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弘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罗弘信(836年-898年[1]),本名罗宗弁德孚,爵封北平郡王莊肃晚唐军阀魏州贵乡(今河北大名)人。文德元年(888年)利用士兵对前任魏博节度使乐彦祯及其子乐从训的不满以节度使身份控制魏博后以节度使身份管治魏博。他开始了罗家三代人(他和其子罗绍威、孙罗周翰)对魏博的管治,直至后梁年间。

家世背景[编辑]

罗宗弁先世是長沙人。祖先北遷到了魏博首府魏州,居住在魏州主城的两县之一贵乡

曾祖罗秀、祖父罗珍、父罗让都是魏博軍軍官。青年时的罗宗弁也是如此,先后效力节度使韩简和乐彦祯。[1]善骑射,状貌雄伟。[2]未知何时改名罗弘信。

接管魏博[编辑]

文德元年二月,魏博牙兵因乐彦祯之子乐从训招募亲兵而与乐彦祯关系紧张。乐从训害怕,逃离魏州。乐彦祯任他为相州刺史,允许他从魏州获取甲兵、金帛武装自己的军队,牙兵愈发起疑。[2][3][4]

乐彦祯察觉气氛紧张,害怕牙兵兵变,於是剃髮出家。牙兵推都将赵文㺹留后。乐从训聚兵三万进军魏州,想竞争节度使继承人。赵文㺹拒不出战,为士兵所杀。时罗弘信为马牧监,当时有人称看见白鬚老翁预言罗弘信将为新节度使,罗弘信便站出来领导军众,四月,在牙军推戴下,自称权知留后,[3][5]迎战乐从训,败之。[6]乐从训撤到内黄,罗弘信围之。[2][4]

乐彦祯和邻镇军阀宣武军节度使朱全忠交好,但魏博军驱逐乐彦祯时杀了朱全忠的使者押牙雷邺。乐从训因此求救于朱全忠。朱全忠派都指挥使朱珍、踏白都副将王檀等北上,攻下魏博治下黎阳临河李固三城,逼近内黄,最初打败了魏博军,魏博将周儒、邵神剑被王檀所俘。[7]但乐从训试图突围时,被罗弘信部将程公信攻杀于洹水。乐彦祯也被处决,[8]父子都被枭首军门。罗弘信又派使者用重礼犒劳朱全忠军,请求修好,朱全忠撤军,罗弘信因而在无人反对的情况下接管了魏博。[9][10]四月,唐昭宗下诏加罗弘信工部尚书,权知节度留后。[1][2][11]

前期统治[编辑]

同年七月,昭宗加罗弘信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尚书右仆射,充魏博节度观察处置等使,[4][3]次年又封豫章郡公,加检校司空同平章事[1][2]

当时,罗弘信治下的魏博夹在彼此强烈敌对的两大军阀朱全忠和河东节度使李克用之间。罗弘信起初想在两者之间独善其身。[1]龙纪元年(889年),李克用攻东昭义节度使孟方立邢州,迫孟方立沮丧自杀,其弟孟迁求助于朱全忠。朱全忠遣将赵昌嗣向罗弘信借粮食马匹,想借道魏博的相州、卫州派出援军讨李克用,但罗弘信拒绝,朱全忠只能派出数百精兵助孟迁;孟迁最终被迫降于李克用。[12][13][14]大顺元年(890年)六月,正值昭宗讨伐李克用,因罗弘信与成德军节度使王镕相请,德州刺史、权知沧州兵马留后卢彦威被任为检校尚书右仆射,兼沧州刺史、御史大夫,充义昌军节度、沧德观察处置等使。当月,朱全忠想借道魏博攻河东,罗弘信因当初雷邺之事害怕,正通好河东,故再次拒绝,也没有出兵帮昭宗讨伐李克用,朱全忠便从黎阳渡河攻魏博。待昭宗军为李克用所败,朱全忠又以罗弘信观望为由,十二月,派万骑讨魏博,以丁会葛从周率众渡河取黎阳临河庞师古霍存淇门卫县,自领大军后继。次年正月,罗弘信守内黄,遣使求救于李克用,李克用也出兵,[15]但罗弘信自内黄至永定桥五战皆败,[16]大将马武等被擒,又被攻陷十县、斩首万余级,故元城被屠,于是遣使厚币求和,朱全忠下令停止焚掠,归还战俘,罗弘信感悦,从此降服于朱全忠。[2][9][10][14][17]

后期统治[编辑]

但降服于宣武军的罗弘信起初并没有和河东断绝关系。如乾宁元年(894年),李克用的盟友天平军节度使朱瑄及其堂弟泰宁军节度使朱瑾遭宣武军攻打时,求救于李克用,李克用得罗弘信许可经魏博派出了骑将安福顺率领的援军,[18]次年又派出史俨李承嗣率领的援军。[19][20]

乾宁三年(896年)正月,李克用再次经魏博派出养子李存信、李瑭等率领的援军以救天平、泰宁,罗弘信最初也允许了。但朱全忠写信警告罗弘信,李克用志在吞并河朔,一旦天平、泰宁战事结束,李存信将攻魏博。李存信又劫掠魏博乡里,激怒了罗弘信。罗弘信愤而发兵三万夜袭李存信军于莘县,迫其逃去。[9][10][21][22][23][24][25][26][27]这被认为是朱全忠讨伐朱瑄、朱瑾战事的转折点,此后李克用再不能经魏博派军援助朱瑄、朱瑾。[19][28]朱全忠又尊敬地称罗弘信为兄,进一步巩固了和罗弘信的关系。[3][17][20]

同年三月,李克用大举攻魏博,掠相州、魏州,攻李固、洹水,败杀万余魏博军,进逼魏州。朱全忠派部将葛从周氏叔琮援魏博,败李克用于洹水,俘其子铁林指挥使李落落,李克用本人也几乎被俘。[22][27]李克用想向朱全忠赎回李落落,朱全忠却将李落落交给罗弘信并让罗弘信杀了他,[9]使魏博和河东完全决裂。李落落既死,李克用撤军。但从此李克用每每侵扰相州、魏州,六月,破魏成安、洹水、临漳等十余邑。七月,李克用派李存信攻罗弘信,并征兵于附庸于自己的卢龙节度使刘仁恭,刘仁恭以契丹入侵推托。[29][30]九月,李存信攻魏博临清,葛从周等引军来援,大败于宗城北,李存信进攻魏州。[22]十月,李克用在白龙潭败罗弘信,追到魏州观音门,因朱全忠救兵到而还。[25][31][32]百姓因李克用侵扰,十死其九。同年冬,李克用再攻魏博,由于朱全忠救助罗弘信而再次失败。[2]四年(897年)正月天平、泰宁被宣武军攻陷后,[10][17][19]李克用也不再尝试打通魏博了。[24][33]

五年(898年)三月,卢彦威被刘仁恭子刘守文所败来投,罗弘信不纳。朱全忠与刘仁恭修好,会同魏博军攻太行山以东昭义镇李克用辖下邢、洺、磁三州。联军很快取胜,五月,攻陷三城,消除了李克用留在太行山东的势力。当年,李克用再讨罗弘信,先锋李嗣本汤阴[27][34]罗弘信累官至检校太师,其妻自越国夫人进封燕国夫人,[35]九月,守侍中[33]封为临清郡王[1][17]后进长沙郡王[36]累官检校太尉[3]中书令[37]

当月,罗弘信卒。[31][38]魏博军推其子节度副使罗绍威知留后,后得昭宗认可。[33]罗弘信死后累赠守太师,追封北平王,谥庄肃。[2][17]娶赵国夫人吕氏,先卒,又娶吴国夫人王氏,未详自越国夫人进封燕国夫人的是哪位妻子。罗弘信父罗让本为检校司空,累赠太师,封南阳王,妻宋氏封越国太夫人。[37]

后朱全忠称帝,建立后梁,即太祖皇帝。乾化二年(912年),梁太祖追封罗弘信为赵王[39]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一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
  3. ^ 3.0 3.1 3.2 3.3 3.4 《旧五代史》卷一十四
  4. ^ 4.0 4.1 4.2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七:“魏博节度使乐彦祯,骄泰不法,发六州民筑罗城,方八十里,人苦其役。其子从训,尤凶险,既杀王鐸,魏人皆恶之。从训聚亡命五百馀人为亲兵,谓之子将。牙兵疑之,籍籍不安。从训惧,易服逃出,止于近县,彦祯因以为相州刺史。从训遣人至魏运甲兵、金帛,交错于路,牙兵益疑。彦祯惧,请避位,居龙兴寺为僧,从推都将赵文㺹知留后事。从训引兵三万至城下,文㺹不出战,众复杀之,推牙将贵乡罗弘信知留后事。先是,人有言“见白鬚翁,言弘信当为地主”者。文㺹既死,众群聚呼曰:“谁欲为节度使者?”弘信出应曰:“白鬚翁已命我矣。”众环视曰:“可也。”遂立之。弘信引兵出,与从训战,败之。从训收馀众保内黄,魏人围之。  先是,朱全忠将讨蔡州,遣押牙雷鄴以银万两请籴于魏。牙兵既逐彦祯,杀鄴于馆。从训既败,乃求救于全忠。……朱全忠裹粮于宋州,将讨秦宗权,会乐从训来告急,乃移军屯滑州,遣都押牙李唐宾等将步骑三万攻蔡州,遣都指挥使朱珍等分兵救乐从训。自白马济河,下黎阳、临河、李固三镇,进至内黄,败魏军万馀人,获其将周儒等十人。……乐从训移军洹水,罗弘信遣其将程公信击从训,斩之,与父彦祯皆枭首军门。癸巳,遣使以厚币犒全忠军,请修好,全忠乃召军还。诏以罗弘信权知魏博留后。……以权知魏博留后罗弘信为节度使。……”
  5. ^ 《新唐书》卷九
  6. ^ 《旧唐书》卷一十九
  7. ^ 《旧五代史》卷二十二
  8. ^ 《旧唐书》卷二十
  9. ^ 9.0 9.1 9.2 9.3 《旧五代史》卷一
  10. ^ 10.0 10.1 10.2 10.3 《新五代史》卷一
  11. ^ 《旧唐书·罗弘信传》作僖宗所诏加官,但僖宗崩于三月。
  12. ^ 《新唐书》卷二百
  13. ^ 《旧五代史》卷六十二
  14. ^ 14.0 14.1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八:“李克用大发兵,遣李罕之李存孝攻孟方立,……克用乘胜进攻邢州。方立性猜忌,诸将多怨,至是皆不为方立用,方立惭惧,饮药死。弟摄洺州刺史迁,素得士心,众奉之为留后,求援于朱全忠。全忠假道于魏博,罗弘信不许。全忠乃遣大将王虔裕将精兵数百,间道入邢州共守。……李克用急攻邢州,孟迁食竭力尽,执王虔裕及汴兵以降。”
  15. ^ 《旧五代史》卷二十五
  16. ^ 《新五代史》卷四十四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旧唐书》卷二十上
  18.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九:“朱瑄、朱瑾求救于河东,李克用遣骑将安福顺及弟福庆福迁督精骑五百假道于魏,渡河应之。”
  19. ^ 19.0 19.1 19.2 《旧五代史》卷五十五
  20. ^ 20.0 20.1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河东遣其将史俨、李承嗣以万骑驰入于郓,……闰月,克用遣蕃、汉都指挥使李存信将万骑假道于魏以救兗、郓,军于莘县。朱全忠使人谓罗弘信曰:“克用志吞河朔,师还之日,贵道可忧。”存信戢众不严,侵暴魏人。弘信怒,发兵三万夜袭之。存信军溃退。保洺州,丧士卒什二三,委弃资粮兵械万楼;史俨、李承嗣之军隔绝不得还。弘信自是与河东绝,专志于汴。金忠方图兗、郓,畏弘信议其后,弘信每有赠遗,全忠必对使者北向拜授之,曰:“六兄于予,倍年以长,固非诸邻之比。”弘信信之,全忠以是得专意东方。……李克用击罗弘信,攻洹水,杀魏兵万馀,进攻魏州。……李克用攻魏博,侵掠遍六州。朱全忠召葛从周于郓州,使将兵营洹水以救魏博,……六月,克用引兵击从周,汴人多凿坎于陈前,战方酣,克用之子铁林指挥使落落马遇坎而踬,汴人生擒之;克用自往救之。马亦踬,几为汴人所获;克用顾射汴将一人,毙之,乃得免。克用请修好以赎落落,全忠不许,以与罗弘信,使杀之。克用引军还。……兗、郓属城皆为汴人所据,屡求救于李克用,克用发兵赴之,为罗弘信所拒,不得前,兗、郓由是不振。……李克用自将攻魏州,败魏兵于白龙潭,追至观音门。朱全忠复遣葛从周救之,屯于洹水,全忠以大军继之。克用乃还。”
  21.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八
  22. ^ 22.0 22.1 22.2 《旧五代史》卷二十六
  23. ^ 《旧五代史》卷三十五
  24. ^ 24.0 24.1 《旧五代史》卷五十三
  25. ^ 25.0 25.1 《新五代史》卷四
  26. ^ 《新五代史》卷六
  27. ^ 27.0 27.1 27.2 《新五代史》卷三十六
  28. ^ 《旧五代史》卷一十三
  29. ^ 《旧五代史》卷一百三十五
  30. ^ 《新五代史》卷三十九
  31. ^ 31.0 31.1 《新唐书》卷十
  32.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八
  33. ^ 33.0 33.1 33.2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一:“李存信在魏州,闻兗、郓皆陷,引兵还。……朱全忠与刘仁恭修好,会魏博兵击李克用。夏,四月,丁未,全忠至巨鹿城下,败河东兵万馀人,遂北至青山口。……丁卯,朱全忠遣葛从周分兵攻洺州,戊辰,拔之,斩刺史邢善益。……葛从周攻邢州,刺史马师素弃城走。辛未,磁州刺史袁奉滔自刭。……魏博节度使罗弘信薨,军中推其子节度副使绍威知留后。……以罗绍威知魏博留后。……以魏博留后罗绍威为节度使。”
  34. ^ 《旧五代史》卷五十二
  35. ^ 钱珝《魏博节度使罗宏信妻越国夫人某氏进封燕国夫人代州刺史傅瑶妻邱氏封吴兴县君等制》
  36. ^ 韩仪《授王镕常山郡王罗宏信长沙郡王刘仁恭彭城郡王制》
  37. ^ 37.0 37.1 殷鹏《晋故竭诚匡定保乂功臣特进检校太保右金吾卫上将军兼御史大夫上柱国长沙郡开国公食邑一千八百户食实封一百户赠太傅罗公墓志铭(并序)》
  38. ^ 《旧五代史·罗绍威传》作八月卒;《新唐书·昭宗纪》作十月卒。
  39. ^ 五代会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