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共和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罗马
元老院与罗马人民
官方名称(钱币上):
Roma
约前100年后:
Senatvs Popvlvs Qve RomanvsSPQR
(元老院与罗马人民)

 

前509年-前27年

SPQR,羅馬共和國的格言和象徵

罗马共和国位置图
罗马共和国疆域,前44年
首都 罗马
常用語言 拉丁语(官方)
非官方语言包括希腊语希伯来语亚拉姆语叙利亚语高卢语柏柏尔语
主要宗教 罗马多神教
政体 寡头共和制
执政官
- 前509–前508 卢基乌斯·布鲁图
卢基乌斯·柯拉汀
- 前27 盖乌斯·屋大维
玛尔库斯·阿格里帕
立法機構 立法会议
歷史時期 古典时代
 - 塔克文被推翻 前509年
 - 恺撒成为终身独裁官 前47年
 - 亚克兴角战役 前31年9月2日
 - 屋大维成为奥古斯都 前27年1月16日
面積
- 前326年[1] 10,000 平方公里
- 前200年[1] 360,000 平方公里
- 前146年[1] 800,000 平方公里
- 前100年[1] 1,200,000 平方公里
- 前50年[1] 1,950,000 平方公里
貨幣 罗马货币
今屬於
系列条目
意大利历史
意大利国徽
意大利主題 意大利主題首頁

罗马共和国古罗马前509年前27年之间的政体,其正式名称是「元老院与罗马人民」。也有观点主张尤利乌斯·恺撒担任终身独裁官前44年作为共和国的结束时间。

成立[编辑]

羅馬史羅馬王政時期最後一任國王卢修斯·塔克文·苏佩布的兒子強姦了一位貴族婦女Lucretia,並造成此婦女自殺,其親戚布魯圖斯因此起兵推翻國王。前511年罗马人驱逐了前国王卢修斯·塔克文·苏佩布,结束了罗马王政时代,建立了罗马共和国,国家由元老院执政官,和部族会议三权分立。掌握国家实权的元老院由贵族组成。执政官百人队会议从贵族中选举产生,行使最高行政权力。部族大会由平民和贵族构成,议会领袖称首席元老,七年為一期,一人至終身為止最多做三期,由平民大会選出。

驱逐国王之後的最初十六年,罗马陷入了长期的所谓骚乱之中。前494年,当时罗马同邻近部落发生战争,而罗马平民拒绝作战,带武器离开罗马,史称“平民运动”,在这种情况下,贵族被迫承认了平民选举保民官和召开平民大会的权力,平民所选的保民官,负责保护平民的权力不受贵族侵犯。公元前471年,平民大会获得特里布斯会议称号,但其决议仅对平民有效。

前454年罗马成立一个由贵族和平民构成的十人立法委员会前451年,十人立法委员会颁布了一部法典,并刻在12个铜表上,被称为十二铜表法。铜表法禁止贵族与平民通婚,这也标志着罗马法的诞生。公元前367年李奇尼亞·塞克斯提亞法英语lex Licinia Sextia(lex Licinia Sextia)規定每年必須有一位執政官由平民擔任。前326年,取消了债务奴隶制

扩张[编辑]

罗马刚建国时,还是一个規模較小的国家。自公元前5世纪初开始,先后战胜拉丁同盟中的一些城市和伊特拉斯坎人等近邻,又征服了意大利半岛南部的土著和希腊人的城邦,成为地中海地区的大国。 前264年-前146年罗马和迦太基之间为争夺地中海沿岸的霸权发生了三次战争,被称为布匿战争

  • 前218年-前201年--第二次布匿战争,三次战役中最著名的一场。迦太基主帅汉尼拔率領6万大军穿过阿尔卑斯山,入侵罗马;罗马先战败,但是百折不挠的罗马后来则出兵迦太基本土,汉尼拔被迫回军驰援,迦太基最终依然战败,丧失其全部海外领地,交出所有战舰,并向罗马赔款。此年的罗马统治下的人口达到770万人。

征服希腊[编辑]

前215年-前148年羅馬发动4次马其顿战争

在亚洲的扩张[编辑]

經過四次馬其頓戰爭,羅馬征服了马其顿并控制了整个希腊。又通过羅馬-敘利亞戰爭和其外交手段,控制了西亚的部分地区,建立成一个横跨非洲欧洲亚洲,称霸地中海大国

征服高卢[编辑]

凯撒大帝通过高卢战争(前58年-前49年)征服高卢地区,使之成为罗马的高卢行省。

内乱[编辑]

这一时期经济发展迅速,但是也激化了社会矛盾。前2世纪30年代~前1世纪30年代,史称内战时代,先后爆发了西西里奴隶起义斯巴达克起义。形成了破产农民与大地主的斗争,无权者与当权者的斗争,骑士派与元老派的斗争。并且在前133年-前123年发生了格拉古兄弟改革前107年,在民主派支持下,马略当选为执政官并开始实行军事改革。他推行募兵制,使大批无地或少地公民湧入军队。在前100年罗马统治下的人口达到1430万人。

前90年,为了争取罗马公民权,意大利人起义,史称同盟者战争

前82年贵族派支持的苏拉率军占领罗马。次年,迫使公民大会选举他为终身独裁官,开创了罗马历史上军事独裁的先例

成为帝国[编辑]

前60年克拉苏凯撒庞培秘密结盟,共同控制罗马政局,史称前三头同盟前53年克拉苏战死于安息前48年尤利乌斯·凱撒在内战中击败庞培,被宣布为终身独裁官,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他厉行改革,但因独裁统治而招致政敌仇视,在前44年3月15日遭以布鲁图所领导的元老院成员刺杀。

凯撒死后,罗马内战又起。前43年安东尼雷必达屋大维公开结盟,获得统治国家5年的合法权力 ,史称后三头同盟。随后屋大维将另外两人打败,于前27年元老院授与屋大维“奥古斯都”的尊号,建立元首制屋大维大权在握成为事实上的皇帝,罗马共和国结束了,古罗马进入了罗马帝国时代。

軍事[编辑]

羅馬軍隊的基本單位是方陣,由八千名步兵組成,他們以幾個行列深的長橫隊進入戰場,方陣又分為百人團,一個百人團號稱有一百個人。只有一些百人團能裝備前線所需昂貴的盔甲和武器;他們就成為方陣的最前幾列。其他裝備較差的人則殿後。羅馬人在戰爭方面的早期經驗,導致他們軍隊在結構戰術方面有所變動。後來採用三千六百人組成的兵團[a]取代較大的方陣。除了保有方陣的傳統裝備——盔與盾,矛與劍——外,鐵頭的標槍,標槍在距離的遠方擲出。這個新的組織使軍隊在戰場上有了更大的彈性[2]

從共和開始,幾乎所有羅馬公民都必須從軍,而且施以嚴格的訓練。西元前二世紀的希臘史學家波里比阿描寫一個羅馬處置在值勤中入睡的方法說:

一個包括所有護民官的軍事法庭立刻召開去審判他,如果發現他有罪,他就得受罪.....如下。護民官拿根小棒僅僅觸碰那被罰者之後,所有營地的人打他或用石頭擲他,大多數情形,在營地就地正法。就是打算逃走的人也不能救;不可能!因為他們不允許回家,而且也沒有一個家人敢在他的家中收容這種人。所以,那些只要有一次犯了這種過錯的人就這個完蛋了。.....因此,由於這種極為嚴厲而又無法避免的懲罰,羅馬軍隊的守夜者都是很謹慎地執行任務[3]

波里比阿發現,羅馬軍隊的成就,是靠慷慨的酬勞分配與殘酷的懲罰。

他們還有一種美妙的方法去鼓勵士兵面對危險。在一次有些兵士成功立名的戰役過後,將軍便把軍隊集合起來,讓那些他認為表現出特殊的勇氣的士兵們到前面來,首先用讚美的字眼述說每個人的英勇事蹟.....然後頒發如下的報償。傷了一個敵人的人一支矛,殺死一個敵人的人一個杯子,...在攻打一個城池時第一個登上城牆的人給予一個金冠.....由於這種鼓勵,不僅那些出席而聽了這些話的人,就是在家中的人都激發出在戰場上的競爭和對抗之心[3]

這種鐵的紀律和嚴明的賞罰,使羅馬對外擴張相當順利。另外,羅馬公民握有土地,役齡在二十七歲至六十五歲,應執政之徵召而入伍。這種徵召稱「克拉西斯」(classis),最後演變為「階級」(class)。第一種徵召令是下達給有能力購置全套金屬盔甲的人,有的可買兩匹馬成為重騎兵,其他種徵召令給予較貧窮的人[2]

到了共和後期,由於戰事頻繁,服役時間長,農民無力維持耕作,不少農地被迫荒廢。貴旅及有錢人開始兼併土地,不少以奴隸作人力的大莊園開始出現。餘下的小農戶無力與大莊園競爭,被迫賣地維持生活,境內無業遊民人數大增。因為這些羅馬公民失去土地,無力自備裝備,這嚴重威脅羅馬兵源。於是蓋烏斯·馬略當選前107年的執政官後,對古羅馬進行了一系列軍事改革,史稱馬略改革

 变迁[编辑]

罗马军队的结构变迁描绘了罗马军事力量的组织形式的变迁。罗马军队被分为罗马陆军和罗马海军,但在在防卫力量的现代化中,他们的区分变得不明晰。在这两个顶级的军队中,有益的变革通过组织结构的变化进行。

在包含了形形色色的文明的情况下,罗马军队的任务很沉重,军队通过一些例如给被征服者好处和保证其内部的稳定的方式来维护边境的安稳和开拓周边的地区。从最开始起,罗马军队的行为风格就是这样的,而罗马人的战争主要也可以归结为一两种类型。第一种是“foregin war”通常以反击战或者帮助受攻击的盟友开始,第二种是在最后一个世纪给罗马共和国造成极大困扰的内战。罗马军队不是无敌的,尽管它拥有可怕的名誉和众多的胜利。在数个世纪“创造传播无能”的罗马人带领军队走向了可怕的失败。尽管如此,这通常是罗马军队最伟大的敌人的命运,像皮拉斯和汉尼拔,在早期的争斗中胜利,最终却被打败了。罗马战争的历史,可能没有别的,就是顽强地持续地战胜惨烈的失败的历史

重装步兵军队  (公元前509-公元前315)[编辑]

在这段时期中,罗马士兵似乎一直模仿本身就在模仿希腊军队的伊特鲁利亚北。一般认为,把方阵队形的引进军队的是倒数第二个国王塞尔维乌斯图里乌斯。根据李维和狄俄尼索斯摩所记载,第一列是由最富裕的市民组成的,他们能购买最好的装备。接下来越靠后面就是越贫穷装备越差的。这种方阵的一个缺点就是它只在平坦宽阔的地形中发挥较强的作用,而在意大利半岛的中部的丘陵地区,罗马军队就会陷入不利之中。在公元前四世纪,罗马人放弃了这种编队,改由了更为灵活的支队组成的阵型。这样的改变有时被认为是马库斯·福利乌斯·卡米卢斯 引起的,在390BC高卢人入侵后采用。但更多时候被认为是从撒姆尼人学习过来的,可能是在第二次撒姆尼战争(326-304BC)中出现的。

支队军团(315-107BC)[编辑]

在这段时期中,一个5,000人(包括重装和轻装步兵)的军事编队被称为一个军团。军队的编制是在社会阶级、年龄和参战经验的基础上进行的。一个小队由120人同一种类的步兵组成。

小队们一般会根据这三种重步兵类型部署到三个分开的队列:

1、每个第一列的小队都是皮革装甲士兵组成的,他们穿着青铜胸甲和插着三根长约30厘米的毛,并且拿着渡钢的木盾。他们的武器是一把剑和两根毛。

2、第二个步兵纵列防具和武器都和第一列基本一样,但穿的是比第一列更轻的锁子甲。

3、第三个纵列是在罗马军队中最后的希腊重装步兵风格的一组。他们的武器和防具和第二列差不多但他们的矛更轻。

这三种分级虽然仍有一定的社会阶级的影响但是,但实际上来讲年龄和参战经验的影响更重。年轻,没有作战经验的被分在第一列,老一点的有些经验的在第二队,年老经验呢丰富的会分配在第三列。

重装步兵团会被许多的轻装步兵和骑兵部队支援,一般一个兵团有300骑兵。骑兵部队是由最富裕的骑马者组成的。还有一个附加的没有任何特殊战争角色的团队,他们跟随在第三列的后面,他们被用于填补战争中可能导致的人员空缺。轻步兵军队由1200个没有护甲的士兵组成,他们最年轻并且来自较低的社会阶级,他们配备了一把剑和一只小盾以及一些轻标枪。

罗马人的军队是和其他意大利半岛的人的联合军队,这意味着有一半的人都是其他SOCII(公元前91年以前的意大利半岛自治部落和城邦与罗马的永久军师联盟)提供的,包括伊特鲁里亚、翁布里亚语、阿普利亚区居民,坎帕阶萨谟奈人以及众多的南希腊城邦。波力比阿斯

叙述说在第二次布匿战争开始时罗马可以组织770000人其中700000是步兵,70000是骑兵。罗马的意大利盟友会翼型排开,大概得平衡罗马军团的人力。

在300BC后一小只的海军被操控在很弱的范围,但这只海军在50年后得到了飞跃性的成长(第一次布匿战争后)。在一段时间的疯狂改造下,海军急速成长为迦太基模式的400条船。一旦完成了,他们可以承载100,000个士兵,并送军队上岸以进攻。而这支海军在那以后规模也逐渐下降了。

布匿战争带来的巨大的人力和财力的消耗,导致了罗马支队军团的衰弱(至少是短期内的衰弱)。在217BC,临近第二次布匿战争开始的时候,罗马不得不忽视一个长时间存在的准则——士兵必须同时是公民和财产拥有者。这是伴随着一些社会压力和中产阶级的大量流失而来的。罗马国家必须为士兵购置以前是士兵自行购置的武器。

重装步兵的类型变得模糊不清,可能是因为国家承担兵器的提供而导致的。值得一提的是,人力的短缺给罗马的盟友为罗马提供军队带来了极大的负担。最后罗马只能开始去找雇佣兵来和军团一起战斗。

盖乌斯马略变革后的军队(107-27BC)[编辑]

在著名的马略变革中,罗马执政官盖乌斯马略提出了一份军队改革的计划。在107BC,所有的公民,不论是否富裕,不论社会阶级,都可以加入罗马军队。这项除去了加入军队需要的财务要求的举动,持续了几个世纪才逐渐完全实现。三个种类的步兵的区分已经被取缔,取之而带的是一只单一的军队。

重装步兵军团从公民中选出来,而轻装步兵在不是公民的人中选出。而军队的高层依旧从罗马的贵族之中选出。与以前的共和国不同,罗马的军团不再是不固定的战时征兵制,而是固定的薪水佣兵制。这导致了参军的责任通常落在了那些对薪水有需求的穷人身上。这来了一个不稳定的因素——无产阶级取得了更高的地位。

罗马军团在共和国晚期几乎都是完全的重装步兵军队。军团的主要单位是队由480个步兵组成。这个单位比以前的单位要大得多,它被分为6个80人小支。每个小支又被分得更细,分成了10个幕组每组8人。骑兵比起战斗用更多得是用来侦查和跑腿。军团也有一个专们的大概有60人的炮手队。每个军团都有一个差不多同样大小的盟友团跟着。

但是罗马军队最明显的缺点是他的骑兵,尤其是他的重装骑兵。随着罗马的边境的扩展,他的敌人从大型的步兵军团变味了大型的以骑兵为基础的军队,以步兵为基础的罗马发现在一个战略的不利地位,尤其是在东部。

在罗马攻克整个地中海而导致的下降后,罗马海军又迎来了一段短暂的扩张和升级以应对一些新的需求。在凯撒的组织下一只船队在英吉利海峡组建以侵略整个不列颠;在庞培的组织下一个庞大的船队在地中海组建以清除西亚人。在接下来的内战中成千的船在希腊组建服役。

經濟[编辑]

政治历史[编辑]

罗马共和国的宪法能够被分成5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509BC推翻君主政治开始。最后一个阶段到公元前27,真正将罗马共和国变为罗马帝国的改变发生时为止。在共和过的历史中,法规的改革大多是由贵族和平常的公民的冲突而引起。

贵族时代(509-367BC)[编辑]

王国最后的国王卢修斯·塔克文·苏佩布在509BC被卢基乌斯·尤尼乌斯·布鲁图

领导的一伙贵族推翻。塔克文为了夺回权力做了许多努力,比如塔克文阴谋、与维爱和塔尔基的战争以及罗马和克鲁修姆的战争,但全部都以失败告终。王国和共和国的法规相比,最重要的差异出现在政治首脑上。在改革之前,一个国王可以被议员选举之后就终生掌握权力。但是,现在有两个执政官被选举出来任用一年。执政官可以检举他的同僚,如果执政官滥用权力,在任期结束的时候就有可能会遭到起诉。当两个执政官同时认可的时候,与旧国王的政治权利没有区别。

在494BC,罗马与两个邻居的部落交战,平民士兵们拒绝前去攻击敌人,反而退回到了阿文提诺山。平民们要求自己选举自己的官员,贵族们同意了,于是他们就回到了战场。平民们称这些新的官员为护民官。这些护民官可以拥有两个助手,这两个助手称为平民执政官。在公元前五世纪中,一系列的变革通过了。这些改革使一切由平民通过的法律完全有效。在443BC,审查制度被建立起来。从375BC到371BC,共和国在护民官用自己的否决权阻止高级法官的选举下经历了宪法危机

权利纷争(367-287BC)[编辑]

在公元前367年,每年需要选举一个平民行政官的法律被通过。在共和国建立后的不久,百人会议成为了主要的立法机构。在这个集会中,人们会选举法官通过法律。在执政官的职位向平民开放的之后平民就同时掌握了执政和审查的权利。在342BC的公民投票中对职位做出了限制一个人只能在同一时间担任一个职位,从任期结束到在选举要间隔十年。还有的法律通过禁止贷款来减轻平民的债务负担。在337BC,第一个平民执政官被选举出来。 在这些年里,护民官和议员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密切。议员们发现他们需要通过平民官员来达成他们想要达到的目标。为了取得护民官的支持议员们给予了护民官很大的权力,护民官也开始对议员们利好。在这种情况下,平民议员能够确保护民官是自家人。护民官变成了一个到高层的垫脚石。

在312BC前不久,公民大会通过了奥威尼亚法.在早期共和国时期,只有执政官可以指任新的议员。这个行动将这个权利转到了检察官的手中,同时也需要检察官指任新的地方法官到元老院。到此为止,平民已经把握了众多权利大的职位。也正因此平民议员快速增加。但对于不是出生在一个显赫的家族中的平民来说进入元老院依旧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老的贵族家族通过法律的力量延续着,因为只有贵族可以得到高的官位。新贵族通过社会结构重组而存在。同样的,只有革命可以推翻这个新的社会结构。

到287BC,平民的平均经济水平变得很差。问题集中在广范围的负债上面。平民们要求救济,但是元老院议员们拒绝处理这件事情。这最终导致了平民的脱离,平民们撤退到了Janiculum山。为了结束这样的情况,一个独裁官被任命了。这个独裁官通过了《霍腾西亚法》,元老院必须同意公民大会通过的任何法案。这不是第一个要求公民大会的决定具有完全的法律效应的法条。公民大会在449BC通过修改缬草法获得了这样的权力。这个法律的重要意义是夺走了贵族对平民的最后的武器。而导致的结果就是国家的控制权转移了,不是转到了选民的身上而是转到了新平民贵族身上。

平民阶级和贵族阶级在政治上取得了平等的地位。但是对于大多数的平民而言的境地并没有改变。一小部分的平民家族取得了老的权贵家族一直拥有的身份,但是新的平民贵族就像老贵族一样,变得对一般平民的困境没有兴趣。平民通过离开罗马直到拥有更多权力的时候拒绝回到罗马的方式反抗。贵族们才意识到平民对他们是多么重要,于是同意了平民们的要求。平民之后返回了罗马并继续工作。

新贵族的霸权(287-133BC)[编辑]

《霍腾西阿法》除去了贵族对付平民最后的武器,因此解决了这个时代最大的政治问题。没有这样重要的改变在287-133BC发生。这个时代的重要的法律依旧是由元老院颁布。实际上,平民们安然地拥有权力,但是并不会太注意去使用它。因为这个时代的问题主要是在外交及军事政策方面,元老院在这个时代享有较高的权力。这是罗马共和国军队最活跃的时期。在这个时代的最后几十年中许多平民变得很穷。长时间的战争逼迫平民离开田地去战斗,在这期间田地就变得荒芜了。土地贵族开始以廉价收购破产的农场。伴着物价的下降,许多农场主无法确保农场的盈利,导致了无数的农场破产。许多失业的平民涌入罗马寻求政治保障。穷人们一般选举那些最照顾他们的领导人。一个新的从属文化浮现了,市民会寻找平民主义的领导人以取得救济。

从格拉古到凯撒(133-49BC)[编辑]

 格拉古兄弟[编辑]

先前的时代能看到极大的战争上的胜利,以及极大的经济上的失败。平民们的爱国心促使他们不再寻求另外一场新的变革。现在军事情形已经稳定,只需要很少的士兵。这个和大量的奴隶被运进一同加剧了失业人士的情况。失业人士涌入罗马的潮流促使投票更倾向平民。

提比略·格拉古在133BC被选举当作护民官。他致力于推行限制个人拥有土地量的法案。贵族处在会损失很多财富的立场上,怨恨地反对这项法案。提比略将法案提交给了平民议会但是被马可 屋大维否决了。提比略运用平民议会弹劾屋大维。一个人民的代表站在人民的对立面是违背罗马的宪法的。如果按照逻辑来讲,这个理论会移除所有对民众意向的限制,将国家短时间把持在民众的绝对控制之下。他的法律实施了,但是提比略被300个同盟在他再选时谋杀了。

提比略的兄弟盖乌斯在123BC被选举为执政官。盖乌斯的最终目标是削弱元老院并加强民主力量。在过去,元老院会清除政治对手通过建设一个特殊的司法委员会或者是“元老院最终决定”。两种方法都使元老院能绕过一般公民的权利。盖乌斯宣布司法委员会不合法并且“元老院最终决定是违反宪法的。盖乌斯之后提议一个法律授予意大利盟友罗马公民的身份,这个法律并不得民意,这导致了他失去了许多支持。他在121BC 第三次选举中失利,并被3,000元老院的支持者杀害。尽管元老院取回了局面,但是格拉古兄弟已经让平民的影响变大。

习俗[编辑]

罗马人把每天自日出至日落分为12时,春分和秋分时节每时60分,夏至时节每时75分,冬至时节每时45分。把日落到日出分为4更。

注释[编辑]

  1. ^ 兵團又容有稱為小隊,是六十人或一百二十人的團體。小隊照字面的意思為少數[2]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Taagepera, Rein. Size and Duration of Empires: Growth–Decline Curves, 600 BC to 600 AD. Social Science History (Social Science History, Vol. 3, No. 3/4). 1979, 3 (3/4): 115–138 [125]. doi:10.2307/1170959. JSTOR 1170959. 
  2. ^ 2.0 2.1 2.2 王曾才. 第二章第四節. 《世界通史》. 2006: 144-148頁. 
  3. ^ 3.0 3.1 劉景輝. 第一卷:上古. 《西洋文化史》. 2006: 157–158頁. 

来源[编辑]

书籍

参见[编辑]