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瑞卿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罗瑞卿事件,是“文化大革命”开始前一年1965年中国共产党发生的一次事件,以身兼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等重要职务的罗瑞卿被打倒而告终。

起始[编辑]

1959年庐山会议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黄克诚被打倒,当上国防部长中共中央副主席林彪提议让罗瑞卿当总参谋长,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深知羅瑞卿“霸道”,對林說:“羅瑞卿渾身是刺,你不怕刺嗎?”林說不怕。周恩來說:“林副主席身體不好,軍隊具體工作總要有人幹。”[1],毛同意林的提议,罗被任命为軍委秘書長、總參謀長。林彪的大撒手,使羅瑞卿史无前例的擁有很多重要的軍內外職務,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院副總理、中央軍委秘書長、解放軍總參謀長等,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2]

罗瑞卿做事的“霸道”缺点惹出不少是非,和贺龙等站在一起,与叶剑英等人有分歧。[3]1965年8月,葉劍英來看望林彪,林有些不好意思。平時不管誰來,他很少先開口,這次他主動說:“他這個總長盡在外面惹事,羅長子這人,他對你們不尊敬,我要不斷地‘刮’他鼻子。”葉笑了,說:“今天主席叫我來,羅瑞卿的事你以後不要管了,以後由中央解決。”[4]

1965年11月18日,林彪突然提出五项原则:

  • 一、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特别要在“用”字上狠下功夫,把毛主席的书当成全军各项工作的“最高指示”
  • 二、坚持“四个第一”(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大抓狠抓“活思想”
  • 三、领导干部要深入基层
  • 四、大胆提拔“真正优秀”的指战员到关键的岗位上
  • 五、苦练过硬的技术和近战、夜战战术。

日後平反時期中共官方称五项原则是“利用广大人民群众对党和毛泽东的信赖,蓄意制造个人迷信,并鼓吹‘政治可以冲击一切’。给军队建设造成了严重危害”[5]“(对这些错误)罗瑞卿进行了坚决抵制,并因此遭到林彪等人的诬陷。”[6]

罗瑞卿遭批判[编辑]

罗瑞卿和毛泽东

1965年11月,葉劍英突然又來到蘇州,向林彪傳達毛澤東的指示,說不要再保羅瑞卿了,再保對你沒好處。毛說:如果林彪身體不好,可由葉群代為彙報,[7]并要叶群去向毛彙報羅的問題(之前葉劍英、楊成武等人已经向毛彙報過)。[8][9]

張清林称,叶群生怕步庐山会议黄克诚支持彭德怀而被打倒的后尘,匆忙準備了“批羅”的材料,没对林彪说就去见毛。[10]但中国官方称,是林彪在11月30日派叶群带着他的信和十一份材料坐专机赶到杭州,单独向毛作了几个小时的汇报,诬告罗。[11]12月2日,毛泽东在阅看关于“突出政治”的一份报告中批示:“那些不相信突出政治,对于突出政治表示阳奉阴违而自己另外散布一套折中主义(即机会主义)的人们,大家应当有所警惕。”[12]

12月8日-15日,毛泽东突然在上海召开并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又称上海会议)批判罗瑞卿,与会人员开会才知道是要批罗,林彪没有出席,叶群出席。叶在会上分三次作了约十小时的发言,“绘声绘色地捏造事实,说罗瑞卿如何逼迫林彪退位,要林‘不要挡路’,‘一切交给罗负责’。”罗瑞卿没有得到在会上申辩的机会。 [11]

12月16日,周恩来邓小平向罗瑞卿传达毛泽东的谈话,罗听后要求去见毛,周告诉他不能同毛见面,罗又马上给林彪打电话要求见面。周见了后感慨地说:“太天真,你太天真了。”其后罗被隔离审查。[13] 王飛、林立衡称,由于林彪还是想保罗瑞卿,经葉群出主意,林讓羅瑞卿自己寫報告辭去軍事職務,结果羅就保住了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院副總理兩個地方職務。 [14]

罗瑞卿失去全部工作[编辑]

1966年1月5日,毛泽东说:“这个人就是盛气凌人,锋芒毕露。”“我也同罗瑞卿说过,要他到哪个省去搞个省长,他不干。军队工作是不能做了……。”[15]3月4日-4月8日“中央工作组”在北京开会以揭发批判罗瑞卿,與會者包括軍委常委、各總部、公安部、國防工辦、國防科委、軍事科學院和大部分軍區、軍兵種負責人,林彪、叶群没有到会。会议最后作出了《关于罗瑞卿同志错误问题的报告》称其:“敌视和反对毛泽东思想,诽谤和攻击毛泽东同志”“推行资产阶级路线,反对毛主席军事路线,擅自决定全军大比武,反对突出政治”“搞独立王国”“公开向党伸手,逼迫林彪同志‘让贤’、让权,进行篡军反党的阴谋活动”“妄图夺取兵权,达到他篡军反党的罪恶目的”,是“打着红旗造反”的“埋藏在我们党内的‘定时炸弹’。”[13]上海会议半年后,罗剩下的两个职务被撤销。

《關於羅瑞卿同志錯誤的報告》附件:

  • 《徹底粉碎羅瑞卿同志篡軍反黨的陰謀,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奮勇前進》葉劍英
  • 《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肅清羅瑞卿同志在公安工作中散佈的資產階級毒素》謝富治發言。
  • 《堅決保衛毛澤東思想,徹底粉碎羅瑞卿同志的資產階級軍事路線和篡軍反黨的陰謀》蕭華發言。
  • 《堅決捍衛偉大的毛澤東思想,徹底粉碎羅瑞卿同志篡軍反黨的陰謀》楊成武王尚榮雷英夫聯名發言。
  • 《羅瑞卿同志3月12日的檢討》。
  • 彭真同志在批判羅瑞卿會議過程中的惡劣表現》1966年4月24日,葉劍英、蕭華、楊成武、劉志堅聯名給毛澤東、中共中央的信[2]

平反[编辑]

文革爆发后,在一次谈话中,毛澤東幾次半調侃地說:“文化大革命是我發動的,成績是我的,缺點也是我的。”林彪都一聲不吭,周恩來见此接過話頭:“缺點是我們幹具體工作的。”谈话结束后邱会作問林為什麼不接毛的話,林說:“總理可以接,我是不能接的,我一接又要按到我的頭上。”[16]

之后林彪在九一三事件中死亡。1973年12月21日,毛泽东说:“(罗瑞卿事件和贺龙事件及杨、余、傅事件)都是林彪搞的。我是听了林彪一面之辞,所以我犯了错误。小平讲,在上海的时候,对罗瑞卿搞突然袭击,他不满意,我赞成他。也是听了林彪的话,整了罗瑞卿呢。”[17]。之后相关被打倒的人并没有得到被平反,中共官方至今的解释是“江青康生等继续寻找借口,一拖再拖,压住不办。”[18]

文化大革命结束邓小平上台后,罗瑞卿得以平反。

参考文献[编辑]

  1. ^ 2006年10月24日,舒云採訪黄永胜大兒子黃春光筆記,黃永勝聽叶群說的,《百年林彪》载。
  2. ^ 2.0 2.1 《为林彪元帅辩护》舒云,《百年林彪》丁凯文 主编,香港明镜出版社,2007年11月,ISBN 9781932138542载[1]
  3. ^ 《楊成武談揭批羅瑞卿實情》陳虹,《炎黃春秋》2005年10期。
  4. ^ 2000年11月16日,舒云採訪總後勤部部長邱會作筆記。《百年林彪》载。
  5. ^ 《1965年11月18日 林彪提出“突出政治”五原则》人民网[2]
  6. ^ 罗瑞卿简介,中国共产党网[3]
  7. ^ 1996年10月11日,舒云採訪林彪女兒林豆豆筆記。《百年林彪》载。
  8. ^ 張雲生、張叢堃《“文革”期間,我給林彪當秘書》,香港中華兒女出版社2003年7月版,64頁。
  9. ^ 2006年8月10日,舒云採訪空軍副參謀長王飛筆記。《百年林彪》载。
  10. ^ 2006年9月10日,舒云採訪林彪女婿張清林筆記。《百年林彪》载。
  11. ^ 11.0 11.1 《毛泽东传(1949-1976)》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ISBN 9787507315141。第34章“发动‘文化大革命’”。
  12. ^ 毛泽东在兰州军区党委关于五十五师紧急备战中突出政治情况报告上的批语,手稿,1965年12月2日。《毛泽东传》载。
  13. ^ 13.0 13.1 《“文革”前夜的中国》罗平汉[4]
  14. ^ 2006年8月10日,舒云採訪空軍副參謀長王飛筆記。《百年林彪》载。
  15. ^ 毛泽东同杨尚奎、方志纯等谈话记录。《毛泽东传》载。
  16. ^ 2000年11月16日,舒云採訪總後勤部部長邱會作筆記。《百年林彪》载。
  17. ^ 毛泽东接见参加中央军委会议同志的谈话记录。《毛泽东传》载。
  18. ^ 《毛泽东传》第40章“十大前后”。

延伸阅读[编辑]

  • 官偉勳:《我所知道的葉群》,中國文學出版社,1993年5月版,224頁。
  • 吳法憲:《吳法憲回憶錄》,香港北星出版社,2006年9月。
  • 舒云:《林彪画传》,明镜出版社,2007年5月,ISBN 978-1-932138-55-9。章节“林彪与毛泽东,谁能搞倒罗瑞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