像过去30年来对罗兴亚人人口普查的做法,

联合国缅甸事务特使李亮喜因频频使用“罗兴亚人”一词以及她所发布的罗兴亚人人权状况报告,多次受到缅甸外交部严词谴责。2016年4月28日,数百名缅甸群众和僧侣在仰光的美国大使馆前集会游行,抗议美国在此前的一份官方声明中使用了“罗兴亚人”这个称谓。示威人群手持的标语上写着:“停止使用‘罗兴亚人’这个词”,“如果美国大使馆继续使用这个词,就请滚出去”。4月30日民盟发言人吴年温表示:“我们接受前一任政府所表述的,在缅甸历史上,从来没有‘罗兴亚’这一词。我们对其他事情不予置评,但我们是接受在缅甸历史上从来没有‘罗兴亚’这一名称的观点”。“别有用心的人借口‘罗兴亚’这个词汇做出危险举动。”5月4日,缅甸外事部常任秘书昂林表示:“如果美国大使馆能够避免使用这个称谓,我们(昂山素季为领袖的民盟于4月组建的缅甸新政府)会很高兴,”而继续使用这个词,将“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帮助。”

西方媒体所使用的“罗兴亚人”,在缅甸政府和民众的语境里,被称作“班加里”(Bangali,Bangalee),或译“宾格力”、“孟加拉” ---- 缅甸视“班加里”为外国人,一群“来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或者是“孟加拉穆斯林”。

孟加拉穆斯林只是缅甸穆斯林的一部分。缅甸人认为,反对“罗兴亚人”不等于反对穆斯林,他们认为西方媒体报道缅甸佛教徒与缅甸穆斯林的冲突,是一种偷换概念,进而达到危言耸听的目的。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亚洲研究院副教授塞尔斯(Andrew Selth)曾经撰文介绍,缅甸的穆斯林包括来自中国云南的潘泰人(Panthay,他们是在19世纪中叶大理杜文秀穆斯林政权被镇压后,逃进缅甸的回族)、来自波斯的卡曼人(Kaman)、来自马来的帕术人(Pashu)等等。这些穆斯林与缅甸的佛教社区在历史上也曾经爆发过冲突,但他们没有分离主义的倾向,也没有大规模驱赶和屠杀佛教徒的血债,今天的缅甸人已经基本上接受了他们成为缅甸公民的一部分。他们与周边的缅甸其他族裔相处得十分融洽。罗兴亚人一直被国际媒体认为是缅甸的少数民族。但缅甸人认为,在若开邦,罗兴亚人的数量已经持平甚至超过了原住民若开人的数量。估计目前,若开邦境内的罗兴亚人从100万到200万人不等,而该邦的总人口只有300多万人,按照保守的估算,罗兴亚人和若开人各占100万,其余的是缅族、掸族钦族等其他族裔。而罗兴亚人的生育率远高于其他族裔,其人口增长势头令若开人感到恐惧。很多西方媒体侧重报道佛教徒对穆斯林施加的暴力。但昂山素季说,实际上双方都对彼此造成过伤害,暴力并非一方对另一方的单向压迫。

2013年,昂山素季在欧洲访问时,曾被问及罗兴亚人是否属于缅甸国民,她回答:“我不知道。”不仅招致了西方媒体的批评,认为她没有勇气帮缅甸弱势群体说话;同时也导致了很多缅甸人的不满,认为她在非法移民的立场上模棱两可、不够坚定。2015年11月缅甸大选之前,昂山素季再次被问及该问题时,她回答“在这个问题上,孟加拉国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如果她出面声援罗兴亚人,就违背了缅甸的民心所向,使民盟在大选之际处于极为不利的境地。

民盟发言人吴年温表态缅甸政府在短时间内,很难改变对待孟加拉穆斯林的政策。缅甸政府官员、学者、商人、宗教人士、在野党派人士,无不对这个问题采取着一致的立场。

面临着来自联合国官员、人权组织、非政府机构的巨大压力,缅甸政府和民间对于“罗兴亚人”这一问题的反弹情绪越来越严重。2015年,被美国《时代周刊》称作“佛教界本拉登”的缅甸僧人维拉督,带领缅甸佛教界发起抵制穆斯林的运动,怒骂谴责缅甸人权状况的联合国特使李亮喜是“娼妓”、“婊子”。尽管维拉督的言行在缅甸佛教界也受到了一些批评,但却丝毫不能阻止这位言语激进的反穆斯林宗教人士成为缅甸民众拥戴的领袖性人物。

缅甸人对国际社会一边倒支持“罗兴亚人”的反感进一步升级。在民盟主导的缅甸新政府仍然立足未稳的时候,在缅甸军队仍然虎视眈眈于新政府政策走向的时候,昂山素季不可能对“罗兴亚人”的问题做出根本性改变。1962年吴奈温的军事政变在缅甸人心中仍然记忆犹新,正像一位若开邦教师说“要自己的地盘还是要民主,一旦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民主恐怕就不是第一选择了。”

美国之音说就“罗兴亚人”的人权问题向缅甸人施压,不会对昂山素季的新政府有任何助益。事实上,如果西方社会仍然在这一问题上揪住缅甸人不放,不排除昂山素季与西方社会决裂而倒向中国怀抱的可能性。

文化[编辑]

羅興亞人有自己的文化和方言。

罗兴亚人信仰伊斯蘭教,伊斯兰教也是他們的民族认同的基础和生活重心,也是他们与周边佛教民族文化和心理隔绝的最重要原因。由於緬甸政府否認他們作為一個本土族群的地位,他們被稱為“孟加拉穆斯林”。由於緬甸政府限制他們受教育機會,很多罗兴亚人以追求基本的宗教教育作為其唯一選擇。清真寺和伊斯蘭學校都存在於大多數村莊。傳統上,男人在清真寺禱告,婦女在家裡祈禱。

語言[编辑]

羅興亞語是羅興亞人的語言[33][34],在印歐語系的家庭屬於印度-雅利安語族東部語支孟加拉-阿薩姆亞語支孟加拉语的一種方言,跟孟加拉国東南部的孟加拉语吉大港方言很接近[35]

儘管羅興亞語與其他的孟加拉語言關係緊密,但其書寫文字原本是用阿拉伯字母寫的[36],而不是採用孟加拉文。而近年羅興亞人亦積極開發用其他文字系統來書寫羅興亞語,例如:拉丁字母缅文、又或採用烏爾都字母之類與傳統阿拉伯字母不同的地方變體。當中以拉丁字母為近年的標準。

羅興亞語採用的拉丁字母除了使用原有A到Z26個字母以外,還包括兩個額外的延伸拉丁字母ÇÑ。為更準確地表示羅興亞語的音韻,五個元音<a e i o u>可與尖音符結合成為<á é í ó ú>。羅興亞語的ISO 639-3代碼為“RHG”[37]。基本上,所有字母均可以在標準美国国际键盘布局輸入。

註釋[编辑]

  1. ^ 1988年缅甸總統、緬甸社會主義綱領黨主席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MA Chowdhury 1995,pp.7–8)
  2. ^ Khin Maung Saw 1993,pp.93)
  3. ^ Book Excerpt: Up Afghanistan's Panshir Valley And Back Again. 自由歐洲電台. 2009-02-14 [2012-06-15] (英文). 
  4. ^ Khin Maung Saw 1993,p.90)
  5. ^ Dr. Aye Kyaw. A Historian Looks at Rohingya. The Irrawaddy. [2011-11-01]. 
  6. ^ Aye Chan 2005,p.396)
  7. ^ UTPALA RAHMAN”THE ROHINGYA REFUGEE:A SECURUTY DILEMMA FOR BANGLADESH”
  8. ^ 王夢平 緬甸羅興亞族問題簡介 國際資料訊息 第七期 2009
  9. ^ Andrew selth”burma’smuslim:a primer the interpreter”
  10. ^ 朱諾 澎拜雜誌 羅興亞難民潮是怎麼發生的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41106 2015
  11. ^ Parnini, S. N. (2013). The Crisis of the Rohingya as a Muslim Minority in Myanmar and Bilateral Relations with Bangladesh. Journal of Muslim Minority Affairs, 33(2), 281-297.
  12. ^ 緬甸公民法 緬華網
  13. ^ 杜道琛 羅興亞人的起源與境遇 中國民族博覽第14期 2015
  14. ^ Tidus Lin (2014)被真主遺忘的民族:漫談緬甸洛興雅人的困境,洞見 Insight-Post 國際事務評論網,http://www.insight-post.tw/analytics/20140311/6730
  15. ^ Alam, M. A. (2011). Marginalization of the Rohingya in Arakan State of Western Burma.
  16. ^ (EN) Mark Dummett, Bangladesh accused of ‘crackdown’ on Rohingya refugees, news.bbc.co.uk, 18 febbraio 2010. URL consultato il 19 gennaio 2015.
  17. ^ (EN) Amnesty International, Myanmar – The Rohingya Minority: Fundamental Rights Denied, amnesty.org, 2004. URL consultato il 19 gennaio 2015.
  18. ^ (EN) UNHCR threatens to wind up Bangladesh operations, New Age BDNEWS, Dhaka, 21 maggio 2005. URL consultato il 25 aprile 2007.
  19. ^ (EN) Amnesty International, Myanmar – The Rohingya Minority: Fundamental Rights Denied, amnesty.org, 2004. URL consultato il 19 gennaio 2015.
  20. ^ (EN) UNHCR threatens to wind up Bangladesh operations, New Age BDNEWS, Dhaka, 21 maggio 2005. URL consultato il 25 aprile 2007.
  21. ^ (EN) Thai, PM admits boat people pushed out to sea
  22. ^ (EN) Press Trust of India, Myanmar to repatriate 9,000 Muslim refugees from B'desh, Zee News, 29 dicembre 2009.
  23. ^ (EN) Staff Correspondent, Myanmar to take back 9,000 Rohingyas soon, The Daily Star (Bangladesh), 30 dicembre 2009.
  24. ^ (EN) http://english.ahram.org.eg/NewsContent/2/9/97799/World/International/Myanmar-says-Rohingya-term-banned-from-census.aspx
  25. ^ (EN) http://www.digitaljournal.com/news/world/myanmar-bans-rohingya-term-from-census/article/378773
  26. ^ (EN) No registration for ‘Rohingya' in Myanmar census, in The Hindu (Chennai, India), 30 marzo 2014.
  27. ^ (EN) http://www.bbc.com/news/world-asia-26807239
  28. ^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3/04/21/249416
  29. ^ (EN) Cristina Marcos, House passes resolution pressuring Burmese government to end genocide, in The Hill, 7 maggio 2014. URL consultato l'8 maggio 2014.
  30. ^ (EN) H.Res. 418 - Summary, United States Congress. URL consultato il 5 maggio 2014.
  31. ^ Ng | AP, Eileen (25 May 2015). "Rohingya seek better life in Malaysia, but reality is stark". The Washington Post. ISSN 0190-8286. Retrieved 25 May 2015.
  32. ^ Rachman, Anita; Mahtani, Shibani (25 May 2015). "Indonesia Joins Search for Bangladeshi and Rohingya Muslim Migrants at Sea". Wall Street Journal. ISSN 0099-9660. Retrieved 25 May 2015.
  33. ^ What is Rohingyalish or Rohingya Language?, RohingyaLanguage.com, [2012-06-11] (英文) 
  34. ^ Rohingya Language, WorldLanguage.com, [2012-06-11] (英文) 
  35. ^ Lewis, M. Paul (编). 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Sixteenth edition. Dallas, Tex.: SIL International. 2009 (英文). 
  36. ^ Scribd
  37. ^ ISO 639 Code Tables - SIL International

来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