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惇曧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罗惇曧

羅惇曧(1872年-1924年)[1],字孝遹,号以行,又号瘿庵,晚號癭公廣東省順德縣(今佛山市順德區)大良鎮人。清朝中华民国诗人、剧作家。[2][3]

生平[编辑]

前排左起:李释戡、罗瘿公;后排左起:程砚秋萧云亭(疑为金仲荪

羅惇曧于同治十年(1872年)生于顺德大良一个仕宦世家。其父羅家劭清朝翰林院編修。羅惇曧幼承家學,早年就讀於广州万木草堂,与陈千秋梁启超等人同为康有为弟子。后转到广雅书院,受广东学政张百熙赏识。1899年27岁时,获选优贡,保送上京,入國子監。1905年33岁應考經濟特科,成绩优秀,授郵傳部司官。[2]

中华民国成立后,历任北京政府的总统府秘书、国务院参议、礼制馆编纂等职。后在袁世凯称帝前夕弃政从文,久居北京,以卖文卖字为生。[2][3]

1924年深秋,羅惇曧逝世,享年52岁。病逝前,他立下遗嘱,禁止家人将自己平生所任官职写入墓志铭,墓碑仅写“诗人罗瘿公之墓”。羅惇曧葬于北京西山。[2]

羅惇曧晚年十分贫困,后事由义子兼学生程砚秋独力承担。据说,羅惇曧希望墓碑由陈散原书写,程砚秋乃于羅惇曧死后第二年拜见陈散原,求书“诗人罗瘿公之墓”七字,酬以五百金作润笔。陈散原拒收润金,题写了七字,并且赠诗一首:“湖曲犹留病起身,日飘咳唾杂流尘。斯须培我凌云气,屋底初看绝代人。绝耳秦青暗断肠,故人题品费思量。终存风谊全生死,为放西山涕数行。”[2]

才艺[编辑]

1923年,自左至右:罗瘿公程砚秋吴富琴齐如山许伯明

羅惇曧以詩文馳名,是清末民初的知名诗人,与梁鼎芬黄节曾习经合称 “岭南近代四家”。其诗早年学习李商隐,后参白居易陆游。羅惇曧的书法,字体自唐碑化出,参以米芾之神韵。齐白石有诗句赞其行草曰:“天马无羁勒,惊蛇入草芜。”[2]

羅惇曧搜集当代史料。他在梁启超主编的《庸言报》开设一专栏,专写近世掌故。著有《庚子国变记》、《德宗承统私记》、《中日兵事本末》、《割台湾记》、《拳变余闻》、《中俄伊犁交涉始末》、《太平天国战纪》等。[2]

羅惇曧精通京剧,善编剧,留下了记述京剧历史及研究的《鞠部丛谭》。他與京剧演员王瑤卿梅蘭芳程硯秋友好。其中,他对程砚秋提携最大。1921年,羅惇曧开始为程砚秋编写剧本,直至1924年病逝,共编写十多个剧本,包括《梨花记》、《南安关》(即《龙马姻缘》)、《花舫缘》(又名《三笑缘》)、《孔雀屏》、《红拂传》、《玉镜台》(又名《花筵赚》)、《风流棒》、《鸳鸯冢》、《赚文娟》、《玉狮坠》、《青霜剑》、《金锁记》。[2][3]

中华民国初年,齐白石自湖南到北京,羅惇曧欣赏其画艺,结为至交,四处为其扬名。徐悲鸿22岁时,持康有为的推荐信来到北京,羅惇曧赞赏其画作,当即致函教育总长傅增湘,建议批准其官费留学法国。傅增湘亲自接见徐悲鸿,经考核后同意了徐悲鸿的申请。在徐悲鸿留北京等待出国期间,羅惇曧还经常邀其听戏,并作诗为其扬名。[2]

著作[编辑]

程砚秋在恩师罗惇曧墓前
  • 《瘿庵诗集》,附有《瘿庵诗外集》
  • 《賓退隨筆》
  • 《鞠部丛谭》
  • 《庚子国变记》
  • 《德宗承统私记》
  • 《中日兵事本末》
  • 《割台湾记》
  • 《拳变余闻》
  • 《中俄伊犁交涉始末》
  • 《太平天国战纪》

他也是《清史稿》中的《交通志》的主要执笔者。

家庭[编辑]

[编辑]

挽張百熙聯

萬方聲一慨,吾道欲何之,正氣淪亡,豈獨才人多涕淚;窮年憂黎元,太息腸內熱,英靈來往,忍亡公等系安危。

挽張之洞聯

只雞敢忘橋公語;好士今無六一賢。

挽黃遠庸聯

早知平等冤親,何必分明問仇者;熟計苟全性命,願將愚魯祝來生。

清才賦鸚鵡;奇恨郁鴟夷。

生奪其命,死污其名,彼何人者;以文累身,以智速禍,寧非天耶。

挽蔡鍔聯

溝水刺船回,惜別公園曾幾日;危棋急劫後,仗誰滄海遏橫流。

挽于式枚聯

國故羅胸,惜哉不就橫雲稿;陸居無地,淒絕難尋野史亭。

挽潘博聯

填海矢精誠,乃以文人堅自晦;義師出權變,不為功首愴予心。

挽楊士琦聯

追思便坐深談,太息時聞憂國語;每想退閒高致,傷心忍讀泛湖詩。

参考文献[编辑]

  1. ^ 生年1872年,卒年1924年,均见颜全毅,清代京剧文学史,北京出版社,2005年,第181页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罗瘿公,中国网,于2013-04-08查阅
  3. ^ 3.0 3.1 3.2 罗瘿公,中国戏剧场,于2013-04-08查阅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4-15.
  4. ^ 禹戈,别忘了这两兄弟(二),珠江商报,2012-4-22. [2013-04-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